單方面修改脫歐協議引發歐盟不滿,強森深陷北愛爾蘭「政治僵局」泥沼中

單方面修改脫歐協議引發歐盟不滿,強森深陷北愛爾蘭「政治僵局」泥沼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該法案能確保在英國境內流通的貨物,不會遭受繁瑣的檢查規則與程序阻礙,並賦予英國政府調整稅收及公共支出政策之權力,而上述這些變化,等同創造了一個「雙重監管體系」,可讓符合英國或歐盟標準的貨品,不受限制地在北愛爾蘭地區流通。

文:張瑞邦(Tucker Chang)

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港譯「約翰遜」)於2022年5月16日前往北愛爾蘭(Northern Ireland),與當地的五個主要政黨進行會面,希冀藉此化解北愛爾蘭議會選舉後所導致的「政治僵局」。

強森在會談中表示,英國於脫歐協議中與歐盟簽訂的《北愛爾蘭協議》(Northern Ireland Protocol)已經過時,需要一個「新的立法」,來解決當前問題。

「我們希望與各政黨夥伴一同協商,並共同解決問題、完成這項工作,化解貿易及政治上的障礙。」

「我們不想放棄它(北愛爾蘭協議),僅會修正它,但要做到這一點,英國政府需要採取立法方案,來解決當前的情勢。」強森在會談結束後向外界如此說道。

北愛爾蘭的「政治僵局」是什麼?

強森此行主要在於與北愛爾蘭主要政黨協商其自治政府籌組的可能性。

根據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報導,傾向脫離英國統治、追求與愛爾蘭共和國(Republic of Ireland)統一的愛爾蘭民族主義政黨「新芬黨」(Sinn Fein),在5月5日舉行的英國地方選舉中,一舉斬獲北愛爾蘭90席議會席次中的27席,也讓新芬黨自1921年北愛爾蘭成立迄今,首次躍升為北愛爾蘭第一大黨,該黨副主席蜜雪兒・歐尼爾(Michelle O'Neill)將可成為北愛爾蘭首席部長,並有權領導北愛政府。

儘管如此,基於北愛自治政府、愛爾蘭及英國政府於1998年所達成的《耶穌受難日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北愛的當前的政治基礎採「權利分享制度」(Power-sharing System)模式,第一大黨唯有在次大政黨同意加入政府、並有意願推派副部長的狀況下,北愛政府才能順利運作。

當前北愛的第二大政黨為親英國的「民主聯盟黨」(DUP),該黨在此次選戰中,僅獲得24席議會席位,拱手讓出自身領導20多年的北愛立法機構。

然而民主聯盟黨在選舉結果出爐後卻表態,除非英國能更改《北愛爾蘭協議》的內部協定,否則不會考慮在新芬黨的帶領下加入新成立的自治政府。

《德國之聲》(DW)對此轉述新芬黨領袖麥唐納(Mary Lou McDonald)近期的說法表示,新芬黨籌組新政府後,將有機會在未來5年內針對「是否與愛爾蘭統一」議題於北愛及愛爾蘭舉行公投。因此《德國之聲》認為,新芬黨對於修訂《北愛爾蘭協議》與否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甚至偏向贊成該協議續行,恰與民主聯盟黨立場相反。

民主聯盟黨期望修改的《北愛爾蘭協議》會如何變革?

根據《路透社》(Reuters)解釋,英國於脫歐期間與歐盟擬定、於2021年1月生效的《北愛爾蘭協議》,旨在規範英國與歐盟在愛爾蘭島的移民、海關及貨物貿易等問題的規範。而這次的僵局,主要是針對該協議第16條規定所提及的貿易規定,即英國在脫離歐盟後,北愛爾蘭仍然可以留在歐盟內部的單一市場,例如北愛爾蘭與地理上相連、仍是歐盟會員國的愛爾蘭,雙方邊境之間不會有貨物查驗管制。

然而,該協議中「北愛續留歐盟市場」之決定,原本是為了做為促進北愛和平進程的重要基礎,卻造成英國大不列顛島及英國其他地區進入北愛爾蘭的商品,必須進行邊境檢驗。民主聯盟黨等不少親英國的人士便批評,明明所屬同一個國家,但該邊境檢查規範,卻造成了北愛爾蘭和英國其它地區產生經貿上的嚴重隔閡。

部分親英人士亦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他們認為該協議削減了北愛爾蘭在英國的地位,導致北愛爾蘭必須忍受與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斯不同的待遇。

也因此,《北愛爾蘭協議》迄今所衍生的貿易、政治問題,亦成為英國政府當前亟欲解決的難題之一。

AP2213649023925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對此,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指出,英國與北愛之間的關係已因為該協議而出現裂痕,有鑑於此,英國政府近期計畫推動相關修法,以修訂《北愛爾蘭協議》部分內容。

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轉述特拉斯的說法表示,該法案將為英國運往北愛爾蘭的貨物提供一條「綠色通道」,行經該通道的貨品不會經由北愛轉至愛爾蘭,僅會停留於北愛,因此凡是經由綠色通道的貨物都免於受檢;另外運往愛爾蘭的商品,則會分流至另一條「紅色通道」,並須進行貨物檢驗。

特拉斯表明,該法案能確保在英國境內流通的貨物,不會遭受繁瑣的檢查規則與程序阻礙,並賦予英國政府調整稅收及公共支出政策之權力,而上述這些變化,等同創造了一個「雙重監管體系」,可讓符合英國或歐盟標準的貨品,不受限制地在北愛爾蘭地區流通。

特拉斯也不斷強調,英國政府不會廢除《北愛爾蘭協議》,只是對其進行部分改革,且該法案符合國際法規範,沒有違法的問題。

各界對於修改協議的看法為何?

根據《衛報》引用歐盟執委會副主席塞夫柯維奇(Maroš Šefčovič)的說法稱:「特拉斯的提議引發歐盟的『重大擔憂』,我們不會接受與國際協議相牴觸的單方面行為。」

「如果英國仍決意推行該項法案,歐盟將需要採取一切必要手段來應對。」塞夫柯維奇補充說道。

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於5月16日批評英國,其認為「英國單方面的修改《北愛爾蘭協議》,將破壞其遵守國際法的義務,且將對歐盟內部市場造成重大問題,這顯然是相當不受歡迎的舉措。」

歐盟過往便曾表示,不會和英國商討修改該協議的可能,但願意採取較靈活的作為,如減少貨物審查的文書處理程序,以此減輕相關企業的負擔。

然而英國政府近期已拒絕了歐盟的提議,並稱歐盟的建議只會導致當前的情勢惡化。

愛爾蘭總理馬丁(Micheal Martin)及愛爾蘭外交部長柯伏尼(Simon Coveney)強調,英國的行為違背了北愛爾蘭人民和企業的意願。

「就一項具有國際約束力的協議而言,英國單方面的作為,損害了各界對其的信任,且不尊重北愛爾蘭在政治上的民主決議,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柯伏尼在接受《愛爾蘭時報》(The Irish Times)訪談時如此說道。

贊同維持《北愛爾蘭協議》、傾向愛爾蘭的新芬黨亦發表相似的看法,新芬黨副主席歐尼爾便喊話英國:「強森應停止迎合親英國的民主聯盟黨。」

新芬黨領袖麥唐納認為,《北愛爾蘭協議》能確保愛爾蘭與北愛的貿易邊界保持開放,然而強森在北愛爾蘭提出修改協議的單方面立法,絕對是錯誤行為、新芬黨也無法接受。

《英國廣播公司》政治線記者凱特(Helen Catt)分析,若修改該協議,意味著北愛爾蘭在貨物貿易上,需於雙重監管體系下運作,而非遵循歐盟規則,這絕非強森所說的部份改革,而是全面性的重大改變,事實上有諸多英國國會議員亦對單方面的改變該協議深感不滿。

凱特也提醒,《北愛爾蘭協議》修正法案尚有很長的路要走,尤其該法案連草案都還沒公佈,就算審議也需花費至少數個月的時間,因此當前不會有立即性的改變。且英國與歐盟並沒有完全放棄談判,雙方亦表示想有效解決該問題,未來的走向仍值得觀察。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