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多國爆發「猴痘」疫情:過去曾發生過大流行嗎?如何預防與治療?

歐美多國爆發「猴痘」疫情:過去曾發生過大流行嗎?如何預防與治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國內專家學者對痘病毒的多年研究與人畜共通傳染病的專業知識,台灣科技媒體中心邀專家釐清並減低民眾對猴痘的擔憂與恐懼。

議題背景

自今(2022)年5月以來,歐美多個國家陸續發生猴痘(Monkeypox)病例,引發各界對猴痘大規模傳播的擔憂,世界衛生組織(WHO)與各國衛生當局正持續密切監控中。

猴痘和天花病毒相近,都屬於痘病毒科(Poxviridae)。猴痘病毒的遺傳物質是DNA(去氧核糖核酸),比起RNA(核醣核酸)病毒,DNA病毒相對穩定,突變的速度和頻率也相對較慢。根據麥克斯.柯茲洛夫(Max Kozlov)撰寫的《Nature》期刊報導,雖然猴痘是在1958年首次在實驗室猴子身上檢測到,但通常是從齧齒類的野生動物或已經感染的人再傳播給人。

猴痘感染並不是新出現的疾病,先前非洲的西部和中部地區平均每年會出現幾千例的猴痘感染。這次之所以引起世界衛生組織與公共衛生單位警覺,是因為今年5月開始,在非洲以外發現的病例數快速增加。據WHO最新資料顯示,截至5月21日,共累計12國通報猴痘病例,其中新增92例的確定病例,以及28例的疑似病例。

比起當初爆發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大流行時,對COVID-19病毒的理解較少,科學家們對猴痘和天花病毒的認識較多,研究也進行得較久。《Nature》期刊報導中引用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病毒學家傑.霍伯(Jay Hooper)的說明,目前所知,猴痘主要透過直接的密切接觸和體液而傳播,感染猴痘的大多數人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幾周後能痊癒。

《Nature》期刊報導提到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痘病毒小組負責人、流行病學家安德里亞.麥柯勒姆(Andrea McCollum)表示,即使在每天都發生猴痘的地區,猴痘仍然是一種相對罕見的感染。但在沒有直接關連的人身上檢測到猴痘感染,麥柯勒姆感到擔憂。

一篇發表於《公共科學圖書館:被忽視的熱帶疾病》(PLOS: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期刊的回顧研究提到,1970年左右停止接種天花疫苗,人們對天花病毒的免疫力下降,可能是猴痘疫情再次出現的原因。

透過國內專家學者對痘病毒的多年研究與人畜共通傳染病的專業知識,台灣科技媒體中心邀專家釐清並減低民眾對猴痘的擔憂與恐懼。

引用資料:

一起來看看專家怎麼說。

張雯(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研究員)

2022年05月25日

1. 台灣是否有爆發猴痘大流行的風險?是否該擔心台灣發生「人傳人」的風險?

目前台灣風險應該不高,不用過度擔心。打過天花疫苗的人應該可以對猴痘病毒產生保護力,但自從1980年後全世界就停止注射天花疫苗,所以40歲以下的人相對的風險比較高。

2. 潛伏期較長與傳染途徑較多,可能會增加傳播風險嗎?一般民眾該如何理解這次「多國猴痘病例」的狀況?是否該擔心猴痘帶來的健康影響或死亡威脅?

猴痘是一種由猴痘病毒引起的人畜共通傳染病,猴痘病毒與天花都屬於「正痘病毒」(Orthopoxvirus)這一屬。痘病毒一般結構比較穩定,耐乾耐熱、多為經由接觸傳染。感染後潛伏期可能也是三到五天到兩星期。

此次多國報導之猴痘病毒株並非毒性很高的剛果株,對人重病死亡的威脅約1%。可以持續關注多國猴痘病例的發展狀況。因為症狀明顯容易追蹤控制,不太可能爆發成大流行。一般人不需要太擔心。

3. 目前是否有實證研究或監測數據,可以說明猴痘在今年或過往國際間傳播的風險高低?

以往猴痘病毒的傳播都限於非洲大陸,數字都很低。第一次發生在非洲大陸之外的事件是2003年美國。由於有從非洲國家:迦納(Ghana),走私至美國的寵物鼠已帶有猴痘病毒,散布到當地的土撥鼠及人颣,幾個月內散布到6州有4、50個居民的人感染,還好沒有人死亡。WHO的網站固定更新全球資訊,可參考:「Multi-country monkeypox outbreak in non-endemic countries」。

4. 猴痘有哪些預防傳播手段和治療方式?

注射天花疫苗是最好的預防方式。目前是有一些抗病毒藥物在健康的人身上測試安全 。但是因為天花已經絕跡了,所以這些藥物都還沒有在天花的病人身上測試它的治療效果。

徐維莉(國立中興大學微生物暨公共衛生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2022年05月25日

1. 猴痘病毒是什麼?在痘病毒科之中有何特別?與天花有哪些不同?

猴痘病毒為猴痘的病源,分類上與天花病毒以及牛痘病毒均隸屬於痘病毒科(Poxviridae)的正痘病毒屬(Orthopox),具有雙股DNA的遺傳物質。

猴痘可感染靈長動物和人,為人畜共通病原,直接接觸感染者的體液為主要傳播途徑,致死率約1-10 %[1]。而天花僅感染人類,此病毒可藉由空氣傳播,感染力強並造成高致死率(大約30%­)。

2. 目前猴痘病毒感染的狀況,和過去的猴痘大流行有不同嗎?

1970年薩伊(現稱剛果民主共和國)首度爆發人感染猴痘病毒的個案,此傳染病原先僅局限於中非以及西非,尤以剛果民主共和國最嚴重。然而自2003年起,透過進口動物以及非洲旅遊而將猴痘傳至非洲以外的國家;最早於2003年因自迦納進口草原土撥鼠而將猴痘傳入美國,造成至少47人感染。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