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需求量大增,「天價機票」恐成常態?彭博社分析:部分因素並非航空公司所能掌控

疫情後需求量大增,「天價機票」恐成常態?彭博社分析:部分因素並非航空公司所能掌控
圖為旅客在巴黎戴高樂機場的畫面|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航空公司由於無法快速補足人力,最終不得不取消數百個航班,多數歐洲國家也因未能即時雇用、訓練地勤和機組人員,而導致航班延誤或取消。這些情形無形中都增加了航空公司的營運成本。

文:張瑞邦(Tucker Chang)

這2年來的醫療公衛議題,似乎多圍繞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對全球所帶來的衝擊。然而疫情發展迄今,諸多地區已放寬檢疫隔離政策,陸續取消邊境防疫管制的國家亦不斷增加,這也讓許多民眾重啟對海外觀光的期待。

儘管如此,消費者在搜尋航班時不難發現,諸多機票價格相較於疫情前已大幅飆漲。為何總算有機會前往國外實現「報復性旅遊」(Revenge travel),現在卻要負擔更高的支出成本?

《彭博社》(Bloomberg News)轉述達美航空(Delta Air Lines)執行長巴斯蒂安(Ed Bastian)的說法表示,「需求超出原先預期」是造成機票價格大幅上漲的主因。

巴斯蒂安強調,今(2022)年夏天,全球航空票價預計將比COVID-19疫情爆發前高出30%,且欲出國的消費者不僅僅是海外旅遊者,亦有大量的商務旅行人士,需求絕對大幅增加。

《彭博社》分析,儘管各地區、國家的機票上漲幅度有所差異,但票價日趨昂貴無疑是當前的趨勢。以國泰航空6月下旬往返香港及倫敦的經濟艙價格為例,該日期區間的票價約為港幣4萬2051元(約新台幣15萬8000元),等於是比疫情前的價位高出5倍以上。而在同樣的時間區段,若要往返紐約和倫敦之間,直飛的經濟艙費用也要超過2000美元。

「現在的飛機票價真的相當高昂!」在新加坡從事旅遊業的賈桂琳・邱(Jacqueline Khoo)如此說道。其也分享,她從業的旅遊公司近期支付了5000新加坡元(約新台幣10萬7000元/約港幣2萬8500元)的費用,讓公司一位同仁搭乘新加坡航空返回德國漢堡(Hamburg),但過往這段航線的價格為2000新元。

「一張經濟艙機票竟然會花這麼多錢,太不可思議了!」邱如此提及。

萬事達卡經濟研究所(Mastercard Economics Institute)近期的研究也證實了邱的說法,該調查表明,今年4月份從新加坡起飛的航班,票價比2019年水準高出27%,從澳洲起飛的航班則是高至20%。該研究所的首席經濟學家曼恩(David Mann)在接受《彭博社》訪談時便表示,已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在旅行的數個月之前就訂好機票,因為他們擔心飛機票價將持續飆漲。

除需求量大增造成機票價格上漲,《彭博社》也解釋其他票價上漲的原因,其中部分因素並非航空公司可以控制。

大型民航機的使用減少

雖然已經有相當多的國家重啟國門,但許多飛機營運商仍對重新使用閒置已久的大型客機持保留態度,尤其對於空中巴士A380客機、波音747-8大型寬體飛機來說更是如此。

目前多數航空公司偏向使用更節能的機型,例如空中巴士A350和波音787夢幻客機等中型客機,便是節省營運成本的選項之一。

亞太航空公司協會(AAPA)總幹事梅龍(Subhas Menon)也指出,目前全球還沒有完全解封,各航空公司仍需要時間來重組機隊,尤其亞洲地區放寬限制的速度又相當緩慢,且中國身為亞太地區最大的航運市場,目前仍處於封閉狀態。

因此,大型民航機的用量減少、當前航班數有限,造成總座位數減少,都是觸發航空票價提高的因素之一。

國際燃油價格飛漲

國際燃油在過去18個月以來,價格皆呈現上漲的趨勢,然而烏俄戰爭加劇原油價格上揚的力度。《彭博社》對此便闡明,航空公司最大成本即是燃油,當前燃油佔航空公司平均成本的38%,該百分比遠高於2019年以前的27%。對於部分廉價航空公司而言,該佔比更可能高達50%。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與2021年最後一季相比,本季度每加侖的航空燃油價格將上漲17%至33%,且航空公司將比前一年所支出的燃油平均費用多出47%到72%。美國紐約的航空燃油價格從今年以來,更飆升超過80%。

不過,《彭博社》也解釋,各地域的燃油價格仍有差異,這主要取決於煉油成本以及地方稅收。

《有線電視新聞網》進一步表示,大多數的航空公司並沒有簽長期燃油合約,即航空公司沒有為燃油做對沖,若行使燃油對沖政策,則可將成本鎖至一定範圍,以此穩定燃油成本,保護航空公司免受燃油價格飆升的影響。

標普分析師巴格雷(Philip Baggaley)便分析,航空燃油成本的上漲,將對航空公司的利潤構成威脅。

「即便有大量的客源,航空公司也無法抵銷更高昂的燃油成本,尤其燃油費用往後還可能繼續上漲。」巴格雷如此說道。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指出,面對持續走高的燃油價格,航空公司最終僅能提高燃油附加費,即以更高票價的方式將成本轉嫁給旅客。不過當前看來,消費者似乎也願意為海外休閒、商務旅行支付較高的費用。

RTXJCMZ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人力不足、資產負債皆成隱憂

過去2年裡,數萬名空服人員、地勤人員及相關航空業工作者,因疫情的關係被迫離開原有工作崗位。然而隨著航空業逐漸復甦,航空公司卻發現當前無法有效召回過往的相關人員,召聘、訓練新的地勤、空服也難以在短時間內滿足大量的搭機需求,遑論回到疫情前的平均人力營運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