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張萍與陳昭如對談:事件爆發後十年來,改變了什麼?

《沉默: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張萍與陳昭如對談:事件爆發後十年來,改變了什麼?
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於二○一四年初次出版,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對這些事件背後原因的討論,以及後續相關的改進。《沉默》是臺灣調查報導的指標性作品,是人性與體制思辨的困難之作,也開啟了作者隨後數本從不同角度探討性、障礙與性侵相關議題的寫作。

《沉默》之外:張萍與陳昭如對談特教學校性平事件大事記

日期:二○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逐字:潘醇
編輯:吳崢鴻

《沉默》之前

陳昭如:你要不要先談一下二○一一年特教學校事件發生之前,就你的經驗,通常學校是怎麼處理性平事件的?

張萍:二○○九年的時候,我才剛到人本南部辦公室沒多久,就到三所國中跟高中門口拉布條,抗議學校不解聘性侵學生的老師。當時《教師法》規定,老師是否留任或解聘是由學校的教評會處理,教評會成員除了一位家長代表之外,其他全部都是學校教職員。我們還發現,即便性平會依照《性平法》調查這個老師性侵學生屬實,可是送到教評會之後,卻不見得會被解聘。就算教育部或教育局一直退回決議,請學校重新表決,學校再怎麼表決,就是不解聘。我們覺得很誇張,就一所一所學校去拉布條抗議。

有些學校會把人本當成黑臉,利用我們的黑臉去處理學校的問題老師,我覺得那就是很聰明的校長,善用我們這種體制外的力量來解決他們體制內的問題。我們去拉布條的那三所學校,事前我們都有去跟校方溝通,可是都無效,所以才會決定去拉布條。我們除了拉布條,還會發傳單給小孩,一方面是讓他們知道我們為什麼在這裡,一方面也是讓他們瞭解,如果老師或任何人做出越過身體界線的行為,他們可以大聲說「不」。我們會印一些預防性騷擾的文章發給他們,也會簡單寫說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抗議。

我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案子,而且拉布條的社會成本太高,畢竟那是一個制度的問題,光靠拉布條是不夠的。所以我們開始推動《教師法》修法,後來規定只要性平會調查屬實,老師有性侵害學生一律解聘,不用再送到教評會去投票,也就是所謂的「狼師條款」。

不過在修法之前,我們已經處理過這所特教學校的案子了。那時候有個男老師利用午休時間,對高職部的女學生猥褻,後來那個女學生還自殘,可是學校只叫老師請假避風頭,連一個過都沒有記。我們覺得非常荒謬,就去找主任、找校長談,可是他們都很消極,很迴避,不想處理。後來我同事跟校長說,如果你們不解聘這個老師,我們就要去校門口拉布條抗議。學校聽了很緊張,馬上就召開教評會,最後解聘了這個老師。這是我們第一次處理這所學校的性平案。

陳昭如:後來學校發生比較嚴重的是生對生的案子,而且發生的次數、頻率跟人數牽扯之廣,完全超出一般的想像,校方始終態度消極,沒有作為,我想這也是人本決定積極介入的主要原因。記得那時人本開了好多次記者會,是因為真的無路可走了,不得不透過訴諸媒體輿論,迫使教育部必須出面處理。

張萍:對啊,因為我們找了立法委員、找教育部、找學校,開會開了半年,可是都沒有任何進展,小孩還是繼續受害,讓我沒有辦法繼續等下去。史英本來還問我說,為什麼要開記者會?他擔心開了記者會,小孩會被貼標籤,說特教學生就是這樣,會被外界投以異樣的眼光。可是我跟他說,你眼睜睜看著就要開學了,小孩還在受害,我真的沒有辦法再等官僚體系給他們時間,何況給他們時間,他們還不見得會改善。在等待的那半年裡,教育部確實是有組調查小組調查,可是調查報告寫了很多學校疏失,然後報告就束之高閣,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改變。

寫書的緣起

陳昭如:你們原來想把案子拍成紀錄片,也找過幾位紀錄片導演討論,但是最後沒拍成,對吧?

張萍:對啊。為了避免當事人曝光,家長不能拍、小孩也不能拍,還要變音,還要打馬賽克,幾乎就統統不能拍了。

陳昭如:我會注意到這件案子,跟這個紀錄片計畫有關。當時人本徵詢過紀錄片導演蔡崇隆的意見,崇隆跟我曾經是《自立早報》的同事,他以為紀錄片拍不成,或許可以出書記錄案情始末,問我有沒有興趣,那應該是二○一二年的事。那時候我只知道這間學校發生很多性平案,不過光從新聞報導中不太能夠拼湊出事實,整起事件的脈絡不清不楚,也不太明白到底人本在抗議什麼。但既然是崇隆覺得值得記錄的案子,我想應該是很嚴重了,後來我主動寫信給喬蘭,告訴她我有興趣想瞭解一下,然後,就沒下文了。又過了幾個月吧,崇隆問我喬蘭有沒有跟我聯絡?我說沒有耶。後來應該是崇隆跟喬蘭提了這件事,喬蘭回信給我,我們才約了時間見面。

張萍:我不知道還有隔幾個月這件事耶!她跟你談了什麼?

陳昭如:喬蘭告訴我,學校並不是對外宣稱的那樣毫不知情,而是知情不報,這是我不曾聽聞的說法,讓我非常震驚。喬蘭說,案子主要是你在負責處理,希望我能跟你碰個面。記得第一次跟你碰面,你談著談著就掉淚了,那樣的感情是很自然、毫不偽裝的,我不認為你在騙我,更何況,你也不需要騙我。這讓我開始對整起事件產生很大的疑惑:為什麼外界只是一味批評加害學生,卻沒人追究學校的責任?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學校有責任?

當我意識到這點,心裡既震撼又猶豫,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處理這麼複雜而龐大的議題,畢竟我沒有接觸過教育議題,更遑論是高度敏感的性侵案了。可是那次見面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得到你跟喬蘭的信任,幾乎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我在感激之餘也承受很大的壓力。寫?還是不寫?這樣的問號始終在心裡徘徊不去。

張萍:這案子我們大概起碼開了一、二十次記者會吧,從頭到尾開了好多次喔。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