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實習簽證到工作簽證,想在美國唸書找工作你該知道的兩件事

從實習簽證到工作簽證,想在美國唸書找工作你該知道的兩件事
Photo Credit: Ian Sane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二等公民,有些事由自己創造,有些則由不得你選。雖然如此,美國政府在隨興擲銅板時,申請者也務必開始替自己鋪路。

前陣子有兩起美國新聞引起我的注意:

一是關於洛杉磯機場小黑屋的新聞。這不禁感讓我慨萬千,因為本人也因為簽證問題被抓去小黑屋幾次。之後再來詳述。

二為今年H1B(註)中籤率創歷史新低,大概只有49%。我畢業當年中籤率大約69%,而本人後來就真的沒有抽到。後頭再來分享。

這些零零總總的經驗,總讓我不禁感嘆這條美國路的崎嶇難行。在此把這趟旅程分成A)學生簽證;B)綠卡;及C)其他;來分享。這篇文章就先分享A)學生簽證的部分。

1. 學生實習簽證 – CPT(Curricular Practical Training)

美國路起點從26歲那一年,申請出國念MBA開始。由於出國的理由是因為唸書,辦的是學生簽證;基本上沒碰到甚麼大問題。開學前,國際學生通常會有些Session,由專人來講解簽證等事項。詳情我也不全記得,但印象較深的,是我們那年有個新的制度:國際學生在MBA第一年時,不能實習或打工。

要等到第一年學期結束,才能辦學生實習簽證CPT,申請SSN等。當下聽了不禁可惜。那時剛開學,我還充滿願景地希望趁學業空檔去實習。

雖然日後證明,MBA第一年真的能有時間實習的大概只有春季,也就是第三學期。剛來的前兩個學期連睡覺都不夠。實習基本上是給事業上不需找工作,或學業上敏捷聰慧者,在閒暇時間充實自己用。

國際學生跟課業、找工作都要花比當地人更多力氣;所以通常都等第二年有空檔才兼差、學習新技能。也因此當時一般人沒有太因為這個政策被影響,雖然一年級春季有空時不能實習比較可惜。

簽證第一年,就這樣順順利利地來到快學年結束。當時我實習是個Off Campus的機會;也就是公司沒有透過我們學校招募,是我自己在外頭找的。這種on & off campus的最大差別是:on campus的職缺因為有事先跟學校合作的這層保障,通常比較不會有突發的驚喜。

驚喜的可能百百種。降到我頭上的驚喜則是,發現我的CPT沒辦法在實習開始前發下來。

先來淺談我當時的實習機會。那時我要去的,是美中一家藥廠的MBA實習program。

其專門給國際學生在美中的總部實習;拿到Return Offer者,畢業後即回各自的家鄉,開始一個Rotational Program。講了半天,重點就是這家公司及其Intern / MBA program等都已經有段歷史了。只是因為它在美國中部,所以公司沒有特別跟西岸的學校合作找學生。

東岸西岸的MBA不一樣在於,西岸的MBA 一般比東岸的晚開學晚畢業。所以像美中或美東的公司,因為學生地緣的關係,自然而然實習計畫也會比較早開始。我公司那年暑假有兩梯的實習計畫,第二梯的開始時間還在我們學校學期的最後一週。卡在那該死的新簽證政策:依照法律,我不能在學期結束前開始我的CPT簽證。

拿CPT為什麼重要?簽證沒下來前人不能隨便飛走,得等發來後帶著飛去上班。而沒簽證就沒薪水。就算人飛去公司開始上班,公司只看簽證的時效發薪水。實習已經只有短短10週,對於一年沒上班的MBA學生來說,賺一天工算一天工。於是我只好無所不用其極地跟學校溝通,逼他們(拜託他們,唉)幫忙生簽證。

跟我實習同期只有另一個是西岸的學生,一個Stanford GSB的大陸男生。我們都碰到同樣的問題,後來各自費了不少工夫,總算生到簽證。Orientation當天,我們坐在教室裡講著這件事,忍不住笑了。

我:你那時候生CPT時有沒有問題啊?
他(笑呵呵):有啊!我就把公司的信寄給學校,請他們弄
我(皺眉頭):我也是。我們學校本來還要我晚點來算了,讓我很光火
他(笑呵呵):我們也是!我本來想說乾脆晚點來算了,沒事兒。(大陸人的「沒事兒」總是讓我聽得很安心)老美不讓我來,我不來就是了。呵呵呵
我(怒眉):這豈不可惜?這個Program弄得這麼好,結果我們居然得因為學生簽證,錯過這些活動!搞這個簽證簡直就莫名其妙
他(笑呵呵):沒辦法唄。簽證這種事兒沒啥法子。不過我們現在也都來到這了,沒錯過半點東西,挺好的!沒事兒沒事兒。

我們後來變成好朋友。他也是我看過最豁達、最沒事兒、最既來之則安之的人。

日後我也發現,不同國家的人對這種法律、簽證等事的應對心態都不同。大國出生的人通常比較能豁達地看待,畢竟國家發生鳥事的樣本數大,大家看多了;小國的人則通常比較不能理解這些鳥事究竟是為什麼會發生。

Photo Credit: Diego Torres Silvestre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Diego Torres Silvestre @Flickr CC BY 2.0

2. 學生工作簽證 – 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or H1B(註)

研究所二年級的春天發生了幾件事:跟我同學(即現在的老公)開始交往;拿到了一間美國 / 印度公司的offer願意幫我Sponsor H1B;同時間,所有國際學生也開始忙碌著,為畢業後的簽證問題做準備。

那時的我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回那間藥廠上班。這家藥廠一切都很好,只可惜我交了個北加男友,於是計劃就亂了。這時正巧有間總部在北加、但骨子都是印度人的科技公司給我個位子,我想起那沒事兒的豁達大陸朋友,決定愛情既來之則安之,就試試留美國先。

手續上來說,畢業前三個月多開始要辦OPT。接著有公司Sponsor者,就照公司給的要求,把所有跟H1B相關的表格文件等繳齊,在4月1日前送件。我畢業那年是2013年,也是那4月1日送件但還是得抽籤的年。送件前的大家都還老神在在,想說找到公司Sponsor、又在4月1日前送件,就已經非常妥當了。結果送件後沒多久,馬上傳來今年申請人數過上限,需要抽籤的消息。

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的。政府的作法是;先通知抽到的人,再通知沒抽到的人。所以四五月期間,我周遭的朋友、未來公司的同事等,開始一個個接到好消息。

五月底的一天,我收到了USCIS的謝謝你沒中獎信。那時的我頗鬱悶,但想起畢竟還有一年的OPT可用,這件事就給它豁達地算了。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