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親美、反美路線之爭(上):以陳友仁為代表的「民族派」,可說是洪秀柱路線的祖師爺

國民黨親美、反美路線之爭(上):以陳友仁為代表的「民族派」,可說是洪秀柱路線的祖師爺
跟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同台的洪秀柱|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以朱立倫為代表的黨中央是「親美派」,那麼以洪秀柱為代表的底層深藍群眾就是黨內的「反美派」。或許「反美派」不願意以「反美」甚至於「親共」自居,那麼用「民族主義派」可能更為恰當。

陳友仁是極少數沒有追隨汪精衛「分共」,堅決主張延續國共合作路線的武漢國民政府要員,因此他想要不被蔣介石或者其他軍事強人殺害的唯一後路就是流亡蘇聯。如同電影《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所演,對蔣介石清黨歡呼最大聲的就是上海租界裡的英國人和美國人。事後蔣介石也就「南京事件」向英美日法義道歉,爭取與西方國家還有日本和解,共同對抗蘇聯這個頭號敵人。

從陳友仁的角度來看,蔣介石對革命外交最大的背叛可能還不是清黨,或者是慫恿東北軍在1929年收回中東鐵路經營權,引爆了中華民國與蘇聯之間武裝衝突的「中東路事件」,而是他在張學良建議下撤銷了對顧維鈞的通緝。尤其是「九一八事變」後,顧維鈞更是成為國民政府外交路線的靈魂人物,此為國民黨親美外交的真實起點。

Wellington_Koo_1945
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 CC BY SA 3.0
顧維鈞

陳友仁失敗的抵抗

顧維鈞路線的復活,其實就是北洋政府外交路線的復活,看在陳友仁眼中絕對是100%的反動路線。陳友仁也就此成為蔣介石的敵人,1931年5月汪精衛與孫科等人與蔣介石對抗,於廣州另外成立國民政府,人在蘇聯的陳友仁立即回國出任廣州國民政府的外交部長。除爭取蘇聯支持外,陳友仁還積極與日本方面接觸,尋求中日合作實現孫中山先生的「大亞洲主義」。

顯見以陳友仁為代表的國民黨「民族派」,確實是以英美等西方國家為頭號大敵,他們或許沒有中共那般把莫斯科視為「精神祖國」,但是只要能夠將英美勢力從亞洲驅逐,無論是蘇聯還是日本都是可以合作的對象。然而「九一八事變」的爆發,使日本取代了英美成為中國年輕世代知識份子最痛恨的外國,都讓陳友仁無法將自己「反帝」優先的主張貫徹到底。

最終廣州國民政府為了團結禦侮,又與蔣介石的南京國民政府和解,讓陳友仁不得不尋求新的反抗機會。1933年,粵系部隊第19路軍在福州造反,成立同時接受中共與日本支持的中華共和國人民政府,陳友仁又自動請纓出任外交部長職務。結果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得人心,成立不到4個月就遭效忠蔣介石的中央軍推翻,導致再度被通緝的陳友仁只能流亡海外。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人在香港的陳友仁被日軍「請」回了他昔日同志汪精衛統治下的上海。此刻國民政府再度分裂為蔣介石領導的重慶政府與汪精衛的南京政府,前者在顧維鈞帶領下繼續推動聯合英美疏遠日本、蘇聯的親西方路線,後者則致力於與日本合作打造一個沒有英美勢力的「大東亞共榮圈」。相比較起來,顯然後者是對陳友仁更具吸引力的。

陳友仁到1944年去世以前都不曾進入南京國民政府擔任官職,不過隨他一起回上海的秘書,具備中共黨員身份的章克卻出任了汪精衛政權的宣傳部次長。章克身為宋慶齡與陳友仁的手下愛將,是奉潘漢年的命令擔任南京國民政府宣傳部次長的,顯見中共方面也做足了日本可能打贏「大東亞戰爭」的準備,隨時加入汪精衛政權成為「勝利」的一方。

1927年宋庆龄陈友仁在莫斯科
Photo Credit: Ibekolu @ public domain
1927年宋慶齡陳友仁在莫斯科

分道揚鑣的兩股勢力

伴隨著陳友仁去世、日本戰敗還有重慶國民政府的班師回朝,「民族派」徹底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蔣介石的親美路線不只迎來了抗戰勝利與台灣光復,還讓中華民國成為與美國、英國、蘇聯平起平坐的世界四強,仿佛沒有任何人比他更能夠帶領中華民族揚眉吐氣。不過接踵而來的國共內戰,很快證明了這個「四強」不過只是虛有其表。

國軍在戰場上的節節敗退,讓宋慶齡、李濟深以及馮玉祥等往日陳友仁的老同志們成為中共拉攏的對象,他們也做好了與蔣介石分道揚鑣的決定。1948年1月1日,以孫中山正統自居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在香港成立,簡稱為「民革」。美國為了確保中共上台後不「一面倒」向蘇聯,曾試圖遊說「民革」影響中共走出一條不親美也不親蘇的「中間道路」。

想不到「民革」主席李濟深很有「骨氣」,當即拒絕了美方的提案,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向莫斯科「一面倒」,將陳友仁「反帝」的革命外交精神延續了下來。相信如果陳友仁到1948年還活著,加入「民革」的可能性相當之大。到了1950年韓戰爆發,毛澤東派出的中國人民志願軍更是與聯合國軍打出了一個平手,進一步實踐陳友仁的遺願。

只是到了後來隨著反右派運動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爆發,「民革」元老們難免如同其他「民主黨派」一樣遭到整肅。「民革」經歷過此一浩劫,自然對中共外交路線更是順從,不敢有任何造次。當北京當中央要抗美援朝的時候,他們只能跟著高唱「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來高聲呼應。當鄧小平宣佈改革開放並引入美資的時候,他們又跟著高唱「發展是硬道理」。

時至今日「民革」仍是中共的橡皮圖章,別說無法扮演一個稱職在野黨的角色,就連自身理念是什麼都不清不楚,甚至連青天白日黨旗都不敢打出來。值得注意的是,以洪秀柱為代表的台灣深藍「民族派」,雖然到大陸發言的內容基本上與「民革」沒有兩樣,可他們在心態上同樣瞧不起「民革」,更不希望被兩岸人民貼上台灣版「民革」的標籤。

  • 國民黨親美、反美路線之爭(下):「聯俄容共」與「大亞洲主義」是深藍最真實的政治信念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