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戰士:獨行俠》:「捍衛戰士」的精神,就是要讓我們知道五代機不是無敵的

《捍衛戰士:獨行俠》:「捍衛戰士」的精神,就是要讓我們知道五代機不是無敵的
《捍衛戰士2:獨行俠》電影劇照,派拉蒙影業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捍衛戰士」的精神,就是要讓我們知道五代機不是無敵的,人類不能也不會被機器取代。

大家期待36年的好電影,《捍衛戰士》(Top Gun)續集《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Maverick)終於在台灣上映,並獲得新舊影迷的一片好評。對台灣觀眾而言,相信最重要的一點是本來據說受到對岸資金干預,被迫移除的中華民國國旗又回到了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的夾克上。相信看到此一畫面,不分年齡層與政治立場的台灣觀眾士氣都會為之一振。

《尚氣與十環傳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被拒絕在中國上映,卻仍舊創下票房佳績的表現,讓好萊塢越來越不再把對岸的態度當一回事。反正總有一天要「辱華」,不如就放寬心來「辱華」,不要再有不必要的自我審查,為了過度的政治考量去犧牲掉1986年以來就跟在阿湯哥身後的「老傳統」。

不過《捍衛戰士》終究是軍事電影,不是政治電影,我們還是應該多從軍事尤其是空戰的角度去分析這部電影。無論是《捍衛戰士》第一集還是第二集,從技術層面上來看都與真實的空戰差距甚遠,當然如果按照真的空戰去拍,恐怕《捍衛戰士》就不再是《捍衛戰士》,會變得非常無聊。更何況進入21世紀以後,空戰的發展與1986年的時候已經有了非常大的不同。

正如電影一開始所演,無人機的問世將使阿湯哥等優秀飛行員被取代,於是退居二線成為試飛員的阿湯哥決定挑戰極限,駕駛臭鼬工廠(Skunk Works)研發中的新銳SR-72黑星式偵察機完成超越人體負荷的10馬赫飛行。筆者欣賞此一橋段時,腦海裡浮現的是1983年電影《太空先鋒》(The Right Stuff)中,葉格(Chuck Yeager)駕駛X-1突破音障的經典畫面,兩者相互呼應。

調皮的阿湯哥,在駕駛SR-72突破10馬赫紀錄後,又以飛行員不服輸的個性挑戰更快的速度,結果SR-72最終支撐不住而墜毀。此一橋段看似幽默,卻讓筆者看到了飛行員們,包括真實存在的葉格將軍與阿湯哥飾演的虛構角色「獨行俠」,如何以他們優異的飛行技術抗拒時代潮流。因為「捍衛戰士」的存在,本身就是抗拒時代潮流發展的一個產物。

捍衛戰士_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陳列於雷根圖書館的F-14戰鬥機,塗裝採用1981年8月19日雪特拉灣空戰功勳機塗裝

扭轉對飛彈的迷思

「捍衛戰士」(Top Gun)為「美國海軍攻擊戰鬥機戰術教學計劃」(United States Navy Strike Fighter Tactics Instructor program)的外號,前身為1969年3月3日成立的美國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US Navy Fighter Weapons School)。當《捍衛戰士》第一集上映時,戰鬥機武器學校還在俗稱「美國戰鬥機小鎮」(Fighter Town, USA)的米拉瑪海軍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 Miramar)。

可到了續集上映的今天,米拉瑪海軍航空站早已轉交給陸戰隊使用,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被併入內華達州法隆海軍航空站(Naval Air Station Fallon)的海軍航空作戰研發中心(Naval Aviation Warfighting Development Center),成為我們所知道的「美國海軍攻擊戰鬥機戰術教學計劃」。電影裡出現的北島海軍航空站(North Island Naval Air Station),從來就不曾被稱呼為「戰鬥機小鎮」過。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