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父的真相》:正如亞當斯後來挖苦地說,華盛頓其實是「有史以來最會扮演總統的人」

《國父的真相》:正如亞當斯後來挖苦地說,華盛頓其實是「有史以來最會扮演總統的人」
Photo Credit: Gilbert Stuart@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父走下神壇之後,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人,他們有時代的侷限,但這不妨礙他們的偉大。本書的目的是要讓讀者看到開國元勳真實的一面,洗盡他們被過分神化或過分詆毀的地方,了解他們對美國人來說到底有偉大。

文:高登.伍德(Gordon S. Wood)

結合共和制與君主制的大型實驗

要求華盛頓出任總統的壓力太大,終於使他讓步。他順理成章地拿到所有選舉人票,是美國史上唯一享有如此殊榮的總統。身為首任總統,他面對的環境是其他總統未遇過的,而全國也唯有他有辦法面對。美國人是在君主制度中茁壯的,從未經驗過一個不是國王的元首。華盛頓一方面必須滿足人民對父權領導的深刻渴望,一方面又要塑造由選舉產生的共和國總統典範。

一七八七年憲法所選出的元首,在美國史上並無前例,華盛頓沒有先例可供仿效。他不僅要證明和充實這個新的總統職務,還要團結全國,向全世界證明美國這個自治政府的偉大實驗是可行的。他在一個還在戰爭中的革命世界做到這些,沒有犧牲掉國家的共和制度,成就令人驚嘆,這是其他不論多偉大的總統都不能及的。

在一七八九年時,許多美國領導人認為一七八○年代的各州民主已太過氾濫,民主需要被約制,但又不能傷害共和主義原則。而這正是創立新憲法的背後原因之一。所有聯邦黨人(支持新憲法的人自稱)都認為民主需要被約制,新政府需要更大的權力。而在十八世紀的英美政治理論中,權力就意味著王權。根據十八世紀混合式或平衡式政府(balanced government)的傳統憲政概念,過多的民主就需要用王權來加以制衡。

但在一七八九年,聯邦黨人很清楚他們不能公開倡議政府中需要更多的王權。然而許多人私下都同意班傑明.洛希的看法,亦即新政府必須「結合王權的活力和貴族的穩定力量,來統合共和國中的各種自由。」

就連麥迪遜這麼堅持共和主義的人都認為,新的聯邦政府應該扮演英王在英帝國中那種超越政治的中立角色。

而其他聯邦黨人,例如漢彌爾頓,對革命後的民主過頭更感失望,希望在政體中加入更多的王權。事實上,雖然漢彌爾頓與許多知名聯邦黨人在一七九○年代都支持新憲法,但他們想建立一個更中央集權的財政軍事國家,最終能與歐洲那些強大君主制國家抗衡。但他們也很清楚,不論要怎樣把王權帶進美國,都必須將其置於共和制度中。正如有人所說,聯邦黨人真正想要的是另一個奧古斯都時代,只是他們從來不明言。

奧古斯都正是想把君主制帶進羅馬帝國,但同時又對共和制口頭敷衍。

如果要把王權帶進新政府,那麼權力的中心就是總統。正是因為這一點,總統這個職位才讓許多美國人深感疑慮。首席執政官(chief excutive)向來是傳統專制政體的源頭,而正如富蘭克林所指出,這種職位在美國自然會往君主制度傾斜。

美國人雖已習慣有議會,卻未有過一位獨立的總統。一位單一而強大的全國行政首長,會讓他們不由想起他們剛剛拋棄掉的國王。當詹姆斯.威爾遜在費城制憲大會提案說,行政權「應由單一個人組成」時,當場引起一陣不安的沉默。代表們都很清楚這個職位意味著什麼。約翰.拉特利奇(John Rutledge)抱怨說:「人民會認為我們太過傾向君主制。」埃德蒙.蘭道夫(Edmund Randolph)也警告說,創造出總統職位,「乃是向君主制的一大邁進」。

但制憲大會之所以無視這些警告,創造出一個這麼強大、這麼像國王的首席執政官一職,只因為大家都認為第一任總統必然會是華盛頓。

確實,在一七八九年那個時候,華盛頓是唯一夠莊重、夠有耐性、夠自制、夠有共和美名,足以擔當這個未曾試驗過、但可能大權在握的總統職務的人。有很多人,包括傑佛遜在內,都期待華盛頓能終身擔任總統,做一個由選舉產生的君王。

確實,如果我們不曉得當時的人是真的覺得美國有可能轉變為君主制,我們就不能理解一七九○年代發生的事。共和制度是未經試驗的新事物。當時全世界幾乎都實行君主制度,大部分人也習慣君主制度,而歷史也證明,大多數共和政體都會轉變成君主政體。

如同四階段社會發展理論所說,社會的自然演進似乎是從簡單的農業共和國發展到複雜的商業君主國(古羅馬的歷史是最明顯的例子)。威廉.肖特(William Short)當時人在法國,他看到新憲法時並沒有特別害怕行政部門的權力。但他認為,「十八世紀的總統」將「在十九世紀被移植成國王」。維吉尼亞的喬治.梅森(George Mason)也認為,新政府註定會變成「選舉產生的君主制」。南卡羅萊納的羅林斯.朗茲(RawlinsLowndes)則認為,新政府和英國的體制很像,大家都預期「我們會從共和制轉為君主制」。

更令人混亂的是,就連副總統亞當斯都極為坦白,不顧政治正確的公開宣稱,美國是「君主共和制」或「共和君主制」。

華盛頓一開始的行為確實有君主的調調。例如,他在一七八九年春從維農山莊起程到首都紐約,整個過程就像國王出巡。一路上盡是禮砲和各種精心策劃的歡迎儀式。

凡他所到之處,眾人皆高呼「華盛頓萬歲」。耶魯大學學生還舉辦辯論,辯論由選舉產生的國王是否優於世襲君主,君主制的呼聲甚囂塵上。「你現在就是國王,只是名稱不同」,詹姆斯.麥克亨利(James McHenry)在一七八九年三月對華盛頓說,祝願總統「能長久而快樂地統治我們」。

有些人乾脆把華盛頓的就職儀式稱為「加冕」,這一點都不奇怪。由於太多人都認為,華盛頓會變成由選舉產生的君主,所以有些人對他沒有子嗣這件事還鬆了一口氣。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