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大選簡析:馬可仕家族重返榮耀,也將承接疫情遺留的龐大債務

菲律賓大選簡析:馬可仕家族重返榮耀,也將承接疫情遺留的龐大債務
支持小馬可仕和薩拉的菲律賓民眾。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馬可仕在競選期間未就此提出具體的政見,故外界未能得知其將如何協助菲國重振經濟,外資也期待小馬可士提具更為具體的經濟政策。

文:巫佩蒂(台灣東協研究中心輔佐研究員)

菲律賓總統大選候選人與選舉結果

2022年5月9日,菲律賓舉辦第17屆總統大選(副總統為第16屆),此次選舉涵蓋全國和地方選舉,除選舉總統和副總統以外,參議院24席中改選12席,眾議院300席全部改選,以及約1萬8000位地方行政首長與議員,亦即本次選舉對菲國政局影響甚大。菲律賓1987年發布憲法規定民選總統任期為6年,且不得連任,故現任總統杜特蒂(Duterte)無法參與本次選舉,而副總統可連任1次。由於菲國選制特殊,總統與副總統為分開選舉,因此雖有競選搭擋,但人民最終可能投票選出來自不同政黨與政治立場的正副總統。

選前各界總統與副總統候選人變動不斷,杜特蒂也曾宣布要參選副總統及參議員,最終其退出本次大選。而其女兒,現任達沃市(Davao)市長薩拉(Sara Duterte Carpio)於2021年11月宣布放棄連任市長,並加入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黨(Lakas-CMD)成為該黨的副總統候選人。

而在總統候選人中,最受矚目者為前獨裁者馬可仕的兒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Bongbong” Marcos Jr.)於2021年10月宣布參選,以及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在同月亦宣布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最終,小馬可仕宣布與薩拉共同搭檔競選,而羅貝多搭檔為參議員Kiko Pangilinan。

整體而言,最後參與本次大選的總統候選人共有10位,副總統共有9位。在選前小馬可仕民調持續領先,「亞洲脈動」(Pulse Asia)5月2日公布民調結果顯示,其支持率為56%遠高於羅貝多的23%,第三名則為拳王巴喬的7%,就此外界認為小馬可仕最後獲得大選的希望極高。截至5月12日,菲國完成約98%開票,小馬可仕獲得3110萬4084票,得票率為58.74%;羅貝多則為1482萬2041票,得票率為27.99%。而小馬可仕的競選搭檔薩拉,獲得3156萬1775票,得票率為61.29%,Kiko Pangilinan為923萬2873票,得票率為17.93%。

雖正式結果將於5月底宣布,然小馬可仕已確定勝選,將於6月30日就職成為菲律賓第17屆總統,薩拉為副總統,小馬可仕宣布薩拉將接任教育部長,外界視此為馬可仕家族以及杜特蒂家族政治勢力結合之成功以及兩家族政治權力的延續。

小馬可仕民調壓倒領先 菲律賓家族政治再強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前總統馬可仕獨子小馬可仕(前左2)和副手薩拉.杜特蒂(右)於今年2月8日在造勢晚會上和民眾致意。

競選活動重要議題

在競選期間,菲律賓選舉委員會(Philippines' Commission on Elections,COMELEC)分別於3月及4月間舉辦兩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會以及一場副總統辯論會,然而小馬可仕以及薩拉皆未參加。相較之下,兩人傾向透過社群軟體以及實體造勢活動與選民溝通

小馬可仕唯一出席的電視辯論會於2月15日由菲國教會領袖且與杜特蒂關係親近的奎博洛伊(Apollo Carreon Quiboloy)旗下媒體《SMNI》主辦,10名總統候選人,僅4人出席,主要候選人巴喬、羅貝多和賴克遜等人皆因奎博洛伊已表態支持小馬可仕和競選搭檔薩拉以及其不良的人權紀錄,拒絕出席。故相較於其他候選人,小馬可仕和薩拉對於政策的公開表態較少。以下就幾個競選過程中外界關注焦點進一步說明。

新冠疫情下之經濟復甦

菲律賓貿易和工業部(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 DTI)Ceferino Rodolfo次長在2022年2月15日的菲律賓克拉克新城(New Clark City)線上投資說明會上就菲國經濟概況說明時表示,菲國2021年的GDP成長率為5.6%,較2020年的-9.5%成長許多。

逐漸放鬆的疫情限制政策讓菲國的商業活動重新活絡,也使失業人數下降,菲國將持續推行各種政策以及法令之修改以利刺激國內活動,例如為恢復觀光業發展4月1日起菲國已重啟國境,完整接種(fully vaccinated)之旅客得以入境免隔離,菲律賓各使領館將恢復簽發簽證。觀光業是菲國重要經濟來源之一,在疫情前,觀光業占菲國13%的GDP來源,產值達500億美元

儘管在政策鬆綁以及疫苗接種率提升之情勢下,菲國的經濟逐漸復甦,疫情對菲國經濟以及人民生活傷害甚深,故經濟發展仍是本次選舉中菲國人民最關切的議題之一。而小馬可仕的聲勢一部分也利基於民眾認為馬可仕家族可帶著菲律賓重返1960至1980年代的經濟盛況

小馬可仕的主要對手且是經濟學家出身的羅貝多早於2021年11月即提出其經濟政見「Kalayaan sa COVID」(Freedom from COVID-19),重點為三:免除生病恐懼的自由、免除飢餓的自由以及免除缺乏教育的自由。( “freedom” from the fear of getting sick, freedom from hunger, and freedom from the lack of education.)。

而小馬可仕雖未有完整之政見,根據其競選期間之公開發言,其關注焦點在於:

1.應合理化稅收並分配部分國內稅收撥款(IRA)予微中小企業(MSMEs);2.疫情暴露菲國供應鏈缺乏以及糧食安全等問題,故應強化國家農業及運輸部門;3.延續杜特蒂總統之「Build、Build、Build」計畫;4.兼顧環境及經濟平衡發展,主張設立「災難復原部」(Department of Disaster Resilience)以及「水暨資源管理部」(Department of Water and Resources Management)。

RTX7O4KH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衛生工作者在菲律賓馬尼拉一間體育館內,協助民眾接受免費的新冠肺炎檢測

對外關係-美國與中國

綜觀而言,對菲國民眾而言候選人的外交政策非選擇的優先考量,然由於世界局勢之變化,美中對峙持續,故對於新任菲國總統較為親美或親中即為外界關注重點。杜特蒂任內雖一度遠美親中,然其在任內後期略微轉變對美態度。

2021年7月30日,拜登(Joe Biden)就任後,菲國國防部宣布總統已決定全面恢復並持續遵循《菲美軍隊互訪協定》(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 VFA)。2022年3月28日,在俄烏衝突爆發後,菲律賓和美國年度大型「肩並肩」(Balikatan)聯合軍演開幕,雙方出動近9000人,創30年來紀錄。

小馬可仕父親在1986年因人民力量革命(People Power Revolution)在美國直升機接引下流亡夏威夷,但因後續的藐視法庭(contempt of court)案件,小馬可仕已十幾年未再前往美國。相對而言,菲中在馬可仕任內建交,小馬可仕曾隨父母訪中且與中國駐菲大使關係良好,菲國年紀較長之華人在本次大選中亦多支持小馬可仕。

此外,根據維基解密2007年3月獲得外交電文顯示,小馬可仕2005年和2006年為招攬生意經常前往中國。此外,中國在菲律賓拉瓦格市(Laoag City)設立領事館,為馬尼拉外唯二領事館,此為馬可仕家族勢力盤踞的北伊羅戈斯省(Ilocos Norte)的首府。

故就小馬可仕本人立場而言,確實跟中國更為親近。其在競選過程中亦表示將持續以「正確方式」奉行與中國接觸的政策,外界亦認為其為促進菲國經濟發展以及推動「Build、Build、Build」計畫可能會擴大引進中國資金。

菲美肩並肩兩棲作戰演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2年菲美「肩並肩」聯合演習3月31日在菲律賓北端卡加延省克拉維里亞鎮(Claveria)進行兩棲作戰演習。 (菲律賓軍方提供)

南海議題

2016年,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CA)對南海議題做出裁決,否定了中國長期堅持的「九段線」內對南海海域和島礁擁有的歷史權利。杜特蒂政府雖未強勢主張南海主權,但認為中國的主張並不符合國際法以及國際法庭之仲裁。中國多次進入領土爭議區,菲律賓政府與人民多次表達不滿,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於1月22 日通過《海警法》後,菲律賓外交部長亦向中國提出外交抗議。

然而,在競選期間,小馬可仕表示2016年之裁決「無效」,因為中國大陸不承認此裁決,僅有單方承認的裁決不具意義,其將尋求達成協議解決分歧。其在2月的辯論上表示,如當選總統,將會向東協以及聯合國等尋求協助,協調菲律賓與中國在南海的爭議。就此,其亦支持《南海行為準則》(COC)談判,並將協助推動。

此外,小馬可仕表示未來將派遣特使前往北京與中國政府商討雙邊在南海海域的行為,尤其聚焦於未來,其表示將向中國說明「菲律賓在該區域的船艦並非軍事威脅」,故中國亦毋需派遣戰艦於此。再者,菲國亦將在南海部署軍事,此舉非欲向中國開火,而是展示菲國對領土的保衛立場。小馬可仕也向漁民保證他們可在傳統經濟海域繼續作業而不受中國船艦侵擾。小馬可仕說,中國駐菲律賓使館的外交官是他的「朋友」且「我們已經在商談這件事。」

和其相較,其他總統候選人對南海議題皆採強勢立場,例如杜馬戈索表示對南海主權侵略行為零容忍,而賴克遜登上有領土爭議的中業島(Pag-asa Island )宣示菲國主權

菲國新任政府未來觀察重點

當前在疫情衝擊東協經濟而急欲重振經濟下,再加上美國提高對東協區域之關注,美中對抗情勢未減,俄烏衝突未見明朗,新任總統如何帶領菲律賓整體經濟與外交政策走向,即為一重要議題。

AP2213279230061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5月12日,在白宮舉行的美國東協峰會。

加速經濟復甦將為新政府上任後首要任務

首先,如前所述,菲律賓經濟受疫情衝擊甚大,故新任政府如何推動經濟復甦成為菲國民眾最為關切的議題之一。小馬可仕在競選期間未就此提出具體的政見,故外界未能得知其將如何協助菲國重振經濟。也因為其政見不甚明確,在其開票一路領先,展現當選可能性後,菲國股市表現下滑,外資期待小馬可士提具更為具體的經濟政策

如前所述,小馬可仕應會遵循杜特蒂的「Build、Build、Build」計畫,為重振經濟、降低失業率以及對抗疫情與俄烏衝突下的通膨議題,外界也認為此為其上任後首要任務之一。 在「Build、Build、Build」下,預計會優先投入人力建構與健康領域。

此外,小馬可仕將承接前朝為對抗疫情遺留的龐大債務,這某個程度上會限縮其財政空間。再者,受俄烏戰爭引發石油與大宗商品價格雙雙飆漲,菲國通膨增溫,2022年3月CPI年增4%,為半年來新高點。菲國央行警告未來物價壓力恐將進一步加劇。

穆迪(Moody's)分析師Sonia Zhu即認為,小馬可仕上任後需視應對通脹為首要經濟任務。因此,小馬可仕上任後經濟政策將為人民關切重點,也是其執政最大挑戰。

親中不必然疏美,美菲與中菲關係皆為重要課題

雖小馬可仕與中友好立場明顯,其亦於5月12日在社群媒體(IG)上發布與中國駐菲大使黃溪連會面之合照。黃大使與小馬可仕關係友好,亦為其當選後接待的第一位外國使節,其向小馬可仕轉達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祝賀,並表示「中方願與菲方一道,繼續堅持睦鄰友好,深入推進兩國全面戰略合作關係」。對此小馬可仕回應「我們家族長期致力於菲中友好合作…我始終高度重視菲中傳統友誼」顯見其對菲中關係之重視。

和中友好不必然表示其將採疏美政策,雖然西方媒體與智庫多認為小馬可仕當選對美較為不利,且可能親中疏美,但其仍須顧及國內民眾與軍方之看法,尤其涉及南海領土主權。

首先,菲國人民對中觀感並不佳,尤其在南海議題上抗議多次,杜特蒂執政後期亦對南海議題轉變為較為強勢之態度。再者,菲律賓軍方基於歷史因素與美國關係較為友好,雙邊在軍事上合作亦密切。雖然小馬可仕避免在南海議題上與中國衝突,但其亦難以避免軍方以及民眾對總統應主張領土主權之期待。尤其,中國近年在南海動作頻頻。

2021年9月,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訪柬時曾表示中國大陸希望在2022年由柬埔寨出任東協輪值主席國期間,中方能與東協國家完成因疫情而延宕的《南海行為準則》(COC)商談,柬國也表示COC有望在其擔任東協高峰會之輪值主席時完成。而菲律賓在新任政府領導下,在此議題會展現何種態度也值得關注。如前所述,小馬可仕曾表達對COC談判之支持以及東協在此議題的重要性。

整體觀之,小馬可仕在經貿與外交面將持續強化菲中關係,尤其在疫後復甦下,中國投資更顯重要。而為維持雙邊關係之穩定,小馬可仕在南海議題上預期採務實主義,如其表示,會布局軍事展示菲國的主張,意即小馬可仕在領土和主權議題上不會退讓,但應會透過建立協商管道之方式讓雙邊得以相互理解並進行更為務實的合作。例如,菲國安全事務專家班勞伊(Rommel Banlaoi)認為小馬可仕願意擴展與中國務實合作的領域,包括在南海開發油氣資源。

美菲關係上,美國總統拜登於美東時間5月11日去電恭賀小馬可仕之當選,其表示期待與小馬可仕共同合作持續強化美菲聯盟,並在各領域廣泛開展雙邊合作,例如對抗新冠疫情、應對氣候危機、促進經濟成長以及人權等議題。如前所述,小馬可仕被美國法庭控告「藐視法庭」,目前小馬可仕暫無訪問美國的計畫,美國也未透露是否會給予其外交豁免權。

「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波林(Greg Poling)表示,小馬可仕的勝利明顯讓華府很多人感到失望,但在中國自印太區域的積極動作下,菲律賓作為美國在亞洲最古老的盟友,雙邊關係重要不言可喻,無論雙邊由誰擔任總統皆不會改變。在雙邊簽有《美菲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MDT)、《菲美軍隊互訪協定》(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 VFA)以及「21世紀美國-菲律賓夥伴關係聯合願景」(Joint Vision for a 21st Century United States-Philippines Partnership)下,菲美關係發展尚待持續關注。

AP2213119407547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支持小馬可仕和薩拉的菲律賓民眾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

註:本文參考資料,請參考原文:2022年菲律賓總統大選之簡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2:走進戰火下的創傷現場,救援行動如何重新牽起人際間的珍貴聯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2:走進戰火下的創傷現場,救援行動如何重新牽起人際間的珍貴聯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2聚焦於戰爭中最大受害者──砲火下流離失所的人民,節目透過影像與聲音,帶領觀眾凝視全球戰爭中流離失所的人們,認識世界展望會長達數十年的難民人道救援經驗。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2集已於6月14日首度播出,本次特別邀請華人紀實攝影師張雍、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李紹齡對談,帶領觀眾凝視戰爭中流離失所的人們,聆聽相遇與別離的故事,也讓觀眾認識世界展望會長達數十年的難民人道救援經驗,以及他們對於每場救援行動專業審慎的態度。這些因你我支持而促成的救援行動,都是為了重新牽起人際間被鋼鐵與火藥所摧毀的繫帶,世界展望會的工作人員則背負著託付與使命親臨現場,陪伴人們度過戰火下的煎熬苦難。

「我們不只看到《月球背面的逃難場景》,還聽到月球背面的哭聲,所以世界展望會從來沒有選擇,只有無條件的接納與支持。」

數據解析:你我未曾意識到的「月球背面」

俄烏戰爭打響至今已逾三個多月,因戰事被迫離家的難民人數也急速攀升。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5月29日已經有超過680萬人自烏克蘭境內出逃至波蘭、匈牙利、羅馬尼亞等鄰近歐洲國家,國際移民組織(IOM)的一項研究也預估有將近800萬人在烏克蘭境內流離失所,總計相當於將近四分之一的烏克蘭國民因為無情戰事淪為難民。

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當烏克蘭戰事成為網路熱搜的同時,歐洲大陸遙遠的另一端也存在一群面臨相同困境的人們。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數據,截至2020年底全球共有8240萬人被迫流離失所,受俄烏戰爭影響產生的難民僅占全球難民總數的18%。這意味著全球戰火不只存在於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當我們揭開數據,就會發現其中還包括敘利亞內戰、阿富汗戰爭,以及中東或非洲部分地區長久性的區域武裝衝突。而更令人不忍的是,在8240萬流離失所的難民中,兒童人數占比竟高達42%,這些本與戰火紛爭最不相干的族群,卻需要承受這一切悲劇性的後果,甚至改變了他或她的一生。

圖片1
Photo Credit:節目來賓張雍提供
隨著天災人禍不斷發生,從數年前的敘利亞、阿富汗,再到近期的烏克蘭,難民遷徙事件的發生愈發頻繁,甚至連進行多年難民紀錄的來賓張雍都想不到,短短十多年內竟會連續看到如此規模的難民潮。

走入真實現場:救援最前線的世界展望會事工

截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根據世界展望會統計,敘利亞十年來戰爭的影響為例,已有超過6000名孩童喪生於戰火,也導致超過2百多萬名孩童無法上學或生活發生問題。

「在普遍國際的人道救援中,有一種描述是『戰爭已經逐漸敘利亞化』。」國際戰火衝突的時間拉長,不只剝奪以千萬計的孩子們在正常生活環境下溫飽、健康成長的權利,複雜的環境更讓兒童拐騙及販賣、女性保護問題隨之而來。

這些數字不只意味者數百萬家庭的不幸遭遇,更是戰爭對社會關係的撕裂創口;只有當我們直視數字時才會猛然驚覺,原來世界比想像的更加不平靜。特別來賓張雍也感慨道,這些數字正是驅使他走入現場的動機之一,他想要與人們面對面的互動,相處、攀談、接觸……藉此豐滿個體生命的輪廓,讓人真正為人,不再只是數據中的千百萬分之一。而就在奔走無數逃難前線,體會萬千生離死別後的某天清晨,他一如往常地在路上慢跑,突然瞥見有隻毛毛蟲正緩慢地在路上爬行,於是他停下來,小心翼翼地將其安置路旁,又跑了幾步以後,他猛然發現道路上竟然還有好幾十隻毛毛蟲。但因為能力實在有限,無法將所有毛毛蟲一一安置,最終,他只好繞道而行。

當這猶如寓言故事般的親身經歷與冰冷的統計數字相互對比,它給了我們更為震撼的啟示──除了網路媒體讓我們看到的景象外,還有更多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甚至是連攝影記者都難以進入的角落,裡頭還有更多的生命也如同烏克蘭的難民一樣急需救援,而僅靠我們一己之力能做的卻非常有限。面對遙遠且數量龐大的求助者,事實上是需要如同世界展望會這般更大、更有組織的團體,才能凝聚足夠的力量,給予急需救援的人們實質幫助。

例如今年的烏克蘭難民救援行動,除了協助安置順利出逃、在歐洲國家顛沛流離的難民以外,第一時間世界展望會也進入烏克蘭,給予前線無法逃出的人們最緊急的「物資救援」,包含水、糧食、燃料等;幾經輾轉後,部分烏克蘭人也在三月陸續回到故土,此時首當其衝的就是飲用水的處置,接著便是家園重建的漫漫長路。於是世界展望會也於同一時間向當地註冊進駐、開展地方資源網絡,協助難民重建家園,從最基礎的庇護所開始向外擴充,包括生活生計、孩童教育、婦女保護、家庭與心理治療等。

截圖_2022-06-08_下午10_14_5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難民遷徙的過程中,需要面對茫然未來的巨大壓力,造成心理甚至生理上的問題,因此世界展望會於烏克蘭救援過程成立兒童關懷中心,從遊戲中抒發內心擔憂。
世界展望會視覺640x360

救援施行:世界展望會人道救援的執行策略

人道救援行動涵蓋甚廣,下至民生物資援助、上至個體關懷照護及社會系統建置,面對如此緊急又錯綜複雜的需求,世界展望會也嚴肅謹慎的對待,從前期評估到後期規劃都有完備的流程,系統性的把關所有環節,並於地方上累積更豐沛的區域網絡及行動量能,張開更多防護網,最後運用專業落實每份跨海祝福,建立關懷世界與孩子的正向循環。

一、漸進式評估與規劃
  首先審視對象於生理、安全、社會等各方面需求的急迫性,擬定不同階段的救援行動。優先項目為「挽救生命」,例如供給糧食飲水補給、遞送生活物資等,滿足難民生理上的基礎需求;接下來則以「陪伴、關懷」為進階項目,例如提供基礎的庇護所收容,或是成立婦女兒童專責關懷中心、教育機構,旨在建置完整的安全及社會生態,給予難民最大的協助。

二、服務團隊在地化
  世界展望會在工作執行時,總是會盡量組織在地的團隊,或與當地且具信譽的非政府組織共同完成,避免因各地不同的語言、文化、風俗民情而產生隔閡,也讓地方上資源及訊息網絡,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展開,如此一來才能使資源被誠信且有效的利用。

三、專業規劃與救援
  世界展望會於任何行動前,都會制定明確清楚的工作方向,包含救援目標、執行策略、救援對象數量規模、工作細目等,且前往前線的事工們都必須經過特殊的訓練,學習判別危險及緊急因應措施,如此一來提供當地適切妥當的協助。

截圖_2022-06-08_下午10_13_3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重新牽起聯繫:Kindness is a universal language.

除了世界展望會,世上仍有許多人以自身力量,志願投入人道救援的服務。就像來賓張雍在羅馬尼亞邊境認識的當地志工,他們在邊境發放三明治、飲水等物資給滿載烏克蘭難民的遊覽車,但因為羅馬尼亞與烏克蘭的語言並不相通,這讓張雍感到十分好奇:「在援助的過程中不會碰上溝通障礙嗎?」男子搖了搖頭,笑著回答道:「Kindness is a universal language.」。

雖然剛開始並不完全瞭解這句話背後的意義,但經過接著的幾次物資發放,張雍目睹了好幾次相同的畫面──當志工將三明治交到人們手上時,人們的淚水就從眼眶裡泛出。於是我們都懂了,那是某種難以言說的、人與人之間珍貴而無可取代的聯繫。

一起幫助孩子結束旅程,重返家園!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33屆飢餓三十主視覺_banner640360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