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人生》:他一生最瘋狂的點子——把巴塔哥尼亞綿延數千哩長的十二座國家公園串連起來

《狂野人生》:他一生最瘋狂的點子——把巴塔哥尼亞綿延數千哩長的十二座國家公園串連起來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你從未聽過、最偉大的自然保育行動者的故事。本書的主人翁道格・湯普金斯(Douglas Tompkins),是個如荒野般狂野、少有人知的自然保育界傳奇人物。當億萬富翁變身環保行動家,將會如何改變世界?

文:強納生・富蘭克林(Jonathan Franklin)

公園路線

二○一三年時,快要七十歲的道格・湯普金斯(Douglas Tompkins)突然有了危機感。儘管他在鄉間健行時仍然能夠走上六個小時,儘管他那位已經九十六歲高齡的母親費絲身體仍然硬朗,但他擔心他的時間已經快要不夠用了。他在一封私人信函中表示:「在生命走到盡頭之前,我還有許多事情想做。儘管我很清楚,世界末日必將來臨,但我心裡一直有一股幾乎深植於我的基因中的力量,驅策我不斷為了創造美感而努力。」

他深信人類有必要保存更多的荒野。他知道在全球人口已經超過七十億的現在,要購買一塊生態完整的土地並用來設立新的國家公園,已經愈來愈不可能了。曾經和湯普金斯共事的風景攝影師凌迪.韋德霍夫(Linde Waidhofer)指出:「他的會議行程從早上八點一直排到晚餐後,有時甚至更晚,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除了開會之外,他還要接待那些捐款人,帶他們四處參觀,並向他們報告他正在進行的各項保育方案,因此更加忙碌。在經過幾年的努力後,他終於促成了延德蓋亞灣國家公園(Yendegaia National Park)的設立,讓火地島的生態免於遭到破壞,而成立普馬林公園的方案雖然尚未被智利政府所接納,卻也出現了轉機。

不過,他們雖然已經取得了破天荒的成就,卻始終處於資金不足的困境。儘管來自「巴塔哥尼亞公司」與其創辦人喬伊納德夫婦所捐的大筆捐贈,補足了一大部分的資金缺口,但他們仍然必須不停地募款。湯普金斯的私人助理莫佳朵表示:「有許多對民間保育工作有興趣的有錢人跑來問我們:『你們是怎麼做的?我們可不可以見個面?類似這樣的工作該怎麼進行?我要如何保護我喜歡的某個地區?』而湯普金斯總是很隆重地接待他們。

這些人到了我們這兒之後總是不停地讚嘆,覺得我們做得很棒。他們會說:『湯普金斯做得可真多呀!』或者:『克莉絲太了不起了。』他們在這裡的時候,總是充滿了理想,想做出一番事業來,但一旦踏出房門,就開始想要製造產品、想賺錢。這種心態已經根深蒂固,很難改變。」

儘管湯普金斯和克莉絲兩人的財產加起來有數千萬美元,但由於資金不足,他們所能做的仍然有限。除了花在保育計畫上的錢之外,他們還必須支付智利的一百名員工與阿根廷的數十名員工的薪水。於是,他們便設法尋求一些富豪的支援。有一次,湯普金斯半開玩笑地對那位靠著創辦智利的「沃爾瑪公司」(Walmart)而成為億萬富豪的尼可拉斯.伊巴內茲(Nicolas Ibañez)表示:「告訴我,伊巴內茲,你死了以後墓碑上會寫些什麼呢?是『智利最大超市的老闆』嗎?」幸好伊巴內茲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把他的話聽了進去。

少數幾個有心致力環保的「高淨值人士」飛到南美洲與湯普金斯和克莉絲見面後,也都各有收穫。「他們家幾乎每天晚上都有客人。」信奉環保行動主義的自然主義作家喬治.伍爾頓納(George Wuerthner)表示。「湯普金斯經常和政治領袖、科學家、慈善家、保育人士和知名的作家與藝術家碰面,有時一些世界級的攀岩高手或探險家也會加入。他們的討論往往都很熱烈。」

即使面對作家大衛.逵曼(David Quammen)或CNN的創辦人透納等名流,湯普金斯也不忘諄諄叮囑:「除非我們學會和其他生物共享地球的資源,否則人類必將很快滅亡。」他說。「我們必須教導我們的子孫:每個人生活在地球上,都必須支付房租。這意味著我們必須要求政府將保存生物多樣性視為當務之急。」

在成功地設立了阿根廷的蒙特利昂國家公園與智利的科可瓦多國家公園之後,湯普金斯和克莉絲更有勇氣了。他們開始擬定一個破天荒的新方案,打算把他們所有的土地拿出來,和智利政府談一樁交易。湯普金斯明白這是一項大膽的提案,必然會引發智利政府高層的討論。

二○一四年時,智利政府啟用了一條渡船航線,行經巴塔哥尼亞南部眾多的岸邊小島。這樣一來,那些開車前往巴塔哥尼亞的旅客到了「南方公路」的終點托爾特爾(Tortel,是一座位於海邊的漁村)後,就可以在那裡把車開上往南行駛的渡船,參觀那些壯觀的小島,等到抵達納塔萊斯港(Puerto Natales)後,再開車進入巴塔哥尼亞最知名的景點:百內國家公園。

這條「陸路-海路-陸路」的路線會經過全巴塔哥尼亞最蠻荒的地區。在地圖上,該區的形狀看起來支離破碎,彷彿被一個巨人拿著鎯頭敲過了一般,無法透過陸路往來,只能經由海路。當湯普金斯得知這條新的渡船航線將可連結巴塔哥尼亞南部的諸多小島,以及「南方公路」沿線的各個國家公園時,他突然興起了一個異想天開的念頭,而且這有可能是他這輩子最瘋狂的一個點子。

他原本認為那條「南方公路」像是一道橫亙在風景線上的醜陋疤痕,但現在他卻發現它也可以成為一條脊髓,因為這種「陸路+海路」結合的方式,可以把巴塔哥尼亞從北到南綿延數千哩長的十二座國家公園——包括最北邊的智利柏安第斯公園與最南邊的火地島——都串連起來。他心想他可以把這幾個各有特色的生態系統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國家公園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