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亭緊咬烏克蘭,走不出彼得與葉卡捷琳娜兩位大帝打造的「俄羅斯民族主義」

普亭緊咬烏克蘭,走不出彼得與葉卡捷琳娜兩位大帝打造的「俄羅斯民族主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歐亞主義的理論內涵更激進地推進地緣政治的訴求,視俄羅斯民族為超越地理與文明界限的歐亞大陸主宰,東進烏克蘭更是追隨著葉卡捷琳娜的步伐,是再興俄羅斯民族的序章。

文:湯名暉(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台灣絲路文化協會副秘書長)

俄烏戰爭延燒至今,俄羅斯為堅持戰事而付出預期外的代價:耗費近一年的國防預算、國際經濟制裁、西方國家敵視,終至北約再次擴張,讓俄羅斯陷入空前的地緣政治險境。

何以俄羅斯執著緊咬烏克蘭,即使深陷泥沼也不願妥協停戰條件?恐怕得從俄羅斯的文化脈絡與地緣政治尋找答案。

民族主義讓俄羅斯文明演進走上歧路

當代俄羅斯民族(包括普亭〔Vladimir Putin〕)寄託民族主義的領導人有二,前有奠定近現代俄羅斯基礎、大北方戰爭(Great Northern War)擊敗瑞典取得聖彼得堡的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後者為進攻烏克蘭取得新俄羅斯(今日克里米亞半島與烏克蘭東部)的葉卡捷琳娜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兩者都藉由軍事勝利對外彰顯國威,對內凝聚民族主義以維持政治威望,更是作為威權領袖的普亭夢寐以求的偉業。

今(2022)年的國際婦女節,普亭更引用葉卡捷琳娜大帝名言:「只要我有足夠的生命,我將用語言、筆和劍捍衛我的祖國。」更流露出普亭的憧憬,其小女兒也被命名為葉卡捷琳娜。

然而,彼得與葉卡捷琳娜兩位大帝推進俄羅斯邊界之舉,可滿足俄羅斯民族一時之間的民族情感與封建貴族的利益,卻未能重視人類作為主體的意志才是國家絕對精神昂揚的基礎。

18世紀的歐洲時逢啟蒙運動時期,承繼文藝復興以來的人文主義氛圍,孕育出公民民主思潮,繼而豐富當代人類的精神生活,繼之而來的法國大革命,更改變歐洲的秩序與人類的精神世界。這些宏偉的人類文明成就,發生在政治分裂、百家爭鳴的歐洲各國,人們更在政治生活上得到紓解,是當時俄羅斯廣大農奴所難以想像的世界。

有別於烏克蘭,俄羅斯更帶有亞洲色彩

有別於今日羅斯民族的政治中心位於莫斯科,烏克蘭的現代首都基輔常被稱為「俄羅斯城市之母」(Mother of Russian Cities)是羅斯(Rucia)文明的搖籃。俄羅斯的歷史發展契機來自於遠離金帳汗國的統治核心,在邊緣地帶經過百餘年的努力,於15世紀末擊敗金帳汗國和殘部,成為新的政治經濟中心。

然而在此之前的基輔地區周圍,卻已有繁盛的文化與貿易網路,連通波羅地海和黑海的文明路線,更是整個東南歐的文明燈塔之一,與基於剝削農奴發展起來的莫斯科公國,有著文化生活上本質的差異。

基於莫斯科公國所發展的俄羅斯,承襲了拜占庭和蒙古的統治之術,巧妙運用權力政治與同化政策,將治理的其他民族置於封建體系之下,運用特權利益將貴族為其所用,逐步擴大俄羅斯的生存空間,至葉卡捷琳娜時期更拓土中國、伊朗和今日的烏克蘭黑海地區。

這番風貌成為今日俄羅斯國歌讚頌的「從南方的海洋到北極邊疆,到處是我們的森林和田野。」民族主義的魅影從而深植在民族意識之中。

凱薩琳大帝_葉卡捷琳娜二世_794px-Profile_portrait_of_Catherine_II_b
葉卡捷琳娜大帝|Photo Credit: Fyodor Rokotov@Wiki Public Domain

政治受挫讓民族主義成為救命路標

雖然在葉卡捷琳娜時期,也曾期望能從歐洲的啟蒙思潮改造俄羅斯,而不是只限制在斯拉夫文明的脈絡之下。她熟讀伏爾泰(Voltaire)和洛克(John Locke)等啟蒙主義時期的大師著作,並且鼓勵貴族學習西歐哲人們的學說,期盼俄羅斯成為斯拉夫民族精神世界的領袖。

遺憾的是,經歷晚年的政治鬥爭和普加喬夫起義(Pugachev's Rebellion)讓葉卡捷琳娜卻步,只能從民族主義尋求政治穩定的答案。農奴們傳頌的開明沙皇未能解決階級問題,從而錯過與歐洲同期的公民民主發展,最終將問題留給下個世紀的布爾什維克黨人。

18世紀俄羅斯的發展歷程錯失歷史上難得的開明時期,隨之而來的拿破崙戰爭結束後,更將封建傳統推送到一個新的高度。

19世紀上半葉,俄羅斯作為「神聖同盟」(Holy Alliance)一員,在東歐地區撲滅漫天而來的民主浪潮,波蘭的11月起義更為慘烈,雖然間接促成1861年俄羅斯農奴制度的改革,但農民卻仍未能獲得土地農民,還需付給政府49年期的補償金,作為補償貴族的損失。

1917年10月的革命在此土壤下引爆,共產專制度成功轉化農奴與勞動階級,俄羅斯更無機會走向民主的發展歷程,與西方文明的民主歷程分歧更甚。

新歐亞主義難掩民族主義魅影

時至今日,2014年起蔚為主流的新歐亞主義(Neo-Eurasianismus),也是一套基於民族主義提出的地緣政治訴求。該理論的設計者就杜金(Alexander Geljewitsch Dugin)認為俄羅斯兼具歐亞特性,應拒絕歐洲來張舉自身的文化獨特性,俄羅斯的政治、宗教及文化獨特性應坐擁歐亞大陸,他更激烈的主張以帝國型態為主體的俄羅斯民族,才能從美國手中解放歐洲的文化。

普亭主張的反納粹「衛國戰爭」(Great Patriotic War),也同樣以俄羅斯民族主義鼓動軍隊犧牲奉獻,其主軸與1941年史達林(Joseph Stalin)的紅場閱兵式的演說相近,皆是以俄羅斯歷史上的民族英雄事蹟來激發民族主義。

俄羅斯與歐洲國家精神世界有著300餘年的分歧,其演進的過程中始終祛除不去民族主義,甚至將歷史上基於民族主義的成績視為國家發展的必然選擇。從彼得、葉卡捷琳娜到史達林,以民族主義驅動人民的本質似是一脈相傳,成為今日俄羅斯政治的權典,新歐亞主義的理論內涵更激進地推進地緣政治的訴求,視俄羅斯民族為超越地理與文明界限的歐亞大陸主宰,東進烏克蘭更是追隨著葉卡捷琳娜的步伐,是再興俄羅斯民族的序章。

失控的民族主義效應將擴散於戰場之外

以俄羅斯為例,當代以民族主義維持政治結構的威權國家,由於未能經歷公民民主的發展,民族主義更似一種深植於集體意識的神秘力量,他們未曾有過精神世界選擇的機會,唯有追隨同一的符號。因此,在其他意見微弱或不存在的環境下,受到民族主義驅使的俄羅斯也難理性回應和平所需的條件,歷史上兩次世界大戰走向失控的因素,同樣也是極端民族主義的催化。

當民族主義的壓力迫使對安全訴求到達臨界,俄羅斯為確保在烏克蘭的優先利益,手上的籌碼清單也將超越軍事選項。在全球通膨之際,俄羅斯以糧食礦產作為經濟制裁的反擊工具,或是擴大道問題讓歐洲難為,甚至其他無視人道價值的手段都將可能出現。民族主義使俄羅斯將鬥爭層次無限上揚,造成超越場域型態限制的效果,負面效應已將世界捲入其中,更超越國際政治層次的考驗。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