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返還50週年】日本作家書寫沖繩:當地人對我這個「內地來的人」沒什麼好感

【沖繩返還50週年】日本作家書寫沖繩:當地人對我這個「內地來的人」沒什麼好感
日本天皇德仁在沖繩返還50週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視訊演說|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沖繩人們對日本內地的認知及代代相傳,正如日本內地對「沖繩不是鐵板一塊」懷有一樣的認知。美國世界與大和日本,正如已故的西銘順治(第三代沖繩縣知事、眾議院議員)所說,「想要成為大和(日本人)卻也成為不了的沖繩。」

文、翻譯:TNL日本版編輯部
受訪對象:藤井誠二

我們訪問了2018年獲得沖繩書店大獎・沖繩類別的《沖繩地下賣淫街的人們》,以及總結了大約三年報紙連載的沖繩相關人士的報導文學《沖繩人物與物語》,有許多沖繩相關著作的藤井誠二。過程中不僅僅訪問了他在沖繩採訪時的經歷感受,以及身為日本本土人觀看沖繩的視角。

對沖繩的瞭解有多真實?

藤井先生於1990年左右開始往返沖繩,除了在他任教的大學課程較繁忙的時期,一個月有將近半個月在沖繩。所以對於藤井先生來說,描述沖繩最真實的當地報導,就是第一本在2018年出版的《沖繩地下賣淫街的人們》。

書籍的內容從「真榮原新町」(宜野灣市)開始描述,透過藤井冷靜沈著的筆觸,收集了這個在沖繩縣內有做賣春生意的特殊飲食街人們的證詞與史料,記錄了這個在美國佔領時期下形成的特殊飲食街的興衰,以及因為美國與日本的擺佈,而造成的沖繩歷史性犧牲,以及社會結構上的歧視。

被沖繩縣民視為「沖繩之恥」的幕後報導始於2010年底,真榮原新町將因「淨化活動」而逐漸消失。作為採訪者,當藤井在致力記錄這段戰後沖繩的歷史橫截面時,藤井先生回憶「當然這之間,我不得不考慮沖繩和自身的關係。」

「除了跟自身比較好的朋友外,很多年長者與不少人對大和(日本內地)沒有好印象。對於和我一樣『來自大和領土的自由職業者』所書寫的東西,不少人對此懷有戒心。」

關於處理題材的困難之處,在於身為「日本內地來的人」。藤井先生表示:「我每天都在想為什麼對日本(大和)這麼沒有好感。」書上也記載了藤井為了雜誌採訪時,剛開始為了受訪者建立信任關係,還特別印了近百份,為了採訪而做準備的短篇報導。

雖然沒有被直截了當地告訴過我,但有時會被打斷說「我不了解來自大和日本的人。」如果你是一個曾經深入採訪過沖繩的人,我想你也一定經歷過一、兩次這樣的經驗。這並不是你只要有一些背景知識就可以克服的。沖繩的社會不是塊鐵板,但你自己能拿出多少誠意試圖了解沖繩,但也有可能我只是被沖繩人測試測試罷了。

RTX2GZR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斷層並非只出現在沖繩/日本內地之間

沖繩始於琉球王國,經過薩摩藩的入侵和琉球處分時的「大和世」,太平洋戰爭結束時,日本唯一的地面戰爭,超過20萬人犧牲的沖繩戰爭後的美國佔領時期,到1972年回歸日本內地後,再次出現的「大和世」等等,經歷過翻天覆地的歷史變化。

因此,沖繩人們對日本內地的認知及代代相傳,正如日本內地對「沖繩不是鐵板一塊」懷有一樣的認知。美國世界與大和日本,正如已故的西銘順治(第三代沖繩縣知事、眾議院議員)所說,「想要成為大和(日本人)卻也成為不了的沖繩。」但是相較於美國佔領過和懷有「大和世」記憶的世代,回歸日本後的世代,這樣複雜的情感似乎逐漸消退。

「因為有安室奈美惠這樣沖繩出生的藝人,沖繩民謠在現代又備受喜愛,如今沖繩被日本所仰慕,這個時代所長大的一代,與當時戰後被美國佔領所出生的上一代,認知一定不同。在過去,去日本內陸時,經常連租房子都被歧視說『因為是沖繩人所以拒絕』,那時代很難以身為沖繩人為榮。日本本土人其實這樣態度的轉變,對於過去的事實,我認為有必要謙虛地接受。」

就算說是年輕一代,情況也比其他都道府縣複雜。高中就開始在工作的人、為了接受高等教育而離開沖繩的人、沒有工作的人、以及由於距離短和生活費用低,而打算在台灣上大學的人數正在增加。

受歡迎的工作好比公務員、電力公司社員或縣內公司條件更好的基地員工。由於依賴基地和公共工程項目的經濟結構,使得企業的利潤難以回饋給當地縣民,所謂的「縣內經濟需要仰賴縣外企業,無法回饋給縣民的經濟」而創的「ザル經濟」一詞,就是在講沖繩縣,因為縣民人均收入是全國最低。不僅僅是沖繩/內地之間有斷層,在沖繩縣內部,也出現有生活安定與不安定層之間的斷層,富足與貧困孩童的差距。

「在一個強調血緣的地緣社會,我覺得年輕人很難想像未來,因為他們太受束縛了。最近,很多人退出了這樣狹小的共同圈,越來越多的人不在傳統沖繩的相互扶助會裡。」

新的價值觀與傳統文化發生了不少衝撞。例如藤井先生在琉球新報連載的《藤井誠二談沖繩人的故事》採訪中遇到與大眾性向不同的女性,或是對2000年代活躍起來的繼承傳統語言的島方言運動(比方打招呼時,男性使用是「ハイサイ」,女性使用則是「ハイタイ」),有些人則對這種因性別而分化的言語產生了抗拒感。「這是目前沖繩的一種樣貌」藤井先生說。

在網路媒體《DANRO》(朝日新聞,已停刊)上連載,並在其他媒體上刊登過的文章,藤井先生的最新著作《在沖繩生活所學到的東西與往返日本內地的兩地生活日記》。

日本內地人住在沖繩的生活,以及在沖繩採訪的困難,書中寫了大約兩年半在兩地生活中的感受。論創社於5月27日開始銷售,詳情請見這裡

只有日本內地才能看到的東西

藤井先生現在的目標是在夏天出版,但暫定名為「沒有人寫過的玉城デニー的青春——一種沖繩的戰後史」(光文社)。這是是一本關注沖繩縣玉城知事的書。契機是當《沖繩地下》獲得沖繩書店大獎,並在頒獎典禮會場與玉成知事打招呼時,他竟然已閱讀了自己事前提供的書籍。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