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契夫冷戰回憶錄》:統一後的德國是否加入北約?這個問題我仍然要與美國人一對一解決

《戈巴契夫冷戰回憶錄》:統一後的德國是否加入北約?這個問題我仍然要與美國人一對一解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講過了,德國統一——不僅是過程的節奏,而且這是在歐洲地圖上出現潛力十足的強大德意志——招惹了許多國家的疑問與不安。蘇方有些人也有疑慮,所以我們一定要對民眾公開、誠實地訴說進行中的事件,詳細解釋蘇聯領導人的立場。

文: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戈巴契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

統一後的德國是否加入北約,在這個問題上,柯爾的立場與美國無異。他也對成為中立國一事表示反對,總理援引一九一八年《凡爾賽和約》內容,條約要求將德國與歐洲其他地區隔離孤立,因而導致了嚴重後果。同時(引用自速記紀錄):「北約不應該再擴大其影響範圍。我們同意在『2+4』的框架內討論這些問題。翌日,各國外長批准,決定創建一個機制以討論『德國統一的外部看法』。」

我講過了,德國統一——不僅是過程的節奏,而且這是在歐洲地圖上出現潛力十足的強大德意志——招惹了許多國家的疑問與不安。

蘇方有些人也有疑慮,所以我們一定要對民眾公開、誠實地訴說進行中的事件,詳細解釋蘇聯領導人的立場。二月二十一日,我在《真理報》發表了我的答覆。就我所記得的,我們並未否定德國人的統一權:

「因為戰勝這場戰爭,為我國人民帶來了合理的自豪感,同時還有無以計量的不幸,雖然也會很自然地對這些罪人產生憎恨,但蘇聯反對分裂德國。這個想法不屬於我們;所以我們也不會把之後在冷戰中開始發展的一系列事件責任攬上身。」

「但是」,我繼續說下去,「與德國統一有關聯的不僅僅是德國人。在充分尊重他們國內法的前提下,德國統一的決定不可能由德國人自己提出,達成共識後再呈送給世界上的其他國家認可。國際社會有權提前知曉一些基本事務,而其中不該有模稜兩可的地帶。」

「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應該清楚了解,無論西德或東德的和解過程,或是完成統一後的德國,都不應該對鄰國國家的利益、乃至所有人造成威脅或損害。當然——對任何國土疆域的侵犯都要排除。」

「除了最重要的一點:二次大戰後形成的國界不可侵犯之外,還有其他後續作用。沒有人有權利廢除『四強』的責任,除非它們自己卸下,跟德國也沒有和平條約。唯有在國際法的秩序中,才能確定德國在歐洲結構中的最終地位。」

「請問您如何評估蘇聯人民以及其他歐洲民眾,對於在歐洲正中央將出現統一的德意志政府的擔心憂懼?」

對於這最尖銳的問題我並不閃躲,我的答案是:

「就歷史來看,或是從心理層面來說,這種焦慮都是能夠理解的。我們無法否認,德國人已經從希特勒的控制和二戰的經驗中得到教訓。可以肯定地說,在兩個德國的背景下成長的新一代,面對德國在世界所扮演的角色這個問題的想法,相較於過去一百多年已不一樣,尤其與納粹主義時期大不相同。」

「……然而,沒有人有理由忽視,過去在德國發展起來的負面潛力。尤其不可能不考慮到人民對戰爭帶來的損失所種下的恐怖記憶。因此,德國人在解決統一的問題時,必須牢記自己的責任,該重視的不單單是利益,還有尊重其他民族的感情。」

「特別是,這也關係到了我國與蘇聯人民。」

兩個國家,兩種民族

這很重要,在與德國統一相關的政治和外交工作中,我們不斷考慮到這一點。

回顧過去兩年半的經驗,我們可以總結:蘇聯的人民,尤其是俄羅斯人,對德國人爭取統一的努力和蘇聯領導人採取的立場都能理解。所以,當被問及在我心目中「統一的主角是誰」時,我永遠回答——人民。

我從不輕視政治家,這個角色非常偉大。但是在實現兩德統一的過程中,扮演主角的還是東西德兩邊的人民。德國人斬釘截鐵而又毫不含糊地主張國家統一的意願。當然,還有俄羅斯人,他們對德國人的願望表示認同,也深知今天的德國與過往德國有著根本上的不同。俄羅斯人對德國人民深具信心,從而支持他們的願望。

在經歷過這樣的屠戮事件之後,俄羅斯人和德國人還能做到和平相處,這是值得我們自豪的。若做不到這一點,當時蘇聯的領袖也就沒辦法行動。

一九九○年三月十八日,東德舉辦大選。

提出兩德以最快速度統一的政黨,囊括近七成選票。東德新政府希望遵照《西德憲法第二十三條》推進統一,意即西德只是「吸收」東德。東德新總理德梅基耶在莫斯科與我會面時聲明:「我們已經收到選民的委任狀。」我想重申:統一的急速節奏引發的問題不僅僅關於蘇聯,我已談及柴契爾夫人的立場。

法國總統密特朗同樣擔心,我和他達成彼此互信,在統一問題的初步立場上也一致。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初在基輔會晤時,我們主張在全歐洲進程的框架內讓兩德按部就班地融合。

了解法國總統在局勢轉變中的立場非常重要,畢竟,對法國來說,德國問題的解決方案事關重大。我們遂於五月二十五日在莫斯科會面。看得出來,密特朗對正在發生的事情有些敏感:「我們與德國人的關係良好,但並不盲目。我們從未對他們用盡一切心力加速德國加速統一的舉動視而不見。」

在這種情況下,存在著無法迴避的客觀現實。西德——直說吧——就是吞掉東德了……每一個世代都要為自己而活。總而言之,政治領袖的主要任務,就是保障歷史的傳承。

但是這一代人,再也不想與過往的重擔有任何牽扯……

從去年十一月開始,德國推翻反對意見,使統一進程加速。在這次會晤前,柯爾在歐盟峰會上,甚至不敢影射或暗示統一。但在今年四月已經確認統一正在發生,至少在人們的心中已經如此認定。

……我們有機會影響這個過程嗎?我當時還能做什麼?派出裝甲部隊,再加上核武?我徵詢過柴契爾夫人的意見。她的思考走向和我相同。而在德國人民投票贊成統一後,她也是第一個發出賀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