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國際志工:我始終相信,人們善與愛的力量可以讓一切慢慢好轉

尼泊爾國際志工:我始終相信,人們善與愛的力量可以讓一切慢慢好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外在物理和內在心理都已經改變了,但我始終相信,尼泊爾人們的善與愛的力量可以讓一切慢慢好轉。

文:蘇北辰(ELIV以立國際服務尼泊爾計劃負責人)

四月二十五日,台灣時間下午兩點多,當我在以立國際服務台北說明會講台上口沫橫飛的介紹著「尼式傳奇」尼泊爾計劃時,我們過去Home Stay的家人們,正因為大地震飽受驚嚇,跑到戶外的空地,搭起臨時的帳篷,大家聚集在一起,等待餘震一波波過去,整個村子將近九成的房屋毀損,大家對於未來不知所措,重建之路勢必要走得很漫長。

這場災變之後,有許多好的力量凝聚,各地人力物資紛紛湧入尼泊爾。然而,我也從尼泊爾當地的台灣友人蔚蔚、EVON的Jim還有村落聯絡人Sabin那裡,聽聞了一些令人困惑與難過的消息。

資源分配一直是災後很困難的事情,如何決定誰比較需要幫助、如何評估誰家的房子可以先蓋、誰可以拿到多少資源、而怎麼做才算是符合公平正義的做法?

舉例來說:村子收到外界提供的30張塑膠墊,然而實際需要可能達到200張,此時,該如何優先分配這30張塑膠墊給需要的人,又如何保證第一時間沒被分到的人,何時可以再獲得支援,便成為村中討論不完的話題。因為許多人想要的遠比需要的多。

“Disasters bring out the best and also the worst qualities in people." Jim在Email中這麼說。

然而,災後第三天,Jim告訴我,我們服務的村子的氣氛改變了。

住在帳篷內多天的人們開始脫離震後的恐慌和焦慮,有人討論屋舍的重建、有人回去擠牛奶、有人慢慢地整理了屋舍周圍、有人回到損壞相對輕微的家,大家開始回到日常的規律中,小麥收割了,雨季即將到來,要再準備插秧了,生命會持續運行,生活會繼續下去,這是尼泊爾人與自然共處的生命力量。

諮商背景出身的我,可以理解災變之後,人們面對生命的無常與環境的改變後,引起失去控制的深層情緒,這失控感可能讓人產生焦慮、害怕、難過等表層情緒,而每個人因著生長背景、價值觀等差異,面對這些情緒所衍生的行為也不盡相同。行為也許有好壞對錯之分,但深層情緒都是一樣的。

當我聽到家庭私下希望朋友匯入高額捐款後,我會說:「可能爸爸很著急著想要趕緊重建好他的家吧?」因為我知道,他好急著想要恢復他的家,回到過去那個讓他安心、不失控的環境裡。

當我知道村落聯繫負責Rabindra不知道今年暑假的志工計劃該怎麼排行程而感到困惑無助時,我會回他說:「這不全是他的責任,我們可以一起規劃。」因為我認識他,我們曾在同個屋簷下討論過好幾個夜晚,我知道他很想要好好歡迎我們的心情,如同過去一樣。

也許已經厭倦了電視新聞播報著房屋倒榻的樣貌與冰冷的數字;或者已經不知道該聽信什麼消息;也可能不清楚怎麼判斷捐款可以帶來什麼改變的時候,我發現最簡單而真實的是:放下既有的成見和批判,用雙腳踏上那塊土地,從不熟悉開始,打開感官,一點一滴慢慢理解,漸漸會發現彼此都擁有值得互相汲取的生命經驗,用心感受與每一個人事物的相遇。

即使外在物理和內在心理都已經改變了,但我始終相信,尼泊爾人們的善與愛的力量可以讓一切慢慢好轉。

“I could understand it’s not easy, but I have faith in you." 我對村子裡的人們這麼說。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