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5ch戰神的回嘴技術》:面對用「權力」壓制人的歪理,可以這樣出擊......

《日本5ch戰神的回嘴技術》:面對用「權力」壓制人的歪理,可以這樣出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歪理指的是「看似合理但其實是謬誤的邏輯」,也就是近乎狡辯但又偽裝成合乎情理的說法。作者突擊東北從母親歪理管教的壓迫,以及與網友辯論交流的經驗,統整出三個步驟,只要跟著做,包準矯正歪理讓它不做怪。

文:突擊東北(とつげき東北)

用「權力」壓制人的歪理,可以這樣出擊......

到目前為止,我們看了各式各樣的「邏輯」。但是,人生在世,一定會遇到合理邏輯不管用的情況,也會遇到歪理通行無阻的時候。然而,這些是不合理的嗎?

接下來,我將解釋為什麼合理邏輯會不管用,遇到時我們該怎麼辦,以及「站在更遠的角度來看」,邏輯在我們人生中到底有何意義。

首先我們必須思考的問題是,「邏輯」的可信度究竟多大?誠然,基本的邏輯學公理或 推理法則對我們來說確實看似合理,而且可以對抗一些明顯可疑的情感理論。然而,你是否曾經想過「邏輯」中最根本的合理性?

許久以前,古希臘詭辯家普羅達哥拉斯(Protagoras)曾言:「人是萬物的尺度」。換言之,任何現象,任何邏輯,都是以被「人」的某種偏差尺度扭曲後的狀態為人所覺知。若真如此,「邏輯」之於我們,或許也可以如是說。

假設,你眼前有一杯咖啡歐蕾。

你看著咖啡歐蕾心想:「我喜歡牛奶多一點。」那麼,這是否同樣適用於其他人呢?還是只不過是一種「人」也就是「你自己」的尺度呢?為了探討這些問題,接下來就讓我們來談談「咖啡歐蕾問題」。

馬克杯中的風暴——咖啡歐蕾問題

我(擅自)想了一道題目,稱之為「咖啡歐蕾問題」。突如其來的大家可能有聽沒有懂,總之這是一題關於由許多人來決定什麼是「世上最美味的咖啡歐蕾」的問題。還是不懂對吧。且聽我娓娓道來。

首先假設,僅以咖啡與牛奶的比例來表示咖啡歐蕾的好喝與否(不計溫度、品牌的差異)。接下來,試論:「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是以幾比幾的咖啡與牛奶調合而成?

這下你懂了嗎?只需稍微思考就可以發現,兩者的比例並沒有那麼容易決定。

舉例來說,喜好因人而異,體況也會有所影響,再者也有人單純喜歡濃厚口感,又或者出自某種不幸原因,在十分鐘前被迫喝下三十杯黑咖啡的可憐人淚眼汪汪的懇求「拜託幫我加多一點牛奶」也說不定。很明顯的,咖啡與牛奶的理想比例不可能在一開始,就有客觀結 論,也不可能在任何時候普遍適用於每一個人。

最好的判斷和評價自然會根據「誰」、「針對何事」、「在何種情況下」、「程度多 寡」等各種因素而有所不同。謹遵照單一標準強辯:「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咖啡與牛 奶比例絕對是七比三」,那一本正經的模樣當真難看。

讓我們再看另一個例子。雖然「能力」一詞經常為人所用,但該名詞其實也同樣很難得 到所謂的「客觀能力」。就以「數學能力」為例,數學能力雖然可以透過某種測試來評分, 但該測試的「配分比重」對結果影響極大。假設有某個人「擅長微分積分但不擅長圖形問 題」,雖然他可以在著重分析學的測試中取得高分,但在注重幾何學的試題中便不盡然。試問:「在考試中,分析學與幾何學該如何分配配分比重,才能最客觀且公正的表示數學能力呢?」——這豈不是跟咖啡歐蕾如出一轍嗎?

那麼,如果將「分析學」與「幾何學」分開測試呢?到頭來,這也不會是最根本的解決 方案。光是「幾何學」,到底該把重點擺在求角度的問題呢?還是著重在探討圓的性質?

假設有人提倡,數學能力的客觀評量可以用分析學與幾何學各占一比一比例的考試分數來表達。但是,根據該標準測得的「數學能力」,可以 準確代表現實生活中實際的數學運算能力嗎?國中數學用不到微積分,所以即便國中數學老師的「客觀評量」 很差,只要他會教國中數學課程裡的範圍,便足以勝任。

到頭來,「能力」也不過是一種方便的衡量概念,就如同沒有「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一樣,這世上不存在所謂的「客觀能力」。

儘管如此,還是有人總是抱著「這是客觀的」態度咄咄逼人。這廂說「心地善良的人比功課好的人更優秀」,那廂說「念書以外的聰明才智更重要」,另一廂又說兩者間的「平衡最重要」,諸如此類的評論隨處可見。這些就相當於是強迫人認同「咖啡與牛奶比例六比四,才是最好喝的咖啡歐蕾」。

那是你的想法吧,我不這麼認為,成績好壞才是一切……這世上並不是沒有人這樣想, 我們也不能單方面指稱他們的想法不對。每當這種人出現時,總有人忿忿不平的跳出來謾罵:「你的想法有偏差!」但其實那才是把「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強加於人的可疑行為。我很想對那種人說:「不不不,你的判斷才是吧,咖啡比較多耶」。「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只存在於想像世界裡。這,就是所謂的「咖啡歐蕾問題」。

簡單算數「一加一等於二」其實可能有錯

誠如以上,我們必須牢牢記住,唯有一開始就定下衡量標準,才能評量一個判斷的「客觀」合理性。就如同出數學考題一樣,必須先決定一個範圍的配分比重,才有辦法舉行入學考試。以結果來看雖然可以得到「客觀的」分數,但在原則意義的層面上,那絕對稱不上 「客觀」,反而是一種獨斷獨行。 接著,讓我們把這個觀點應用在更基礎的領域上。

也就是關於「一加一等於二」的「合理性」判斷。「合理性」的判斷也是某種可能陷入取決於大腦與心理狀態的「咖啡歐蕾問題」。實際上,只要稍微對大腦動個手腳(也太恐怖),人便有可能無法判斷「一加一等於二」是「正確的」對吧。更現實的來說,當某個人陷入某種心理錯亂狀態時,也可能無法做出判斷。未充分接受教育的國民,也可能無法得出 「一加一等於二」的答案。這只是說笑,但即使把一公升的水與一公升米粒混在一起,也不會變成兩公升的米水混合物。

此處的重點在於,我們不應該以為「只是部分特殊族群不懂一加一等於二的合理性」, 否則就和宣稱「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的咖啡比重為七」是同樣意思。即使是相對少數, 還是有人會認為比重該是六,甚至是九。

不不不,不要爭辯「只要假設『一加一等於二』,一切都合乎邏輯,所以可以說客觀上正確無誤」,那一點意義都沒有。如果僅需符合邏輯,「夏天總是在春天之後到來,所以春天是夏天形成的原因」之類的詭辯就會到處橫行。我們必須了解這並非如此膚淺的問題,而是我們應該要質疑「一加一等於二」這個概念本身。

在不久前,大多數人都深信「不可以無條件殺人」,但隨著自稱伊斯蘭國的出現, 以及一連串無差別恐怖攻擊發生後,這樣的教條已然灰飛煙滅。 年輕士兵是甘願踏上 「隨機殺人」這條不歸路的,所以我們千萬不可以忘記,不論一件事根本上看上去是多麼的正確,「其實不然」的可能性永遠懸浮在附近。實際上,世上有一套數學體系稱「一加一等於零」。

重要的是,你必須知道「正確的」判斷本身終歸與「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一樣, 只是一種獨斷且非客觀的解釋。「正確」與否取決於判斷標準或「配分比重」。講得更極端 一些,你必須了解「一加一等於一百」的解釋並非不無可能。

「你要這麼說,我也沒轍」不算是反駁,那只是「方便或不方便」的問題,並不是解決「咖啡歐蕾問題」的決定性因素。

到底,這世上哪裡會有「客觀上最好喝的咖啡歐蕾」呢?

宣稱自己「我是神」的人或許不是瘋子

這個作者到底在講什麼?連「一加一等於二」都無法證明?那也太可笑了。

好,那麼請用最嚴謹、最根本的方式告訴我——我在前文所說的都是關於「美味」標準的相對論述,以及「正確性」標準的相對論述。

即便如此,這世上還有所謂的「正確」存在嗎?假設我們鑽研自然科學,或是與神明心電感應——總之就是透過某個手段,達到了某種「絕對正確」的境地。但會不會當我們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就跟平時一樣窩在棉被裡?也就是說,我們只是在夢中拚命的尋找所謂的 「正確」事物。

好不容易堅定相信「我可以證明這絕對是正確的!」,下一刻才發現全是幻影。唯有在 「那不是夢」的大前提之下,「正確的」事物才有辦法被證明是「正確的」。然而,就算強行設定了這麼一個大前提,說不定我們依舊在夢境之中。

是說,接觸過邏輯學的人都清楚,「舉證」是一種用來確認「合理性」的手段。然而, 唯有在「合理性」的標準一致時,才有可能與他人共享「合理性」。假設一開始便跟一個標 準及解釋完全不同的人打交道,「舉證」沒有任何作用。

假設現在有一個A男宣稱自己「我是神」。大家會想這A男八成是瘋子,或許也可以根據各種科學依據、眾人同意或邏輯的解釋來指稱「A男不是神」。然而,這裡我們所知道的不過是「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們是對的」。

假設A男對常識或科學不具備任何共識,只擁有其身為神的判斷標準,那麼他只需低喃 「我是神,所以我才是唯一真理」,則「從A男的角度來看」他的確可以說「我是對的」。 在形式上,這與我們判斷自己是「對的」的情況毫無二致。如果不論再怎麼努力,都無法與對方達成前提共識,那麼在邏輯學上就不可能擊敗他的論點(這本來應該是邏輯學的基礎)。

以上的觀點來得太突然,有的讀者可能無法消化或沒有感覺。但請務必牢牢記住,原則上並不存在「正確」這種東西。

只要有A男(可以假裝是我)這種人在,任何判斷、任何證明、任何「正確的」事物對A男來說都是錯誤的,而且別人不可能在論點上擊潰他。大眾所想的「正確」事物,例如 「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的事,既非絕對,亦非原則,甚至連「客觀」都沾不上邊。

用暴力和強權來保障自己的「正確依據」

那麼,讓我們接續進行思考實驗,因為這非常重要。

前文中假設了一名宣稱「我是神」的A男。如果A男只是在嘴上說說「我是對的」,不用理會他也無所謂,但如果他開始做出更糟糕的事情來,會發生什麼事?

A男如此說道:「我是神,所以殺人是我的自由。」

我們根本不會相信、也不會承認他的論點。但是,我們大概會根據自己的想法或規矩,漠視他,恥笑他,萬一他真的想殺人,甚至會以暴力制伏他,給予懲罰。然而,正如我們先前的思考練習,我們既還沒有提出我們的「正確」依據,更沒有在論點上駁倒A男,而且在沒有「正確」依據的情況下,便以暴力懲處了A男。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理由很簡單。因為如果「正確」不能保證什麼,自然就是以暴力及權力強勢的把自己創造的「正確性」,強加在對方身上的一方獲勝。

常言道,勝者為王。如果彼此對「正確性」的標準不同,那麼所謂的勝負,便取決於如何把自己創造出來的「正確性」強加在對方身上。

換言之,把「正確性」的標準強迫對方接受的力量強弱,才是制定「正確性」的根本因素。事實證明,「正確」的差異會形成衝突及權力關係。以史為鑑,資本主義國家與社會主 義國家的對立,永遠都是「我們才是對的」各執己見的不斷重演。

那麼,如果雙方接受某個「正確性」時,情況又如何?從此天下太平嗎?

假設我們與A男和解, 男的想法也變得和我們一致,就此塵埃落定,掌聲鼓勵——才怪。假設A男以前認同「A男是神」的理念,因為A男倒戈投向我方陣營,使得A男遭受到比以往更強烈的敵視,也就是受到我方排擠。

由於多數派總是擁有權力,所以A男遭受比以往更嚴重的迫害。與A男「相互諒解」這件事情本身,會在局勢中創造出一種全新且更嚴重的權力衝突。「和平」勢必會在其他地方形成「非和平」。

從國家間的戰爭來思考,也能輕易明白個中道理。這就是為什麼國與國結盟(相互退讓)後,原本與國對立的國處境會更加困難。

誠如以上,當雙方不具備共同的「正確」基準時,便處在某種權力關係之下;即使雙方具備共同的「正確」基準,也依舊處在另一種權力關係之下,所以我們總是處在某一種權力關係之中。

把「正確」強加於人的權力才是(在物理及實質意義上,而非邏輯層面上)保障「正確」的本質。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日本5ch戰神的回嘴技術》,樂金文化出版

作者:突擊東北(とつげき東北)
譯者:林姿呈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叱吒日本5ch的戰神回話術
回嘴吞吞吐吐沒想法?對照「歪理金句」討說法
讓各種歪理別再「懟」你使壞

網友說:「不然你還有什麼意見?你說說看呀!」
老闆說:「如果你對公司有任何不滿,歡迎另謀高就!」
長輩說:「等你老了就知道!」
男(女)朋友說:「是我笨對你有所期待!」

你曾在生活中聽過這些話嗎?
這些話是否讓你滿腹委屈卻又百口莫辯,
別懷疑,它們就是歪理!

「歪理」是什麼?
歪理指的是「看似合理但其實是謬誤的邏輯」,也就是近乎狡辯但又偽裝成合乎情理的說法。生活中處處都藏有歪理,人們使用歪理的理由不外乎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像是「訴諸情感」用情緒勒索來控制他人;有時也藉此來掩蓋自己的不足以取得優勢地位;而可怕的是歪理還具有欺騙作用,就像是電視廣告中利用名人代言、群眾效應,但卻未考慮到是否適用於所有人一樣。面對看似無害其實在帶風向的各種歪理,我們究竟該如何回嘴來保護自己?

戰神教你最實用的回嘴3步驟,和討人厭的歪理說掰掰!
作者突擊東北從母親歪理管教的壓迫,以及與網友辯論交流的經驗,統整出三個步驟,只要跟著做,包準矯正歪理讓它不做怪:
【步驟1】啟動偵錯雷達:當聽見某句話「怪怪的」的時候,很有可能當中就藏有歪理。
【步驟2】見招拆招:利用回嘴技術,來反擊對方的歪理。
【步驟3】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學會使用歪理,搶占先機堵得對方無法回嘴。

打敗歪理金句,靠回嘴技術贏得話語權

  • 技巧1:濫用「辛納屈關卡」來達成目的

惡同事這麼說:「別只在旁邊看,一起來幫忙啦」
你可以這樣回:「你那麼聰明、這麼有經驗,這點工作小菜一碟不需要我啦!」

  • 技巧2:以法律對抗道德說法

路上長輩這麼說:「你給我讓座。」
你可以這樣回:「讓座只是捷運局的建議,沒有法律要求一定要讓座給年長者。」

  • 技巧3:順著對方的前提,引導出矛盾

惱人親戚這麼說:「看手機對你的人生沒有幫助,不要再看啦!」
你可以這樣回:「發長輩圖也是在看手機,所以也對人生沒有幫助,不要再發了!」

  • 技巧4:要求出示證明或依據

推銷員這麼說:「這個產品很好是林志玲代言的,你體驗一次就知道了。」
你可以這樣回:「很好的定義是什麼?可以證明是哪裡好?林志玲是名人但她有相關知識嗎?」

  • 技巧5:用與對方相同的邏輯,引導出矛盾

酸民這麼說:「我要說什麼是我的自由,別把你的價值觀硬套在我身上!」
你可以這樣回:「我要把價值觀套到誰身上也是我的自由,你別控制我。」

  • 技巧6:質疑可行性及現實程度

慣老闆這麼說:「只有你一個人有好績效有什麼用,公司注重的是整個團體。」
你可以這樣回:「那我只要和大家一樣,沒有創造出業績也沒關係嗎?」

本書還有更多技巧,等著你跟著回嘴說,
一起體驗不再心悶委屈、啞口無言的暢快人生!

本書特色

  1. 將本書分為三大部分,漸進式的從覺察歪理→破解歪理→操控歪理,讀者可以依據自身思維能力,挑選章節閱讀。
  2. 以口語又讓人印象深刻的實際對話為案例,穿插針對這些話語背後思索邏輯的分析,幫助讀者迅速理解該如何思考。
  3. 收錄「歪理金句」的附錄,條列眾多尋常生活用語,並精簡整理邏輯脈絡,讓讀者隨時可以對照運用
日本5ch立體書
Photo Credit: 樂金文化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引領台灣2030科技轉型兼容「創新、包容、永續」三大願景,新科國科會主委吳政忠:我們從被動解題到主動出題!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國內政府組織的重要大事之一,就是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國科會)。這個過去主掌國家科技發展預算及科研方向的部會,為何要在這個時刻重新調整組織體質?以及國科會聚焦科技賦能「創新、包容、永續」議題,有哪些不同於以往科技部的實際作為?我們專訪國科會首任主任委員吳政忠了解背後脈絡,讓民眾更理解國科會的任務,透過科技轉型同時帶動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的嶄新出路。

科技部為何要改制為國科會?關鍵的決策考量之一,就是因為在科技管理過程,國家整體預算的限制,領導人必須找到最值得投資發展的科技方向。也是在此脈絡下,吳政忠提到他在2017、18年時候,他擔任政委與林萬億政委、唐鳳政委,共同邀集多個國內政策智庫、領域專家,並廣泛接觸社會各領域不同世代、拜訪國際專家,採取多軌意見徵集及討論交流機制,共同集思廣益之後,擘劃出「台灣2030願景」藍圖。

這項跨智庫的研究勾勒出台灣未來將面臨的具體挑戰,像是人口高齡化及少子化、資源循環利用、工作樣態劇變、地緣政治…等明確方向。針對相關趨勢,經過多次討論檢視,提出2030「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不過這些議題跟科技有關面向,交給過往的科技部執掌就好,為何需要國科會扮演統籌角色?

吳政忠解釋,在他心中,國家的科技政策,不只是科技本身,而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面向環環相扣。如果是過去的科技部角色,很難與其他部會落實橫向的有效串接,因此在這個國科會成立的時間點,不僅能有效配置政府的科技預算,同時還要整合其他跨部會成員,讓各自部會原本執行的任務能加以妥善融合,更有效率達成未來2030年的「創新、包容、永續」的願景。

另一方面,吳政忠也提到,當這幾年疫情肆虐全球,口罩國家隊、晶片半導體,讓台灣躍升為舉世矚目對象。我們該如何從立基於ICT產業代工、OEM的基礎,運用新科技輔導台灣蛻變為兼具創新、包容、永續的數位島嶼、智慧國家?透過本次專訪,深入洞察國科會在管理相關科技產業發展,會扮演哪些要角及達成哪些任務。

以科技為體、跨部整合為用,從代工心態蛻變創新思維

過去的成功方程式,可能成為日後成長的阻礙。針對2030年願景的「創新面」,吳政忠提到,過去台灣善於等待歐美品牌開規格,再透過技術、人才實力在代工階段取得立足之地。現在,台灣更應該走出一條自己的創新之路,因為過去OEM模式下的人才培育,造就我們只練習解題,但不會出題目,於是商業競爭只能搶到次要商機。

台灣要創新,就必須有系統化改革,例如過去我們都避免犯錯,這與創新是格格不入的,而政府組織如果只仰賴單一部會,缺乏整合是無法用國家層級進行科技轉型。吳政忠說道,「國科會的成立,就是扮演協商跨部會的關鍵角色,從上游研究、中游法人單位、到下游業界應用,跨產學研一棒接一幫串起來,引領創新之際也能做到科技管理。」

JOHN8828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分享,國科會的主要任務就是做跨部會、上下游整合的工作。

要讓政策、計畫、再到管考,形成一個完善的Closed Loop(閉環),吳政忠以低軌衛星產業為例,他說,「幾年前聽聞SpaceX部署星鏈計畫,我們的太空中心從沒做過通訊衛星,我問如從零發展台灣自身低軌衛星要多久?答案是一、二十年!」

弔詭的是,這些衛星使用的關鍵零組件及晶片,就是由台灣生產。換言之,台灣擁有研發先進晶片的技術,更要從應用端創新找市場藍海。當時吳政忠擔任統合要角,集結太空中心、經濟部、工研院等單位,並且邀請民間企業加入,讓公私的資源整合得以敏捷組隊、快速試錯。

當時的遠見與行動,造就我們的「低軌衛星國家隊」成功打進國際供應鏈,更有望在2025年至2026年實現發射2顆自製的低軌通訊衛星。

走進尋常找問題、想答案,包容式普惠科技向大眾外溢

要想題目,政府組織可以從哪些地方找問題?吳政忠表示,「部會必須要跟地方、跟民眾多接觸,不要躲在辦公室裡面找題目;題目在哪裡?題目就在我們日常的生活,尤其價值最高的産品是越靠近身體,要知道人的需求在哪裡,『食醫住行育樂』處處是題目。」

吳政忠口中的食「醫」住行,「精準健康產業」正可以呼應2030願景的「包容」面向。讓醫療結合ICT科技優勢形成台灣未來百年大業。這兩大產業匯集的精準健康,不僅符合好題目的需求,讓普惠科技逐漸外溢到一般群眾甚至弱勢群體,減少城鄉醫療資源落差,用科技促成社會包容目標。

精準健康除了橫跨預防、治療診斷、照護等,同時基因、生理病徵大數據,這些資料運用怎麼合法合規,就不只涉及醫療院所、資通訊業者的責任,政府更需要擔負起守門人的職責。吳政忠不諱言,「幾十萬、百萬健康個資,如何避免資安竊取、妥善運用,這是國安問題,必須從管制角度完善規範。」

JOHN877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國科會主委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由政務委員兼任,可提升跨部門溝通效率。

至於該怎麼做?吳政忠解釋,改制後的國科會主委是由行政院的政務委員兼任,這項制度的設計,讓政委有權協調各部門,商請各部會首長乃至行政體系官員,更有效率進行跨部會討論複雜議題。

以精準健康為例,相關利益關係者涉及民眾、醫院、醫材商、資通訊廠商、以及主管機關衛福部。針對想推展的創新應用,可透過「沙盒」模式驗證,以「並聯」多方協作商討模式,打破過去單點「串聯」溝通,進一步針對法規缺漏之處快速補強,又不拖累應用落地進度。

民眾有感的永續科技,培養跨界視野的科學人才

至於科技政策如何讓民眾有感,同時又實現永續目標?吳政忠坦言,科技效益要讓大眾從日常生活體察到,難度非常高,目前國科會的著力點有兩大方向。其一是基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建構民生公共物聯網,打造中央與地方縣市交流平台,針對水、空、地、災議題,找出可行的科技解決方案。

吳政忠提到,以前嘉南一帶需要人力查看灌溉水道和閘門,這類職務被稱為「掌水工」,隨著農業鄉鎮掌水工高齡化,以及環境變遷造成氣候的不穩定,政府協助導入智慧流量監測、電動水閘門科技,幫助掌水工熟悉科技使用,減輕勞務工作的負擔,增進工作的效率,同時也能有效運用水資源達到環境永續。

國科會推動科技永續的第二個面向,則透過各種科普推廣計畫,吸引更多新世代人才投入科研。吳政忠指出,2019年開始舉辦Kiss Science—科學開門,青春不悶活動,把103個科研場域向外開放,並舉辦多達360場活動,鼓勵莘莘學子用趣味方式愛上科技、研讀科學。

大合影_(1)
Photo Credit:國科會
國科會Kiss Science活動。

不過吳政忠認為,「所謂科學,不應只侷限理工也包含人文社會,讀人文社會也要懂科技」。學者出身的他,過去主要研究領域擅長於應用力學,搭上近期台灣地震不斷,瞬間化身教書的吳教授,展現他豐富的跨領域學養,親切談著地震波當中縱波(P波)、橫波(S波)的差異,他提到,科學在生活中的用處,就是當了解其中的原理,就能在災害發生當下比別人多一份淡定。

當科技定義的邊界越來越模糊,科技不止是國科會的科技,科技應該是與社會、經濟、産業、環境等共同介接。未來國科會在創新、包容、永續還有哪些新施政?讓我們拭目以待。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