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縣花大錢,鄉親都喊讚──劉政鴻執政9年苗栗財政崩壞奇觀

窮縣花大錢,鄉親都喊讚──劉政鴻執政9年苗栗財政崩壞奇觀
Photo Credit:劉政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人口不到60萬人的苗栗山城,究竟是怎樣的執政方式,竟能讓劉政鴻縣長9年任內,挖出一個高達600億元的驚人財政黑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林洧楨

「負債648億元!」當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百日維新風潮席捲全台,帶動新科地方首長拚政績之際,沒有變天衝擊的苗栗縣,新科縣長徐耀昌卻只能繳出這個6都之外,負債最沉重縣市的難堪成績單,甚至連縣府人員薪水都要向中央借錢才發得出來,撙節財政成了苗栗當前最重要的施政目標。

向來以勤儉客家文化聞名的苗栗山城,究竟為何在前縣長劉政鴻9年執政下,陷入這樣一個難以自拔的誇張財政黑洞?

花很大!比前任多花500億元
苗栗,宛如台灣的希臘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資料,分析1998年到2013年的苗栗財政狀況,同樣累積執政8年支出發現,雖然各項支出的分配比率約略相當,但劉政鴻比起苗栗縣前縣長傅學鵬執政時期,足足多花了將近500億元,而且除了協助與補助支出有少花約30億元外,其他各項支出都顯著成長,顯見苗栗這些年來是處於全面性濫花公帑的狀況。

此外,進一步比較各縣市歲出水準與戶籍人口也會發現,約有56萬縣民的苗栗縣近5年每年都能花掉超過260億元,速度之快,已經超越有約71萬縣民的雲林縣,進逼80萬人口的屏東縣。諷刺的是,這2個縣市之所以會被苗栗縣追上,竟然是因為近5年內大幅降低支出所導致,難怪曾代表民進黨參選苗栗縣長的台灣民主學院主任楊長鎮會說,「如果把台灣比做歐盟,那苗栗就像是希臘!」

地方首長的家鄉總是最能清楚看出關鍵,本刊實際探訪苗栗後龍鎮這個劉政鴻故鄉時,當地計程車司機告訴記者,「很多東西都是台北有,可是苗栗沒有,所以縣長就把這些建設帶進苗栗,這有什麼不對!」不僅如此,劉政鴻的鄰居也說,「去比較看看,苗栗現在跟以前多了什麼,就知道劉縣長做得多好!」這些幫劉政鴻辯護之詞、搭配上述數據其實正清楚點出,為何苗栗財政會變成無底洞的關鍵原因,應該就在於劉政鴻讓苗栗縣「小孩硬穿大人衣服」的錯誤施政。

後龍鎮就是以小見大的例子。這個過去以西瓜、番薯、花生並稱當地三寶的鄉下農村,至今人口還不到4萬人,約76平方公里的腹地,在劉政鴻任內,一度擠進苗栗高鐵特區的造鎮計畫、遠雄健康生活園區的醫療產業、福祿壽生命園區的殯葬產業、灣寶科技園區等多個大型開發案,不只能滿足生老病死、就學、居住、就業等各種需求,甚至還有為了觀光休閒興建的客家圓樓、閩南書院等,以及斥資超過2億元興建水資源回收中心,讓故鄉轉骨成長的規模之大,令人嘆為觀止。

後龍在長達9年的瘋狂開發後,除屬特等農業區的灣寶科技園區,因為全村居民團結的抗爭,最終成功逼退劉政鴻,保住讓人熟悉的苗栗勤儉農村風貌外,其他許多重大開發案至今仍爭議不斷。

苗栗高鐵特區區段徵收範圍內最受爭議的,是劉政鴻擔任縣長時的自有住宅,因為當一般民眾只能配合政策迫遷拆屋的同時,劉宅卻能與周邊親友、鄰居的住宅一起就地保留。

遠雄健康生活園區方面,雖然近期因為遠雄集團趙藤雄已經忍痛宣告停建,但這個BOO促參案(興建、營運、擁有),卻是讓遠雄無既有資產,而由苗栗縣府出面向國有財產局談定先租後買的土地使用條件,雖然財政部促參司認為合法。不過,苗栗縣府已花了約6000萬元經費協助清運該基地廢土、發展周邊都市計畫與新建聯外道路等,這種「合法卻不合理」的質疑,難怪會愈來愈大。

太離奇!大舉徵地 縣長自宅竟保留
遠雄園區案 比大巨蛋荒謬

而在「建設」題材的推波助瀾之下,苗栗高鐵特區與遠雄健康生活園區周邊土地也被瘋狂炒作,根據後龍鎮龍坑里里長郭貴輝的估算,兩地地價行情已飆上每坪20萬元,近5年來的漲幅高達4到10倍不等,未來蓋房出售恐也非當地人能消費得起,這也讓當地老人家感嘆,就像重演台灣過去「4萬元換1塊」般的誇張。

蓋住宅、商辦、醫院、景點來建設家鄉,都還算合理之舉,但劉政鴻就連屬於嫌惡設施的火葬場也要引進故鄉,就相當令人匪夷所思;尤其是要蓋一個東南亞最大的火葬場,以吸引全台死人來後龍,這就是被郭貴輝怒批「讓家鄉變酆都城!」的福祿壽生命園區開發案。

當地反對開發的社運人士指出,苗栗早有2座火葬場,其中1座至今還無法拿到使用執照而遭到閒置,加上後龍當地公墓、納骨塔的使用率也不算高,無法理解為何需要選在這裡興建這樣一座超級火葬場,同時開發基地也經過民間學者調查,確認是極重要的石虎棲息地,但如今業者卻在環境差異報告未出爐前,還繼續施工,就不免讓人認識到劉政鴻的驚人影響力了。

事實上,後龍的荒謬建設就連一支南勢溪旁的指示牌,都有奇怪的開發故事存在。當地路標指示,才剛整好地的河床基地有籃球場、棒球場等運動設施,原來這裡並非運動設施還沒蓋,而是早有一個蓋好的河濱運動公園,但1年多前不明原因被拆掉,現在縣府又重新填土要再蓋一座新的。總之,這種種與後龍體質不符的開發與浪費,其實也就是整個苗栗過去9年間發展的一個縮影。

Photo Credit: 財訊雙週刊
超荒謬!小小後龍什麼都要蓋
還要建東南亞最大火葬場

苗栗歷經9年極為爭議的城市發展,當地社運人士林一方指出,在工商發展有限的苗栗,除了當農夫辛苦種田求生外,想要有比較好的生活,就只能當公務員或老師,再不然就只能創業做生意,不過無論是哪種身分,在資源有限的農村,都必須仰賴地方政府幫忙才能生活。

1年動輒能燒掉200、300億元預算的苗栗縣府,可說是當地產值最高的企業主,所以當慷慨大花縣庫財產的劉政鴻上任,不只軍公教受惠,就連房仲、營造廠、土木包商等也都會因此受益而紛紛向他靠攏;甚至劉因為熱中修路、修農田水道設施的施政,讓多數農民也支持他。

楊長鎮也分析說,過去幾年那些在苗栗舉辦的國際級演唱會、藝文活動等,如果要勤儉的苗栗鄉親自己花錢消費,很可能花不下去,但當劉政鴻以縣府資源埋單,讓縣民免費或低價就能享受到,自然大受歡迎,民眾支持度也就很高。

進一步彙整過去9年間苗栗縣政府標案資料,能更清楚看出,劉政鴻這種收攬人心的施政魔力有多可怕,尤其是偏向藍營的軍公教人員。

因為在查詢到的標案總金額統計中,錢花最凶的一項就是校舍、警消辦公廳舍以及縣府自用官舍等,相關整建費用超過52億元;不但花大錢讓自己與軍公教人員有更舒適的工作環境,在九年總共約8600萬元的國內外旅遊招待花費中,包括縣府員工、鄉鎮市長、國中小學校長,甚至是農地重劃委員等各路人馬都雨露均霑,而且出遊還不只一次,雖然金額不高,卻是苗栗財政困境中最荒唐的一筆爛帳。

其次,打造觀光景點的花費也不少,僅計算客家桃花源、閩南書院、客家圓樓、馬家庄、苗栗特色館、城市規畫館等案,相關工程費用就超過5億元以上;另外,苗栗因為大型造鎮或引進園區型開發案的花費也不少,光是開發高鐵特定區與遠雄健康樂活園區所產生的相關建設,也花費約2.5億元之多。

善包裝!收攬人心 縣民有感
5星縣長 宣傳費超可觀

至於被眾多媒體質疑用來收買縣民的廣辦煙火式活動,計算包含明德水庫水舞秀、明華園、音樂煙火節與能查到的各種演唱會、音樂會活動,累計花費同樣超過2.2億元。另外同樣值得關注的還有攸關苗栗市容景觀而建置大規模LED燈與各地風貌工程,也燒掉超過1.6億元。

此外,在劉政鴻個人形象花費方面,被認為協助劉政鴻打造五星縣長最有力的《遠見》雜誌與吉元有線電視台,分別都大賺了超過2000萬元的廣宣費,而為了幫劉政鴻澄清大埔案爭議,也讓縣庫支出724萬元,在各媒體刊登廣告。

無論這些花費合理與否,總之,劉政鴻就透過這樣讓縣民有感的舉債散財手段,成功鞏固了他在苗栗政壇的個人聲望,雖然不少苗栗鄉親至今仍認為「又不會從我的戶頭扣錢,有什麼關係?」但楊長鎮指出,這種用縣府資源強迫民眾享受的手段,雖然不會引起民眾反感,但財政困窘將有可能讓眾多攸關公眾安全的設施維運費用被忽視,導致公安風險大增,而且眾多開發案可能就因缺錢而停滯荒廢,對苗栗的下一代子孫與後續發展所造成的資源排擠,才是未來真正的危機所在。

本文獲財訊雙週刊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原標題:窮縣花大錢 縣民都喊讚 苗栗財政崩壞奇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