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萊豬與解禁日本五縣食品,都是解決台灣低FTA覆蓋率困境的重要布局

開放萊豬與解禁日本五縣食品,都是解決台灣低FTA覆蓋率困境的重要布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一個經貿學者,筆者認為萊豬與日本5縣食品解禁、以及CPTPP的申請,都是蔡總統第二任期重要的成果,是解決台灣低FTA覆蓋率之困境的重要佈局。然而筆者也必須坦言,蔡政府的這些佈局,短期內要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恐怕難度很高。

文:郭永興(台中科技大學國際貿易與經營系教授)

蔡英文總統第二任的任期以來,亞太地區的經貿環境發生很大的變化。首先在蔡總統第一任任期的後段,2018年底「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CPTPP)正式生效。接著在2022年的1月1日,全球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協議「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也開始生效。

上述兩個影響台灣經貿極深的多邊FTA,台灣都不是成員國,因此每次協定生效的消息見報,都會在國內產生「台灣經貿邊緣化」的輿論衝擊。在這些輿論衝擊中,蔡英文總統第二任期中,為了台灣經貿的長遠發展,展現了前任總統們所沒有的勇氣:美國產含萊克多巴胺(又稱萊劑)豬肉自2021年1月1日正式開放進口;2022年2月21日起開放日本福島等五縣大部分食品進口。

蔡總統勇於面對萊豬與日本五縣食品難題

萊豬與日本五縣食品解禁這兩個措施,因為涉及食安的敏感輿論神經,儘管對於改善台灣與美國、日本的經貿關係有極大的關鍵,萊豬問題歷經了陳水扁總統與馬英九總統,長期以來無解;日本五縣食品自從馬英九總統任內起,問題拖延超過10年。過去兩年蔡英文總統在沒有連任的壓力下,有魄力的付諸施行,大幅改善台美、台日之間的經貿氣氛。

除了萊豬與日本五縣食品解禁外,對於台灣FTA覆蓋率(國際貨品貿易總額中,可享有FTA優惠關稅的金額比例)極低的經貿困境,蔡英文政權也展開積極的進攻。2021年9月22日蔡政府正式提出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的申請。

身為一個經貿學者,筆者認為萊豬與日本五縣食品解禁、以及CPTPP的申請,都是蔡總統第二任期重要的成果,是解決台灣低FTA覆蓋率之困境的重要布局。然而筆者也必須坦言,蔡政府的這些布局,短期內要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恐怕難度很高。

總統提3大施政目標  盼借重台商力量深化台美關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總統蔡英文(右)29日接見「北美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回國訪問團」,感謝他們赴美國國會爭取洽簽台美雙邊貿易協定、呼籲美國支持台灣加入WHO與 CPTPP,並提出擴大來台投資、促進商機交流與拓展 國際市場、深化台美關係等3大施政目標,期望借重 台商的力量和支持,攜手努力讓台灣和北美洲關係更深化、更緊密。 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111年4月29日

台美自由貿易此刻有其內部難題

舉例來說,解除了萊豬進口禁令,讓台美之間已經停開5年的「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TIFA)會議,在2021年6月30日再度召開。然而國內所期待的台美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依舊是遙遙無期。

原因在於現在的拜登政權,維持民主黨重視工會,重視國內就業機會的傳統,對於有可能搶走國內就業機會的自由貿易協定興趣缺缺。除非拜登政權對於FTA的態度,有重大轉變(2022年11月8日的美國國會期中選舉之後,可能會是一個觀察點),台灣人所期待的台美FTA,恐怕是很困難。

但台灣對於萊豬解禁,也不是全然白費工。儘管因為美國國內政治因素,台美FTA的難度高,但是因為萊豬的解禁,台美之間的經貿議題,除了FTA之外,美國多是友善以待,這就是很好的收穫了。

同樣的,日本五縣食品進口解禁後,加上台灣也對CPTPP提出申請,國內對於台灣加入CPTPP充滿期待。但是台灣加入CPTPP比台美FTA的複雜度更高。台美FTA主要是卡住在美國的內政問題,只要美國政壇氣氛不再敵視FTA(算是川普政權反自由貿易政策,所留下的政治影響),回復到過去歐巴馬總統時代,提倡「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以高標準多邊自由貿易協定,在經濟上圍堵中國的戰略思考,那台灣就很有可能在台美FTA這個議題,有突破性的發展。

然而CPTPP是一個多國參與的多邊FTA協議,並且這個協議的特徵是共識決。也就是說台灣不管在獲得參與談判資格的投票,或者談判之後決定是否能成為成員的表決,都必須獲得所有國家的贊成(至少沒有國家表示反對意見)。

台灣因為解禁日本五縣食品進口,目前與日本維持良好的經貿氣氛,但是CPTPP除了日本之外,有投票權的成員國還有澳洲、紐西蘭、加拿大、新加坡、越南、墨西哥、秘魯。此7國只要有一張票反對票(汶萊、馬來西亞與智利此三國,尚未完成國內手續,因此還不是CPTPP正式締約國,目前無投票權),台灣入CPTPP就會被拖延。

謝長廷盼台日再締造未來百年情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駐日代表謝長廷5日受邀在日本參議院議員會館演講。他說100年來,台日情誼深,盼以日本助台灣加入CPTPP,做為台日下一個100年深化關係的起點。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攝 110年10月5日

台灣欲參加CPTPP,中國必全力阻撓

更重要的因素在於,中國於去年9月16日也正式申請加入CPTPP,一般日本學界的意見認為,依照中國目前經濟體制、在智慧財產權、國營企業特殊待遇、以及勞工人權等方面,與CPTPP的高標準設定有相當大距離,中國短期內要加入CPTPP,難度非常高。日本重要學者如川瀬剛志 (上智大學教授,專長WTO經貿法規)就認為,如果單純就經貿制度結構而言,台灣加入CPTPP的可能性比中國高。

在台灣與中國都已經提出申請,且就經貿現況台灣加入的可能性更高的情況下,可以預期未來,中國一定會竭盡外交資源,來阻礙台灣的申請案。如果台灣真的比中國更早成為CPTPP的成員國,或者更早正式進入談判程序,中國的面子會掛不住。在平常的任何時刻,中國就已經在外交上不斷打壓台灣,加入CPTPP此事關係到中國的外交面子,台灣要短期內成功,難度非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