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與土》:結束美國奴役制悲劇的最終關鍵因素,來自小羅斯福總統的恐懼

《血與土》:結束美國奴役制悲劇的最終關鍵因素,來自小羅斯福總統的恐懼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作者凱文・貝爾斯(Kevin Bales)是現代奴隸領域的專家,為了撰寫本書,他費時七年,拜訪了遭到軍閥戰火肆虐的剛果錫礦場、孟加拉南方的養蝦場、迦納的金礦場,在巴西被非法暴力集團濫墾的熱帶雨林,透過對倖存者、廢奴工作者的親自訪問與各種調查,記錄下非法的人口販賣、奴役、性侵、詐欺的慘狀,同時思考解決之道。

文:凱文.貝爾斯(Kevin Bales)

十九世紀的美國如何獵捕黑人?

雖然暴力和暴行仍在繼續,但一些武裝團體開始意識到,與強姦和屠殺相比,奴隸驅動的採礦業收入更高,引起的關注也更少。為了開發更多、更大的採礦,這些暴徒想出了「合法」的方式來奴役人民。

取得奴隸有很多方法,最顯而易見的就是暴力攻擊,即抓住一個人,用武力征服他。但在整個歷史上,人們也被引誘和欺騙成為奴隸,有時甚至認為這是機會而不是奴役,從而不幸淪為奴隸。在剛果就像不久前的美國一樣,還有另一種方式:由腐敗的、往往是完全欺騙性的法律體系構建的捕奴機器,將工人送入礦場。

這種蓄意杜撰出來的法律制度是一種幾乎萬無一失的獲取奴隸的方法,在有民族、部落或種族差異可供利用的情況下最為有效。它是這樣運作的:一個傳統的酋長、警察、地方官員或民兵成員會逮捕某人。罪名五花八門,從遊蕩到攜帶刀具或成為「恐怖分子」。不管是什麼指控,逮捕要嘛沒有法律依據,要嘛是基於一些無足輕重、很少執行的小條例。這只是一種控制一個人的方式。

在這個遊戲中,逮捕後會有三種結果。受害者可能會被直接送入礦場工作,成為武裝看守下的囚犯。另外,可能會有一個根本不公平的審判,這個人將被「判處」必須工作,然後再次作為囚犯被帶到礦區。最後,假審判的結果可能是被捕者被「定罪」,然後被罰款一大筆錢。由於無力支付罰款,該人將被送往礦場「工作」,或將債務賣給希望購買礦工的人。所有的結果都殊途同歸:一個無辜的人在礦場被奴役。這場鬧劇表明,無法無天的叢林狀態如何被一個披上合法外衣的腐敗系統所填補。

這種制度與一八七〇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美國南部存在的一種捕奴機制 「勞役償債制」(peonage),有著詭異驚人的相似程度。 二十世紀初美國阿拉巴馬州的礦工被奴役的情況與今天的剛果非常相似,以至於令人難以置信。這並不是某種犯罪的相互學習的結果,至少我在剛果找不到一個聽說過美國「勞役償債制農奴」的人,也不知道這種做法在美國南方曾經實行了五十多年,其結果與剛果的情況相似。但兩者都是由同樣的動力驅動的,也許可以用同樣的方式來消除。

勞役償債式奴役有一種邪惡的優雅,一種意味著奴隸唾手可得、又容易控制的方便性。阿拉巴馬州從一八八〇年代開始迅速擴大鐵礦和煤礦,大規模地實行這一制度。根據《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幾乎任何非裔美國人都可以在任何時候被逮捕。有時根本沒提出指控,但為了掩人耳目,諸如流浪、賭博、搭貨運火車或在公共場合罵人等輕微罪行也可能被列為逮捕理由。如果你是一個年輕、強壯的非洲裔男性,你就被法律系統當作捕獵的目標。被帶到當地治安法官或警長面前時,犯人總是被認定有罪,並被命令支付遠遠超出其能力範圍的罰款。

這時,警長、另一名官員或當地商人會站出來,說他們會支付罰款,但作為交換,罪犯必須在他們的控制下償還債務。裁判官會同意,然後囚犯會被他們的新「主人」帶走。被捕和被定罪的人數幾乎是由採礦公司或其他白人企業需要的新工人數量決定的。囚犯一旦被奴役,任何時間都得乖乖工作、手腳被拴住、可能受到任何方式的懲罰——包括禁閉、鞭打和類似於水刑的技術——並且根據他們的 「主人」選擇的時間來關押。

一些被逮捕但從未被起訴的人仍然在礦場工作了幾十年。然而,在礦區能長期工作是個例外,不是因為奴隸們獲得了自由,而是因為由於疾病(肺炎和肺結核很常見)、受傷、營養不良和謀殺,那裡每年的死亡率高達百分之四十五。

到二十世紀,阿拉巴馬州至少有二十個郡的地方政府直接從事奴隸交易,和美國鋼鐵公司(United States Steel Corporation)和其他公司簽合約,每年提供固定數量的「罪犯」。對鐵礦石礦工的需求是如此之大,以至於美國鋼鐵公司公開表示,他們會在已經簽訂的合約之外,購買當地警長可以逮捕的囚犯數量。地方官員從這些租賃契約中發大財。沒有人知道有多少非裔美國人是以這種方式被奴役的,但由於這種做法在南方各州都很普遍,特別是在喬治亞州和阿拉巴馬州,普遍到很少有人會質疑數十萬美國黑人男子曾被非法奴役的事實。

了解美國的勞役償債式奴役很重要,因為這有助於我們把剛果的奴隸制看作是漫長的奴役歷史的一部分。衝突、偏見和奴隸制之間的密切聯繫,將這兩個故事結合起來。一八六五年,美國南方被打得支離破碎、一貧如洗。內戰至少殺害了六十二萬名士兵和數目不詳的平民。戰後的混亂創造了絕佳條件,對那些仍然手握權力的人來說有機可乘,讓他們的行為不受懲罰,混亂也催生了白人至上主義者三K黨這樣的武裝團體。

若要比較,第二次剛果戰爭後的動盪,還比美國內戰後的動盪更大,但有些結果卻幾乎是一樣的。對當初貧窮的美國南方來說,帶來「資源詛咒」的是棉花和鐵礦石,它不但吸引了貪汙腐敗,也誘使充滿種族主義的地方政府展開迅速行動,強化控制並使其控制合法化。無論是佃農制還是農奴制,最後結果都是白人權勢者累積巨大財富,以及土地的不斷退化和南方大片森林的破壞。

美國如何結束奴役制?

在瓦利卡萊外等待襲擊我們的反叛部隊在幾天後回到了他們的營地。這讓我們得以溜到另一個地點,靠近民兵控制的鈳鉭鐵礦和錫石礦。在當地人權社會運動者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一所被毀壞的學校,我與那些成功逃離礦區的年輕人聊了聊。他們告訴我,奴役的威脅來自於兩者,武裝團體和當地酋長。正如一名男子所解釋的:「他們總是需要工人。」

因為部落首領控制著大部分土地,他繼續說:「當他們需要更多的勞動力時,他們會憑空捏造對人們的指控。你可能在村莊裡走過,或穿過他們的土地,你可能帶了一些來賣的東西,但突然你被抓起來,被指控為偷竊,說你欠別人錢,或說你來自反叛組織。沒有人知道法律是什麼,那我們如何為自己辯護?這種情況一直在發生!」

這些逃跑的奴隸說,人們被逮捕並不只是被送進礦場。另一個年輕人解釋說:「有個部落首領決定要挖一個大魚塘,所以他與當地民兵隊長達成協議。隊長負責逮捕人們,說這些人犯了一些罪行,然後把他們賣給酋長以『工作抵消』他們的罰款。」商人也是這樣買工人的。正如有個人說:「商人會付錢給警察,讓他們抓人,然後判他們三到六個月的工作。但是一旦他們到了礦場上,他們就屬於商人,商人就不允許他們離開。」

他繼續說:「任何事件都可以作為逮捕人的藉口。就在這裡的北部,一具屍體在森林中被發現。當屍體被發現時,周圍的人都被逮捕了,甚至有一整個家庭的人都被逮捕。當地行政長官下令,每個家庭成員都被罰款五十美元,於是每個人都必須為當地老闆挖一個魚塘。然後警察接手了這個案子,他們再次逮捕了整個家庭,共有十七人,對他們的罰款更多。警察要他們進行了十天的苦工,然後再把他們還給了當地的行政長官。所有這些逮捕行動都是在當地酋長的合謀下進行的,他們要嘛從錢中抽成,要嘛從勞動中抽成。

另一個逃跑的奴隸加了進來,激動地喊道:「首領有份!領袖有份!民兵有份!我們卻什麼都沒有得到!你可以繳納罰款,但還是會被送去礦場,被迫工作!」

我問這些人是否需要任何證據才能逮捕。「不,」一個人說,「不需要證據,不需要任何紙本文件,甚至不需要任何證詞,就可以抓人。在附近的比西阿礦(Bisie mine)中有很多人被用這樣的方式限制住,我想有一半以上都是。有些甚至是從遙遠的城鎮被送過來的。」

由於曾在礦區工作過,這些人深深地了解到「勞役償債式奴役」是如何運作的:「罰款或債務通常為一百美元或更多。但在礦場上,債務被重新計算為你必須挖掘和供應的礦石之噸數。當你在工地上時,你吃的任何食物、你使用的任何工具,還有其他任何東西,都會加到債務和你得挖的礦石噸數上。礦石的噸數取決於老闆,以及從地下挖出礦石的難易程度。」

這些年輕人明白,罰款和債務只是奴役更多工人的一個詭計,這個花招的目的是讓工人相信有一天他們可能可以還清債務並離開。其中一個人是這樣解釋的:「一旦你到了礦場,在這種情況下,你就是老闆的奴隸了。許多人被帶到那裡,然後死於疾病或坍方,而你的家人甚至不知道你已經死了。你就這樣消失了。礦工的命運從這種子虛無有的債務開始,接下來的十到十五年都得做老闆的奴隸。」

在二十世紀初的阿拉巴馬州也是一樣,被奴役的礦工也經常失蹤;正如研究美國勞役償債式奴役的作家道格拉斯・布萊克蒙(Douglas Blackmon)所寫的那樣,「當罪犯在礦坑下被殺時,公司人員有時不會花時間埋葬他們,而是把他們的屍體扔進附近發著紅光的焦爐裡。」

勞役償債式奴役也是算帳和恐嚇的好辦法。剛果的一個年輕人解釋說:「比方說,有人欠我錢,但不想付錢。我去找酋長,酋長把他抓起來,然後把他送到礦上挖礦石。我從他挖到的礦石中抽成,酋長抽成,開礦的人也抽成。欠我錢的人什麼也得不到,他可能最後會在那裡待上好幾年。」

勞役償債式奴役以同樣的方式被用來恐嚇美國深南方的黑人人口。布萊克蒙給出了阿拉巴馬州一個郡在「重罪犯」被賣到礦上時列出的「罪行」 :「有二十四名挖煤的黑人因為使用『淫穢語言』……十三人因出售威士忌、五人因『違反』與白人雇主的合約、七人因流浪、二人因『日落後出售棉花』,這是一項為防止黑人農民將作物賣給白人業主以外的人而通過的法規……四十六人因攜帶隱藏的武器、三人因為是私生子,十九人因賭博,二十四人因說了虛藉口(在作物季節結束前離開白人農民的工作)。」

只要對白人說髒話,甚至靠近白人,就能把黑人送進礦坑。男子和一些婦女因任何被認為威脅到權威的行為而被逮捕。在阿拉巴馬州的那個郡,種族主義的暴力表現令人不寒而慄,甚至還有八名男子的罪行被列為「未提供」。

一方面,看到歷史如何重演令人沮喪,但另一方面,美國深南方和今天剛果的奴役問題的相似之處有助於我們的理解。今天,美國南部不再有大規模的假合法奴役。幸運的是,我們可以從美國人如何結束這個殘酷的制度,學到有哪些教訓可以幫助剛果人結束他們今天的勞役償債式奴役。

成功的捷徑就是比美國政府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所表現出的更大的決心。南方國會議員對侵犯「州權」的抵制,還有美國大公司對農奴制的精心掩蓋,以及人們總是相信非裔美國人有罪的偏見,意味著那些揭露這種奴隸制的人被排擠,他們的故事受到掩蓋。幾十年來,司法部的政策是對奴隸問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當地法官來審理任何浮上社會的案件,而這些法官往往也是犯罪的幫兇。

結束這一悲劇的最終關鍵因素,不是對被奴役者的關注,而是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恐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羅斯福擔心「強加在非裔美國人身上的二等公民身分和暴力會被美國的敵人利用」。但直到日本襲擊珍珠港五天後,司法部長弗朗西斯・比德爾(Francis Biddle)才發出指令,命令司法部的調查員和檢察官針對「有關非自願勞役和奴隸制問題的案件」進行立案。 與一八七〇年代的美國一樣,剛果也在等待正義,而這需要法治。

幸運的是,與十九世紀的美國不同,剛果民主共和國無論多麼破敗,都是國際社會中的一員,擁有共同的法律公約和條約。雖然腐敗的政客經常統治國家,但今天他們知道自己是錯的那一方。剛果和所有其他國家都同意,反對奴役的國際法位階最高,優先於任何國家法律,允許任何地方的政府去執行反奴隸的法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國家決定利用這一國際法來幫助剛果結束奴役問題,但工具是存在的。

美國和剛果的勞役償債式奴役之間的相似之處很重要,但這並不是奴隸身陷礦場的唯一方式。當我與更多陷入奴隸制的人交談時,我驚訝地發現,在剛果東部至少有六種不同類型的奴役:武裝團體的強迫勞動、債務陷阱奴役、勞役償債式奴役、性奴役、強迫婚姻,以及對兒童兵的奴役。所有這些類型的奴役也各自以不同的方式造成對這個豐富而獨特的環境的破壞。最著名的奴役類型,也是我一次次反覆接觸到的,是在槍口下強迫勞動。

在軍事團體手中的強迫勞動是一個連續的過程。在最極端的情況下,村民被武裝團體圍捕,遭到毆打和攻擊,並在暴力威脅下不得不工作。沒有薪資、沒有行動或選擇的自由,反抗會遭到暴力,如強姦、酷刑和謀殺。工作內容可能包含挖掘礦物、拖移礦石、分揀或清洗礦物。

雖然一些工人被俘虜並被迫進入礦區,但有些工人實際上是自己前往礦區,希望能賺錢顧生計。這聽起來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情,而且確實如此,但戰爭使許多人沒有土地、沒有工具,也沒有任何形式的工作,絕望無助。由於沒有新聞或媒體,他們靠傳言生活,所以當他們聽說有人在礦場發財時,有些人決定鋌而走險,孤注一擲。

在礦場,監工們高興地迎接他們,承諾給他們一份工作,但很快就會把這些人鎖在債務束縛的奴隸中。他們先把錢、食物和工具以未知的利息預付給工人,讓他們開始工作。在這一個讓人聯想到佃農制的系統中,衍生費用(無論是真實的或欺詐性的)、敲詐性的利息和虛假的帳目被堆積在原始債務之上。在瓦利卡萊附近的礦區,交換的媒介不是金錢,而是一袋袋錫石礦,用來交換食物和其他物品。

來到礦區的自由工人很快就發現,他們挖礦的速度不夠快,無法購買維持生命所需的食物。如果他們「貸款」購買食物,就會進一步陷入債務。他們很快就發現,自己淪落必須按貸款人的要求做任何事情的境地,也就是所有的自由都被剝奪。一位曾在礦場工作過的人告訴我,如果工人們沒有先死的話,工人被債務束縛奴役十至十五年是很常見的,而且貸款人往往會將這些奴隸出售或交易給其他人。

不同類型的奴隸制支持供應鏈中的不同環節。例如,一位當地人權工作者向我解釋了購買礦物的商人如何與礦場的武裝團體勾結,奴役工人。礦物買家會去找軍事領導人,說他有十噸礦物儲存在一個礦場,需要把礦石經過危險地區運到邊境,這樣就可以偷運出國。一旦商人向民兵指揮官支付了運輸礦石的費用,指揮官就會派出部隊去抓人。

然後,這些「罪犯」被迫在沒有報酬或選擇的情況下,將一袋袋礦物穿過灌木叢運到邊境:由強迫勞動者和債務擔保奴隸開採的礦石,現在被裝在勞役償債式奴隸的背上。一個當地人告訴我,在他的村莊附近,「我認識的幾個人被逮捕,但拒絕搬運礦物。當他們拒絕時,一個人在其他人面前被槍殺,另一個人的二頭肌被大砍刀切開,導致他殘疾。」其他「罪犯」嚇壞了,扛起袋子就往外走。

另一種奴役與利潤關係不大,更多的是用以支持民兵的恐怖統治和剝削。這就是奴役兒童,把他們變成戰鬥人員。在襲擊村莊的過程中,年輕的男孩們,甚至有時是女孩們,被武裝團體綁架並接受殺人訓練。他們往往被迫強姦其他兒童或年輕人,作為洗腦過程的一部分,或謀殺自己的家人或村莊的鄰居。這些孩子們被虐待,受到創傷,而且常常被下毒,他們很快就會服從任何命令。

聯合國部隊和救援人員的經常性報告說,以這種方式帶走的兒童,會被派去攜帶攻擊性武器並在礦區巡邏。這些兒童是民兵的砲灰,是可以扔給敵人的一次性戰士,很容易被替換。無論他們是男孩還是女孩,都會被強姦。剛果法律和國際法都禁止招募兒童兵,聯合國駐剛果東部的部隊在可能的情況下,將拯救這些兒童作為首要任務。儘管有這樣的努力,童兵問題仍然比比皆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血與土:現代奴隸、生態滅絕,與消費市場的責任》,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凱文.貝爾斯(Kevin Bales)
譯者:江玉敏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當人權被踐踏,大地亦在淌血

即使在人權昌明的時代,奴隸仍然存在。
貧窮、天災、戰亂,剝奪了他們的尊嚴與生計。
為了求生,他們被迫從事對地球生態傷害最大的產業。
3580萬奴隸對地球的傷害,僅僅次於人口數億的中國與美國。

以暴力、詐欺宰制奴隸的犯罪集團,
同時也是自然環境最兇殘的破壞者。
可喜的是,終結這一切,比想像的容易。

【孟加拉】舒米爾一家人生活在沿海的桑達爾班斯群島上,那裡是世界上最大的魚蝦供應產地之一。16歲的時候,人口販子來到他的家中,答應給他的父母2000塔卡(約1000台幣),包吃包住,還有更多的錢,讓他去島上幫忙宰殺清洗海上捕來的魚獲。但到了島上,他過著奴隸般的生活,吃不飽、穿不暖,拿不到任何一毛錢,卻得日以繼夜的工作。睡眠剝奪導致精神渙散,精神渙散導致他們經常在工廠裡受傷。營養不良、衛生條件不佳,更讓他們苦於腹瀉、發燒。傷者無法得到醫療,許多同伴因此病死。其中兩個年幼的同伴甚至遭到守衛的強姦……

【迦納】亞伯拉欣是誠實的穆斯林,在父母相繼雙亡後,隨著叔叔一起流亡迦納南方的金礦區討生活。礦場老闆承諾他們只要辛勤工作就能存到錢,然而,無論他們如何努力地在岩壁上敲鑿、在礦坑裡挖掘、在烈日下賣命搬運一籃又一籃的礦石,老闆總是不付錢,因為他們微薄的所得尚不足償還他們的伙食費、工具費,以及看病的錢。他們沒有看穿這是奴隸主慣用的「債務陷阱」,虔誠的他們只是對自己的不夠努力感到自責。有一次在礦坑裡他被落石擊昏,醒來後的醫療費又為他增添了400美金的債務……

對生活在富裕、安定、法治保障完備之中的台灣人來說,「奴隸」似乎是一個遙遠的概念。然而,像是舒米爾、亞伯拉欣這樣的苦命人其實在全球高達3580萬人(2016年的統計)。他們或是遭遇戰亂、或是被天災摧毀了原本的農田,或是僅僅因為過於貧窮,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被人蛇集團哄騙,最後因為暴力脅迫或債務陷阱淪為所謂的「現代奴隸」(modern slave)。

本書作者凱文・貝爾斯(Kevin Bales)是現代奴隸領域的專家,為了撰寫本書,他費時七年,拜訪了遭到軍閥戰火肆虐的剛果錫礦場、孟加拉南方的養蝦場、迦納的金礦場,在巴西被非法暴力集團濫墾的熱帶雨林,透過對倖存者、廢奴工作者的親自訪問與各種調查,記錄下非法的人口販賣、奴役、性侵、詐欺的慘狀,同時思考解決之道。

人權侵害 = 生態滅絕

在他的記錄過程中,貝爾斯開始注意到另一個罕為人知但極其重要的事實:奴隸存在的地方,也存在大規模、殘忍無情的環境破壞與生態滅絕,包含破壞紅樹林、森林砍伐、殺害野生動物、排放溫室氣體、毒害土壤與水源等。奴隸都出現在非法的產業之中,而且都是難以查緝的地點,如深山或叢林深處等人煙罕至之地。既然連人的性命與尊嚴都不顧了,更遑論任何對環境的保護與尊重。於是,大片有高度經濟與環境價值的樹木被砍伐,土壤遭到汞、硫酸等毒物的汙染、原始生態遭破壞,大地原本具備的碳捕捉與碳固存能力也一點一滴的瓦解……

從數字上來看,雖然2016年全球的奴隸人口約3580萬人,但整個非法奴隸產業產生的碳排放成為僅次於中國和美國的世界第三大碳排放者。以2010年的數據來看,全球的碳排放總量在318至331億噸之間,但僅僅是以奴隸為勞動力的非法森林砍伐導致的碳排放就高達25億噸,這個數字超過印度全國與整個非洲的排放量。

更重要的是,這一切對人與壞境的破壞,不只是發生在遠方、與我們生活無關的事。貝爾斯藉著爬梳物品的供應鏈,讓讀者了解到這些破壞如何與我們的日常環環相扣。我們餐盤上的佳餚,可能就是孟加拉的血汗鮮蝦,建立在摧毀紅樹林和對童工的虐待。身邊的電子產品,可能就藏有來自剛果的鈳鉭鐵礦,從武裝民兵運作的奴役營地中開採出來。手上的金戒指,也可能是來自迦納,透過奴工用傳統方式,以有毒物質鍊洗出來的金子。

然而,也正因為這些染上鮮血的現代奴隸的產物與我們息息相關,產業鏈末端的消費者其實掌握了打擊非法產業、終結奴隸的權力:只要我們願意多盡一點心力,不再消費染上鮮血的商品,或是要求生產商提供層層生產環節都沒有使用現代奴隸的證明,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拯救奴隸 = 永續發展

《血與土:現代奴隸、生態滅絕,與消費市場的責任》字裡行間展現出對我們所在的自然環境的敬畏與尊重,反思人性的尊嚴與價值。我們可以讀到作者對人權與生命深刻的關懷,更透過作者的文字,看見倖存者的堅韌;環境保護者、廢奴運動者在面臨強敵環伺時寧死不屈的勇氣、看見執政者改革的決心,更看見企業和消費者如何可以盡我們的心力,推動改變的發生。更重要的是,作者憑藉著對奴隸現場的親身採訪調查,以及對整個產業鏈的研究,鏗鏘有力地宣示:奴隸不是不能徹底消除,改變是可能的,而且一點都不難,只要我們願意從自己開始。

危機也正是轉機所在。3580萬的現代奴隸雖然對地球造成不成比例的巨大傷害,然而,正面觀之,當代奴隸的數量已經來到世界歷史上最少的程度,依靠奴隸運作的產業的產值也下降到歷史性的新低點。在全世界各國,奴隸都是非法的,終結奴隸是各國政府、人權團體、環保組織的共識,而終結奴隸所需要的資金,以全球經濟規模來看根本微不足道,但其經濟與環境效果卻非常巨大。也正因為如此,只要能消滅奴隸體制,對維護地球環境生態、改善碳排放,將收事半功倍之效。

(八旗)0UIN0016血與土-_立體(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動車」毫無疑問的成為當前汽車市場最夯的話題與名詞,無論豪華抑或平價汽車品牌皆推出代表各自電動世代的最新電動車款。身為全球豪華汽車品牌領導者BMW,如何再次於此嶄新的電動世代再次領先?【BMW i 智慧電能生活圈】,是BMW端出的秘密武器。

接軌嶄新的電動世代,BMW直接為用車者描繪最便利的生活願景,名為「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用車者的使用情境思考,無論是家中、工作場域、外出旅途與目的地等,都是「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中相當重要的電量補充站點,規劃的多種電量補充方式包含【BMW家用充電】、【BMW目的地充電】、【BMW i高速充電站】等,讓車主可以輕鬆擁抱BMW電動車所帶來的嶄新電動生活。

【BMW家用充電】

就像許多人使用手機的習慣,回到家開始充電,每次出門前都是滿滿的電力。將BMW Wallbox壁掛式交流充電座安裝於家中車庫或車位註一,車輛停妥後插上充電槍,人回到家中休息充電時車輛同時也在充電,還可利用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My BMW App)進行充電相關設定。隔日出門前車輛已經備滿電力,以iX xDrive50為例,代表每天出門都有最高630km續航里程註二供使用,可滿足絕大多數的用車里程需求。

【BMW目的地充電】

若前一天晚上忘了充電,或是有著不同於平常通勤的路程安排,也無需擔心,此時可充分利用目的地充電裝置來補充續航里程。早從2014年開始,BMW總代理汎德便在台灣建置超過百座的公用交流充電座,像是公用停車場、飯店、經銷商展示中心都有;不僅如此,2022年開始總代理汎德更啟動經銷商與外部場域合作建置目的地交流充電站,再加上現有的公用交流充電座,迄今全台已有超過兩千座BMW電動車可使用的交流電充電座,只要透過「My BMW App」或「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充電站點資訊,大幅增加外出時的用車便利與行程規劃彈性。

【BMW i高速充電站】

若有著長里程的旅程規劃,或是行程間需要快速的補充電力,此時就可以充分利用BMW i高速充電站來進行電力補充。2022年底前BMW規劃將在全台經銷商建置14座BMW i高速充電站,最大充電功率高達350kW。以iX xDrive50為例,最快6分鐘就可以補充100公里的續航里程,一點也不用擔心旅程因此中斷、壞了出遊興致。

要如何知道BMW i高速充電站的位置?只要透過車主專屬的「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完整的充電站資訊、掃描QR Code便可以快速啟動充電,並綁定信用卡付款。便利的數位化充電服務,清楚展現BMW積極開拓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的企圖心。

*BMW i 高速充電網官方資訊

超高速充電效能

除了三種不同的電能補充方式,車輛本身更需要擁有高速的充電能力。以當前BMW旗下最熱銷的iX豪華純電旗艦休旅車款而言,導入了第五代eDrive電能科技,以能量密度更高的新世代鋰電池模組,加上最高可達200kW的充電功率註三,最快10分鐘就可以補充150km續航里程註二,大幅縮減充電所需時間,便利性不言而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實用性思考 有效破除里程焦慮

在電動車百家爭鳴之際,有別於其他品牌僅強調電動車本身技術,BMW不僅以先進科技作為基礎,更從用車者的角度與生活習慣思考,以三種電量補充方式再加上超高速的車輛充電效能,不論是在家中安裝交流充電座每天為車輛充電, 外出時的目的地充電, 以及長途旅行時藉由BMW i高速充電站在最短的時間內補充最多的電量,相信對於車主而言,大幅降低里程焦慮,取而代之的是更便利、更經濟的用車成本,當然,BMW招牌的駕馭樂趣,仍然在旗下電動車款上完美體現。

註一:需專人到府評估安裝可行性
註二:WLTP測試規範下所測得之數據
註三:BMW iX xDrive50車款。
註四: 詳細銷售辦法請洽BMW i指定授權經銷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