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痛,就有多值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獲得如此迴響,佛洛伊德一定很高興

《有多痛,就有多值得》:《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獲得如此迴響,佛洛伊德一定很高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耶魯大學最受歡迎心理學大師,線上開放課程突破50萬人次。本書顛覆你的認知――「痛並快樂」的體驗最迷人!生命的意義就是在快樂和痛苦之間,尋找一個完美平衡的「甜蜜點」。

文:保羅・布倫(Paul Bloom)

自我懲罰的行為

我在本書中將BDSM視為正常慾望的正常表達形式。這正確嗎?

佛洛伊德認為非性慾的某些受虐癖很正常,但他同時主張性層面的受虐癖代表心理疾病(或變態,他是這麼說的),參與這類活動的人其實是將施虐癖發揮在自己身上。後來精神分析學派將受虐癖連結到很多領域,從犯罪、癲癇、少年愛到戀屍癖和吸血這種東西都有。甚至有位學者表示在那些族群身邊彷彿「身處地獄」。

若能更瞭解BDSM族群會更好,可惜優秀的研究少見,數據也不夠一致。某項電話調查詢問受訪者是否在過去一年內參與過BDSM的活動,僅百分之一點三的受訪女性、百分之二點二的受訪男性給予正面回應,比例非常低。然而,二○一五年另一項研究將問題改為性幻想,六成五的受訪女性與五成三的受訪男性回答想過在性愛中扮演臣服方;四成七的女性與六成男性幻想過扮演支配方。底下其實應該能繼續細分,最低是完全沒有,略高一些是言語羞辱,再來是輕度的捆縛扮演,然後是(合意下的)窒息、摑臀、扯髮,更進階則有密室、鞭打、火烤,應該還有很多花招。

重點在於若BDSM是一種疾病,應該能連結到其他心理問題,而目前看來並非如此。參與者的憂鬱程度可能低於平均,通常性格外向、認真生活、比較快樂,而且理所當然屬於較不排斥新鮮體驗的類型。唯一能和BDSM放在一塊兒的負面特徵,是參與者通常自戀程度較高,親和度比未參與的人來得低。

最輕微的BDSM形式是根本不去實際體驗,單純幻想而已。《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裡的兩位主角分別是年輕美麗卻又非常單純的女學生安娜塔希婭.史迪爾,以及英俊多金且早已不再單純的克里斯欽.格雷。男主角帶領女主角進入BDSM的世界,小說是這麼敘述的:「兩人攜手探索克里斯欽的黑暗過往,揭露深沉的祕密和火熱的性愛。」市場反應非常好,是二○一○年代的暢銷榜冠軍。第二名是誰?它的續集《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Fifty Shades Darker)。第三名?完結篇《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自由》(Fifty Shades Freed)。後來改編電影版,票房也相當出色。

這部作品將讀者放在女主角安娜塔希婭的位置上。小說和電影獲得如此迴響,佛洛伊德一定很高興,因為他始終認為受虐是女性人格的一部分,是女性真正想要的東西。部分評論者如凱蒂.洛芙(Katie Roiphe)則認為格雷系列具有獨特的魅力,原因或許是故事內容呈現出女性擁有更多機會,反映現代社會的樣貌。「但為什麼自由意志會是一種負擔,尤其對女性而言?為什麼採取被動姿態來思考會吸引人?為什麼臣服或扮演臣服者會有趣?或許握有權力並不總是舒適,對生來就有權力的人依舊如此。或許我們只想在特定的時間、空間、場域中追求平等。或許權力和命令他人是無聊的事。」

這個論點很有趣,而且呼應了鮑梅斯特所謂的逃離自我。然而這類型的社會學評論通常有個問題在於缺乏資料佐證。根據洛芙的說法,《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之所以成功似乎和時代有關(上面那段話發表於二○一二年),可是她無法證明該系列作品若放到五十年或一百年前,引發的熱潮注定小得多,即使當時女性自由受到諸多限制。

再者,洛芙那篇評論從女性的慾望出發,可是男性世界也有類似的幻想。我很好奇《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這種題材如果性別逆轉會得到怎樣的市場反應——年輕且未經世事的英俊男性遇上稍微年長、事業有成的女性後被對方征服,成為她的性奴隸。也許這位女主人是Google高層也說不定!這樣的小說能和《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一樣暢銷嗎?會不會有個尚未開發的男性客層存在?要是有讀者決定動筆然後成為暢銷作家,可別忘記原始靈感出自本書。

雖然前面段落將BDSM當作正常慾望呈現,並不代表每個人都該嘗試,或者不這麼做的人就不健康。就像吃辣很正常沒錯,但有人不吃辣同樣很正常。問題在於並非所有自願選擇的痛苦都健康;某些有害的行為與BDSM乍看相似,卻不該將兩者相提並論。

其中之一是自殘,專業上稱之為「非自殺性自殘」(NSSI, non-suicidal selfinjury)。自殘者刻意傷害身體(不同於只是製造短暫的疼痛)卻沒有致命的意圖。這種情況通常從青少年時期開始,回報有過自殘行為的青少年介於百分之十三到四十五之間。(與其他調查一樣,統計數據會根據問題和樣本族群而變動。)

典型的自殘是以利器切割,主要針對手臂、腿、腹部,其他還有搔抓、燒灼,或者以安全別針之類物體刺入皮膚。除此之外,也有較極端的手法。阿曼多.費瓦札(Armando Favazza)在《遭受圍攻的身體》(Bodies under Siege)書中談了截指、挖眼和搗碎睪丸,中間幾個章節標題分別是「頭和上面的器官」、「四肢」、「皮膚」、「生殖器」(而且裡面有很多照片)。聖經故事裡,被魔鬼附身的人會「一邊哭喊,一邊拿石頭割傷自己」,要靠耶穌驅魔才能得到治癒。

雖然和BDSM一樣都是自願選擇痛苦,非自殺性自殘的特點是單獨進行、不涉及性,而且是生活遭遇嚴重問題時會出現的反應,所以目的並非追求愉悅。人通常是經歷強烈的自我厭惡、受到心理創傷後,才會出現自殘行為。一項針對住院病患的研究發現,自殘是一種十分迅速的心智過程,做出決定的幾秒內就會付諸實行,事發當下行為者多半沒有濫用藥物或酒精,而且神智清楚。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