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雲:由「人心思漢」所引發的五胡亂華,何其諷刺?

魏晉風雲:由「人心思漢」所引發的五胡亂華,何其諷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劉淵的匈奴,是漢屬匈奴國,他本人熟讀詩書,精研孫吳兵法。在魏朝末年即為朝廷官員,更為晉武帝司馬炎所重用,如今為了振興法統而努力,錯了嗎?300年後的人,卻要說他是匈奴,是夷狄,根本就是扒糞。見不得別人好。

文:阿前

說到魏朝,你會想到什麼歷史事件?曹丕篡漢,諸葛亮北伐,高平陵之變,司馬師廢帝,司馬昭弒帝,滅蜀。中間,則是所謂的淮南三叛,發生在高平陵之後,司馬昭弒帝之前。歷史是錯綜複雜,盤根錯節的,跟人生一樣。專家學者老師們為了讓我們更容易理解,快速接受,整理出這些大事件。

比起曹魏,西晉的大事件反而要簡單俐落得多。司馬炎篡魏,伐吳一統天下,八王之亂,永嘉之禍。最受「歡迎」的五胡亂華,就算定義嚴格收斂一點,也是從八王之亂後期就展開了。

這是《晉書》的定義,始自晉惠帝永興元年,即西元304年。

西元301年,晉惠帝為趙王司馬倫「逼退」,當太上皇。齊王司馬冏召集聯軍拯救天子,一如東漢末年,群雄割據的時代隨之開始。一定要注意的是,繞過西晉皇室本身的紛亂,地方割據的所主打的招牌是什麼?

是「人心思漢」。由人心思漢所引發的五胡亂華,何其諷刺?

不過那是定義問題,你說他們是五胡,他們說自己才是正宗華夏。當返回到「漢」也無法天下歸心,大家索性搬出戰國老祖宗的字號來。沒有漢人,我們都不是漢人。

這很有趣啦,從《三國志》可以看到,漢人以至魏晉,其實沒什麼「夷狄之防」。兩漢國際化的範圍,最大包含到整個亞洲地區,會在那邊說什麼「非我族類」的,都是少數。但唐人卻寫下一個這麼非得嚴格區別「夷狄與我」的史書,而現在有更多人認為,唐的本身也是來自夷狄。兩晉南北朝,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變得如此之深?

shutterstock_178250755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西元304年,新興地區的匈奴人劉淵,舉起了以漢為名的旗幟。這不是當代第一個漢國,也不是匈奴人所建立的第一個漢國。兩個「第一」,都跟東漢光武帝劉秀有關。

對西晉初年的人來說,曹操的權臣建國,是了不起的模型,但八王之亂所帶來的人心思漢,就否定了這個套路。當司馬家完全按照曹操模式,在統一天下後,卻只是不斷反覆重演,導致民不聊生,誰還會認為這是正確的方式呢?

曹氏40年,司馬氏也40年。這個模型,遠遠比不上近兩百年的東漢,人們要導正這近百年的戰亂錯誤。

劉淵的匈奴,是漢屬匈奴國,他本人熟讀詩書,精研孫吳兵法。在魏朝末年即為朝廷官員,更為晉武帝司馬炎所重用,如今為了振興法統而努力,錯了嗎?

300年後的人,卻要說他是匈奴,是夷狄,根本就是扒糞。見不得別人好。

晉惠帝即位時,劉淵仍是西晉建武將軍,五部匈奴大都督。但始終鎮壓不住五部匈奴反亂,又沒有皇親國戚背景的劉淵,還是逃不過被免官的命運。

饒是如此,在賈后下台前,進行的大都督大風吹中,成都王仍是對劉淵伸出了友誼之手。身為八王中名聲最高,堪比劉邦的成都王司馬穎,可非浪得虛名,竟還是舉薦劉淵為五部監軍。明明是因罪被免,卻官升一等。不過,劉淵也因此成了司馬穎的手下。作為八王的下官,要怎麼在八王之亂中,突然打出復興漢室的旗號?

歷史啊,全是套路。劉淵不在匈奴領地,但他的親戚,攣鞮氏的劉宣就召集了一些人,打算重新榮耀匈奴。這些匈奴人的身分關係記錄其實很複雜又多錯誤,比方《劉元海載記》就說,劉宣是左賢王,劉淵也是左賢王。左賢王就是匈奴的太子。若為真,表示五部匈奴各自獨立,不是一個匈奴國,或者劉宣是「過去」的左賢王,如今是劉淵。

《資治通鑑》好像是乾脆說,劉宣是右賢王。不管怎麼說,主體的描述就是,匈奴無單于。沒有單于,誰是左賢王,也沒有意義。

而劉宣並不打算自己當單于。我沒有特別相信他的志向是輔佐,是想成為蕭何、鄧禹。在曹操跟司馬懿的後面,說想當良相的,肯定都是耍流氓。事實上,晉屬五部匈奴的民心在劉淵身上,那是不言而喻,不然司馬穎也不需留下他當監軍了。

劉淵掌管五部匈奴時「明刑法,禁奸邪,輕財好施,推誠接物,五部俊傑無不至者。幽冀名儒,後門秀士,不遠千里,亦皆遊焉」。而劉宣,就選定了輔臣套路給自己,來當曹操,當司馬懿,有何不好?

劉宣說服了一些人,前去通知鄴城的劉淵找機會回來匈奴,我們來革命。但司馬穎沒打算放劉淵走,於是只有使者回返。可這一趟跑下來,劉宣等人就可以打起劉淵名號,在匈奴招兵買馬了。司馬穎留住劉淵,也不是興趣使然,當時他正要進京討伐司馬乂,實是用人之際。

wwt5JZ154131_737130
《全軍破敵・三國》資料片〈八王之亂〉,SEGA發行
成都王司馬穎

奪得政權後,司馬穎更是倚重劉淵,面對前來找碴的朝廷大軍,也是讓劉淵跟石超領兵出擊。這邊要打贏晉惠帝,不難。可接下來王浚帶來的鮮卑聯合軍,就不簡單。

大家都知道,劉淵就跟司馬穎建議「我們也可以找援軍。五部匈奴一定會接受我的徵召。」司馬穎說:「你能保證?而且他們能來得及?鮮卑烏丸來得這麼快,不如我先跟皇上去洛陽避避風頭吧。」

劉淵表示:「您是武帝之子,有大功於朝廷,誰不願意為您挺身而戰?可一旦您離開鄴城,示弱於人,即使到了洛陽,誰還會聽從您的指示?更何況五部匈奴兵分二路,定可分別擊破王浚與鮮卑,有勝無敗啊。」司馬穎認同,賜劉淵北單于之位,前往匈奴地徵兵。

怎料接下來的消息,卻是五部匈奴奉劉淵為大單于,匈奴援軍未至,司馬穎為鮮卑聯軍大敗,撤往洛陽。說明一下,史書的角度並沒有去說,真正要反晉建國的人是誰,但從這段描述來看,劉淵被五部匈奴「軟禁」的可能性,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