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操盤手的虧損自白》:我這輩子做過最好的交易之一,是有一次拋空黃金虧損8000美元

《一個操盤手的虧損自白》:我這輩子做過最好的交易之一,是有一次拋空黃金虧損8000美元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吉姆.保羅坦誠且毫不保留地分享自身經驗,試圖告訴讀者只要認清人類心理偏誤與建立簡單的投資規則,即可辨識、確認並避開一些埋藏在交易之路上的陷阱,從而避免導致災難性的虧損。

文:吉姆.保羅(Jim Paul)、布南登.莫尼漢(Brendan Moynihan)

拿到好牌,才留下

在學會遵守之前,違反規則誠屬不智。——艾略特,美國詩人

好萊塢影星史提夫.麥昆在1965年主演的《龍蛇爭霸》(The Cincinnati Kid),是歷來最經典的撲克牌賭博電影。片中最高潮,是史提夫.麥昆(飾辛辛那提小子)和愛德華.羅賓遜(飾賭王)最後那場梭哈對戰。當時這場賭王爭霸已經連戰數日,其他玩家紛紛落敗後,只剩麥昆想靠勝者通吃的梭哈牌,拉下賭王羅賓遜。

發了三張牌時,麥昆兩張翻開的牌是一對10,所以他一次就下注1000美元。羅賓遜那兩張牌則是方塊Q和8, 算是很糟的牌,但他跟進而且也加碼1000美元,彷彿他手上那張蓋著的牌也是Q,或以為自己會拿到同花順。也許他只是在吹個世紀大牛皮而已。下一張牌,羅賓遜是方塊10,而麥昆是梅花A。麥昆再下注3000美元,這一手很漂亮,羅賓遜也跟進加碼。

想來羅賓遜是要賭同花順,畢竟目前的局勢可不是一對Q就篤定能勝出的,不然他就是在虛張聲勢。羅賓遜的第五張牌是方塊9,而麥昆是黑桃A,因此麥昆把面前的3500美元都押上去。羅賓遜說:「小子,拿到那張A肯定讓你很爽吧,我跟進你的3500美元,另外再加碼5000美元!」

如今,要是不能跟進就只好打包回家,除非對手收下你的籌碼借條,讓你先欠著。這時的麥昆已經沒錢了,他若想繼續下去,籌碼借條就得押給羅賓遜。所以麥昆就把它押給羅賓遜,當作5000美元的借條。羅賓遜唯一能打敗麥昆的牌,只有方塊J。麥昆要求羅賓遜現出底牌,真的是一張方塊J,麥昆的臉色看起來就像快吐了。他全輸光了,雖然麥昆拿到葫蘆,三張A跟一對10,但仍不敵羅賓遜的同花順。

發牌的荷官不敢相信這手牌竟是這麼打的,她對羅賓遜說:「你那時只拿到三張同花,就敢一直加碼啊?」她說的沒錯,羅賓遜當時湊成同花順的機會可說微乎其微,不該那麼下注的,而且眼前麥昆有一對10啊。而且就算只是湊成兩對都很難贏了,何況對手的牌型是葫蘆。

「我想,這就像人生,有時會在對的時刻做出錯誤舉動,但最後的結局還是好的,對吧?」羅賓遜對荷官說。

撲克牌賭客的風險,在於不知道自己和對方會抽到什麼牌。當我們玩撲克牌賭錢時有兩種策略,你也許希望對手知道你有什麼牌(紀律嚴格玩家);也許不希望對手知道(鬆散玩家),或想誤導對手以為你有什麼牌(也是鬆散玩家)。厲害的撲克牌賭客,就是一會兒扮豬、一會兒扮老虎。也就是說,巧妙運用這兩種策略的不一致,才是求勝關鍵。

紀律嚴明的賭客是除非拿到一手好牌,不然不會繼續玩到底。他也許下注之後,看形勢不對就收手。於是大家就會知道,如果他會繼續玩下去,肯定是手上抓著好牌。要是大家都以為他總是要抓到好牌才肯玩,那他偶而就能虛張聲勢,唬人得逞。

比方說,我玩五張牌的梭哈,手上現有兩張牌,翻開的是一張J,而蓋著的是一張3;而其他玩家翻開的牌裡,有人有老 K。對方押5美元,我跟進且加碼10美元。要是大家以為我都是抓到好牌才繼續玩,那麼現在他們一定以為我有一對J。所以現在大家是跟一對J對抗,即使我其實沒這副好牌。因為大家以為你要抓到好牌才會繼續打,所以你就有唬人的機會。要做到這點,你之前必定蓋牌棄權很多次, 而且你如果繼續玩到底,就一定會贏,或至少牌都要夠好。

要建立這種形象,你半途蓋牌的次數必定比玩到最後多很多,只要留下就一定會贏。這種玩法會讓你省下不少錢,因為手上牌不好時便趁早離場,反而還有機會偶而虛張聲勢一下。另外,鬆散玩家則常借勢唬人,也許是故意好牌押小注,或者故意牌面不好時反而重押,所以要是大家知道你經常吹牛,那麼一旦有好牌在手時,也許就能趁對方放下戒心時予以痛宰。

跟撲克牌賭客一樣,投資人也是在不知道個別企業、股市大盤或整個經濟情勢將如何表現的狀況下,拿自己的錢冒險。不過,賭客雖是運用策略不一致來取勝,但市場交易的成功關鍵,其實是嚴守紀律的一致性。雖然制定計畫並切實遵行也不保證成功、萬無一失,但想前後一致地控管虧損,就需要一套計畫。我們不必學習撲克牌玩家唬人那套,但紀律嚴謹的玩家則頗有可學之處。是哪個部分呢?他建立聲譽的方法:拿到好牌才留下,牌不好就離場。

你應該採取什麼行動早都計畫好了,當市場倉位狀況不錯時就會繼續執行,否則即按計畫停損出場。你大可認賠,沒什麼好擔心的。你就是按照計畫,嚴守規則,情況有利就繼續留下,否則就認賠出場。要是丟棄紀律,想要虛張聲勢,最後也許會賠得一乾二淨。

藉勢虛張,自是氣勢多於實質。要是蓄意打破規則,對市場虛張聲勢,到最後賠大錢的也還是自己。也許多次違反規則仍然僥倖得逞,但若抱著賠錢倉位,死撐待變,結果行情真讓你盼回來了,那你又學到什麼呢?你學到的是,做錯事也照樣有回報,所以你以後還會重施故技。問題是,你分不清何時違反規則是安全的,何時又是危險的。

沒錯,有時打破規則照樣能獲利。做「錯的事」可以得到獎賞;因為錯誤理由卻做「對的事」也可以得到獎賞。像這樣的狀況,我在早年幹得可不少。但要是你在市場中不斷做錯事還得到獎賞,這些獲利都跟你主動設定的計畫或規則無關,而是成為心理學家所說的隨機獎勵計畫,也是最能讓人重複做出特定行為的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