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對芬蘭等國斷供天然氣,歐洲國家要如何填補將近四成的龐大缺口?

俄羅斯對芬蘭等國斷供天然氣,歐洲國家要如何填補將近四成的龐大缺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盟各個成員國依賴俄國天然氣的程度極具差異性,以目前俄羅斯LNG尚未宣布停供的前提下,以下我們將拆解俄羅斯天然氣管線供應的141.7 Bcm缺口,是否可以透過其他管線以及LNG的進口方式補足。

俄羅斯3月底以來要求歐洲國家以盧布支付天然氣,保加利亞、波蘭、芬蘭等國陸續陷入斷供窘境,歐洲國家要如何填補將近四成的龐大供應缺口?挪威、北非、卡達、美國出口產能可以補救多少?歐洲天然氣庫存是否將會見底、引發新一波天然氣價格上漲壓力?本文帶您一次解讀。

俄烏衝突正式爆發前,俄羅斯手中仍握有多張「反制裁」(counter-sanction)的底牌,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之後,俄羅斯一度禁止歐美澳加等國農產品進口。而自從3月以來,俄羅斯確實也並未選擇坐以待斃,除了採取資本管制、商品出口禁令之外,最重要的莫過於「盧布支付天然氣」命令—普丁於3月23日宣布「不友好國家」必須使用盧布購買天然氣、否則將停止供應。

俄羅斯3月31日公開行政命令細節,自4月1日起外國買家必須先將外幣存入俄羅斯天然氣工業銀行(Gazprombank)的K型特殊帳戶(special K type currency account),再由該銀行於莫斯科交易所兌換成盧布、從而支付俄羅斯天然氣供應商,而依照克里姆林宮發言人說法,4月底到5月將是歐洲買家支付盧布款項的最後期限。

最新Gazrprom已宣布自4月27日起停止向保加利亞、波蘭供應天然氣,最新芬蘭也預計在5月21日遭到斷供,開出俄羅斯能源反制裁的第一槍。

本次俄羅斯反制裁潛在影響逾三成的歐洲天然氣管線供給,本文我們首先將拆解歐洲天然氣供需現況、俄氣流量分佈,並進一步推算歐洲國家需要如何透過管線(挪威、北非)或者是液化天然氣(LNG)填補供給缺口,最後給出兩大情境來評估斷供下對於歐洲天然氣庫存、價格的衝擊力道。

歐洲天然氣供需現況

根據歐盟統計局(Eurostat)數據,2016~2020年歐盟27國年均天然氣消費量約為400.2 Bcm(十億立方公尺),以德國(93.1 Bcm)、義大利(72.9 Bcm)、荷蘭(43.3 Bcm)、法國(41.7 Bcm)、西班牙(31.6 Bcm)五國為首,合計約7成。

然而歐洲自身產量並不甚多,主要集中在英國北海與荷蘭北部格羅寧根(Groningen)天然氣田,後者由於開採活動引發地震頻繁,使得荷蘭政府預計在2022年底關閉產量,也導致歐盟天然氣進口依賴程度從2000年代初期約60%攀升至2020年最高86%。

管線進口是歐盟天然氣供應最主要的方式,2020年前三大供應來源分別為俄羅斯(141.7 Bcm)、挪威(70.6 Bcm)、北非(阿爾及利亞+利比亞,25.7 Bcm),合計佔總消費量逾六成。另一方面,2014年爆發克里米亞危機之後,歐洲各國為了降低對俄能源依賴、推動能源供應多樣化,也逐步增加LNG採購量,一路從2014年最低31.1 Bcm上升至2021年94.1 Bcm,儘管俄羅斯也貢獻了約16%(13.3 Bcm)。

從上述細節中,我們也不難看出為何俄羅斯能靠天然氣就箝制住歐洲的一舉一動,因為俄羅斯管線與LNG合計就供應了155 Bcm(141.7 +13.3),佔歐盟天然氣總消費量近四成。

俄國斷供天然氣_圖一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更進一步探討,歐盟各個成員國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的程度也極具差異性。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可以仰賴LNG或挪威天然氣,南歐的義大利、希臘有北非與亞賽拜然的緩衝,英國、荷蘭、丹麥、羅馬尼亞還自帶產量,比較不須擔憂俄羅斯反制裁的威脅。

不過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東歐(如保加利亞、斯洛伐克、波蘭、匈牙利)、芬蘭等國依賴俄氣程度介於70~100%之間,甚至連工業大國、歐洲經濟重心──德國的俄氣佔比也高達五成。

以目前俄羅斯LNG尚未宣布停供的前提下,以下我們將拆解俄羅斯天然氣管線供應的141.7 Bcm缺口,是否可以透過其他管線以及LNG的進口方式補足。

俄國斷供天然氣_圖二
Photo Credit: 財經M平方

烏克蘭與亞瑪爾管線斷供影響五成俄氣供應,挪威、亞賽拜然彌補有限

首先,我們先來討論管線的部分。俄羅斯通往歐洲的天然氣管道主要有四個路線:北溪一號(Nord Stream)、亞瑪爾-歐洲管道(Yamal-Europe)、土耳其溪(Turkstream)、烏克蘭天然氣運輸系統(GTS):

北溪一號(Nord Stream1,NS1):

包含兩條離岸天然氣管線,分別於2011年、2012年底開通,東起自俄羅斯維堡、穿越波羅的海直達歐洲,並在德國Greifswald分成NEL、OPAL兩段,總運輸量能為每年55 Bcm。原先規劃2021年底測試的北溪二號有望將運輸量能翻倍,但在俄烏戰爭爆發後遭美國制裁、德國也正式終止審核程序。

亞瑪爾-歐洲(Yamal-Europe)

天然氣管道從1994年開始興建,並於2006年完工,連接俄羅斯的西西伯利亞、亞瑪爾半島,途經白俄羅斯、波蘭(三個邊境轉運站為 Kondratki、Wysokoje、Tieterowka),經過馬爾諾(Mallnow)測量點後進入德國與西歐,總運輸量能為每年33 Bcm。

土耳其溪(Turk Stream)

於2020年1月啟用,從俄羅斯穿越黑海海底至土耳其,總運輸量能為每年31.5 Bcm,其中一條管線純粹用做土耳其本國消費者使用,另一條流向希臘、保加利亞、馬其頓、塞爾維亞、羅馬尼亞等東南歐國家。土耳其溪管道取代了原先預計穿越保加利亞的「南溪」(South Stream)項目,後者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遭到歐美國家制裁,同時也繞道途經烏克蘭的「跨巴爾幹管道」(Trans-Balkan Pipeline, TBP)、增加能源供應路線多樣性。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