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刺青文化的演變(上):羅德曼成為聯盟「反叛者」代表,艾佛森將人生故事刺在身上

NBA刺青文化的演變(上):羅德曼成為聯盟「反叛者」代表,艾佛森將人生故事刺在身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德曼初入聯盟的1980年代,2000年後的球迷可能很難想像,但當時在NBA打球的大家身上可是一點圖案都沒有,對比現在將刺青作為個人精神與文化的代表,當時刺青甚至會被NBA主席約談「不要再給我增加更多刺青」。

想到NBA史上最吸引目光的選手,不少人第一直覺會是「小蟲」羅德曼(Dennis Rodman),在選手身體無過多裝飾的時代,彩色頭髮、滿身刺青宛如聯盟異類。

羅德曼還記得他的第一個紋身,那是1980年代,女兒艾莉西亞(Alexis)降臨世界,他將對女兒的感情放在左肩,技巧性的用球衣遮住。還記得刺青在1990年代中期成為問題,聯盟聯繫上羅德曼,請他到紐約的聯盟辦事大樓召開會議,主席史騰(David Stern)希望他不要再有更多刺青。 「好吧!」羅德曼回答,但內心可不這麼想,回到聖安東尼奧的第一件事就是幫身體做更多彩繪。

「我想擺脫當時體育界帶給我單調、喧囂、虛偽的感覺,我要帶來改變。 」

從羅德曼開始改變,聯盟刺青人數逐年上升,根據網路媒體《Andscape》統計,本賽季618名選手中,有341位身上擁有刺青,佔聯盟55%。甚至如球衣、球鞋,社群媒體上還有專門收集球員刺青的帳號,@InkedNBA在Instagram上擁有超過十五萬追隨者。

1990年代:反叛者

討論羅德曼之前,我們得先聊聊「倫敦龐克」。1970年代,英國在柴契爾政府之下失業率攀高,在政治與經濟不穩定下,人民開始感到無助,進而從無助轉成憤怒。年輕人的憤怒在音樂上爆發,衝擊樂團(The Clash)與性手槍(The Sex Pistols)成為人民發洩的聲音,五顏六色的莫霍克髮型、各種穿孔與裝容成為龐克文化不可或缺的元素。

羅德曼迷戀龐克文化中的七彩髮色與奇裝異服,更重要的是他深受刺青吸引:「這就像是每日工事,去刺青、做怪髮型、化妝、穿褲衣服」。

羅德曼的刺青隨著時間推移而增加,第一個無法被球衣遮掩的刺青是右手二頭肌上的哈雷機車,下面刺有一個帶著玫瑰刺的十字架,寫上"Live To Ride”/“Ride To Live"。不久之後,他又在摩托車上增加"Mi Vida Loca(我的瘋狂生活)"字樣,並在左肩上添加一隻跳躍的海豚。直到1993年,他身上已有多達十一個刺青,且不斷更換髮色。

如果說聖安東尼奧時期的羅德曼是剛踏入刺青世界的菜鳥,那轉隊到芝加哥公牛後的他說是刺青成癮。在他記憶中,1996至1998年,造訪刺青店成為他生活中的必備行程,他幾乎每週都增添新的刺青,體積不大,但數量眾多。

1996年,成名的羅德曼成為商人們的目標,身上的刺青成為一家袖套公司的產品,雙方因此告上法庭,最終雙方達成和解。現在,羅德曼為自己的刺青圖樣申請專利,如果想購買與他刺青圖案相關的商品,可以到這位名人堂選手的官網選購。

韋布(Steve Wiebe)是體育界眾所皆知的刺青師,許多運動員如杜蘭特(Kevin Durant)、里拉德(Damian Lillard)、泰坦(Jayson Tatum)等明星球員都是他的客戶。

韋布評價羅德曼的刺青並不建議參考,卻完美符合 「小蟲」獨特的氣質,無須任何媒體採訪來自我介紹,用刺青就能有效地向世界展現個性。刺青不僅成為羅德曼的註冊商標,也成為他的商品之一。1997年鞋子品牌「Converse」為他推出專屬鞋款,鞋側邊有著他左肩上的太陽紋,左手上的部落刺青融合進鞋底紋路。

1
Photo Credit: Converse As Rodman

根據猶他州《Deseret News》估算,當1998年羅德曼離開公牛時,聯盟130位球員中有250個可見刺青,他就佔總數5%。

並非每一個球員的刺青都很美觀,像是爵士前鋒佛斯特(Greg Foster),他是聯盟最早開始刺青的選手之一。佛斯特曾是高中明星球員,當時隊友們都戲稱他鮑伊(Bowie)」,因為他長得像在 「籃球之神」喬丹(Michael Jordan)前被選上的鮑伊(Sam Bowie)。

佛斯特算是非常早熟,早在進入聯盟前六年就將這綽號刺在左二頭肌的位置,回顧這個刺青,他後悔身上刺了個奇怪的名字,他也以此借鏡,十三年的職業生涯未再增添刺青。

雖然在羅德曼退休時,聯盟已經有三成的選手有刺青,但刺青水準參差不齊,韋布解釋:「很多卡通圖案,90年代的刺青比較像貼紙,有部落刺青、辣妹圖像、或是像「T-Mac」麥葛瑞迪(Tracy McGrady)手臂上的鐵絲網,多數沒什麼意義,只是有趣。」

一切很快就開始轉變,隨著嘻哈文化興起,球員們開始用身體講述一個故事,艾佛森(Allen Iverson)成為最知名案例。

艾佛森身上最早的刺青是左手二頭肌上的鬥牛犬,旁邊刺有綽號「the Answer」。「我身上的刺青都是我想要的,但那時還沒錢,我只有一百美元花費,家人不敢相信我把錢花去刺青。老實說,如果有更多錢,我進聯盟時一定會有更多刺青。」艾佛森在名人堂典禮致詞時談到身上的刺青。

RTR13HA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998-99賽季,封館回來的艾佛森身上多了許多刺青,最著名的莫過於是左肩上的十字架,上面寫著「Only The Strong Survive(適者生存)」。在2015年的訪問中他談到,這個刺青最能反映他的人生,以及日常生活中的遭遇,在這艱難的世界裡需要夠強悍才能脫穎而出。除了十字架刺青,艾佛森身上的圖騰多為朋友、家人的姓名與綽號,或是他喜愛的動物與文字。

儘管羅德曼的特立獨行使他被視為異類,但艾佛森身為聯盟最佳新秀、年度最有價值球員與多次得分王,他的受關注程度比羅德曼高上一個檔次,媒體在他身上套上流氓的標籤,認定他破壞聯盟形象。

「我希望球迷不要相信他們所聽到、看到的資訊,我希望他們閱讀我的身體,我每天都把自己的人生故事穿在身上。」——艾佛森

  • NBA刺青文化的演變(下):刺青成為個性簽名,球員刺上對自己具有重大影響的人事物

本文經WU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更多WU在運動視界的文章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