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是會說故事不是比影像和器材:台灣科普影片企劃的14個問題

重點是會說故事不是比影像和器材:台灣科普影片企劃的14個問題
Photo Credit: CheWei Chang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十年來拜一些單位看得起我,審查過很多很多的科普影片,雖然其中包含部份非生物類的影片,但是絕大多數都是有關生物、保育與環境議題。在審查這些影片的腳本、鏡頭、旁白、翻譯與配樂的同時,我也發現了很多問題。這些問題可能來自製作團隊,也可能來自業主,以下我就以一個從小就看這類影片長大的觀影者、生物學者,和教學者的角度來聊聊我對台灣的科普影片,尤其是生物類影片製作上的問題。

十年來拜一些單位看得起我,審查過很多很多的科普影片,雖然其中包含部份非生物類的影片,但是絕大多數都是有關生物、保育與環境議題。在審查這些影片的腳本、鏡頭、旁白、翻譯與配樂的同時,我也發現了很多問題。

這些問題可能來自製作團隊,也可能來自業主,以下我就以一個從小就看這類影片長大的觀影者、生物學者,和教學者的角度來聊聊我對台灣的科普影片,尤其是生物類影片製作上的問題。

什麼是好的科普影片?

我們心目中很棒的科普與生態影片不外乎BBC、NHM、National Geographic還有部份在Discovery Channel或Animal Planet播放的影片 (事實上有些頻道播放的影片本身就是偽科學,例如Discovery Channel就是這樣)。

這些影片之所以精采有什麼特質呢?第一是有堅實的團隊,包含科學、編劇、動畫、攝影等製作人員;第二有充足的資金;第三有很好的表達能力,什麼叫表達能力?就是文字、口語、影像傳達;第四有很好的配樂;第五則是有很好的完成度。然後,最重要的當然就是整部片的目標、主軸、結構、意圖是清楚的。

那台灣的生物/生態科普影片企畫經常有什麼問題?

科學性不高:有些團隊總認為談科學就是生硬生澀的,所以就乾脆不談。整個影片的內容就完全都在情感紓發、情感呼籲,或是現象描述。有些團隊自己有做功課,但是那些功課常常不足,例如曾經有個團隊把Robert Swinhoe(鳥獸學者)和Charles Swinhoe(昆蟲學者)混為一談,或誤解達爾文的觀點,卻渾然不知。

主旨模糊空洞:什麼叫作模糊?例如「希望能喚起人們對大自然的喜愛」、「增進國民的環境意識」,或是「促進愛鄉愛土的情操」。這些都是非常空洞的作文技倆,不是用這些字寫在企畫書上,心意滿滿拍出來的東西就必然有這些效果。

腳本撰寫不知所云:為什麼有些腳本看不出來做什麼?因為沒有主體、沒有主軸、沒有目標、沒有意圖、沒有結構,而且你看不見任何安排的真正的充份的原因。那結構要怎麼想出來呢?當然就是要大量的閱讀、大量地思考、大量地訪談,還有多看別人的作品。如果沒有這些基本功,是不可能在現況與理想之間找到一個務實可行的平衡點,寫出一個精采的藍本。

片頭開始和影片主體銜接度很差:舉例來說,如果影片主題是「人猴大戰」,一個影片40分鐘,那是不是應該要馬上進入「人與野生動物為什麼會產生衝突?」, 然後就進入獼猴議題。而不是花了10分鐘大談生物多樣性很重要、地球是我們的母親?

橫生枝節:例如整個影片應該要談「玉山箭竹草原的生態景觀」,結果一個40分鐘的影片有20分鐘在講沒有直接關係的鹿野忠雄生平。繞了好大一圈然後再繞回來。

猜測不到劇情鋪陳的原因:如果先出現玉山圓柏山椒魚櫻花勾吻鮭一直講到紅樹林河口,觀眾還能猜到大概是以海拔梯度為軸線。但如果東一隻山羌,西一隻山羌,同樣一隻猴子在片頭片尾都出現,但功能不明,這種畫面安排和劇情走向令人摸不出頭緒的狀況,就是爛劇本。

玉山圓柏。Photo Credit: billy1125 @ Flickr CC BY 2.0

玉山圓柏。Photo Credit: billy1125 @ Flickr CC BY 2.0

把拍到稀有生物當成超大的業績:我瞭解拍到稀有動植物是很厲害的,但是在絕大多數的科普影片中,故事情節的順暢與所要傳達的資訊絕對遠比極度稀有的動植物現身來得更重要。除非攝影團隊拍到過去沒有人發現的現象,而且這個現象在這個影片腳本中佔有重要的角色,否則那出現只有幾秒的稀有生物畫面不盡然可以為影片加分。

過度強調器材的昂貴:自從《看見台灣》以後,大家都要找空拍機了,我實在是不懂為什麼。動不動就有一個畫面是攝影鏡頭垂直起飛然後就往前飛這樣。我不是說空拍不美,但是用意呢?空拍就保證是一種美感嗎?不盡然。所以拜託在使用這些器材的同時,請說明這些技術會在說好一個故事上所發揮的作用,而不是把機器搬到現場想要取信於人,要看機器我google就有了啊。

過度強調苦勞,但就是沒有功勞:什麼叫苦勞呢?例如說攝影師等了幾天幾夜,或是團隊都只吃泡麵,出去拍一週有六天在下雨之類。其實這就是做這行必然要付出的代價,如果成效不彰,要拿這個出來說嘴讓人家覺得可憐,或不忍苛責是不對的,尤其當很多影片的製作都是政府(花納稅人錢)的時候。

受訪人物觀點衝突:有些團隊會為一件小事訪問很多專家學者,但是完全無視於專家學者發言之間所呈現的衝突,就直接剪接出來給大家看,看得大家一頭霧水。

運鏡老套,美學風格有待建立:似乎只要是拍到生物,就一定要擺很大放中間,卻很少呈現生物與棲地間的關係,如果只是拍很大放中間,那只是會動的圖鑑啊。

配樂有待加強:我們沒有BBC,只要有影片就有人幫忙作曲,所以台灣製作的影片都只能自己找現成的背景音樂來搭。不過喔,我真的覺得台灣這方面的配樂元素多樣性不高,很多配樂沒有加分效果,還會減分,還不如安安靜靜讓大家看畫面就好。我想這個部份涉及很多面相,負責配樂的人員是否經常看這類的影片?瞭解觀眾對特定議題配樂搭配的想像?配樂好不好其實和人有沒有名沒有直接關係的。

假鬼假怪:我看過一些學到壞榜樣的科普影片,例如主持人的旁邊一定要放乾冰起霧、然後過度幻想腦補科學家的生活,所以影片中的工作人員看起來不是像在拍御茶園(都市小資女輕裝平底鞋走在人工林底下)、就像是在拍登山用品廣告(整個人白白淨淨,全身超乾淨,到處都是gore tex),要不然就一定是要穿著實驗衣戴假髮在研究室中亂搞。雖然說這符合大眾想像,但我一直以為,科普影片的任務之一應該就是要打破常規與偏見,怎麼會一直去鞏固偏見呢?

不知道怎麼結尾:有一個年代的生態節目,只要到了片尾就一定要「願青山常在綠水長流」,好像這個世界真的是超美好的,那些環境破壞啊污染啊,隨著片尾曲出現就和我沒關係了。但這個年代不行,不能再寫那些空洞的口號(例如讓我們一起努力攜手打造更美麗的明天,或是讓我們共同思考未來),請給觀眾更多的思索可能與建議好嗎?

然後說到每次審查這些影片或內容文案,有些團隊不知道那裏學來的壞習慣,好愛實問虛答,和高中推甄大學或博士班口試好像喔。什麼叫實問虛答?不管你問什麼,他都會說:「你的問題真的很好,我們會帶回去好好思考」、「關於你的這個問題我們其實也有想過,但現在委員提出來了讓我們的想法不謀而合」。

或是「其實我們都有做只是今天沒有帶來因為時間很倉促」、「有關委員的問題給了我們很好的方向,讓我們靈光乍現(是你投標還是我投標?)」、「請委員相信我們的專業,我們會再好好努力」,請誠懇回應問題好嗎?

其實會跑來拍這種影片的廠商本身也應該是熱愛科普傳播或大自然的,但是可不可以停下來想一想,怎麼改善敘事能力?怎麼讓自己的知識背景更豐沛?這和製作經費其實沒有關係啊!

本文獲大大養成所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