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築與文化之間,我們設計》: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與房地產開發商共同形構的都市文化想像

《在建築與文化之間,我們設計》: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與房地產開發商共同形構的都市文化想像
Photo Credit: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集結了建築學者殷寶寧近年來在建築、設計與文化領域的研究與寫作。看似獨立成篇,但共同貫串的,來自於對文化深層的關注與提問。

文:殷寶寧

城市文化治理:台北表演藝術中心政策的成形與啟動

放在城市文化治理與都市政策層面來看,台北市政府「台北藝術中心」計畫的成型,似乎有著以首善之都與中央政府相互較勁的意涵。為了與中央政府的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相抗衡,凸顯相對於中央級的文化藝術表演機構,台北市具有市政府層級設置,且表現水平同樣具國際水準的藝術表演機構與場所。台北市文化局原本提出興建「台北音樂廳」的政策,後於2004年2月,馬英九市長任內,整合為「台北藝術中心」計畫,將藝文設施建設計畫同時作為提升整體藝術環境與台北區域均衡的策略。

將基地設定於「北投士林科技園區」之雙溪南側市有地 ,某個程度乃是著眼於雙溪南側市有地鄰接河川地,當時屬未開發地區,為台北市中心地區發展相對較遲緩地帶,以「藝術中心」的空間計畫植入藝文設施,一方面可以提升台北市整體藝文資源配置,同時也帶動該地區的開發,這樣的都市政策思考放在1980至1990年代的台北市的市政發展脈絡來看,或可稱得上是「進步」的思維,為延續這樣的政策主張,該計畫原本為政府自建。

然而,從1990年代後,受到新保守主義、新自由主義的政策思維影響所及,台灣開始逐步走向公共服務與投資民營化的發展方向。2000年,《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立法通過,2001年5月,行政院頒布《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推動業務委託民間辦理實施要點》這兩項法令,為台灣目前推動民間參與政府機關業務的主要法源依據,也形同正式宣示所有公共服務、公共投資的權(利)力釋放給民間介入的起點。

中央政府強力主導將各項建設均傾向鼓勵民間參與投資,並且也大幅縮減提供給各地方政府的中央補助款。在政策方向思維與預算分配影響所及,在馬英九任市長任內,台北市政府的「台北市藝術中心計畫」轉向以「民間自提BOT」方式進行。然因彼時該計畫用地周邊人氣不足、交通不便、市有地為商三用地、侷限民間投資意願等因素,對民間投資者來說,缺乏參與的誘因 ,致使計畫停擺;在馬英九市長任內最後半年,復改弦易轍改為「市府收回自行興建」,計畫重新定調為「台北藝術中心整體開發計畫」,於2006年5月11日成立專案基金籌款,獲市議會審議通過 。

這份經過數番開發建設模式調整的計畫,與其說是地方政府的公共建設,更精確地來說,應該是一個由台北市政府主導、以文化為名的開發計畫,其發展策略設定為文化產業、觀光遊憩與城市行銷;原本設定的投資規模為35億元,採取分區開發的模式,預計興建三廳一館(戲劇廳、音樂廳、戶外音樂舞台以及藝術圖書館),三廳一館約占整個基地面積的三分之一;另三分之二基地面積作為文化創意產業區及觀光旅館區,採取設定地上權標租方式興建。

「台北藝術中心」將運用周邊商業土地資源,開放民間廠商投資、興建文化創意產業商店、辦公室空間及觀光旅館,整體形塑一個複合式的文化產業區域。標租周邊商業土地所得的土地租金及地上權權利金,作為該藝術中心的專款專用基金,未來亦將成立「台北藝術中心基金會」,營運則傾向由北市府本身或委託專業藝文團隊辦理。亦即,此原本由政府提供藝文設施的文化政策,在「文化是好生意」的命題,文化全球化所帶動的「畢爾包古根漢效應」的迷醉,靜悄悄地將對民眾社會藝術文化教育的「投資」,轉型成為對都市象徵美學與文化經濟的投資。

為促成財源取得穩定、確保日後的運作,台北市政府為藝術中心量身打造、提出了《台北市台北藝術中心作業基金收支保管及運用自治條例》的立法。該自治條例於2006年11月2日,台北市議會第9屆第26次臨時大會第6次會議三讀通過。其草案總說明文字可視為台北市政府對於興建、維運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的政策思考模式與核心價值。

台北市為全國首善之都,但於本市表演藝術展演設施之普查研究報告顯示,台北市現有表演場地不論在質與量上,相較鄰近之香港及新加坡,卻顯有不足,更遑論與歐美藝文重鎮於悠久歷史所累積之厚實基礎可相平比。

依台北市文化發展白皮書,「台北藝術中心」計畫建構可融合當地藝文、產業、綠地、水岸之藝術園區之優質都市環境,提升本市城市競爭力並達成以下政策目標:

  1. 建構傳統與現代表演藝術、古典與流行音樂之亞洲藝文中心。
  2. 形塑藝術、文化產業、商業、觀光旅遊融合之複合式文化園區。
  3. 設置國際級專業表演設施。
  4. 建造國際矚目之地標性高優質建築音樂廳館。
  5. 扶植國內表演團體及藝術人才。
  6. 推廣文化藝術活動、促進國際文化交流。
  7. 結合商業利基支持文化事業之永續經營。
  8. 有效發展文化產業、提升市民文化素養。

「台北藝術中心文化建設將產生巨大外部效應,未來將帶動士林、北投間之區域建設發展,增添新城市文化面貌,並結合附近既有之文化設施,讓整個地區共同成為本市重要之藝術文化園區,就如同雪梨歌劇院之於雪梨市一樣,將提升台北市整體城市觀光及形象,讓台北市除了101大樓成為國際矚目焦點之外,有另一個國際藝文新地標。」

數百個字的說明文中,可以窺見在台北市政府的市政藍圖裡,「台北藝術中心」被賦予極為重要的都市發展任務,需要同時完成代表台灣的國際文化交流平台、兼具傳統與現代的亞洲藝術中心,是國際級的建築地標,還要培養專業藝術人才及團隊;當然,最重要的,則是以文化、觀光與文創產業,帶動地方經濟與發展。在文化局的政策想像中,「台北藝術中心」的任務相對簡單明確些:

「台北藝術中心」是台北市政府「士林、北投大開發計畫」的重點建設之一,希望在本市北區打造一處兼具人文藝術、休閒娛樂及消費活動的藝文空間,也透過路網串聯故宮博物院,成為文化發展中心。該中心就位在交通便利、人潮聚集的士林夜市旁,未來將有一座1,500席座位的戲劇廳,提供傳統戲曲、經典歌劇或大型舞台劇等演出;另外還有二座800席座位的「定目劇」劇場,提供「定點」、「定時」、「定目」(一齣經典好劇)的帶狀精彩演出。

檢視該案執行過程,2006年間,文化局舉辦兩次國際競圖均因廠商不合格而流標。幾經周折後,於2008年7月,重新辦理上網公告,同年10月第一階段截止投標與進行資格標書面審查;入圍者進入第二階段,包含基地會勘等流程,第二階段競圖於2009年1月19日截止,旋即於1月21、22日連續兩天,由評審團評選出最後優勝團隊。來自24個國家、135件作品中,經過兩階段的評選,庫哈斯領軍的OMA團隊脫穎而出,加上台灣姚仁喜建築師的大元建築師事務所,取得該案的設計權。

2009年8月20日,設計團隊與台北市政府舉辦簽約記者會。由於該次國際競圖參與團隊數量龐大,為了加強國際文化與設計交流,強化市民參與及對話,台北市政府於2009年3月21日至6月24日間,假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參賽作品展。北藝中心基地現址因作為士林市場臨時攤商使用空間,在士林市場整修落成、攤商順利遷入後,於2012年初,拆除地上物後的用地,供作後續施工。2012年2月16日開工動土,邀請彼時擔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總統蒞臨,建築設計團隊庫哈斯等人也出席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