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Google已淪為「廣告搜尋器」,查資料得到的不是有用的資訊,而是鬱悶的心情

日本Google已淪為「廣告搜尋器」,查資料得到的不是有用的資訊,而是鬱悶的心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搜尋比較需要專業知識的生活資訊時,搜到的全部都是看似有內容,實質上卻是什麼都沒寫的廣告網站。

最近,每次在網路上查資料時,查到最後心情都會相當鬱悶。因為用Google幾乎只會搜到不相關的資訊。

我想查的資訊很單純。例如處理生活中遇到的某些問題時,有哪些解決方法。或是日本以前發生某件事時,當時網路上的日本人對這件事有哪些看法等。十年前,要查這一類資訊並不難,只要有搜尋,幾乎都可以得到結果。不過現在要查類似的資訊卻變得相當難,而且狀況越來越糟。

我在搜尋資料時,常常遇到以下的狀況:

搜尋結果充斥著大量廣告網站

我在搜尋比較需要專業知識的生活資訊時,搜到的全部都是看似有內容,實質上卻是什麼都沒寫的廣告網站。

我最早遇到這樣的狀況,是好幾年前我以個人身分接翻譯工作的時候。當時我在查估價單、請求書(帳單)等文件範本格式時,發現搜尋結果幾乎沒有個人分享的經驗,就只有商用軟體業者的廣告網站而已。

這些業者用一些粗糙的範本騙人點閱網站,實質的目的是想向點閱網站的人推銷軟體。看到那些內容粗糙的文書範本,我當然也不會想買他們的軟體。還好估價單和請求書的格式並不難,可以從多方零星的資訊中拼湊出來。

最近幾年,我在網路上查報稅的相關資訊時,也幾乎搜尋不到個人經驗談。

日本Google的搜尋結果清一色是稅理士的廣告網站。這些廣告網站看似寫了很多稅務資訊,實際上全部是沒有深度、沒有建設性的「一般論」。本質上就是無條件地慫恿從事自由業的人去開店,然後找稅理士處理稅務。

近幾年,日本從事自由業的人越來越多,當中收入不安定的人並不少。這些人的事業未必能長期營運,也沒有開店的體力。但是日本的網路上,幾乎沒有針對這些收入不安定、最需要幫助的自由業族群的稅務資訊。我會查稅務資訊是因為我有副業收入,想要知道怎麼報稅比較有利。由於我的副收入的金額不多,也不安定,而且也無法預期將來能做多久。如果去開店,還找稅理士處理稅務,我的副收入可能就歸零了。

這些泛濫的稅理士廣告網站,實質上是利用大量稅務關鍵詞欺騙Google的AI,搶佔搜尋結果排行,為自己的事業打廣告。結果洗掉了網路上真正實用的稅務知識資訊,讓真正有稅務方面問題的人查不到資訊,而且還浪費時間點進廣告網站。這些稅理士用狡猾的手段為自己宣傳,當然也不用期待他們會誠實幫客戶解決稅務問題。

以前Google標榜搜尋結果不受廣告商左右,但是在網站可以大量生產的現在,「假資訊真廣告」的網站大量稀釋掉正常資訊。日本Google實質上已經變質成了「廣告搜尋器」。Google或許也不想當「廣告搜尋器」,但是打廣告的人知道怎麼欺騙AI,讓Google無力招架。這種欺騙手法實質上就是專業領域的小型內容農場。

Google治不了內容農場的話,當然也治不了這種比較特別領域的「假資訊真廣告」的網站。

Google擅自移除使用者設定的搜尋關鍵詞

當我發現搜尋結果漸漸被廣告網站霸佔時,我就調整搜尋方法,抓出廣告網站的用詞特徵,然後精挑細選不帶歧義、不太可能誤搜到廣告網站的字串來搜尋資料。而且多半會用兩個以上的關鍵詞來搜尋。

剛開始,用這招搜尋資料還算有用,真的可以排除掉廣告網站。不過現在這樣做,Google就會擅自拿掉一個關鍵詞,把我強制帶回搜尋原點。

我會選用這些關鍵詞搜尋,就是因為只有完全達成這些搜尋要件,一個都不能少,才有可能過濾掉垃圾資訊。但是Google的AI居然還不准我這麼搜,擅自把我精挑細選的關鍵詞當中的一個移除掉,然後列出一堆垃圾搜尋結果給我。Google這種設定實質上就是在妨礙搜尋。這種感覺就像是消費者到店裡指定條件要買某種商品,而且店家一定有這種商品。但是店家卻直接無視消費者指定的條件,故意拿出不符條件的劣質商品推銷,浪費消費者的時間。

當初我以為這只是Google過渡性的實驗措施,不過現在直接移除其中一個關鍵詞已經快變成Google的標準設定。結果我必須要一開始就把所有的關鍵詞都加上英文的雙引號,Google才會服從。

我現在在用排除語法搜尋資料時,也必須在排除對象的關鍵詞上加雙引號。不加雙引號,Google就不會乖乖地比照辦理。所以現在用Google搜尋資料時,所有的關鍵詞最好一開始就加上雙引號,這樣才不會被Google擅自竄改。

我平常用電腦時,常常要切換日打和中打,而且切換過程有點辛苦。因為Windows的IME輸入介面有缺陷,切換輸入法時常常會發生延遲。現在在Google上搜尋資訊,為了防止Google偷改我的關鍵詞,我還要另外切換成英打模式來輸入雙引號。所以我會有一種被Google和微軟聯手惡整的感覺。

幾乎很難搜到幾年前的資訊

由於廣告網站和內容農場泛濫,所以我在用Google搜尋資料時,會設定期間。我在2017年用Google查資料時,就常常把當時最近三年期間的資訊排除掉。因為當時日本網路上的內容農場已經相當泛濫,只有把期間設在內容農場比較不泛濫的時代,才有機會搜到比較有意義的資訊。當時用這招還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資訊。

不過2022年的現在,這招也沒什麼用了。因為幾乎搜不到東西了。搜不到東西,有兩種可能的原因:一種是記錄這些資訊的網路平台消失。另一種可能性則是平台還存在,但是Google卻把這些平台的資訊從搜尋資料庫中抹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