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雲之西晉滅亡(一):組成三族聯軍,打開北方「晉胡紛爭」的王浚

魏晉風雲之西晉滅亡(一):組成三族聯軍,打開北方「晉胡紛爭」的王浚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胡漢融合的寶地:并州,出了一個幽州軍事大督,就這麼對鮮卑人敞開了「民族融合」的大門。這個比吳三桂早了1300多年就致力於提倡地球村概念的男人,名叫王浚。

文:阿前

西晉末年,中國再次陷入了群雄割據的時代,激鬥尤以北方為盛。一切的核心,就是鎮守鄴城的北方大督:成都王司馬穎。司馬穎本是西晉北方最後一道防線,又深得人望。而這一切,都在他入京奪權之後改變了。

這並非史上第一次,秦朝末年,鎮守長城的大將王離就從前線退回,跟叛軍作戰,更慘的是,王離戰敗。幾年後,劉邦統一天下,長城早就失守了,漢高祖被迫在長城內側與匈奴決戰,敗。漢朝就這麼在匈奴的威脅下度過了半個世紀。

西晉末年,則是隨著成都王司馬穎捲入政治風波,北方一步一步的失去控制。除了匈奴的叛亂,并州的胡漢歧視,北方崩壞的最重要原因,莫過於東部鮮卑入關。

要知道,匈奴是西漢的一員。他們並不是從長城外進來「五胡亂華」,而是在家裡「揭竿起義」的,并州羯人也是一樣。

可鮮卑不是,鮮卑是自東漢以來,巨大的草原帝國。雖然跟著中國的三國時代一起,鮮卑也進入了分裂戰亂時期,但不管對東漢朝,魏朝,還是晉朝來說,鮮卑絕對不是「自己人」。即使偶爾可以收幾個部落當小弟,也始終是傭兵。

不過,時代不會永遠一成不變,魏晉更是思想的狂潮,劇烈的衝擊。胡漢融合的寶地:并州,出了一個幽州軍事大督,就這麼對鮮卑人敞開了「民族融合」的大門。這個比吳三桂早了1300多年就致力於提倡地球村概念的男人,名叫王浚。

王浚的父親,名叫王沈。前面說了,并州太原人,乃是太原王氏出身。不過就算你熟讀三國,也未必記得這個人,因為從曹丕篡漢到西晉滅亡,也差不多要100年了啦。王沈活躍的期間,不只曹丕,連曹叡都死透了,更別提他從小就是個孤兒。

但怎麼說,王沈也是有知名代表作的,也就是「出賣魏帝曹髦」,間接造成曹髦革命奪權失敗,讓司馬家一統天下的蝴蝶。這是一個過度解釋的行為嗎?事實上,高貴鄉公之亂結束後,原本只是皇帝身邊文學職的王沈得到兩千邑的封爵,直上縣侯。

shutterstock_189295108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就算你覺得王沈也許沒做什麼,司馬昭也絕對認為很有什麼。也因著這次功勳,王沈終於得以前進地方一展長才。身兼豫州刺史與軍事大督的王沈,不但治理地方有功,更數度抵禦東吳入侵有攻,終於成為西晉開國時,功績與名聲兼具的重臣九公之一。

可惜,不到半年後,王沈就掛了。

王沈是朝廷權貴,但十分遺憾的是,他沒有兒子。啊,更精確一點說,是沒有嫡子,正妻無所出。在兩漢碰到這種情況?國除鳥獸散,一切都結束了。

可魏晉不是。從東漢末的「黨事」開始,人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密切」。同鄉黨,受牽連,也很自然的更加互相關照。家族的結構變得更緊密。說得白話一點,就是一個家族,有一個人當上三公九卿二千石,封侯千戶,那大家就會來投靠他。魚幫水,水幫魚,穩固財富、權力,在亂世中求得自保。

歷史,不要只看片段。東漢三國,以至魏晉發展起來的「世族」,並不是發明,那就是周朝封建制下的生態。差別只是,當年是「因為聚在一起,所以變同姓氏」,如今則是「因為同姓氏,所以聚在一起」。

周朝的封建經過數百年的演變,自然也曾發生過像王沈一樣的問題:沒有嫡子。這時候,卿大夫們就會經過推舉討論票選,找一個「合理合禮」的孩子,出來繼承爵位。

他只是個孩子啊,他懂個屁,於是卿大夫們就可以繼續爽,更加爽。公王沒有權力,只如傀儡一般提供卿大夫們統治收稅權,這種戲碼,春秋戰國多了去。現在世界上有很多社會福利較好的國家,也有很多人會想盡辦法來維持福利身分,實人性也。

魏晉的世族政治一大特色,就在這裡了。一旦大家族中有一個人的爵位要被斷了,各種繼子手法就是給你來個層出不窮。三國時代沒當過繼子沒收過繼子的,都不要說你是個咖。

浚字彭祖。母趙氏婦,良家女也,貧賤,出入沈家,遂生浚,沈初不齒之。年十五,沈薨,無子,親戚共立浚為嗣。

王浚的媽媽,本是良家女子,因為貧窮低賤,在王沈家「出入」。送貨啦,當下人打打雜之類的。註明了她是趙氏,也沒寫嫁給王沈……中間被略過的,當然就是慘遭員外老爺蹂躪推倒,還大了肚子,生了孩子。王沈自然不當一回事,甚至都覺得這個一定是想騙錢的賤貨。

因為,我們可以注意到,王沈死的時候,王浚已經15歲了。倒推14年前,高平陵之變都才剛結束。王沈本是曹爽故吏,這個孩子的製作跟到來,大概都是在他人生最不得意的時候。而在人生最高峰突然死去的王沈,其爵位「博陵公」就被這個他看不起的孩子給繼承了。

shutterstock_113425829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年僅15的王浚,在新生的晉朝自然算不上個角色。一開始擔任駙馬都尉……這在兩漢曾經是要職,不過東漢後期就變閒職了。待到東吳消滅,王浚也就跟其他諸侯一樣,前往自己的封地當老太爺……一個由「親戚」們共同推舉的「提款機」,想要當老太爺?你至少得幹點什麼啊。

王浚趁著3年一次回朝廷覲見天子的時候,弄了一個員外散騎侍郎,不回去了。散騎,是魏晉皇帝的特別助理。員外散騎是什麼?難道是員外老爺的特別助理嗎?沒有耶,這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員額之外的散騎」,外卡的。

在晉武帝司馬炎末年,弄到外卡身分,王浚走的肯定只有一條路:外戚。可外戚分兩邊,王浚走哪邊?王浚賭的,是太子妃賈南風。「元康初,轉員外常侍,遷越騎校尉、右軍將軍。」隨著晉惠帝上台,王浚仍然有外卡身分,更升遷為重要軍職,想必在除楊駿的部分上,也出了不少力。而王浚最深得賈南風信賴的佐證,就是他負責去殺了愍懷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