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誰有?翻印必究?》導讀:中國盜版是結構性問題,移植自西方的版權觀念百年後仍難生根

《版權誰有?翻印必究?》導讀:中國盜版是結構性問題,移植自西方的版權觀念百年後仍難生根
嚴復在天津的雕像。Photo Credit: Fanghong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試圖從知識體系、文化產業結構、政治法律權威等不同面向探討中國近代的版權發展脈絡,引領讀者深思在這趟影響東亞內部的跨文化交流與知識概念的全球史之旅中,對中國的書籍出版產業帶來甚麼樣的撼動與影響!

文:黃克武(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導讀】版權是政治、經濟體制的一部分

盜版書籍在中文世界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網際網路興起之後,這個問題變得尤其嚴重。有許多營利與非營利網站提供書籍下載的服務,讀者只要花一點錢,賣家立刻將PDF檔案傳到郵箱。有些網站甚至打著「解放知識」、「啟蒙大眾」、為「無產階級」提供「自由發展」的美名,而傳播知識。我的幾本書也有幸名列其中,一方面感到榮幸,另一方面也十分無奈。

二○一六年我的《言不褻不笑:近代中國男性世界中的諧謔、情慾與身體》在台北出版之後,大陸著名的某網站立刻有好幾個賣家提供低價平裝本的盜版書,我曾向出版社反映,然而他們卻束手無策。有一次我去大陸演講,有一位讀者拿了一本盜版書請我簽名,他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不恰當的。我不知道這樣做是對作者的尊重還是侮辱。

無疑地,在中文世界要建立尊嚴版權與作者的智慧財產權,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中國人還不完全理解從嚴復(一八五四—一九二一)開始提倡的一個觀念,透過版權、專利制度來獎勵人才,與人們的腦力勞動,是建立文明國家,促成永續發展的一個關鍵。

這不但涉及以合理的商業秩序來保障個人權利,也與國際政治密切相關。中美貿易摩擦的原因之一,即為雙方有關書籍、影片及音樂產品的版權爭議。當然它是多因果的歷程,也涉及中美世界強權之爭,以及文化上分歧,例如強調道德必要性狹窄定義而尊重個人、個性與市場的西方主流(個人主義與英美式的民主政治、資本主義),與強調道德必要性的寬廣定義而主張群己並重、重視「公共利益」的中國主流(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之爭。

無論如何,美方認為中國盜版問題是結構性的問題,深入地方經濟與社會,要徹底解決並不容易。主要的原因是「盜版的製造者與使用人不認為有違法意識」。這顯示百年來移植自西方的版權觀念尚未生根。這樣的情況是怎樣產生的?

王飛仙博士的這一本書,為中國版權問題的前世與今生提供了一個很清楚的說明,也點出問題的癥結是中西政治體制與思想觀念的雙重矛盾。她從歷史的角度首先闡明了版權觀念如何從西方傳到日本,再從日本引進中國。以往對此課題的研究多注意法律史的面向,本書作者另闢蹊徑,注意到觀念的引介,以及這個觀念在具體生活上的實踐。亦即「現代中國知識經濟實踐運作方式」為何:作品如何誕生、書籍如何印製(包括盜版)、如何流通與被消費、作者如何談報酬、出版商如何應對盜版、國家如何介入或不介入。

這是近年來處理「文化轉譯」很重要的趨勢。例如, 劉禾的《跨語際實踐:文學、民族文化與被譯介的現代性(中國:一九○○—一九三七)》以及張寧的《異國事物的轉譯:近代上海的跑馬、跑狗與回力球賽》等書都採取此一方法,關注西方觀念或事務在中國脈絡下的具體實踐。這些活動的共同點都是從開始時「模糊不清」、「暗中模索」到逐漸明朗,卻又常常峰迴路轉、迂迴曲折,並與自身傳統藕斷絲連。

版權概念進入時中國也是如此,作者從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個案開始她的故事。一八九九年汪康年想要向林琴南、魏瀚洽購《巴黎茶花女遺事》的版權,林無意接受、魏則同意出售。不過他所了解的版權與版稅,不是他們兩人智慧創作的報酬,而是「印刷的木刻雕版」。即使當時汪康年將採西方的活字印刷,而不用雕版,但對創作者來說,版權的定義是指有形的木刻雕版,而非無形的思想創造。

這個例子生動地告訴我們西方觀念移至中國社會的難度,涉及到中國人了解西方「權利」(right)觀念的困難。這個觀念是西方現代自由民主憲政國家的核心理念,對大清帝國子民而言,要認識這個與生活經驗無關的理念的確不易。(參見筆者《自由的所以然:嚴復對約翰彌爾自由思想的認識與批判》一書的分析。)

嚴復是少數認識這個問題的思想先驅。他在翻譯「right」時本擬譯為「天直」或「民直」,可惜這兩個譯名未被接受,人們認可的譯語是來自日本的「權利」。嚴復認為right一詞是正面的,而中文的「權」與「利」都有負面意涵,認為這是「以霸譯王」,不過也只好接受。

版權觀念是權利觀念的一部分,書中仔細地分析了近代中國四種的「版權實踐」(有形製造手段的所有權、無形腦力勞動的財產權、作者或書商向國家申請的特權、國家在書籍審定後授予的許可)。近代中國版權觀念的建立,嚴復扮演了重要角色,本書第三章很詳細地描述此一過程。作者指出嚴復也不是一開始就有清楚的理解,而是且戰且走。他在《天演論》出版之後,暴得大名,也飽嚐盜印之苦。

他在翻譯出版的過程之中,慢慢與出版商折衝協調,在多方嘗試與改進之後才找到一條路。此舉促成中國版權觀念的重要轉折,開始將版權視為無形的財產,可以在作者與書商間進行轉讓,而且以稿費、定額版稅等來確保出版之後的利益。這種知識經濟生活的改變,促成為盈利而工作的譯者的行業。經過多方嘗試,嚴復在一九○三年開始與商務印書館所擬定的版權合約,成為近代歷史上第一個由作者與出版商同享互利的一個約定,嚴復過世之後此約又由家人繼承。作者指出嚴復與商務印書館所發展出的可行制度,成為計算版稅的標準流程,這在中國智慧財產權史上具有重大意義。

然而很可惜的是,嚴復模式並沒有經由法治化而成為定則。從第四到第七章,作者則嘗試將盜版問題放在具體的法律、政治背景來說明「打擊盜版」、「保護版權」在制度化過程之中的努力與失敗。第四章說明官方將思想內容(尤其是教科書中有無不當內容)與版權保護相結合。他們關心的主要不是著作的「權利」,而是出版所影響的政治的控制與社會的穩固。第五章描述在中央政府及法律無力或無心保護版權之際,上海書商如何建立和執行自己的民間版權規範。他們甚至建立中國第一支反盜版私人警隊,試圖將這套版權制度擴展到全國,然而他們的努力也難以伸展。

作者強調盜版涉及經濟利益、思想自由與國家控制的角力。從帝制到民國乃至共產中國,國家以思想、文化的唯一權威自居,出版的使命在政治動員與思想控制,來為「革命」服務,因此必須加以嚴密控制,查緝妨礙風化與政治顛覆的出版品。至於一九四九年之前的中共,在「打天下」的過程中,為了顛覆舊政權與啟蒙根據地的人民,地方上的新華書店往往「隨便翻印任何拿得到的書」,游擊式地翻印各種鼓動革命的書刊。

一九四九年共產革命成功之後,中共成為主政者,立場改變。文化市場受到國家強力控制,政府政策扼殺了企業自主權。在「新中國」,書籍的生產分配納入了國家機器的控制,出版者能夠和國家、法律周旋的空間,隨著時間流逝日益萎縮。出版不是為了牟利,而是具有嚴肅的政治使命,是「為人民服務」。在共和國初期,中共也曾取締盜版,然而取締的原因是擔心那些未經授權的共產主義書籍之中錯字太多或內容謬誤,威脅到中共對意識形態的壟斷,並能確保讀者收到正確版本的共產思想。

在第七章之中,作者以春明書店的個案,一方面看到一九四九年前後歷史的連續性,另一方面看到中共為全面控制文化經濟而促成一個結構性的轉變。事情起因是上海光明書店控告春明書店盜版了他的暢銷書《各國革命史》,此外春明書店還盜版了另外幾本書。結果他們不但賠償損失,還被要求自我批判,承認要摒棄市場導向的經營模式,把自己從商品製造者改造成提供人民「精神食糧」的真誠生產者。一九五六年春明出版社被併入國營的上海文化出版社,然而國營化並未完全解決盜版問題,黨國組織內部仍然為了傳播的便利或啟蒙而盜版。

這本書所講的故事主要到一九五○年代國家對作者與出版業的改造。第一個五年計畫(一九五三—一九五七)期間實施的新稿酬制度,主要目的是為提供中國作家更優厚、更公平的待遇,同時共產國家也試圖把作家變成集體計畫經濟下的工人(他們的收入和普通工人相當),因為「共產主義作家,不會為錢寫作」。在出版業方面,「社會主義改造」的過程中,民營出版商的資產、機器、剩餘書冊和「版權」在政府指示下重新分配,促進公私合營、集體化和出版專業化。

最後一章的結論,一方面綜述版權從引入到消滅的過程,另一方面則談到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以後,國家脫離統治經濟,開始擁抱市場化及私有化,盜版侵犯版權的問題重新浮現,在中國瞬息萬變的文化經濟中快速蓬勃成長。「版權」觀念也再次因國內、國際的因素被重新引入中國。

本書從「盜版」、「版權」的相關活動為切入點,呈現近代中國曲折而獨特的歷史進程,並說明中國之所以成為今日中國的歷史緣由。此書優點在廣泛運用各類史料,講述許多有關出版商、作者與讀者的生活細節,同時也能夠將這些生活細節放在大的歷史脈絡中來彰顯其意義。歷史的行動者一方面有操弄的空間,另外一方面又在利益與意識形態的結構限制之下而臣服妥協。

然而這些生動的故事,無論是嚴復與廉泉之間的版權折衝,以及與地方官的合作與衝突,或錢穆到東安市場購買盜版的過程,乃至清代地方官、上海私營的春明書店與中國的新華書店在不同時代的「投機」盜版,都讓讀者留下鮮明的印象,也增加了對不同時代多元認識。

最後我想回到嚴復為了保護版權、確定印數所設計的版權章(圖三之一,頁一六二),此章外環是希臘格言「Know Thyself」(認識你自己);中間一環是中文版權聲明:「侯官嚴氏版權所有」;正中間可以看到燕子的圖案(與嚴同音)。商務印書館在嚴復印花的外圍則蓋上自己的印章,並加上「翻印必究」的字樣。我一直在思索,為何嚴復要採用這句來自蘇格拉底、柏拉圖的名言:自我反省。或許他想指出,只有了解自己、認識自己的歷史,才能解開盜版與版權的糾結。

總之,版權是政治、經濟體制的一部分,沒有自由民主與文明的社會,沒有一個尊重自我的獨特性與創造性,以及尊重私有財產的體制,嚴復的理想將無法實現,中美的衝突也無從化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版權誰有?翻印必究?:近代中國作者、書商與國家的版權角力戰》,臺灣商務出版

作者:王飛仙
譯者:林紋沛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第一部以版權為中心的近代中國社會史
爬梳零碎史料 揭露晚清至民初的作者、出版商如何抵制盜版

「什麼是書?誰有權複製?誰又真的擁有?」即便電子書、有聲書、各種影音平台日趨受讀者青睞的現代,這些疑問仍存於大眾心中!

作者試圖從知識體系、文化產業結構、政治法律權威等不同面向探討中國近代的版權發展脈絡,引領讀者深思在這趟影響東亞內部的跨文化交流與知識概念的全球史之旅中,對中國的書籍出版產業帶來甚麼樣的撼動與影響!

1903年商務印書館與嚴復簽訂第一份有系統的版權合約
智慧財產權自此萌生

中國自古以來,對於書籍所有權的概念,皆認為是歸屬於出資製作雕版的人,與西方保護作者智慧財產的觀念十分不同,大部分的作者甚至認為書籍在完稿後就不是屬於自己的,如能藉此獲得少少的報酬已是萬幸。

清末民初西學東漸,人們對新知的渴求,令西學書籍熱銷,書商、印刷商都想分杯羹,巨大的商業潛力令各式版本一時間湧入市面,分不清正式版權歸屬哪方。當時的作者受西方版權概念啟發,覺醒到自己腦力勞動的成果正被瓜分,而自身並未獲益,生活無以為繼,開始想方設法捍衛權利。「利潤」促使書商與作者團結起來,為版權正名發聲,近代中國的版權正義由此開展。

出版商成立公會賦予書籍正版身分、僱用偵探偵緝盜版、設下線人埋伏、召開裁決大會……。在缺乏有力的法律之時,建立起規範與秩序,藉此保護書籍,從而改變了中國對版權的概念。

王飛仙教授大量挖掘檔案史料,揭露版權觀念如何吸收中國的思想與習慣,在帝國晚期過渡為現代國家之際,以開創的精神不斷試探,並提到中共建國後,版權觀念究竟又有如何不同。本書從1890~1950年各界對版權的理解與實踐面向切入,探索文化產業、知識體系與法律規章在中國的大轉變。

本書特色

  1. 從現代中國社會史拉出版權史、著作權史,就晚清至1950年代著墨,看中國在版權方面如何從中掙扎、轉變到成長,一步步走到今日。借鏡他人同時可反思台灣本身的版權史及現況。
  2. 看到中國與西方對版權所有全然不同的概念。西方保障的是作者精神與智慧的「創作」;而中國則認為是擁有書籍的印刷刻版以及文稿的人。
  3. 透過報紙廣告、書籍的權頁、版權憑摺、學部官報、盜版書等非傳統法律史的研究史料,以這些日常生活中人人都會碰到的物品,幫助讀者更容易了解版權。
書封_版權誰有?翻印必究?(立體有書腰300dpi)_臺灣商務
Photo Credit: 台灣商務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誰說永續距離遠!掌握永續力三秘訣,人人都能成為永續生活家

誰說永續距離遠!掌握永續力三秘訣,人人都能成為永續生活家
Photo Credit: Brooke Cagl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永續」一詞可說是近來最夯的名詞,想要落實永續並非難事,只要把握永續力三秘訣: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認識經典案例及掌握永續新知做起,就能快速提升永續力!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充滿變動的大環境成為全人類的「新常態」,疫情讓世人看見,環境是人類最大的危機;隨著後疫時代來臨,站在關鍵重建點的我們,更要積極化危機為轉機,往前建設一個有韌性且永續的社會。因此當前除了要擴增永續的想像,不只是做環保,還要讓永續不該只是一種宣稱、一句口號,必須仰賴所有人在日常生活中的點滴實踐。

永續不是口號 涵養永續力三秘訣從生活領航

如今「永續」已成為全球企業顯學,然而真正的永續,卻不僅僅是政府、企業該付出努力,永續該被每個人落實在日常中,就像空氣、水一樣自然,就如同作家安娜.拉普(Anna Lappé)的名言:「你的每一次消費,都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只要人人皆具備永續力,就能在日常生活中自然輕鬆地落實永續。

什麼是「永續力」呢?簡單來說,它是人類必備的關鍵素養,能引領大眾察覺問題、發展解方,以形塑更好的社會樣貌,是非常重要的關鍵能力。至於要如何涵養出如此重要的永續力,其實並不難,從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認識經典案例及掌握永續新知這些秘訣做起,就能快速建立起永續力!

培養永續力的第一步 從填寫「永續素養大調查」做起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涵養永續力,首先得從自己的永續力檢視起,花個十分鐘,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了解自身對於永續議題的掌握度,就是重要的開始。

長期關注永續發展的星展銀行,攜手社企流及願景工程基金會,繼2021年發起全台第一個「永續素養大調查」,吸引萬人參與填答後,今年更加聚焦,以「永續力是你的超能力」為主軸,再度發起「永續素養大調查」,並結合專書、嘉年華等活動,以多元精彩內容邀請大眾一起涵養永續力。

有鑑於去年的調查結果,不少人將永續與環保劃上等號,為了擴大大眾對於永續的想像,並促進更多永續行動,這次的「永續素養大調查」,不僅聚焦包含ESG、淨零等關鍵名詞內涵,還包含像是全球 SDGs 指標完成概況、台灣國民法官上路、淨零轉型策略等國內外重要的永續發展政策及現況,填答也涵蓋教育、食農、氣候變遷、社會兼容等廣泛的永續議題,聚焦成為50 道題目,只要用喝一杯咖啡的時間,即可輕鬆完成填答,而填答完成後,還能免費兌換與抽獎獲得總價值超過 50 萬元的永續好禮!

向經典案例學習 展現為永續奮戰鬥士的星展隨行精神

再來,向經典的永續案例取經,是厚植實力的重要的作法。有鑑於此,星展銀行去年與社企流、願景工程基金會攜手推出永續生活家系列專訪,今年亦發起「風格生活,星展隨行」的品牌活動,邀請具社會影響力的風格生活家,與大家分享永續生活的實踐心法。

2
Photo Credit: 沒有垃圾的公寓生活、萬秀洗衣店

像是台灣與烏拉圭混血的知名Youtuber金魚腦,便以推廣「無塑」、「環保」議題大受矚目,平時也熱愛分享旅遊生活與跨國文化,今年更從環保的支持者,躍升為經營者,在台北開了一間「無包裝商店」實體店,店內選品也持續推廣永續理念。而零廢棄夫妻則是在面對身邊的舊物時,比起直接丟進垃圾桶,反而思考如何為它們創造新價值;萬秀洗衣店主理人張瑞夫,則是打造一個循環平台,幫助洗衣店業者可自主上架那些被遺忘、卻仍完好無缺、具清潔保障的衣物找到新歸屬,盼能開啟大眾對於舊衣的新想像。

這些案例,皆打破框架,擴大永續能在生活中實現的樣貌,而同為實踐永續的夥伴,星展銀行更以『與眾不同的銀行 (different kind of bank)』自我期許,要『更像為永續奮戰的鬥士( Eco-warrior )(為永續奮戰的鬥士)』,號召大眾一同響應,實踐永續!

不斷掌握新知 涵養充實永續力

3
Photo Credit: 社企

至於最後的秘訣在於不斷掌握永續新知,為了讓資訊更加普及,也更能被大眾接受,星展銀行同樣展現創意,與社企流、願景工程基金會舉辦「永續力是你的超能力」策展,除了專題內容將聚焦台灣現況,精選「教育、食農、環境、社會兼容、城鄉發展」五大議題,推出議題指南與人物對談,為大家錨定議題、掌握永續新知外,也透過永續行動嘉年華的舉辦,邀請於長期於永續領域耕耘者,透過創新展覽、選物市集、未來論壇等多元方式,開啟對話交流及互動的大門,還有藉由專書收錄國際與台灣趨勢,並集結國內外、各類型單位的永續案例,作為公民或組織於生活和工作層面實踐的指南,帶大家輕鬆掌握永續新知。時代變動迅速下,擁有永續力,就是驅動社會變得更好的超能力!永續行動嘉年華將於 10 月 15 、16 日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以輕鬆、有趣方式,為公民打造全方位的永續力。活動免費參與、即日起開放報名:https://bit.ly/3DDiv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