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實習簽證到工作簽證,想在美國唸書找工作你該知道的兩件事

從實習簽證到工作簽證,想在美國唸書找工作你該知道的兩件事
Photo Credit: Ian Sane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二等公民,有些事由自己創造,有些則由不得你選。雖然如此,美國政府在隨興擲銅板時,申請者也務必開始替自己鋪路。

前陣子有兩起美國新聞引起我的注意:

一是關於洛杉磯機場小黑屋的新聞。這不禁感讓我慨萬千,因為本人也因為簽證問題被抓去小黑屋幾次。之後再來詳述。

二為今年H1B(註)中籤率創歷史新低,大概只有49%。我畢業當年中籤率大約69%,而本人後來就真的沒有抽到。後頭再來分享。

這些零零總總的經驗,總讓我不禁感嘆這條美國路的崎嶇難行。在此把這趟旅程分成A)學生簽證;B)綠卡;及C)其他;來分享。這篇文章就先分享A)學生簽證的部分。

1. 學生實習簽證 – CPT(Curricular Practical Training)

美國路起點從26歲那一年,申請出國念MBA開始。由於出國的理由是因為唸書,辦的是學生簽證;基本上沒碰到甚麼大問題。開學前,國際學生通常會有些Session,由專人來講解簽證等事項。詳情我也不全記得,但印象較深的,是我們那年有個新的制度:國際學生在MBA第一年時,不能實習或打工。

要等到第一年學期結束,才能辦學生實習簽證CPT,申請SSN等。當下聽了不禁可惜。那時剛開學,我還充滿願景地希望趁學業空檔去實習。

雖然日後證明,MBA第一年真的能有時間實習的大概只有春季,也就是第三學期。剛來的前兩個學期連睡覺都不夠。實習基本上是給事業上不需找工作,或學業上敏捷聰慧者,在閒暇時間充實自己用。

國際學生跟課業、找工作都要花比當地人更多力氣;所以通常都等第二年有空檔才兼差、學習新技能。也因此當時一般人沒有太因為這個政策被影響,雖然一年級春季有空時不能實習比較可惜。

簽證第一年,就這樣順順利利地來到快學年結束。當時我實習是個Off Campus的機會;也就是公司沒有透過我們學校招募,是我自己在外頭找的。這種on & off campus的最大差別是:on campus的職缺因為有事先跟學校合作的這層保障,通常比較不會有突發的驚喜。

驚喜的可能百百種。降到我頭上的驚喜則是,發現我的CPT沒辦法在實習開始前發下來。

先來淺談我當時的實習機會。那時我要去的,是美中一家藥廠的MBA實習program。

其專門給國際學生在美中的總部實習;拿到Return Offer者,畢業後即回各自的家鄉,開始一個Rotational Program。講了半天,重點就是這家公司及其Intern / MBA program等都已經有段歷史了。只是因為它在美國中部,所以公司沒有特別跟西岸的學校合作找學生。

東岸西岸的MBA不一樣在於,西岸的MBA 一般比東岸的晚開學晚畢業。所以像美中或美東的公司,因為學生地緣的關係,自然而然實習計畫也會比較早開始。我公司那年暑假有兩梯的實習計畫,第二梯的開始時間還在我們學校學期的最後一週。卡在那該死的新簽證政策:依照法律,我不能在學期結束前開始我的CPT簽證。

拿CPT為什麼重要?簽證沒下來前人不能隨便飛走,得等發來後帶著飛去上班。而沒簽證就沒薪水。就算人飛去公司開始上班,公司只看簽證的時效發薪水。實習已經只有短短10週,對於一年沒上班的MBA學生來說,賺一天工算一天工。於是我只好無所不用其極地跟學校溝通,逼他們(拜託他們,唉)幫忙生簽證。

跟我實習同期只有另一個是西岸的學生,一個Stanford GSB的大陸男生。我們都碰到同樣的問題,後來各自費了不少工夫,總算生到簽證。Orientation當天,我們坐在教室裡講著這件事,忍不住笑了。

我:你那時候生CPT時有沒有問題啊?
他(笑呵呵):有啊!我就把公司的信寄給學校,請他們弄
我(皺眉頭):我也是。我們學校本來還要我晚點來算了,讓我很光火
他(笑呵呵):我們也是!我本來想說乾脆晚點來算了,沒事兒。(大陸人的「沒事兒」總是讓我聽得很安心)老美不讓我來,我不來就是了。呵呵呵
我(怒眉):這豈不可惜?這個Program弄得這麼好,結果我們居然得因為學生簽證,錯過這些活動!搞這個簽證簡直就莫名其妙
他(笑呵呵):沒辦法唄。簽證這種事兒沒啥法子。不過我們現在也都來到這了,沒錯過半點東西,挺好的!沒事兒沒事兒。

我們後來變成好朋友。他也是我看過最豁達、最沒事兒、最既來之則安之的人。

日後我也發現,不同國家的人對這種法律、簽證等事的應對心態都不同。大國出生的人通常比較能豁達地看待,畢竟國家發生鳥事的樣本數大,大家看多了;小國的人則通常比較不能理解這些鳥事究竟是為什麼會發生。

Photo Credit: Diego Torres Silvestre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Diego Torres Silvestre @Flickr CC BY 2.0

2. 學生工作簽證 – 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or H1B(註)

研究所二年級的春天發生了幾件事:跟我同學(即現在的老公)開始交往;拿到了一間美國 / 印度公司的offer願意幫我Sponsor H1B;同時間,所有國際學生也開始忙碌著,為畢業後的簽證問題做準備。

那時的我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回那間藥廠上班。這家藥廠一切都很好,只可惜我交了個北加男友,於是計劃就亂了。這時正巧有間總部在北加、但骨子都是印度人的科技公司給我個位子,我想起那沒事兒的豁達大陸朋友,決定愛情既來之則安之,就試試留美國先。

手續上來說,畢業前三個月多開始要辦OPT。接著有公司Sponsor者,就照公司給的要求,把所有跟H1B相關的表格文件等繳齊,在4月1日前送件。我畢業那年是2013年,也是那4月1日送件但還是得抽籤的年。送件前的大家都還老神在在,想說找到公司Sponsor、又在4月1日前送件,就已經非常妥當了。結果送件後沒多久,馬上傳來今年申請人數過上限,需要抽籤的消息。

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的。政府的作法是;先通知抽到的人,再通知沒抽到的人。所以四五月期間,我周遭的朋友、未來公司的同事等,開始一個個接到好消息。

五月底的一天,我收到了USCIS的謝謝你沒中獎信。那時的我頗鬱悶,但想起畢竟還有一年的OPT可用,這件事就給它豁達地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