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迷路還是污染環境?外籍山友登嘉明湖拆登山塑膠布條引論戰

預防迷路還是污染環境?外籍山友登嘉明湖拆登山塑膠布條引論戰
取自登山社團山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委張景森也參與這場論戰,表示他認為登山布條是小型的路標,如同其它路標,對引導山友很有幫助。這是台灣登山文化的一部分,綁的人覺得它有必要,自助助人。

一位外籍山友前往台東嘉明湖戒冒斯路線登山,下山後貼出一篇「拆登山膠條沒有公德心?」的臉書文,表示自己拆除了大量他認為「不必要」的登山塑膠布條,此文引起網路兩派不同意見山友的論戰,就連政務委員張景森也參與其中,表示登山布條是台灣的登山文化,也是山上的重要指標,不需要以環保之名拆除。

外籍山友:可以減量或用其他方式,避免布條變成垃圾

這位外籍山友Paul Jobin表示,上周從戒茂斯上嘉明湖和三叉山。登山小隊共10位,包括兩位高山嚮導和兩位幫忙背帳篷和食物的協作。令人很不舒服的是,沿路登山塑膠條非常多。他認為這條路線已經是很多人的路線,只有極少數路段需要指引,其餘路徑都很清楚,不明白那麼多登山隊都要綁膠條的目的是什麼。

他也說明,這些塑膠長條,大約在2到3年後就變塑膠垃圾,因此下山時忍不住邊走邊拆,拆下的塑膠條帶回台北做簡單的統計,從溪底營地到嘉明湖登山口路段收集的登山塑膠條分析:總計202條,接起來全長約22公尺。

山友Paul Jobin說:

相信登山隊綁登山布條曾經是台灣登山文化的一部分,幫助其他登山客不迷路,也的確是一種公德心,但是想鼓勵大家想一下,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路標嗎?

如果一定要的話,建議回到以前的習慣,可以用沒有毒的棉或麻類做的布條,可以堆石頭堆,上面塗上鮮豔的顏色,更可以回復原住民傳統的做法,打草結或刻樹痕。

山友Paul Jobin也表示,高山的風景很美,唯一可惜的地方是,吃飯睡覺的兩個營地留下很多垃圾,包括便便和「小白花」(指使用過的衛生紙),真心覺得台灣環境教育還需要更上一層樓。

長期在嘉明湖提供協作服務的「熊出沒企業社」也表示,根據他們的影像,這位山友Paul Jobin到達營地後,主動巡視附近垃圾並撿拾乾淨,因垃圾量多,商請他們協作幫忙揹負部份垃圾下山,表示他不是只有針對布條,而是無痕山林的概念

《熊出沒團隊》也強調,自己沒有製作任何登山布條廣告,因為他們知道那只會多製造不必要的垃圾,甚至有打廣告之嫌。建議山友學習使用離線地圖或者是聘請嚮導預防迷途,如果經濟不允許,也可以找有走過該路線的朋友幫忙,最後並強調,冷門探勘路線布條不建議拆但熱門景點路線大家就自由心證。

布條已成「登山文化」引發論戰

這個「拆掉登山布條」的動作在幾個知名的登山社團中,有不少人提出相關討論。有山友認為「登山布條是救命用的」,因為離線地圖每個人下載的版本不一定相同,而且GPS軌跡會偏移,地貌會改變,現場比對不一定有路。雖然有離線地圖是必備的,但是有布條double check是有必要的。

政委張景森也參與這場論戰,表示他認為登山布條是小型的路標,如同其它路標,對引導山友很有幫助。這是台灣登山文化的一部分,綁的人覺得它有必要,自助助人。

大部分山友也都感謝綁路標的人,這就是它會繼續存在的原因。覺得布條綁得太浮濫,影響視覺觀瞻,或者批評塑料材質不環保,應該改為更環保的材質。這些主張不無道理,可以宣揚,或去向管理機關訴求,要求訂定合理規範。

張景森認為當事人自己動手去拆除,且在臉書上炫耀拆除的戰果,這只挑釁並貶低其它山友而己。登山文化的提升需要平等對話,不需要姿態高人一等的環保控。

但是也有山友認為「拆的好」,有人認為,如果被登山布條救了命「太多次」的人,只能說這樣的人所做的準備可能不足以有資格親近山林,山林這樣的自然環境本來就不該有布條。

著有《登一座人文的山》一書的作者城市山人則曾表示,布條的爭議,並不是在於該不該綁,而是綁的地點與時機。這也和「無痕山林」的觀念相關,不是不留任何痕跡,而是根據所處的環境來最小化人為的影響。

他也在文中放出一張照片,並說明拍攝位置是北橫第一高峰巴博庫魯山(2101m)的北邊三叉路口休息處,明明一旁就有公家單位設置的路標,往山頂的路線也非常清楚,偏偏就是有登山隊不斷地在樹枝上綁塑膠布條,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隨風飄盪的布條拱門。

如果布條的目的是指路,我們只需要每隔一段適當距離有一條明顯的就夠了,這種張燈結綵的綁法只顯得多餘,而且不符無痕山林(LNT)的原則。或許是因為帶了,所以覺得不綁白不綁?或許是有宣傳的需要,所以要壯大自己的聲勢?這些是很難知道的,但相信只要往後進入山林的人們都有這層認識,我們就不會再看到這種景象。

事實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登山布條的相關討論,正反兩方始終各據一詞互不相讓,很多人認為登山布條就是山上的路標,不過也有一派人認為布條污染環境,且過於氾濫已經淪為「打卡」功能。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