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保單之亂,源自於業者「賭一把」拚輸贏、把保險當彩券賣的心態

防疫保單之亂,源自於業者「賭一把」拚輸贏、把保險當彩券賣的心態
去(2021)年1月,搶搭台灣產物保險公司保單末班車的排隊民眾(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部份業者把防疫保單當彩券賣,失去保險的精神,還添加幾分賭博的貪婪。這樣與保險的目的背道而馳,很難不出事,也會拖累周遭相關事務,防疫工作便因此受影響。目前疫情與防疫保單的傷害都還在擴大,兩相害的情況也還持續,如何解決?

文:王任昌

「防疫保單之亂」造成社會不安,各方檢討議論不少,但較少注意保險的本質,以及防疫險與防疫的相互影響、業者與消費者的互動關係。若能從此這幾點作檢視,應該可以找出較好的解決方案。

防疫險與防疫,應相助卻相害

防疫險的目的是要移轉民眾受疫情影響的損失風險,可以幫助防疫順利,例如染疫的民眾有了保險金,不用急著外出工作,可以比較安心的隔離或養病,對病患本身的健康有幫助,對阻隔病毒的傳播也有幫助。另一方面,防疫做得好,染病的人少,保險理賠就可較少,保費就會比較低,也就是保險業者、保險消費者、衛生防疫都有好處。這就是理論上,防疫險與防疫可以相助的情況。

可惜實務上見到的是,在疫情大爆發時期,眾多保戶為了申領保險金而爭先恐後去做PCR檢驗,造成已經緊繃的醫療資源更加難以負荷。另外一面,指揮中心為了紓解檢驗量能,無嚴謹的查核機制下施行「快篩陽性=確診」,會吸引更多保戶去做檢驗,又會增加醫療負擔。再者,若被保險人有意詐保,可能故意染疫、造假檢體,又會造成更大的醫療負擔,也可能擴大疫情。這就是現實上,防疫險與防疫兩相害的情況。

黃天牧:保險業若已承保  保戶買幾張都有責任賠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前)日前在立法院表示,若民眾自選「3+4」居家隔離,防疫險要賠;若保險公司已承保,無論保戶買幾張,只要發生保險事故、符合保單約定,保險公司也都有責任賠。

為何理論上應該兩相助,現實上卻變成兩相害?問題主要是在產險業,且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產險業因為幾十年來的陋習,以及30年來賺錢太順利,以致忽視保險的本質與學能,當然也漠視了保險商品對於社會的影響,以致雙輸。簡單說,產險業用以前好賺的思維再自顧著賺錢,沒考慮社會責任,最後陷入危機,也才發現別人(醫療端)沒為自己考慮,結果互相傷害。

把保險當彩券賣是禍端,回歸風險轉嫁本質是上策

保險的本質是「損失填補(損害補償)」,是自助互助與善良的制度;不料產險業者看到疫情商機便大舉投入,又有部份業者把防疫保單當彩券賣,失去保險的精神,還添加幾分賭博的貪婪。這樣與保險的目的背道而馳,很難不出事,也會拖累周遭相關事務,防疫工作便因此受影響。目前疫情與防疫保單的傷害都還在擴大,兩相害的情況也還持續,如何解決?

治病須先知病,很多先進提出很多防疫保單之亂的問題根源,例如運氣不好遇上疫情大爆發、精算的經驗值太少、政策由清零轉共存、快篩陽性等於確診、消費者重複投保……這些確實都是問題根源,但這些問題在其他國家大都也有,為何只有泰國與台灣出現大量民眾不滿的情況?因為只有這兩地方把保險當彩券賣。

即使在台灣相同時間、相同環境下的壽險業,其開賣的防疫保單限制條件較多,「賭一把拚輸贏」的彩券味比較低,也就沒怎麼受傷。

簡單說,不管國內外的防疫險,「把保險當彩券賣」就出事,否則就沒事,明顯可見防疫保單之亂的深層根源是「把保險當彩券賣」。

病因知道了,就請業者放掉賭一把拚輸贏的態度,回歸保險善良互助的本質,再充分發揮經營學能,讓核保與理賠能依法依契約進行。該保就保,該賠就賠,讓保戶得所應得;同時不該保就不保,不該賠就不賠,以減少不肖者為詐領保險金,爭搶醫療資源或故意染疫而害了全民健康。

又業者可以主動協助保戶篩檢,這樣雖然要花成本還會讓保戶早知確診早領保險金,看似對業者自己不利,但有助疫情早日結束,理賠總數可降低,也可減少詐保機會,對社會大眾的健康與業者自身財務都應該比較好。但這需要疫情指揮中心的同意與協助才可能做到。

只不過關於詐保部分,日前陳指揮官曾表示「那是保險的事」,如此本位思考忽略了前述防疫險與防疫兩相害的情況,如果防疫機關可以幫助保險業者防堵詐保,應該可以讓防疫險與防疫變成兩相助。

對於上方建議,保險業者可能會認為回歸本質與學能是打高空;民眾可能認為建議業者「不要保不要賠」是傷害消費者的幫兇,以致本文可能落得兩面不是人。

如果業者真的認為那是打高空,表示業者即使陷入危機仍不重視基本功,也就難怪再製造出「陪同隔離」、「損害填補」等爭議而更難善了;如果消費者認為拒保拒賠就是不對,其主因是許多保險公司推銷防疫險時,給人的印象就是「來就賣,中就賠」,到後來卻屢屢以核保理賠之名拒保、退保、拒賠,而使消費者難以接受。

這問題出在業者把保險當彩券賣,讓消費者有「中彩」的錯誤期待所致,十之八九是保險業者的錯。但請理性看待:即使是賣彩券,彩券業者也會控管銷售額度(封牌)與抓詐領(彩券造假),所以保險業者對防疫保單採行核保、理賠措施,而有拒保、拒賠的情況也是合理且必要。只是前提必須是合法合理,像業者先前以「複保險」理由對防疫險拒保、退保就無法律依據,不應為之。

防疫險之亂  民眾黨立委:政府應負監督管理責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民眾黨立委張其祿(右)、邱臣遠(左)等人, 19日舉行「防疫險之亂,政府應負監督管理責任!」 記者會,要求政府應負起對保險公司的監督管理責任,確實保障民眾權益。

對立使問題惡化,互助互利對大家都好

看到這裡,應該很多人會說筆者想當牆頭草兩面討好。其實,筆者想討好的何止業者與消費者,如果有好的建議可以同時討好醫界、政府機關、多數民眾,也就是對大家都好的事為何不做?筆者只怕自己無能為力而已。

批評兩面討好者,應該是認為事件的兩面完全敵對、對你好就是對我不好;台灣的政治問題對立化,使問題惡化,其他的社會問題如果同樣採對立思考也會如此;雖然保險業者與消費者有不少利害對立,保險作業與防疫作業也有相互影響的地方,但都還是會有共利共好的地方。所以拋開本位與對立思維,朝著「對你好,我自己也會好」的互助互利思考,才能解決問題。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