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雲之石勒英雄傳(下):看懂大局不扮曹操,走劉秀「敷衍朝廷,立足河北」的路子

魏晉風雲之石勒英雄傳(下):看懂大局不扮曹操,走劉秀「敷衍朝廷,立足河北」的路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懂大局,尋求平衡,謀取利益,是石勒的專長。去跟劉聰作對,當劉淵的忠臣,絕對是沒有半點利益的行為。石勒扮不起曹操,走劉秀的路子,還大有可為,敷衍朝廷,立足河北。這才是石勒需要的。

文:阿前

羯人石勒,西晉末年最傳奇的人物。本是胡帥之子,居於山西,隨著西晉排胡意識興起,石勒淪為奴隸。接下來,先去牧馬,後為馬盜,掌握了好馬,掌握了牧民的經濟命脈,石勒終於受到牧民之長「汲桑」的重用。跟汲桑合作,取得河北霸權的石勒,並未就此登上康莊大道,汲桑很快就被晉朝正規軍鏟除,而石勒則決定投靠當時反晉第一大國:「漢」。

這是匈奴人劉淵所建的漢。

石勒從小就相當有大局觀,再加上某方面來說,他對於西晉朝廷的怨恨至深,這讓他不僅僅是選擇「能讓自己活命」的勢力。石勒需要的,是能夠滅絕西晉的勢力,即使所有人都知道匈奴漢國的實力雄厚,石勒卻認為還不夠。

西晉再爛,也曾經是個統一天下的大國。在國家沒有致命性危險的時候,諸侯分崩離析,並不表示當皇帝受到威脅,那些人不會突然團結起來。一旦西晉諸王團結,當此之時所有的反叛勢力,肯定是不夠打的。說到底,憑著河套匈奴地為根基的漢國,不是西晉天下的對手,至少,漢國必須更強大。

這是任何一個粗通三國的人,都能立刻發現的事實。可惜更多人,總是認為匈奴劉淵,羯人石勒,只是進入中國燒殺擄掠的蠻族頭頭。壓根不願意承認,他們也是西晉大中國下的一份子。五胡亂華不是外族入侵,而是群雄割據,是軍閥戰爭。所以,被晉軍打得狼狽逃竄的石勒,並不急著前往匈奴地。

石勒先往上黨,前去拜訪當地部落的兩個族長。其中一個,名叫㔨督,跟石勒的「羯名」倒是相同。雙方一見如故,石勒也不客氣,有話直說:「現在匈奴單于起兵抗晉,大哥您拒絕和匈奴合作,難道覺得自己能夠獨立消滅西晉嗎?」㔨督搖搖頭:「不能吧,三國時期都說『靜觀天下之變』,我們就是看看有甚麼變化再做打算啊。」

石勒又道:「那可不妙啊,我聽說四周大多的部落,都已經接受了匈奴單于的徵召,正在商議聯合起來將您打倒,把您的部落牛羊人馬,都送給匈奴。如果您覺得不能,那更應該要盡快想好對策啊。」

㔨督大驚,道:「那該如何是好?」石勒連忙站了起來:「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不如大哥親自跟我走一趟匈奴吧,千萬別讓其他人知道了。」就這樣,石勒不費一兵一卒,就「挾」上黨部族頭領族長,去跟匈奴劉淵領功了。

劉淵非常高興,立刻封㔨督為「親漢王」,石勒則為「輔漢將軍」。㔨督也很高興,石勒也很高興,兩人索性結為兄弟。石勒幫㔨督也取了一個漢名,既為兄弟,一起姓石,而為了紀念兩人相逢,取名為「會」。

shutterstock_179741005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這邊最精彩的地方,我敢打賭沒有人會注意到,就是石勒的「輔漢將軍」。

「輔漢將軍」一下,你就會知道劉淵的「漢文化功底」有多麼深厚。要知道,劉淵是第一個承認劉備(季漢)政權的後代。而輔漢將軍一職,也是劉備政權發明的,並非兩漢所有。蜀漢只有三個人領過,分別是李嚴、張裔,以及姜維。這並不是一個正式的將軍職,性質上比較類似「特進」,屬於榮譽職務,介於爵位跟官職之間。

八卦是,李嚴是個降將,姜維是個降將,張裔更是當年劉璋降於劉備的主使者。而石勒所為,就是跟三位大前輩一模沒有兩樣的「輔漢」動作呢,所以說你真的能感覺到,劉淵對於三國故事的極為了解(笑)。

石勒在山西河北,是薄有威名的「胡」將,認真說,其實應該是大馬賊。劉淵在河北不是沒有影響力,問題在於他其實是「晉」將。匈奴立漢,那是匈奴貴族拱他劉淵,河北胡人可不買這個帳。除了㔨督石會,烏丸這邊又有個兩千人族長伏利度,不願意與匈奴合作。

要說明一下,㔨督跟伏利度,在這裡的職稱都是「張」,不是他們姓張。姑且當「長」來看,因為是常見字卻實在不太常見的用法,難找。

面對這支千人勁旅,石勒又設了「輔漢」之計。

先是假裝得罪了劉淵出逃,投奔伏利度。伏利度知道石勒,很開心,直接就跟石勒結為兄弟,把族人交託給石勒,要石勒多去搶點好東西回來。打劫本是石勒拿手好戲,伏利度的收入直線上升,烏丸族人的口袋也飽飽的。草原勇士很現實的,大家很快就發現,跟著石勒,生活比跟著伏利度好啊。

石勒見時機成熟,就找機會抓住伏利度,跟烏丸勇士們說:「現在只有起來反抗晉朝才有活路了,你們要跟我走?還是跟著伏利度?」就這樣,石勒收了這批烏丸勇士,回去找劉淵報到。

劉淵再不疑他,命石勒主管太行山東戰事。不是,問題是漢國的勢力,還沒翻過太行山啊。石勒這就像東吳周泰被任命為漢中太守,說穿了,就是準備開戰,你當先鋒。
一場壺關之戰,於焉展開。三國時代的壺關之戰也算小有名氣,不過都是東側往西打,這回是西側要往東進。

在這之前,河北已大致為晉將劉琨平定,劉琨此時便是在并州與劉淵勢力僵持。而隨著壺關行動的成功,劉琨再也攔不住漢國入侵河北。再次回到河北的石勒,下令不得侵擾老弱百姓,只挑選強壯男丁補充兵源,一時間,竟也頗得河北人支持。

shutterstock_79068358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也就在這個時候,劉淵突然稱帝了。漢光文帝劉淵立刻派出使者,前來給石勒加符節,上平東大將軍。石勒得到皇上指示,加緊攻破鄴城,更狠狠的修理了過去的死對頭們,很快幾乎平定冀州。而劉淵的聖旨再臨,要石勒開府置吏。

對於一個遠征型大將軍,劉淵給石勒的權責,那是堪比阿斗對待諸葛亮了,這絕對不是單純的因為石勒或諸葛亮好棒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