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雲之西晉滅亡(二):效忠晉室的當世名將苟晞,轉眼就成為過場

魏晉風雲之西晉滅亡(二):效忠晉室的當世名將苟晞,轉眼就成為過場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陣混亂之中,苟晞,只體驗了3個月的「位極人臣」,就被石勒打敗擒獲。兩人初次交手至今,才經過了4年4個月。石勒沒有一刻停下腳步。苟晞,只不過是個過場,永嘉,也不是最後的年號。石勒,才是真正引領著這個混亂時代的男人。

文:阿前

西元304年,西晉永興元年,8月。安北將軍王浚率領烏丸、鮮卑、晉人的三族聯軍,攻打位於鄴城,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司馬穎。司馬穎任命手下劉淵為北單于,前往匈奴請調援軍,不料匈奴也就地造反。

北方胡亂,自此而始,而八王之亂,也將接近尾聲。

王浚雖非親王,但他早與八王之末的東海王司馬越兄弟有同盟關係。打敗司馬穎後,東海也興起義兵,打算反抗第七河間王。王浚自然繼續保持著跟東海的合作關係,回返薊城,坐鎮指揮鮮卑與烏丸鐵騎支援司馬家諸王戰爭。隨著東海勢力奪回晉惠帝,更封王浚為驃騎大將軍,成為合法的邊疆第一大指揮官。

但不久,晉惠帝就因為吃餅中毒死了,大部分的人都相信,是東海故意下毒。因為東海緊接著扶晉懷帝上位,大權在握,無與倫比。王浚再加掛司空,並且一再要求加封他最要好的女婿:「鮮卑務勿塵」。務勿塵封為鮮卑大單于,這個叫做「晉屬大單于」,在鮮卑裡面本身是沒什麼意義的。

同時按著中國人的習慣,加務勿塵之子「匹磾」為左賢王。務勿塵有很多孩子,這邊特選匹磾,就是因為他持續配合著王浚的河北征戰。永嘉之初,最簡單的局勢判斷就是:晉室聯合鮮卑,匈奴是為叛軍(代表漢室)。

戰亂的時代,自然能人強者輩出,而依照勝者為王定律,這時的頭號英雄,就是羯人石勒。石勒本來只是居住在中國境內的老外,但由於西晉八王之亂與排胡意識的萌生,讓石勒成為了奴隸。經過幾次死裡逃生,石勒加入了亂世,從盜賊起家,其實東漢光武帝劉秀一開始也是盜賊的。

石勒眼光犀利,擅於避強擊虛,幫助著他所效忠的「牧民」快速壯大,但東海手下,也有當世名將:苟晞。這次真是苟不是荀。都說是名將,在晉初的各種戰爭中自然該也有些表現?很可惜沒有。因為他的老闆,是晉初專門跑龍套打醬油,在各大人物傳裡飾演智缺反派的石鑒。

其實說真的,石鑒自己小有學識,經常在前線指揮作戰。個性差就算了,要是沒點本事,沒有可以倚靠的將領,早就領便當了。更別說在晉武帝司馬炎晚年,石鑒也還是當上了三公宰輔,那是反派當權時代,沒毛病。

不過也就在晉惠帝接棒之後沒多久,80多歲的石鑒也掛了。剛好,避開了反派頭目楊駿遭到討伐,也算是平安下庄。而討楊的東海,就在這時候接收了苟晞,嚴格說起來,只是舉薦苟晞新的官職……早期的東海,並沒有與四王爭鋒的本事。

相反的,日漸為朝廷重用的苟晞,則成了齊王司馬冏的參軍,又轉尚書台。苟晞行事一絲不苟,重法重刑,有能力歸有能力,人緣那倒是挺差。司馬冏被殺,牆倒眾人推,苟晞就給免官了。

shutterstock_204949706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不過,接手輔政的司馬乂可是懂兵的,隨即將苟晞納入旗下。苟晞這次學得乖了,沒跟司馬乂同生共死,還參加了晉惠帝北伐……但也是保護皇上的職務,算不上指揮官。這一戰真正的大都督,就是東海王司馬越。然而,北伐大敗,東海逃回東海,司馬穎挾得天子,原本八王之亂的套路正要再次運行起來時,王浚打破了這個循環。

苟晞當官以來,循規蹈矩,為朝廷盡忠,卻始終浮浮沉沉,起落無常。這一回,隨著司馬穎為王浚所敗,帶著晉惠帝撤回朝廷時,苟晞不幹了。王浚打破八王結構,匈奴趁勢而起,大家其實都明白,擁兵自重的年代又要來了。苟晞投向了范陽王,領了兗州刺史一職。這不是朝廷所派——如今的局勢,跟東漢末年就是有那麼87%像。

也就在這個位置上,苟晞的成名作終於出現了。當時河北第一大勢力,聯合牧民汲桑與石勒,提倡司馬穎應復權的大將公師藩,攻打鄴城失敗,南下轉戰為苟晞所殺。不過,當時沒有什麼人知道,公師藩之所以會敗,是被假同盟真內奸:石勒給算計了。但公師藩的戰死,無論如何都迫使北方勢力重新劃分。

石勒與汲桑壯大,再次挑戰兗州。苟晞當仁不讓迎擊,石勒又重施故技,這次出賣了汲桑。汲桑不敵苟晞,節節敗退。而這次苟晞也不打算堅守不動,一路追擊北上,從官渡打到鄴城,彷彿袁曹之戰再現。

當石勒意識到唇亡齒寒,回頭救援汲桑,也已來不及了。河北叛軍遭到瓦解,完完全全就是苟晞的戰功,苟晞更進一步,前往滎陽討伐河間王留下的叛將。威名鼎盛的苟晞,當時甚至被人讚美可比韓信白起。至於是兵法高明如韓信白起,還是兔死狗烹如韓信白起,也是挺難說的。

當時立刻有個名叫潘滔的傢伙,建議輔政東海,應該把兗州這樣的要地收回。原本,東海曾經在河北吃過大敗仗,苟晞這樣打著他的旗號,大肆掃蕩揚眉吐氣,東海是很開心的。「東海王越以晞復其仇恥,甚德之,引升堂,結為兄弟。」

引升堂結為兄弟,可不是斬雞頭燒黃紙,或是桃園三結義的意思,升堂就表示進入法律程序了。魏晉的世族政治,就是多了很多這種「合法一家親」的玩法。略懂日文的人應該也會知道,日文現在所謂的「義兄弟」,「義父母」,其實就是指法律上的關係,不是你自己私下結成的。

但結成兄弟有什麼意義嗎?這種事很看個人。至少東海跟自己的親弟弟司馬騰是很好的,不過司馬騰被石勒所殺。當東海王的義兄弟,法理上沒什麼優勢,可若東海王成了東海皇帝,苟晞就有資格成為親王。當心腹當到一秒稱王,這實在太令人眼紅了。

潘滔就跟東海說:「過去曹操就是憑藉著兗州扶助天子,成就霸業。苟晞絕對不是一般人,只怕將來……還不如把苟晞調往青州,加大他的官職。至於當曹操這種重責大任,還是您自己來才是啊。」東海想想也是,就將苟晞加「征東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假節、都督青州諸軍事,領青州刺史,進為郡公」。加官晉爵蹲邊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