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拜登政府與川普政府對中戰略的延續與差異,有三個較顯著的不同之處

觀察拜登政府與川普政府對中戰略的延續與差異,有三個較顯著的不同之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將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與川普政府的對中政策文件相比較,還是可以看到某些不同之處,有的差異相當根本,有的差異代表著重點的不同。

文:賴怡忠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5月26日於喬治華盛頓大學發表美國對中政策的重要演說(The Administration’s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算是正式將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定調。

這個演說本來預計在5月5日舉行,因國務卿布林肯染疫而延期,外界對此盛傳布林肯是政治染疫,因為美國希望利用李克強與習近平的鬥爭,強化李克強以對抗大家都很討厭的習近平,所以為此推遲演說時間。

但從布林肯3週後立即出發宣示美國對中政策,而且還是在拜登於日本說出在中國以武力攻打台灣時,美國會軍事援台這句話,之後沒多久。感覺是盡快出面定調以免夜長夢多的成分,還遠高於經營中國內部權鬥的成分。似乎美國不是那麼積極要介入中國內部的權力鬥爭。

從「競爭、合作、對抗」到「自強、同盟、競爭」

布林肯在演說中提到美國對中政策是「(對內)自強(invest)、(結合)同盟(align)、(對中)競爭(compete)」。比較去年3月布林肯在一篇有關美國外交政策的演說,「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中,與中國有關的部分說的是「美中關係本質是競爭關係,在可以合作時合作,在該對抗時會對抗」的「競爭、合作、對抗」(compete、cooperate、adversarial),布林肯在今年5月的演說直接將美中關係描述為競爭關係,雖然在內容上也說不排除合作,但其比重已不若一年前那麼強調了。

中國拿到了「四不一無意」,但美國強調是中國在改變現狀

布林肯在演說中承認美中關係是當今最複雜與最具後果性(consequential)的關係,因為中國不僅有能力而且有意圖,從經濟、外交、軍事、與科技等層面改變國際秩序。

但布林肯也直接說出美國對中國「不尋求衝突或新冷戰,不抑制中國的大國角色,也無意改變中國的政治體系」,布林肯在有關美台關係部分也說,美國「不支持台獨」。綜合起來,這就是中國從去年下半年一直強調,於每次美中雙邊會議都一再主張北京會十分重視的,美國對中國已做出「四不一無意」的承諾。

但布林肯也說得很清楚,是中國自己在改變,導致美國也必須跟著做出反應。因此中國不要想去責怪美國的作為,因為是中國自己改變在先。

國務卿布林肯強調美中是競爭關係,認為中國在改變現狀,也說了雖然不會反對在氣候變遷、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等與中合作,但也不再那麼重視一定要與中國合作。

也強調要堅定支持台灣,雖然提到一中政策,但也說到這個政策是根據《台灣關係法》、美中三公報、六大保證。也強調重視台海安全,反對任何一方改變現狀,期待兩岸分歧以和平方式處理等。這些也是川普政府對台政策的作為。因此這一切似乎都是延續川普政府的對中與對台政策基調。

但如果與川普政府的對中政策文件相比較,還是可以看到某些不同之處,有的差異相當根本,有的差異代表著重點的不同。

RTS7ESC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川普政府與拜登政府對中政策存在三個不同點

如果要分析川普政府對中政策並比較其與拜登政府對中政策的異同,我們起碼會需要參照2018年10月4日副總統彭斯的對中政策演說、2020年5月20日川普政府國安會發布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取徑」(The 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2020年7月23日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森圖書館發表的「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等這幾份戰略文件與演說。

經過簡單的比較後,可以發現有三個較顯著的不同之處。分別是川普政府強調中國的對美作為,是美國社會在今天會有這麼多問題的重要原因(起碼之一),而拜登政府強調美國必須先投資自己以自立自強,才能與中國有效競爭。 中國的作為固然讓美國不好受,但解決美國問題的解方還是在美國。

其次,川普政府在後期開始有意識的對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做出區分,特別是表現在前國務卿蓬佩奧的尼克森圖書館演講。這個潛台詞就是美國不認為共產黨可以合法與合理的代表中國人民,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本質是價值競爭,是與中共的競爭,而中國人民則是可以爭取與合作的對象。但布林肯的演說特別強調對中政策有「三不一無意」,華府無意要改變中國。

第三個差異,是川普政府的對台政策與對中政策上,會強調台灣的民主法治是如何可以作為中國政治體制未來的學習榜樣,台海衝突議題本質不是統獨對決,而是不同政治價值的對壘,而中國對此十分害怕。拜登政府則強調台海安全是國際的共同關切。兩者都強調台海議題不再只是兩岸之間的統獨爭議,但川普政府更著重強調政治價值的分歧,拜登政府更強調台海議題的國際化面向。

川普政府強調中國對美國社會的威脅,拜登比較強調美國自己解決問題

比較一下川普時代副總統彭斯在2018年發表的對中政策演說,以及2020年5月提出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取徑」,川普政府可以說是非常詳盡地提出中國如何在經濟、社會、文化、科技、大眾傳播等領域展開不公平競爭,甚至危及美國社會本身。在美國的孔子學院、竊盜美國科技、芬太尼問題等,都被一一拿出來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