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島漂流記》:想吃培根蛋?英國跟法國就隔著一個海峽,去那邊吃比較快!

《法蘭西島漂流記》:想吃培根蛋?英國跟法國就隔著一個海峽,去那邊吃比較快!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和巴黎是台灣人們非常熟悉的觀光景點,但對法國文化也有很根深柢固的刻板印象。米香希望透過這本圖文作品,以幽默的手法,讓台灣的讀者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異文化能有新鮮的體驗並帶來療癒感。

文:米香

早餐的甜與鹹

朋友來法國自助旅行,某日清晨路經我居住的城市,打電話約我見面順便吃早餐。

依約前往火車站,見到風塵僕僕的友人,一見我就問哪裡有賣英式早餐的咖啡館,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吃到一大盤培根煎蛋,他受夠了歐陸早餐。

看到朋友在破曉時分對氯化鈉渴望如斯,我非常能夠理解且感同身受,帶著他在車站附近的咖啡館一家一家問,但對方只要一聽我問:「你們有沒有培根蛋?」即露出肉鋪老闆聽到「你們賣不賣拖鞋」時的表情,除了不可思議地搖搖頭,有的還會建議我那個愈來愈絕望的朋友:「英國跟法國就隔著一個海峽,去那邊吃比較快!」

朋友後來索性只要了一杯黑咖啡,看著我享用我盤中全套純法式早餐:半截棍子麵包、一個可頌、奶油、果醬、柳橙汁、咖啡。幸好早餐桌上不會放鹽和胡椒,不然他很可能會把鹽罐拿起來往他的咖啡裡撒。

我設法安慰朋友,跟他說了米線去日本玩的故事:住進鄉間的民宿,受到主人的熱情招待,第二天飢腸轆轆地走進早餐室一看,白飯、味噌湯、烤魚、蒸蛋和漬物,沒有一樣是他想吃的。主人眼見這位遠客連碰都不碰一下旅社提供的朝食,過意不去,第二天特地另外端上烤吐司、奶油、果醬和美式咖啡。米線見了好像看到親戚一樣開心,可惜了他份內那一桌非常可口的日式早餐。我那幾天的早餐都吃兩人份。

米線日式早餐_新圖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回到台灣也是。那些琳瑯滿目、爭奇鬥豔的台式早餐,對他一點吸引力也沒有。我們笑他沒口福,他總是聳聳肩說他不習慣早上「吃正餐」,讓給別人享用去。

在我們台灣南部鄉下老家,早餐是扎扎實實的一頓飯,配菜配湯。然而法國人是將早餐歸到點心一類,不算一餐,就像他們下午的點心也不吃鹹的。這是一種進食習慣的差異。

我邊說邊喝了一口柳橙汁,拿刀子將半截棍子麵包對剖,在切面上塗了奶油,接著再塗一層厚厚的果醬。

朋友問:「妳從來沒有早上想吃鹹的困擾嗎?」

怎麼沒有!猶記我剛來法國生活時,會因為找不到想吃的東西而沮喪,甚至動怒,寧可餓肚子。但環境改變人的力量是如此強大且悄然無聲,我甚至對自己口味的改變毫無察覺,上次返台與朋友同去日月潭旅遊,隔天早晨在飯店吃自助早餐,朋友一見我盤中完全依據自由意志所取用的食物時,不禁莞爾:「妳果然變成法國人了。」

我邊說邊將手中那滿是奶油果醬的麵包在咖啡杯的黑色汁液中浸了浸,拿起來,微微地甩兩下,將多餘的兩滴咖啡甩回杯中,再送進嘴裡:「但你知道嗎,早上吃甜吃鹹我可以不計較了,我覺得真的被他們同化的是這個動作,」又把麵包往咖啡杯裡沾了沾,「現在不管吃什麼都會忍不住要往碗裡頭沾溼了再吃。」

明信片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用碗喝咖啡

從前在台灣看法國電影,印象最深刻的是法國人早餐會用碗喝咖啡(或茶)。這種咖啡碗的口徑大概一個巴掌大,容量約三百五十毫升,其中最經典、最陽春的款式,要算Duralex(法國鋼化玻璃餐具和廚具製造商)的早餐碗了。Duralex的玻璃餐具以強化玻璃製成,便宜又耐摔,在一九六○至七○年代間很流行。

早餐的熱飲用碗盛裝的好處很多,譬如碗的橫向面積較大,熱飲冷卻速度較快。碗必須端或捧著喝,冬天時可以順便暖手暖心。最重要的:用碗較易實踐法蘭西民族標誌性動作——麵包須浸濕了再吃。而這個動作的源起有可能是一種基因記憶,可見古時候法國人吃的麵包有多硬!

一般人早餐會喝的熱飲不外是咖啡、茶、熱巧克力,要加料的話也是加奶加糖,而會往這些飲品裡沾的,也是塗了奶油果醬的麵包或可頌、巧克力麵包之類,在分類上歸為甜味的食物。不過也有不少人也會將夾了乳酪(包括味道很重的maroille、munster或camembert)的麵包沾咖啡吃。

當然,還有不少法國人的早餐選擇牛奶+穀物/脆片。

米香早餐2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法國的早餐史

其實,一直到法國大革命以前,法國人沒有早餐,他們一天只吃兩餐,第一頓在十到十二點間,第二頓在下午五到六點。從法語亦可看出早餐在法國的地位。法語的中餐叫déjeuner.指停止夜間的斷食狀態,重新進食,而早餐並沒有一個獨立的單字來稱呼,頂多叫petit-déjeuner,因為它並沒有正餐的地位,充其量只不過是「小中餐」。

不過法國人的祖先並沒有一早起來就吃甜的。譬如中世紀的騎士早上會喝摻了酒的湯,然後吃一塊上面塗了豬油或澆了菜泥的麵包——當然得先沾了湯再吃。對了,法文的copain(朋友)就是從這塊早餐的麵包演變而來的,意指一起分食這塊麵包的人。

至於咖啡、巧克力、可頌這些從外國傳來的食物,要等到十八世紀以後才開始在社會上普遍流傳。據說法王路易十四曾經在土耳其大使的力薦下喝了幾個月的咖啡,但並沒有一試成主顧,他還是喜歡在早上喝花茶。

然而,法國人早餐不吃鹹應該是工業革命以後的事情。因為一直到十九世紀初,法國鄉下人的早餐仍然是麵包泡湯為主。

歐陸早餐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法蘭西島漂流記:一個台灣太太的新故鄉狂想曲》,好人出版

作者:米香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41則感動人心的篇章,百餘張細膩又美麗的繪圖。
⼀個台灣太太遠航漂流的勇氣 ,在法國。
有著奇幻、歡樂、詼諧、奇異、逗趣、幽默,
療癒每一顆心。

  • 有人說,巴黎是一場流動的饗宴……對我來說的確是!到處都是肥滋滋的大老鼠。
  • 換把鎖,被一隻翼手龍敲詐了兩千歐……
  • 既然全世界的雞肉都要全熟才能吃,所以雞肉烤得很熟算是一個讚美嗎?
  • 巴巴,你知道為什麼超人要把內褲穿在外面?因為他不想弄髒他唯一的一條內褲。
  • 你知道一隻蝙蝠能碰到最慘的事是什麼嗎?是睡覺的時候拉肚子。
  • 真正的巴黎人會告訴你,巴黎的靈魂不在鐵塔、凱旋門或香榭大道這些名勝古蹟中,而是在河邊的舊書商那邊。 

療癒人心的精采圖文創作。
做個偽法國人,感受巴黎浮生真實的瞬間,體驗異文化的日常。

這本圖文創作的最初發想是――每個人都是漂流者,在生命的長河中沉浮,由「偶然」決定你最終將在何處擱淺。而米香最後擱淺的地方叫「法蘭西島」,是一個距離最近的海邊還有兩百公里的沖積盆地,流經的大河叫塞納河,島上住著哈樂人,最熱鬧的市鎮叫巴黎……

米香自從與法國先生結婚後就定居巴黎,育有一子,小名猩哥。她本來一直從事法文翻譯的工作,兩年前發現自己對畫畫非常有興趣後,就常以生活週遭的人事物為題材創作,寫文章、畫圖,最後形成了這本書。

法國和巴黎是台灣人們非常熟悉的觀光景點,但對法國文化也有很根深柢固的刻板印象。米香希望透過這本圖文作品,以幽默的手法,讓台灣的讀者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異文化能有新鮮的體驗並帶來療癒感。

書中的角色「米線」、「猩哥」和「我」,都是米香以真實的家人為藍本,再經過虛構化,並將奇幻的成分融入文本中。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米香的插圖風格,以簡約、清淡且不連貫的線條來營造一種輕鬆的透明感,好像清爽可口的沙拉。而且米香生性好奇,有許多奇異想法跟幽默感,讓人在閱讀時,不禁常常會心一笑。

本書特色

  • 一本融合著台式法式童式的溫暖書籍  
  • 藉由作者的雅緻精采的插畫,帶領我們進入歡樂的時光
  • 還可以看見大家喜愛的法國真實人文風景
getImage
Photo Credit: 好人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