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產業化、產業國防化」始終是蔡政府的核心思維,建立台灣軍工產業鏈「平戰轉換」機制

「國防產業化、產業國防化」始終是蔡政府的核心思維,建立台灣軍工產業鏈「平戰轉換」機制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從第一任的「5+2產業創新計劃」到第二任的「六大戰略產業」,國防航太產業一直處於戰略布局的核心軸線,在面對印太架構全球地緣政治板塊重組上,或是對內創新組建軍民通用的軍工產業鏈上,都顯示出截然不同於舊世代思維的典範移轉。

文:羅正方(經緯航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GEOSAT〕董事長/執行長)

國防航太是蔡政府產業創新的核心軸向

蔡英文總統自2016年第一任的任期以來,即開啟了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三軍統帥的新局,六年以來為了因應日益險峻的外部威脅,同時也必須在軍事革新上,為台灣奠定長遠生存發展所賴的新戰略與新思維。因此「國防產業化、產業國防化」始終是蔡英文政府的核心思維。

無論是從第一任的「5+2產業創新計劃」到第二任的「六大戰略產業」,國防航太產業一直處於戰略布局的核心軸線,在面對印太架構全球地緣政治板塊重組上,或是對內創新組建軍民通用的軍工產業鏈上,都顯示出截然不同於舊世代思維的典範移轉。

2016年,剛當選而尚未就任的準總統蔡英文,在3月15日上午宣布新內閣之後,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展開國防產業之旅的第一站,直抵國防科技最前線之「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充分顯示國家的新女性領導人是十足有備而來。

準總統蔡英文在致辭中再次強調,新的國防政策要包含產業發展戰略思考,每分軍費支出都要創造最大經濟效益。在外界都屏氣凝神注目著,中國民國史上第一位女總統將如何統御三軍,蔡英文從容地拋出以提升國防自主,順勢帶動台灣企業升級轉型,這個出場起手勢宣告了一個新的戰略起點:台灣要走向「寓軍於民」。

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若談到要維繫國家的安全,由國防年度預算所占中央政府總預算比率來看,約略分佈在16%-20%之間,這尚未包括軍事採購的特別預算,足見國防支出是多麼地昂貴。我國國防規模及需求均名列世界前茅,其中的軍事投資約佔整體國防預算之三成,每年也大多在千億規模以上。

長期以來,軍方內部各軍種都是以「外購派」為主流,2000年之後,陳水扁政府雖在朝小野大下,對外軍事採購不斷在國會中被駁回,但也在八年內累計花費約72億美金。馬英九政府即便被美方多次質疑軍事投資並未展現足夠決心,但也在八年內累計花費約205億美金。

算算這兩朝下來,台灣已經花費超過新台幣6000億的天文數字在購買「洋槍大砲」,但倘若認真檢視整個採購清單之後,不禁讓人深思這些國家銀兩是否都花在刀口上了嗎?也因此,引發越來越多國人思考著,難道不能拿部分預算來自主發展,會不會讓軍事投資能夠更有用途?

為了回應外界對於預算分配正義的質疑,以及有效擴大國防經費的投入效益,蔡英文總統與其國安團隊逐步建立出一個新的國防戰略觀,也就是「新的國防政策要包含產業發展的戰略思考,每分軍費支出都要創造最大經濟效益」。

在這樣的新視野下,國防內需必須作為拉動台灣產業升級的一環,利用加速發展軍民通用科技來強化國防自主,也讓台灣的工業實力進入到國防航太的層級,這是國防產業成為蔡英文五大創新產業領域的緣故所在。

事實上,早在2000年《國防法》第22條修法完成後,國防自主的概念便有了相關的法源基礎:「行政院所屬各機關應依國防政策,結合民間力量,發展國防科技工業,獲得武器裝備,以自製為優先,向外採購時,應落實技術轉移,達成獨立自主之國防建設。」

然而,所謂「獲得武器裝備,以自製為優先」,從修法前1999年我國外購軍售佔國防採購預算之68%,到修法後的近期幾年仍然高達約75%的外購,顯見我國國防科技自主政策之推動,成效實在並不不理想。

因此,針對傳聞已久的空軍高級教練機替換案,蔡英文在當選後立即再度宣示必須實現「國機國造」,將接近新台幣700億的經費用在國內「自研自製」之上。果然,軍方也立即改弦易轍放棄外購企圖,由國防部長在立院宣示國內漢翔及供應鍊之相關技術絕無問題,也讓國內航太界燃起新的生機。

為進一步落實以國防作為國家重要策略產業的發展概念,蔡英文政府提出「三個重心」的國防產業聚落構想,第一個重心是以台中、台南及桃園中科院為據點的航太工業,除了持續研發無人飛行載具,推動高級教練機的自研自製,更要啟動下一代戰機的研發。

第二個重心則是以高雄、屏東、宜蘭為新世代船艦工業基地,啟動新構型1500噸級潛艦的原型艦研發,計畫在10年內下水成軍,並進入量產。第三個重心,則是台北、新竹作為資安產業基地,除推動「資通電軍」個別軍種成軍之外,更要以軍用需求擴大國內資安市場規模,支持本土資安產業投入研發。

RTS68LB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勇鷹高教機自研自製象徵國防航太能量的自主提升

蔡英文政府上任後,決定「自研自製」新式高級教練機T-5,並於2016年起,在國防自主的政策主導下,推動「國機國造」計畫。

2017年2月7日,國防部與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和漢翔航空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舉行「新式高教機委製協議書暨合作備忘錄簽署啟動典禮」,宣示「國機國造」正式啟動。同年4月25日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與漢翔航空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舉行「新式高教機簽約儀式」,以委製的方式由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負責構型設計,而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再以主合約商的方式,委託漢翔公司生產66架T-5高教機,總經費為686.4億元新台幣(約23.4億美元)。

在2018年3月完成關鍵設計審查後,陸續生產出4架原型測試機,包含飛行測試用的A1及A2機,以及兩架結構測試機T1及T2機。首架原型機A1自2018年6月1日開始上架組裝,並在2019年9月24日於漢翔公司台中沙鹿廠區出廠,由三軍統帥蔡英文正式掛牌命名為「勇鷹」(T-BE5A Brave Ea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