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以色列》:若不是錫安主義叩門,巴勒斯坦應該會和黎巴嫩、約旦或敘利亞走上相同的路線

《這才是以色列》:若不是錫安主義叩門,巴勒斯坦應該會和黎巴嫩、約旦或敘利亞走上相同的路線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錫安主義就是殖民主義,以色列就是種族隔離國家,巴勒斯坦大浩劫就是種族清洗!身為深愛以色列的歷史學家,挺身而出指陳歷史真相。

文:伊蘭・帕佩(Ilan Pappé)

第一章 巴勒斯坦為無人之地

如今在地緣政治學上所稱的以色列或巴勒斯坦此一區域,從羅馬時期開始就已經是個被承認的國家。它在遠古時期的地位和狀況,便成為了相信「諸如《聖經》之類的資料來源並沒有歷史價值」和認為「聖書即是歷史記載」兩班人馬之間熱議的話題。本書的後幾章,將討論該地區在前羅馬時期歷史的重要性。

不過,學者似乎一致同意是羅馬人給予了這片土地「Palestina」(巴勒斯提納)之名,而此一古稱也早於所有其他把這片土地稱做Palestine(巴勒斯坦)的類似稱呼。在羅馬帝國及其後的拜占庭帝國統治時期,巴勒斯坦都是大帝國下的一個行省,而其禍福也與羅馬及其後君士坦丁堡的命數緊繫。

自七世紀中期以降,巴勒斯坦的歷史便和阿拉伯與穆斯林世界有著密切的關連(然在中世紀被讓渡給十字軍時曾短暫間斷)。該地北東南三方的許多穆斯林帝國和王朝都渴望能將其控制,因為在穆斯林的信仰中,它是僅次於麥加與麥地納的聖地所在之處。當然,其肥沃的土地和戰略位置,也讓巴勒斯坦有著其他引人之處。雖然當地考古學界的優先重點總是羅馬和猶太教遺跡,因而馬穆魯克(Mamelukes)和塞爾柱這些豐富而繁華的中古伊斯蘭王朝的輝煌過往都仍待發掘,但其部分過往統治者的豐富文化,仍可見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部分地區。

若欲瞭解當代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更至關重要的時期非鄂圖曼時期莫屬。鄂圖曼帝國於一五一七年占領該地,停留了四百年,時至今日仍能在各個層面感受到他們的遺產。以色列的司法系統、宗教法庭紀錄(sijjil)、土地登記制度(tapu)和一些建築瑰寶,都歷歷證明著鄂圖曼人當時存在的重要性。鄂圖曼人抵達之時,他們見到的是一個幾乎全由遜尼派(Sunni)穆斯林組成的農村社會,但也有一小部分說阿拉伯語的城市菁英。當時猶太教徒的人口數小於百分之五,而基督徒可能占百分之十到十五。孟德勒(Yonatan Mendel)如此表示:

在錫安主義興起之前,精確的猶太人口占比是未知的。不過,可能介於百分之二到五之間。根據鄂圖曼時期的記載,一八七八年居住在現今以色列/巴勒斯坦境內的總人口數為四十六萬兩千四百六十五人。其中四十萬三千七百九十五人(百分之八十七)為穆斯林、四萬三千六百五十九人(百分之十)為基督徒,而一萬五千零十一人(百分之三)為猶太教徒。

當時,世界上的猶太社群將巴勒斯坦視為《聖經》中的聖地。在猶太教裡,朝聖行為的地位並不如基督宗教和伊斯蘭中重要,但無論如何,部分猶太人仍將其視為義務,亦有少數人以朝聖為由造訪巴勒斯坦。如同另一個章節將闡述的一般,在錫安主義出現之前,主要是基督教徒因為教會的理由,而希望把猶太人長期安頓在巴勒斯坦。

以色列的官方敘事

若瀏覽以色列外交部官方網站對十六世紀以降巴勒斯坦的描述,你會無從得知這便是鄂圖曼四百年治下的巴勒斯坦:

一五一七年鄂圖曼征服後,這片土地被分為四個區畫,行政上歸於大馬士革,由伊斯坦堡統治。鄂圖曼時期初始,約有一千個猶太家庭居住在這個地區,主要在耶路撒冷、奈卜勒斯(Nablus,亦稱示劍〔Schechem〕)、希伯崙(Hebron)、加薩、采法特(Safed或Tzfat)和加利利(Galilee)地區各村莊。此社群由世代居住在這片土地上的猶太人後裔組成,亦有來自北非和歐洲的移民。

在蘇丹蘇萊曼大帝(Suleiman the magnificent)於一五六六年逝世前,有條不紊的政府帶動了發展,也刺激了猶太人的移民。一些新移民在耶路撒冷安頓下來,但大部分人前往采法特,而當地猶太人口數在十六世紀中達到約莫一萬人,該城鎮也成為繁榮的紡織業中心。

似乎,十六世紀巴勒斯坦的主要居民是猶太人,而此區域的商業命脈也集中在城鎮的猶太社群。後來又怎麼了?根據外交部網站所稱:

鄂圖曼政府統治的品質逐漸下滑,讓這個地區大抵疏於照管。截至十八世紀末,這片土地大部分由不住在當地的地主所有,租給貧困的佃農;稅收制度朝令夕改,已然癱瘓。加利利地區和加密山(Carmel)山區的大片森林禿頂;樹沼和沙漠侵蝕了耕地。

在這樣的敘事中,截至一八〇〇年,巴勒斯坦已然成為一片荒漠,來自異地的農夫莫名所以地在不屬於他們的乾枯土地上耕種著。同一片土地也似乎像是一座有著可觀猶太人口的孤島,由外地的鄂圖曼人統治,受苦於帝國政府密集的墾伐計畫,土力也因而枯竭。年以繼年,這片土地更趨貧脊、森林濫伐,而耕地也變成沙漠。這種編造出來的形象堪稱空前絕後,卻在一個官方網站上廣被宣傳。

極為諷刺的是,在編纂這樣的敘事時,作者並未參考以色列的學術研究。大多數的以色列學者若要接受這些主張的效力,或是為這種敘事背書,都會大感猶豫。一些學者,諸如格洛斯曼(David Grossman,人口統計學家,而非同名同姓的著名作家)、寇恩(Amnon Cohen)和本—阿里耶(Yehoushua Ben-Arieh)都已成功地挑戰了這種敘事。他們的研究顯示,數個世紀以來,巴勒斯坦都不是一片荒漠,而是個繁榮的阿拉伯社會——主要人口是穆斯林,大致由農村組成,但也有繁華的城鎮中心。

儘管這種敘事引起論戰,卻仍被一些較不知名、但對教育系統有更大影響力的學者提供,並透過以色列的教育課綱和媒體資源加以傳播。在以色列之外(特別是在美國),「應許之地在錫安主義到來之前杳無人跡、荒涼貧脊」的這等假說,不僅存在而且十分活躍,因而也特別值得注意。

鄂圖曼帝國時期的巴勒斯坦

我們得先查驗真相。反面的歷史敘事披露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其中鄂圖曼時期的巴勒斯坦,和周圍其他的阿拉伯社會並無二致。總體而言,它和地中海東岸諸地區並無區別。作為鄂圖曼帝國遼闊幅員的一部分,巴勒斯坦的人民能十分輕易地與其他文化互動,而非被環繞且孤立。再者,巴勒斯坦總是對社會變遷和現代化抱持開放態度,在錫安主義運動到來良久之前,早已開始如同一個民族國家一般地發展。

在如歐瑪爾(Daher al-Umar,一六九〇—一七七五)等積極的地方統治者手中,海法(Haifa)、謝法阿姆(Shefamr)、太比里亞斯(Tiberias)和阿克雷(Acre)等城鎮不僅更新而且復甦。沿岸的港口和城鎮網絡也因其和歐洲的貿易連結而大為繁盛,同時,內部平原區則和鄰近地區進行內陸貿易。和荒漠恰恰相反,巴勒斯坦曾是當時閃姆地區(Bilad al-Sham,意為「北部地區」,或稱黎凡特地區〔Levant〕)繁榮的一部分。同時,在錫安主義者到來前夕,豐饒的農業、小城鎮群和各歷史古都,也早已供養著五十萬人口。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