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33週年,訪問華人民主書院理事長曾建元:華人世界的民主之風只在台灣吹起

六四事件33週年,訪問華人民主書院理事長曾建元:華人世界的民主之風只在台灣吹起
2021年香港大學學生會以洗刷停放在校內的「國殤之柱」,悼念六四事件死難者 |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9年6月4日至今,中國經濟實力今非昔比,但仍然看不見民主化的可能:人們變有錢了,政治卻更緊縮了。而「華人民主書院協會」理事長曾建元對談,又是怎麼看到台灣的六四紀念活動與其民主化運動的意義呢?

文:Leo Chu

再過不久,就是華人心中永遠的痛,六四天安門事件的33週年,以肉身阻擋坦克車的青年之魂是否安在?六四事件每年紀念,華人世界的民主之風卻只有在中華民國/台灣吹起。

筆者作為長期觀察政治發展的業餘作家,近期得一機會,與今年主辦六四事件紀念活動、華人民主書院協會理事長曾建元對談,了解六四紀念活動在台緣起,六四事件之於台灣民主化運動的意義。

曾建元:六四活動的緣起

曾建元指出:「六四活動至今已經連續辦了33年,我從早期的參與者變成晚會的主辦人,台灣在民主化過程中,本土化還有台灣認同上升,某個時間階段大家混淆了對於統獨和對於中國人權議題的關心,認為在中國發生六四,不關台灣人的事情。隨著台灣民主鞏固,關心六四的人越來越少,後來在陳水扁總統、馬英九總統在任的階段,尤其最慘的時候是馬總統時期,在自由廣場舉辦六四活動,人數最少的時候,參與者只有個位數,主辦單位的人員還比參與者多。」

曾建元頓了一下,緩緩開口道:「我還記得那時,還沒有擔任總統的蔡英文曾到自由廣場,坐在地板上,靜靜參與整場活動。 參加的人之所以越來越少跟主辦單位有關,早期關心六四大部分都是擁有『大中國認同』者,後來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統派漸趨邊緣化。

由他們舉辦的六四活動,參加者越來越少,台灣人看六四又夾雜了統獨認同的情緒。重要轉折點在以台大歷史系為中心的香港學生和台灣學生,把本來已經沒有人的六四紀念活動接棒舉行,帶進不同於原來參與六四活動世代的新血,當這些學生畢業了,之後他們很多人投入社會運動,和我這邊接起來。」

「政治受難者劉曉波的銅像將在台灣巡迴展出,銅像何時抵台?」我問。曾建元嘆口氣,說:「這個我不清楚,如果銅像能順利『逃離』香港,我們當然非常歡迎。現在的問題是可能無法順利離開香港,這過程由於我沒有經手並不清楚,但我同時觀察到在香港、在中國無法立足而象徵自由的公共藝術(或人、組織),首先想到可以流亡的地方就是台灣。」

曾建元也分享了他認為六四事件與台灣民主化的關聯,他說:「六四跟台灣民主化是有關係的,六四發生在1989年,台北野百合學運的組織、經驗,或是當時的政府怎麼應對學生運動的,皆從六四經驗學習教訓。

我當時是在中正紀念堂參與的學生,整個民主化發展歷程中,尤其三月學運時,前總統李登輝的發言令我印象非常深刻,李登輝說面對中正紀念堂的學生運動,不能像中共一樣,當時的台灣政府從中共鎮壓學生的事件認知到,台灣要堅定地走自由民主的道路。台灣民主化號稱『寧靜革命』,過程當中除了鄭南榕自焚或少數犧牲者外,基本上是非常和平的過渡。

可是不要忘了,如果沒有六四的提醒,我們不會有這麼堅定的信念要邁向民主。」

民眾赴自由廣場悼六四(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0年,中正紀念堂舉辦的六四天安門事件31週年活動

我問:「『恥辱柱』創作者、丹麥雕塑藝術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或其他藝術家,這次會來台灣嗎?」

曾建元說:「台灣疫情嚴峻,邊境還在管制中,來台一趟所費不貲,原本有邀請高志活來台參與,但基於經費和疫情考慮,高志活這次不會到台北來,他也表達未來有機會能來台灣參與,其他的藝術家則因現在來台要隔離,負擔太大(可能不會來台灣)。」

曾建元談到經費困難,無奈的說:「我們在募款上,有遇到兩個困難,第一是很多台灣人認為這不關台灣的人的事情,第二是台灣社會有些人具有中國認同的,不見得是認同民主自由價值,是傾向『中國夢』的,而另一類是中共對台滲透非常嚴重,很多人也擔心如果公開表達支持六四的反共、支持民主自由理念,會成為中共黑名單,因此要就六四主題活動募款不太容易。」

曾建元進一步提到:「關於執政黨的態度,在價值上很會說支持六四、中國人權問題,畢竟這是政治正確,大家都會說,但要落實到實際作法。我們對於中國難民、香港流亡者,制度上到底有為他們提供多少保護?這點要捫心自問,我們到目前為止有關難民或政治庇護的制度還未健全,作為一個民主國家,這方面我們沒有承擔起民主國家應有的國際責任,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曾建元補充:「至少就華人民主書院接辦六四相關活動或華人書院成立以來,針對台灣社會進行的募款,沒有收過任何來自民進黨的資助,民進黨好像也沒有專門的基金,支持屬於黨外社會團體舉辦的活動,我沒有跟民進黨合作過的經驗,但政府有派警力到場協助維護秩序,提供場地舉辦活動,對此已經很感謝。以往國民黨、民進黨多缺席,主要支持的政治力量為時代力量。」

六四事件之後,再無民主火苗

六四事件發生時,那時的中國,很窮。

1989年的中國人均GDP只有408美元,根據政治學者的研究,倘若要朝向民主化的進程,經濟發展水平必須來到6000美元的大關,「經濟在下,政治在上」,經濟的發展足以支撐起民主政權的運行,經濟發展往往能夠帶來思想、文化上的開放,足以監督政府運作的中產階級已經成形,不致暴民政治,也不致握有豐富政治資源者可藉選舉,操弄民主如戲偶般。

中華民國解嚴的那一年——1987年,人均GDP已是5350美元,隔年便來至6369美元,已達政治學者一般認為可以安全朝向民主轉型的經濟門檻。於此同時,台灣的社會運動亦是風起雲湧,緊隨解嚴而來的開放黨禁、報禁,皆為台灣民主化的重要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