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編輯沒那麼浪漫:他們從愛逛書店愛買書的讀者,成了死在沙灘上的出版社編輯

當編輯沒那麼浪漫:他們從愛逛書店愛買書的讀者,成了死在沙灘上的出版社編輯
Photo Credit: Tzuhsun Hsu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闆丟什麼書給他們,他們就做,日復一日在修改大陸用語中度過。他們幾乎沒有機會編製外文翻譯書,因為版權費比簡體書貴上許多

文:JY

出版業,不完全是你想像的那樣。

一間剛開始營運叢書部門的出版社,編輯都很資淺,但他們認真工作,努力學習。他們很喜歡書,經常逛書店,花大把銀子買書。看到好書時眼睛會發亮,總愛拿起來親手觸摸書的質感,讚嘆設計得很棒的封面,用了很特別的紙;或者書名取得真好,文案寫得太讚,企劃非常高明。然後心想哪天自己也能做出這種書。

可惜這間出版社「業績掛帥,現金至上」。他們每人每月要負責好幾本書,而這些書都是便宜的簡體版權,不必支出翻譯費,成本極低。一家公司要養那麼多人,先求大量出書,把現金賺進來再說。

於是老闆丟什麼書給他們,他們就做,日復一日在修改大陸用語中度過。他們幾乎沒有機會編製外文翻譯書,因為版權費比簡體書貴上許多,還得另外支出翻譯費,新書提案到了老闆那關總是被打回票。企劃自製書更不可能,哪來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呢!所以他們還是日復一日在修改大陸用語中度過。

他們知道包裝與行銷的重要,總想多做些什麼,但是什麼都做不了。沒有值得分享的好書內容,虛設的FB粉絲專頁、空泛的官方網站都只是形式上的存在。果然,通路下單銳減,書賣不掉。老闆說:「庫存書拿出來換書名封面重發就好。」即使百般不願意,他們每個月都要反覆做這樣的事。

他們缺乏經驗,沒有適合的人帶領,只能黑暗中摸索,以身為編輯的使命感努力撥開雲霧。他們的建議不被理解,提案不被採納,要多花錢的一律被駁回;他們被教育不要挑戰老闆,學著虛與委蛇,學著見人說人話;他們在簡體字與繁體字轉換間迷失,在換皮不換血的重發書裡苟活。

漸漸地,他們的熱情被磨光,成為表面上對老闆唯唯諾諾的印書機器,最後一個接一個離開,成為死在沙灘上的前浪。

出版社是營利事業,自然希望能賺錢。出版社也是良心事業,身負傳遞知識、充實心靈與豐富生活的重責大任。每家出版社的財務體質、出版型態、經營方針都不盡相同,對於編輯而言,其實只有一個想望:出一本會賣的好書。

只是,當所在環境完全以成本為導向,視行銷為無物,編輯只有形式上而無實質上的選書權力,每月只能出版大量來自便宜簡體版權的不入流書籍,以求新書業績能暫時掩蓋先前賣不掉的庫存,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將庫存書以換書封書名的方式,將其包裝為新書重新上市,長久下來,試問編輯能不痛苦嗎?能不灰心嗎?

出版社經營確實不易,為求生存,有些人以如上述方式消極地進行對出版市場無益的作為,換取短期漂亮的帳面業績與苟延殘喘的時間;相反的,相信有更多體質佳且真正熱愛書籍,想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讀者的出版社,仍然不斷絞盡腦汁,從書的本質做起,選好書、策劃好題目、發想更多元的行銷模式,以正面的態度持續奮戰。

前面的故事裡,那些死在沙灘上的編輯前浪們,後來都在做什麼?有人去當老師,有人去做貿易;對出版還保有熱情的,有人在其他出版社繼續當編輯,有人卻因為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調,成為進退維谷的邊緣人。諷刺的是,前浪們陸續犧牲之後,那間出版社還是屹立不搖,後來開始出些不錯的書,甚至還聘請了行銷人員認真做起行銷來。

到底是前浪在過去的努力影響了經營者,或者根本是經營者深謀遠慮的策略計算,不得而知。只能說,前浪來錯時機,被後浪撿了便宜。

最終仍然希望紙本出版市場不死,希望出版社願意從本質上出發,願意培訓編輯並給予揮灑空間,與行銷方面進行各種虛實整合,相輔相成,讓讀者願意買書,體質好的出版社才能永續生存下去,前浪們的犧牲也算是有了代價。

相關新聞:拯救出版業寒冬 擬推「圖書統一定價」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