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獵人:追尋失落的世界寶藏》:失落已久的甘迺迪遇刺事件錄音帶現正銷售中!

《歷史獵人:追尋失落的世界寶藏》:失落已久的甘迺迪遇刺事件錄音帶現正銷售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譽為「歷史文物界福爾摩斯」的奈森.拉伯,是美國傑出的稀有文物經銷商。透過本書,他要述說自己成為「歷史獵人」的學習與養成,以及追尋那些珍貴發現與探究真偽的故事。

律師的結論是:「對方無法證明這些東西不屬於克里夫頓,所以他們若要伸張自己擁有這些物品,恐怕得費一番工夫。」然而,我從律師的口氣中聽出來,事情還沒了結,「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沒辦法讓你日子變得難過,或者延後銷售活動。」我點出,這整個事件對於美國政府來講是個公關災難,我們找到了隱身於視線範圍內的寶物,但政府幾十年來卻都沒找著。為什麼那些研究小組沒有設定克里夫頓可能有錄音帶的線索,並試圖聯絡對方呢?還是說他們確實去找
過了,但是在克里夫頓家的閣樓沒發現東西呢?他們究竟錯過了什麼?

這些不是對我們有利嗎?這些不是我們的施力點嗎?律師說:「也許是的。」但政府還是可以讓我們的銷售行動延宕幾個月,甚至幾年,並讓我們因為法律費用而損失慘重。

我們轉而訴諸另一項重要因素,這有可能成為我們的祕密王牌:包含美國政府在內的所有人(除了匹茲堡那間公司的數位化技師)都不知道,我們從克里夫頓家那邊獲得「兩卷」一模一樣的錄音帶原件。

我說道:「你知道嗎,其實我們有兩卷錄音帶。」

「政府不在乎這件事,他們要的是原件。」

「不是,你沒聽懂。我有兩卷原件,它們是同時間製作的,內容是相同的。」

電話彼端一陣沉默。

最後,律師回應了,他同意這項因素也許能消解這次的衝突。後續幾天,我們共同仔細協商出作法。

在我們與美國政府交涉期間,我也經歷了畢生第一次現場直播的節目訪談,訪問者是CNN的皮爾斯.摩根(Piers Morgan),陪同的還有歷史學家道格拉斯.布林克利(Douglas Brinkley),布林克利後來和我成為朋友。在節目中,摩根說道:「這一段歷史是美國現代史上最聲名狼藉的時刻,你所拿到的東西有著從來沒人聽過的內容。」

布林克利補充道:「缺少這份錄音帶的內容,人們就寫不出甘迺迪暗殺事件的樣貌。這是一份非常嚴肅的發現。」很高興聽到他們這樣說。但十五分鐘之後,身在後台的我忍不住翻了白眼,因為我聽到摩根和同在現場的豪伊.曼德爾(Howie Mandel)對話,摩根問曼德爾相不相信我,曼德爾只回答一個字:「不」。曼德爾解釋道,他對於所謂「在某個盒子裡找到某物」的故事一向持疑。

我很肯定別人也會有類似的懷疑傾向,但這就是歷史狩獵,寶藏「確實」會被埋在盒子的底部。可是,當時的我還沒有條件去揭露整件事的樣貌。與國家檔案館的交涉談判,讓我冒出一種走鋼索的感覺。

國家檔案館法律總顧問最初那通來電過後幾天,我們的律師回覆對方,相告有兩份相同的複製錄音帶存在,並且提議:我們這方將一卷錄音帶捐贈給國家檔案館,同時保有另一卷卡帶的全部所有權(包括出售的權利)。

這樣不是很接近雙贏局面嗎?我們是這樣想的。幾天後,我們開車到位於華盛頓的律師辦公室。我們坐在會議桌的一邊,當時我的年紀是三十出頭,會議桌的另一端則坐著國家檔案館的總法律顧問與四位代表,這些代表都是影音資料與歷史方面的專家。我方也找來我們這領域的團隊,並在會議室內架好所需的古董音訊設備,所有人花了四個多小時專注地將兩卷錄音帶從頭聽到尾,並仔細比對我們先前辛苦謄錄出來的文字內容。

起初,整體氣氛就是友善的,畢竟我們提議捐贈一份錄音帶,而這「確實」解決了對方的問題;後來的過程中氣氛變得更好了,這些檔案專家在心情放開之下甚至告訴我們,我們找到了政府找不著的東西,搞出了什麼樣的麻煩。到了下午三點左右,已經可以確定兩卷錄音帶都是真的且內容相同,拉伯收藏與美國國家檔案館達成協議,會議室中雙方人馬衷心握手,也許我尤其誠懇。我們總算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巨石。

出售事宜原本陷入疑雲,但現在終於撥雲見日。另外一卷錄音帶如今屬於國家檔案館「甘迺迪遇刺檔案」(Kennedy Assassination Records)分部,藏於波士頓的甘迺迪圖書館(John F. Kennedy Library),成功達成國會委任它收集重大歷史資料的工作。

往後那卷錄音帶很可能會鎖在溫控庫房中,永遠不見天日;但是,你可以連上國家檔案館的網站,聽取完整的音訊內容,且能讀到一份摘要,上頭表揚了我們「發現這卷具有重要歷史價值的錄音帶,並將其捐贈給國家檔案館的重大貢獻。」

歷史動人心弦的力量,是這卷錄音帶在五十年前可能只值五十美分,但現在卻值五十萬美元的唯一理由;歷史動人心弦的力量,也是另一卷內容相同的錄音帶受到政府永久收藏與守護的唯一理由。我們很高興能看到,與甘迺迪遇刺事件有關的新書籍、論文、網站、研究裡,提到了那卷錄音帶。而且,誰知道呢?或許未來某天有人會發現最原始、毫無刪減的空軍一號四個小時錄音。這件終極的甘迺迪研究大祕寶,搞不好就在某間閣樓的某個盒子裡等待著,這並非不可能之事。

之所以我讓這件事的始末引起眾人注意,並不止於前面提到的原因,諸如好奇心得到好報,或者表面上不起眼的東西可能是無價之寶等等,還有這件事在我個人生命旅程中所占的意義,這是我們過去所有發現中最受到關注的。我在三十出頭歲槓上了美國政府,當時的我已經比較聰明了,雖然年紀也稍大了一些。即使只有短短幾天,但我感覺整個美國,甚至全世界,好像全都參與了我的歷史狩獵,美國政府的巨大勢力則跟在我們後面緊緊追趕著。

書籍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