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禁止學校使用性別友善的「包容性語言」,稱會讓孩子產生混亂、語言能力下降

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禁止學校使用性別友善的「包容性語言」,稱會讓孩子產生混亂、語言能力下降
阿根廷2010年通過《同性婚姻法》時,國會前的慶祝活動。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根廷這週從一場新的辯論展開:包容性語言。布宜諾斯艾利斯市政府禁止首都所有公立和私立學校的教室中使用包容性語言,其他縣市的右翼政黨也打算效法提交法案。

「從現在開始,老師們必須尊重西班牙語的規則。」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上週五(10日)發布了一項爆炸性的措施,禁止首都各級學校從幼稚園、小學到中學使用「包容性語言」(Lenguaje inclusivo)。

即日起,布宜諾斯艾利斯教育局禁止教師在課堂上使用「e」、「x」、「@」等包容性語言,稱這些會阻礙學生閱讀和寫作,「為了協助孩子們學習語言,教師必須根據西班牙語規則、語法規範和官方指引從事教學」。

教育局長阿庫妮亞(Soledad Acuña)隨後補充,這項措施是一種規範,「如果老師們不遵守,將會有行政紀律程序」,也就是說,不遵守規定、還在教學生們包容性語言的老師們日後可能會面臨處罰,這項政策引發阿根廷公眾的廣泛討論。

什麼是包容性語言?

西班牙語是一個性別無所不在的語言,幾乎所有的名詞與形容詞都有陰、陽性之分,從單詞中最後一個元音字母判斷:陰性為a、陽性為o。不過,語法性別上的陽性(對男性的稱呼)用法較陰性廣泛,像是如果一個群體有男有女,代詞將會是陽性而不是陰性,一直以來被認為無法擺脫父權的影響;而隨著社會上非二元性別認同開始茁壯後,陰性、陽性的區別也讓LGTBIQ+族群感到無所適從,因此有了包容性語言的出現。

包容性語言不是新發明的語言或詞彙,而是改變原有的單詞結構,將標誌性別的字尾改成中性的「e」,也可以「@」、「x」、或「*」替代。舉例來說,在西語中男孩是niño,女孩是niña,包容性語言則以niñes、niñ@s、niñxs或niñ*s稱呼孩子(不指涉性別)。

包容性語言除了指涉非二元性別者,也可以用來指男女混合的群體,或者在還不清楚一個人性別的時候也可以用包容性語言,而不是通用的陽性。

近年來阿根廷的LGTBIQ+運動取得重大進展,如《性別認同法》(2013年)和《跨性別就業配額法》(2020年)的通過,包容性語言在過去4、5年開始變得流行,不僅大學授權在學術上使用包容性語言;阿根廷衛生部也於今(2022)年5月宣布,將在官方文件中納入包容性語言的使用。

shutterstock_76072266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阿根廷2017年舉辦同志大遊行

布宜諾斯艾利斯政府為什麼要禁止?

布宜諾斯艾利斯市政府的解釋是,在COVID-19疫情後,阿根廷中小學生的教育程度明顯受到影響,其中最嚴重的是閱讀能力,平均成績創下近4年新低。教育局長阿庫妮亞也表示,包容性語言會產生「混亂」,她稱這項措施是為了改善學生們「非常危急」的情況,要求教師們記住重點是孩子們的受教權利,而不是「教師個人的喜好」。

如果老師和他的同事之間,或者學生彼此之間想使用包容性語言,這樣的情況是可被允許的,市政府強調,規範的是課堂上的教學和使用的教材。

阿根廷老師、學生怎麼想?

布宜諾斯艾利斯省一所高中的語言學老師Guille(吉雪)告訴《關鍵評論網》,在阿根廷,絕大多數的人都知道包容性語言,但是知道和真正會使用的比例還是有差距,因為那是一個非常象徵性、政治性的用法,他說他來的地方只有少數的人會使用,市中心使用的人比較多。

包容性語言的使用,是不是如市政府說的會製造混亂、讓更小年紀的孩子學不好文法?吉雪說,所有西班牙語的母語者都知道陰、陽性之分,包容性語言是在這樣的語言之中,再加入一種表達方式,只在特定情況使用,他認為市政府的說詞只是一個藉口,這個論點「站不住腳」。

吉雪也說,在學校,老師不會在教語言、文法的課堂上教學生包容性語言;通常提到包容性語言,也是從政治性的觀點出發(如在教授性別運動、性別認同時)。他也提到,學校教材並不會教包容性語言,多數的年輕人是從電視、社群網路上學到的。

吉雪認為,禁止包容性語言的目的,不單純只是語言學的討論,而是一個政治性的討論,隱藏著保守論者不鼓勵多元性别認同探索的立場。阿根廷在2008年通過《國家綜合性教育計劃》(ESI),學校有義務教導學生性別認同、性傾向等內容。

作為一個老師,吉雪說他支持包容性語言的使用,也鼓勵自己的學生使用,對於市政府的新禁令,他說:

「你不能禁止人們的表達方式,如果有人想使用(包容性語言),你必須尊重對方,對吧?就像你不能禁止人的『存在』一樣」。

而在阿根廷西部的門多薩一所技職高中就讀、今年18歲的Karom(卡囉木)也告訴《關鍵評論網》,她覺得布宜諾斯艾利斯市政府禁止包容性語言的措施既沒必要、也太超過,她說包容性語言是一種接納更多人的語言工具,本身不需要教材。

卡囉木說,她在大約2年前時學到包容性語言,當時她的一個老師在課堂上使用,一開始她並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用的原因,不過在了解包容性語言的意義後,她和朋友之間很常使用。除了對非二元性別者,為了尊重他們的性別認同,她和他們交談時會使用包容性語言;在她的班上雖然沒有非二元性別者,他們還是會使用包容性語言「todes」來指稱包括男女的「大家」,而不是慣常使用的「todos」(通用陽性),卡囉木說這樣才能突顯原有語言沒有涵蓋的女性與非二元性別者。

如果課堂上禁止使用,會不會讓之後的學生失去認識包容性語言的機會?卡囉木說她不認為,就算禁止,這一代年輕人很了解不同的性別認同,出於尊重,他們喜歡、也已經會使用對應的包容性語言,她不認為禁止就會讓學生不用,因為「他們已經在使用了。」

阿根廷社會對於禁令的反應?

由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長拉雷塔(Horacio Rodríguez Larreta)很有可能成為即將到來的阿根廷總統大選中,中右翼反對黨「共和黨方案」(Propuesta Republicana)的候選人,這項禁令也被認為是討好保守派選民、替未來的總統選舉鋪路。

shutterstock_213396100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長拉雷塔(中)是2023年總統大選的潛在候選人之一

不過,首都開的第一槍禁令很快地在阿根廷發酵,包括拉里奥哈(La Rioja)、聖達菲(Santa Fe)也相繼有政治人物醞釀提案,要在該省份的學校禁止包容性語言的使用。

阿根廷教育工作者聯盟(UTE)發表聲明,拒絕遵守這項禁令,痛批這項決定「意圖恐嚇老師和學校」,並稱從語言中「否認」跨性別和非二元兒童和青少年,是對每個人身份權的攻擊,也是針對尊重多元環境的攻擊。

國際特赦組織也要求布宜諾斯艾利斯教育局,提出禁止在學校使用包容性語言的研究基礎是什麼,並警告說這項措施違背了性別認同的權利,與《性別認同法》相衝突,呼籲布宜諾斯艾利斯市政府應該撤銷這項禁令,因為「所有人都有權因著他們的身份認同,得到相對應的稱呼」。

阿根廷教育部長佩爾切克(Jaime Perczyk)表示,孩子們的閱讀寫作和表達能力的確必須改進,但他不認為這與包容性語言有關,並指出他認為布宜諾斯艾利斯政府在這個問題上「存在一定的無知」。

到目前為止,阿根廷沒有全國性法規以規範學校使用包容性語言。烏拉圭允許學校教授包容性語言,但前提是「必須符合西班牙語法」;法國則不鼓勵使用所謂的包容性寫作,認為這項語言有礙閱讀和理解文字。

規範西班牙語的西班牙皇家學院(RAE)拒絕將包容性語言收進辭典裡,認為使用「e」來指涉性別與西班牙語的形態格格不入,也是不必要的,因為語法上的陽性也能用來泛指女性。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成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成員!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疫情、天災、戰火引爆全球緊急特況,兒童救援行動迫在眉睫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5關注世界各地發生的緊急特況:有經歷多重災禍、面臨人道危機的阿富汗,也關注因新冠疫情而陷入困難的臺灣弱勢家庭,帶大家共同了解兒童脆弱性與救援行動的必要性。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五集,以實體活動形式於7月26日下午在台北文創大樓舉行。本集內容帶領觀眾一窺國內外「緊急特況」的現在進行式,搶救面臨天災、內戰、乾旱、飢荒、意外等的家庭與兒童。無論是在阿富汗、還是孕育你我生長的臺灣,世界展望會都以實際行動協助兒童的生命再次豐盛,也邀請各界攜手同行,伸手救援所有需要協助的人們。

「許多兒童都在苦苦掙扎求生存,他們也在失去機會。」

──阿富汗世界展望會會長 阿孫莎.查理絲

戰爭、氣候、地震引爆人道危機,阿富汗救援行動刻不容緩

今年6月22日,阿富汗經歷當地20年來最嚴重的強震,高達規模6.1的震度造成無數民宅倒塌、上千人死亡,許多民眾因此流離失所。過去《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也曾提到,阿富汗本已存在武裝衝突與乾旱成災所造成的人道危機,如今這般大規模的震災更是讓國內民生情況雪上加霜。根據日經亞洲估計,阿富汗約有全國人口總數的三分之二人正在挨餓,飢餓人口數字高達2280萬。

S__97173567
Photo Credit:美聯社
2022年6月22日,阿富汗東部邊境地區在一夜之間遭規模6.1強震侵襲。

除了飢餓,阿富汗2021年8月政權轉移後,隨後的經濟崩潰造成50萬個工作機會消失,也衍生更多危機,不只將近一半的阿富汗人缺乏糧食、健康設施、安全飲用水等基礎生活物資,也失去受教育的權利與工作機會,而政府當局對女性的諸多限制,更使無數女孩落入失學或童婚的危機。這不但重創阿富汗的經濟,更影響到數萬家庭生計,許多兒童也失去擁抱希望與夢想的機會。

在阿富汗的事工現場,疫情、通膨、政權更迭、武裝衝突……種種原因都讓脆弱家庭的情況更加危急,日漸艱難的生活讓越來越多過度消瘦、營養不良的孩童被送到救護機構。聯合國統計報告也指出,今年有超過100萬名阿富汗兒童面臨嚴重營養不良,幾乎是2018年的兩倍,甚至因為營養不良或健康設施的缺乏,在2022年一月造成13700名嬰兒夭折、27名孕婦死亡。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讓阿富汗的人道危機逐漸失控,迫切需要你我的援助。

緊急特況不只影響當下,更可能成為一生的遺憾

圖片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無論天災還是人禍,只要孩子受到疫情、天災、武裝衝突或氣候變遷等的影響而急需救援,就是世界展望會致力搶救的「緊急特況」。緊急特況之所以緊急,不只是災難本身帶來的苦難令人不忍,更因為兒童尚未發展健全的身心往往難以承受。我們可以量化因飢餓、天災、戰爭而受災的兒童人數,但貧困受迫造成孩子心靈世界崩塌的傷害,是永遠無法被度量與彌補的。

根據兒童發展研究協會(Society for Research in Child Development)的調查,單是因為洪水、颶風、乾旱、熱浪等自然災害而受苦的兒童,每年就高達1.75億,聯合國難民署近期統計也指出,全球因戰亂、天災流離失所人口,已達歷史新高的1億人。我們應該都同意,無論外在環境變化多麼劇烈,每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安穩成長的權利,或許生活安穩的我們很難體會統計數字之下代表的苦難,但它提醒我們更應該主動了解、伸出援手。

孩子現況_水資源不足_我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水資源不足,孩子們只能騎著驢,走向遠方取水。
孩子現況_營養不良_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當娜迪亞來到展望會設立的行動診所,護理師很快檢查出她患有急性營養不良,需要緊急治療。

面對阿富汗多種因素構成的緊急特況,世界展望會除了發揮深耕阿富汗20多年的事工影響力,與聯合國糧食署合作從事緊急物資救援,也設立長期陪伴機構「街童中心」,為孩子們保留一片純真天地,可以盡情遊戲、學習,獲得心理及情緒上的支持。儘管離開後仍要面對殘酷的現實,但街童中心讓他們至少還能擁抱希望與夢想。

街童關護中心_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街童關護中心裡,孩子們在世界展望會生活技能課程中學習生活技能。
960x540px-LINEPay_TOP-banner-阿富汗兒童_(1)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撐起孩子的未來:搶救疫情之下陷入生活危機的弱勢家庭

除了阿富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造成國際原物料及糧食供應的緊縮,經濟、社會的劇烈衝擊是全球性的。回首觀察臺灣幾年間通貨膨脹的變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臺灣近三個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通膨率)已經超過3%,也讓弱勢家庭收入銳減、甚至發生斷炊的危機,這不只是多年來最糟糕的狀況,國內尋求家庭急難救助的需求也相較過去增加五倍之多,有約3200戶台灣世界展望會服務的特況家庭面臨物資、經濟等面向的迫切需求。

像是在台灣東部部落小鎮的小謙一家人,從父親阿宏五年前經歷職災,失去工作搬回部落後,就成為了世界展望會關心的特況家庭。當時為了「把孩子們帶大」的這個目標,爸爸阿宏依靠僅存的一隻手,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搭建雞舍,依靠賣雞蛋、為觀光農場等店家代養雛雞的生意支撐著一家七口的生計來源。不過新冠疫情期間,因應部落自主防疫減少人流,代養雛雞的訂單銳減,再加上到外地送貨的染疫風險,讓小謙家一度陷入經濟困境。

面對這些因職災、疫情而生活困頓的弱勢家庭,世界展望會在第一時間張開雙臂提供扶助,撐起這些特況需求,不但安排社工員週期性的訪視給予關懷,評估特況家庭需求以提供相對應的物資扶助,例如白米、助學金等;也協助安排課後照顧、營養補充等社會資源連結,並協助阿宏修建雞舍、增進養殖技術。小謙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這讓阿宏找到迎向未來的希望,在某一次拜訪時,阿宏笑著對社工說:「全家人一起平安生活,又有展望會和許多人關心我們,就是福氣。」

讓孩子再次盼望明天,擁抱夢想

如今,全球已經漸漸走出新冠疫情的陰霾,變動之中蘊藏的是重新開始的機會,無論是後疫情的新生活模式、還是世界經濟格局變化,人們都在找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較於衝突不斷的阿富汗或其他國家,社會相對穩定的我們更是幸運,許多國內的特況家庭也在世界展望會的陪伴之下日益茁壯,全家人攜手相伴一步步落實對美好未來的想像。無論是千里之外還是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孩子,都應當擁有成長、盼望未來,以及發展自己夢想的機會,這是世界展望會致力事工服務的初衷,也是希望透過特況救援獻給世界的祈禱與祝福。

立即伸出援手,搶救面臨人道危機的兒童!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圖片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