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一):正因為台灣不夠富裕,所以更需要提升基本工資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一):正因為台灣不夠富裕,所以更需要提升基本工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種想法認為,由於台灣是一個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國家,因此利潤難以增加,但這種邏輯是錯誤的。實際情況是,正因為台灣是中小企業的國家,所以我們需要加快工資增加,讓國內消費更快增加,以助推這些企業的成長。

台灣壓低工資導致消費需求收緊,企業利潤和經濟成長放緩,導致台灣陷入低工資低增加的惡性循環。在這篇文章中,我們通過數據來了解為什麼台灣採取的低成本方式不利於台灣的增加。鑑於最近的全球通脹狀況,我們在本文中比較工資增加與消費者物價時採取更長遠的角度,以了解工資和通脹隨時間的相互作用。

之前的文章中,我們看到在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由於他們的基本工資(以及一般工資)仍然不足以支付該國的生活成本,因此,與其他較富裕的國家相比,他們的政府更快地提高了他們基本工資,以使他們的工資能夠趕上生活成本。

當我們看一個人均GDP較低的已發展國家的例子,例如下圖中的愛沙尼亞時,我們確實可以看到,自1997年以來,其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粉紅線)超過了經濟成長的其他驅動力(家庭消費支出和利潤)和經濟本身。因此,工資的高增加也使家庭消費支出增加更快,從而也有助於利潤和經濟更快增加。

這種情況主要體現在人均GDP較低的新興經濟體中,例如東歐和韓國。

a
作者提供

數據來源:GDP、家庭支出和營業盈餘總額基本工資

隨著一個已發展國家變得更加富裕,他的基本工資增加也將開始放緩,因為必須迅速增加工資以趕上生活成本的壓力也減輕了。

例如,我們可以在下面的圖表中看到,對於像紐西蘭這樣的中等富裕已發展國家,其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因此低於愛沙尼亞。此外,與其他經濟成長驅動力相比,其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往往與其他驅動力相似。

a
作者提供

在最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他們的基本工資是最能滿足生活成本的,因此不需要增加得那麼快,因此也增加得最慢。在這些國家中,基本工資的增加往往比其他經濟成長動力要慢,如下圖荷蘭的例子所示。

a
作者提供

我們在比荷盧三國(比利時、盧森堡、荷蘭)、澳洲和加拿大等國,都可以看到這種情況。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處於不同經濟成長階段和財富水平的已發展國家中,基本工資增加正以不同的速度與其他經濟成長驅動力相互作用。

這種趨勢的基本原理是:在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他們的基本工資對於生活成本來說太低了,因此,雖然這些國家的勞工想要購買更多的基本必需品,但由於收入不足而受到限制。這也意味著企業正在失去大量消費者需求和利潤。鑑於這種認識,這些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的政府因此迅速提高基本工資,以幫助實現這一消費需求,以使企業利潤迅速擴大。

由於工資嚴重不足,當基本工資快速上漲時,勞工會用額外的錢購買更多的基本必需品,而非把錢存起來,這有助於支持當地中小企業的發展,特別是滿足這些基本需求的當地企業(包括銷售雜貨、食品和飲料、家庭必需品和電器、基本娛樂、教育和醫療保健、當地電信、銀行和保險服務以及當地度假和旅遊服務的廣泛的企業。)

在較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由於他們的基本工資對生活成本來說要足夠,因此他們的基本工資不需要增加那麼快——工資增加的目標是每年逐步提高基本工資,以跟上消費者物價的年度增加,以保持購買力。

正因為台灣不夠富裕,所以更需要提升基本工資

事實上,台灣不是一個富裕的已發展國家。

台灣是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之一。因此,台灣的基本工資僅隨消費物價指數遞增是不夠的。台灣需要做的是迅速提高基本工資以趕上生活成本,只有當基本工資達到與生活成本相稱的水平時,工資增加才可以放緩。

然而,1997年經濟危機之後,台灣卻反其道而行之——基本工資十年來沒有增加,即使此後基本工資再次開始上漲,工資增加也一直增加得太慢。換言之,台灣在其潛力尚未完全發揮之前,就已經切斷了其增加潛力。台灣採取了「低成本」的方式,認為這種方式可以幫助企業成長,但結果卻適得其反。

基本上,鑑於台灣的工資還不足以滿足勞工的所有基本需求,因此有很多潛在的和未實現的消費需求和利潤,可以用來幫助企業擴張。工資增加越快,消費者需求增加越快,企業利潤增加也就越快。因此,如上圖所示,從1997年到2019年,由於愛沙尼亞的基本工資增加最快,其商業利潤也因此增加最快,大約6倍,而紐西蘭的商業利潤增加了不到3倍,荷蘭的商業利潤僅增加了兩倍。

以台灣的發展階段,商業利潤應該增加3倍到6倍——在愛沙尼亞和紐西蘭之間。然而,台灣的利潤增加遠低於其潛在水平,或僅約2.5倍,如下圖所示。

a
作者提供
數據來源:GDP、家庭支出和營業盈餘總額基本工資

由於工資受到壓制,家庭消費支出也出現了崩潰——愛沙尼亞和紐西蘭的家庭消費支出分別增加了五倍和三倍,而台灣的家庭消費支出僅增加了1.9倍。結果,自1997年以來,由於台灣本土企業無法利用這一龐大的未實現需求和家庭消費支出,這也拖累了台灣的商業利潤和經濟。這導致經濟成長的驅動力從1997年開始相互脫鉤。

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繼續以1997年以前的速度增加,那麼今天台灣的家庭消費支出、利潤和GDP可能會高出20%到25%,正如我在之前文章中所寫的那樣。因此,如果台灣的工資增加更快,就會拉動消費需求和家庭消費支出,從而提高台灣的利潤和經濟。

台灣的圖表實際上應該看起來更像韓國,一個與台灣處於經濟發展階段最相似的經濟體。在韓國,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快於其他經濟成長動力,家庭消費支出和利潤也增加了3.5倍。

a
作者提供

當我們將基本工資與生產者和消費者物價進行比較時,我們再次看到不同財富和經濟發展水平的國家之間存在不同的增加模式。

如前所述,在基本工資最足以滿足國家生活成本的最富裕已發展國家中,其基本工資不需要迅速提高,而主要需要與消費者物價一樣快地增加,以維持生活水平。鑑於總體增加速度緩慢,生產者物價也往往不會出現大幅增加。(生產者物價是指企業為生產消費品和服務而承擔的成本。)

因此,在荷蘭和其他比荷盧經濟聯盟國家,他們的基本工資往往與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同步增加。

例如,盧森堡在1921年建立了工資指數化系統,以確保基本工資與消費者物價一樣快速增加,以保持購買力。該系統適用於所有私營和公共部門的勞工,以確保每個人都能平等地受益。

a
作者提供
數據來源:生產者物價指數消費者物價指數基本工資

在像紐西蘭這樣的中等富裕程度稍低的已發展國家中,他們的基本工資往往增加得更快,因此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要快於生產者和消費者物價。

a
作者提供

同樣,在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在東歐和韓國的新興經濟體中,他們的基本工資正在快速增加,因此增加速度遠快於生產者和消費者物價,如下圖愛沙尼亞所示。

a
作者提供

您會注意到,在這些國家中,即使他們的基本工資快速增加,消費者物價也不會以同樣高的水平增加。正如其他國家的研究表明,即使基本工資增加10%,總體價格和食品價格的漲幅也不會超過4%。

台灣的長期消費者物價成長也一直保持在2%至4%左右。因此,鑑於工資增加速度快於消費者物價,這些國家的購買力也在快速增加。另外,如前所述,購買力提高的時候,其實是用來滿足更多的基本的需求,因此購買力的快速提升也帶動了本地中小企業的快速擴張,以及它們的利潤。

工資沒有跟上物價上漲的原因,是被人為刻意的壓低了

台灣是一個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基本工資還不足以滿足基本生活水平,因此需要更快地增加。然而自1997年以來,台灣的基本工資反而在 10 年左右根本沒有增加,直到最近幾年在蔡英文執政期間才開始加快增加(見下表中的粉色線)。

a
作者提供
數據來源:生產者物價指數消費者物價指數基本工資

事實上,由於從1990年代末到2010年代初,消費者物價增加快於工資增加,這導致了台灣勞工購買力的喪失。

同樣,鑑於台灣的經濟發展階段,其圖表應該更像韓國的情況,其基本工資的增加水平高於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如下圖所示。

a
作者提供

當我們接下來比較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時,我們再次看到不同財富水平的已發展國家之間的類似趨勢。

因此,在工資增加較慢的較富裕已發展國家中,我們看到自1980年以來,它們的消費者物價也沒有比生產者物價增加快得多,如下圖荷蘭所示。北歐和其他比荷盧國家的情況類似。

a
作者提供

在紐西蘭等中等財富水平的已發展國家中,基本工資增加略快,因此消費者物價的增加速度也略快於生產者成本。

a
作者提供

在基本工資增加最快的韓國和東歐等最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消費者物價的增加速度也往往快於生產者物價。

a
作者提供

鑑於台灣在前兩次比較中逆勢而上,我們可能認為這裡也會發生同樣的情況。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在1997年經濟危機後停滯不前,人們可能會認為台灣的消費者物價不會比生產者物價增加快得多。

在下圖中,當台灣的基本工資在1980年代後半期和1990年代初期增加較快時,消費者物價確實比生產者物價增加快得多。然而,即使在1990年代中期基本工資停滯之後,我們也應該看到消費者物價也停滯不前,消費者物價與生產者物價之間的差距縮小或保持不變。

但我們在下圖中看到的,卻是消費者物價和生產者物價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a
作者提供

從上面的對比中,我們可以看出,台灣作為一個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其行為是很奇怪的。台灣的基本工資非但沒有快速增加,反而停滯不前。台灣經濟和利潤非但沒有高增加,反而放緩,落後於韓國。與此同時,其他新興經濟體正在追趕台灣。因此,由於工資政策失誤,台灣正在倒退。

台灣的情況是不正常的,而這種不正常的發生,是因為台灣採取了相反於當前經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應該執行的政策。台灣工資太低,不足以支撐家庭消費支出,從而推動利潤和經濟達到最佳水平,因此台灣經濟無法發揮最大潛力。

台灣的消費物價增加速度遠快於生產者物價,這其實是正常的,因為台灣是一個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然而,不正常的是,當基本工資增加不那麼快時,消費者物價相對於生產者物價的增加速度不應該那麼快。因此,這引出了一個問題,即為什麼消費者物價上漲如此之快。

消費者物價上漲如此之快的原因之一,是台灣的生產者物價一直處於低位,這使得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之間的差距看起來更大。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由於台灣的低工資導致消費需求停滯,台灣企業為了賺取更高的利潤,不得不更快地提高消費者物價。

如果是這樣,台灣企業的行為可以說是正常的,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企業想要不斷提高消費者物價以賺取更高的利潤,可以說是典型的心態。

然而,不正常的是工資沒有跟上,而是被人為地壓低了。在台灣低工資的背景下,這已經成為一個問題。

台灣工資增加太慢,無法支撐台灣企業更快速的增加

今天台灣的問題,是工資受到抑制,而企業隨後又抑制了消費者物價的增加,這可能不會對台灣造成太大的傷害,但這並沒有發生,因為作為資本家的企業不太可能降低或停滯其價格的增加,因為他們希望不斷提高價格以賺取更高的利潤。

因此如果政府要壓工資,那麼政府也應該把消費者物價壓在相稱的水平,以免損害消費。然而,政府所做的卻是實施抑制生產者物價的政策(如上圖所示,台灣的生產者物價自1980年以來基本保持不變),政府似乎是希望企業會自願不提高消費者物價。

然而,即使生產者成本受到抑制,資本主義社會中的企業仍然提高了消費者物價。政府當然可以直接干預以壓低消費者物價。但這仍然不能解決台灣工資實在太低的事實,即使物價不變,也需要迅速提高工資才能滿足生活成本。但這是自相矛盾的,因為如果工資增加得更快,消費者物價也需要上漲。因此,低工資或低成本模式與經濟成長相矛盾。

當消費者需求受到低工資的限制而無法讓消費者購買更多消費品時,利用消費者物價上漲來增加利潤也是有限度的。

因此,台灣追求低成本的做法沒有意義,因為這沒有考慮到企業思維背後的人為和心理因素,也沒有考慮到台灣的工資不足以支撐其生活成本,從而導致經濟不平衡;消費者面臨增加需求以支持企業的困難,導致企業為了賺取更高的利潤而更快地提高消費者物價,從而進一步扭曲經濟。

只要台灣的工資增加不夠快,台灣就會因此陷入「工資增加無法滿足基本生活水平來支持企業發展」的惡性循環。

jyhyc02sh7our3tl2tusp71bq1dy0t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可以從其他已發展國家吸取的教訓是,當工資沒有達到國家基本生活水平時,消費者的收入將不足以支付他們所有的基本需求。因此,提高基本工資有助於消費者滿足更多的基本需求,而消費者需求的增加反過來將有利於企業及其利潤。

基本上,人們會不斷購買越來越多的基本必需品,直到他們的基本需求得到充分滿足。而且由於台灣的工資被壓在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最低收入以下,當基本工資迅速擴大時,這將迅速擴大消費需求,進而迅速擴大利潤和經濟發展。壓低工資會產生相反的效果,並阻止經濟更快增加,從而停滯不前。

對於台灣許多從事基本必需品銷售業務(如雜貨、食品和飲料、家庭必需品和電器、基本娛樂、教育和醫療保健、當地電信、銀行和保險服務以及當地的假日和旅遊服務等)的中小型企業,他們因此無法看到利潤增加得更快,因為他們被剝奪了更高的消費需求。

提升加薪的幅度,幫助台灣中小企業更快成長

有一種想法認為,由於台灣是一個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國家,因此利潤難以增加,但本文與其他國家的比較表明,這種邏輯是錯誤的。我們正在以錯誤的方式思考問題。實際情況是,正因為台灣是中小企業的國家,所以我們需要加快工資增加,讓國內消費更快增加,以助推這些企業的成長。

實際情況是,因為工資增加不夠快,沒能幫助台灣的中小企業更快增加。

提高基本工資將有助於支持當地中小型企業更快地發展。

此外,雖然我們可能被告知通貨膨脹是一件壞事,但從上面的比較中,我們可以看到,從長遠來看,消費者物價不斷上漲是正常情況,資本主義社會中的企業將不斷提高消費者物價,因為他們希望獲得越來越高的利潤。

因此,當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說鑑於COVID-19本土疫情應該暫停今年基本工資的上漲,這是不合邏輯的。一方面,提高基本工資將確保勞工能夠負擔得起基本必需品的較高消費者物價。另一方面,如本文所示,通過增加消費者的工資,這推動了家庭消費支出,進而增加了利潤和經濟。因此,以健康的方式增加工資有助於增加消費者支出並擴大經濟餅,進而幫助企業發展。

林伯豐出席工商早餐會會後記者會(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

中小企業總會理事長李育家也指出,在最近的COVID-19本土疫情期間,許多依賴當地消費需求的中小企業受到私人消費疲軟的打擊,但正如本文所解釋的, 提高最低工資和整體工資,正是擴大私人消費,支持企業發展的方法。

如果我們能夠理解工資和消費者物價實際上是相互影響以幫助經濟成長的,這將改變我們實施政策的方式。我們將意識到,如果不增加工資,我們就無法增加利潤——它們是相互配合的。

因此,我們不該是壓低工資以防止物價上漲——因為無論如何企業都在提高消費者物價。問題不在於消費者物價增加過快,而在於工資增加太慢,無法趕上消費者物價的增加。

台灣現階段的發展思路,應該是確保工資增加快於物價增加,以提高購買力,來促進經濟和利潤。

雖然目前的出口增加可能會在短期內提振GDP數據,但如果不採取任何措施來解決潛在的經濟扭曲,這種增加就會掩蓋台灣體制的內在問題。為了扭轉台灣目前的停滯和跳出目前的僵局,政府因此需要像其他處於經濟發展階段的已發展國家一樣實施類似的政策,通過提高基本工資從而提高國家的整體工資, 讓工資達到該國的生活成本,以幫助經濟成長。

否則,目前的經濟扭曲將繼續下去,只會延長台灣最終需要過渡到另一種模式的時間,但這只會讓隨後的過渡對所有參與的人都更加痛苦。

在本文的下一部分,我們將更深入地了解台灣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的扭曲。

  •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二):為什麼年輕世代的台灣人,會感覺比他們的長輩更窮?
  •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三):台灣企業總想學習美日星,那薪資成長的部分呢?
  •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四):不調漲基本工資,是台灣經濟成長趨緩的元兇
  •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五):台北的生活成本其實和哥本哈根一樣貴,甚至比東京更貴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