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縫」婆羅洲邊緣:沙巴與加里曼丹邊界,會因印尼遷都而有改變的機遇嗎?

「重縫」婆羅洲邊緣:沙巴與加里曼丹邊界,會因印尼遷都而有改變的機遇嗎?
沙巴山打根地圖。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縫婆羅洲沙加邊緣」系列簡介:馬來西亞的沙巴洲和印尼的北加里曼丹省過去一直被視為是兩國的邊緣地帶。沙加邊界雖鮮少作為公眾關注的區域,但兩地人民私下早已交流甚密。隨著印尼遷都東加里曼丹省,沙加邊界開始有了變化。歷史上,兩地處於重逢的時間點邊緣。文化情感上,兩地需要重新定義彼此的緣分。經濟上,兩地需要中央政府所給予的「針與線」,重新縫紉兩地的邊緣性。

文:吳佳翰、吳浚生

馬來西亞和印尼的邊界,在婆羅洲島緊密相連,從馬國砂拉越洲和印尼西加里曼丹省,延伸至馬國沙巴洲和印尼北加里曼丹省(北加),長達1881公里(見圖1)。如此「厂」字形的細長陸地邊界帶,是馬印政府治理能力難以貫徹的邊疆。它所延伸出來的各類交流與隔閡,是人文學科很少關注的主題。

馬印陸地邊界的課題因為石魯東關口大廈(Serudong CIQ complex)的興建與否而難得受到關注。石魯東村位於沙巴洲的加拉巴幹縣(Kalabakan),距離北加的西曼加利斯鄉(Simanggaris)僅有一步之遙。 2022年3月,馬國財政部以「預算不足」為由,展延這估值馬幣2億多(約新台幣13億)的計劃。突如其來的宣布,讓沙巴洲政府高喊不公,要求重新檢視。

興建石魯東關口大廈,能整頓沙巴和北加之間長期雜亂無章的越境現象,減少走私、偷渡等負面影響。不僅如此,新冠疫情期間,沙加之間數十條的偷渡路徑成了沙巴防疫措施的一大缺口。

539px-Borneo2_map_english_names_svg
Photo Credit: Mortadelo2005CC BY SA 3.0
圖1:婆羅洲上的行政劃分含汶萊、馬來西亞的沙巴和砂拉越洲,以及印尼的北、東、南、中和西加里曼丹省。

沙加之間邊界的劃分

過去,「邊疆」指的是因為「天高皇帝遠」而鞭長莫及之地。即使快馬加鞭,君主諭令也需數週抵達,更何況是古時極缺「快馬」的婆羅洲?然而在資訊傳播便捷的當代,邊疆再也不等同於邊緣地帶。現代國界之線的參照基礎,往往是參戰者或殖民者之間的利益和妥協,而非河流或山脊等天然屏障。在人為和自然因素的相互作用下,地圖出現了一條條詭異奇特的國界實線。

沿著北緯4度,當代沙巴和北加里曼丹的界線也是人為與自然因素的混合體。由西邊的內陸高原開始,從弄巴夏鄉(Long Pasia)和原克拉央鄉(Krayan Induk)之前的曲折屏障,延伸至把石巴迪島(Sebatik)一分為二的筆直虛線,充分展現這超過300公里政治地界的複雜程度(見圖2)。

內陸地區的政治邊界依著崎嶇的山脊繪製,人煙稀少。人群的跨界交流多被高山所限,除了極少數靠著河流通道來連接彼此的案例,如沙巴的冰湘岸鄉(Pensiangan)和北加的倫比斯奧孔鄉(Lumbis Ogong)的交流。為此,沙加的內陸邊界可被視為政經的邊緣地帶。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