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一):正因為台灣不夠富裕,所以更需要提升基本工資

台灣工資與物價迷思(一):正因為台灣不夠富裕,所以更需要提升基本工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種想法認為,由於台灣是一個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國家,因此利潤難以增加,但這種邏輯是錯誤的。實際情況是,正因為台灣是中小企業的國家,所以我們需要加快工資增加,讓國內消費更快增加,以助推這些企業的成長。

如前所述,在基本工資最足以滿足國家生活成本的最富裕已發展國家中,其基本工資不需要迅速提高,而主要需要與消費者物價一樣快地增加,以維持生活水平。鑑於總體增加速度緩慢,生產者物價也往往不會出現大幅增加。(生產者物價是指企業為生產消費品和服務而承擔的成本。)

因此,在荷蘭和其他比荷盧經濟聯盟國家,他們的基本工資往往與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同步增加。

例如,盧森堡在1921年建立了工資指數化系統,以確保基本工資與消費者物價一樣快速增加,以保持購買力。該系統適用於所有私營和公共部門的勞工,以確保每個人都能平等地受益。

a
作者提供
數據來源:生產者物價指數消費者物價指數基本工資

在像紐西蘭這樣的中等富裕程度稍低的已發展國家中,他們的基本工資往往增加得更快,因此基本工資的增加速度要快於生產者和消費者物價。

a
作者提供

同樣,在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在東歐和韓國的新興經濟體中,他們的基本工資正在快速增加,因此增加速度遠快於生產者和消費者物價,如下圖愛沙尼亞所示。

a
作者提供

您會注意到,在這些國家中,即使他們的基本工資快速增加,消費者物價也不會以同樣高的水平增加。正如其他國家的研究表明,即使基本工資增加10%,總體價格和食品價格的漲幅也不會超過4%。

台灣的長期消費者物價成長也一直保持在2%至4%左右。因此,鑑於工資增加速度快於消費者物價,這些國家的購買力也在快速增加。另外,如前所述,購買力提高的時候,其實是用來滿足更多的基本的需求,因此購買力的快速提升也帶動了本地中小企業的快速擴張,以及它們的利潤。

工資沒有跟上物價上漲的原因,是被人為刻意的壓低了

台灣是一個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基本工資還不足以滿足基本生活水平,因此需要更快地增加。然而自1997年以來,台灣的基本工資反而在 10 年左右根本沒有增加,直到最近幾年在蔡英文執政期間才開始加快增加(見下表中的粉色線)。

a
作者提供
數據來源:生產者物價指數消費者物價指數基本工資

事實上,由於從1990年代末到2010年代初,消費者物價增加快於工資增加,這導致了台灣勞工購買力的喪失。

同樣,鑑於台灣的經濟發展階段,其圖表應該更像韓國的情況,其基本工資的增加水平高於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如下圖所示。

a
作者提供

當我們接下來比較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時,我們再次看到不同財富水平的已發展國家之間的類似趨勢。

因此,在工資增加較慢的較富裕已發展國家中,我們看到自1980年以來,它們的消費者物價也沒有比生產者物價增加快得多,如下圖荷蘭所示。北歐和其他比荷盧國家的情況類似。

a
作者提供

在紐西蘭等中等財富水平的已發展國家中,基本工資增加略快,因此消費者物價的增加速度也略快於生產者成本。

a
作者提供

在基本工資增加最快的韓國和東歐等最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中,消費者物價的增加速度也往往快於生產者物價。

a
作者提供

鑑於台灣在前兩次比較中逆勢而上,我們可能認為這裡也會發生同樣的情況。由於台灣的基本工資在1997年經濟危機後停滯不前,人們可能會認為台灣的消費者物價不會比生產者物價增加快得多。

在下圖中,當台灣的基本工資在1980年代後半期和1990年代初期增加較快時,消費者物價確實比生產者物價增加快得多。然而,即使在1990年代中期基本工資停滯之後,我們也應該看到消費者物價也停滯不前,消費者物價與生產者物價之間的差距縮小或保持不變。

但我們在下圖中看到的,卻是消費者物價和生產者物價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a
作者提供

從上面的對比中,我們可以看出,台灣作為一個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其行為是很奇怪的。台灣的基本工資非但沒有快速增加,反而停滯不前。台灣經濟和利潤非但沒有高增加,反而放緩,落後於韓國。與此同時,其他新興經濟體正在追趕台灣。因此,由於工資政策失誤,台灣正在倒退。

台灣的情況是不正常的,而這種不正常的發生,是因為台灣採取了相反於當前經濟發展階段的經濟體應該執行的政策。台灣工資太低,不足以支撐家庭消費支出,從而推動利潤和經濟達到最佳水平,因此台灣經濟無法發揮最大潛力。

台灣的消費物價增加速度遠快於生產者物價,這其實是正常的,因為台灣是一個較不富裕的已發展國家。然而,不正常的是,當基本工資增加不那麼快時,消費者物價相對於生產者物價的增加速度不應該那麼快。因此,這引出了一個問題,即為什麼消費者物價上漲如此之快。

消費者物價上漲如此之快的原因之一,是台灣的生產者物價一直處於低位,這使得消費者和生產者物價之間的差距看起來更大。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由於台灣的低工資導致消費需求停滯,台灣企業為了賺取更高的利潤,不得不更快地提高消費者物價。

如果是這樣,台灣企業的行為可以說是正常的,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企業想要不斷提高消費者物價以賺取更高的利潤,可以說是典型的心態。

然而,不正常的是工資沒有跟上,而是被人為地壓低了。在台灣低工資的背景下,這已經成為一個問題。

台灣工資增加太慢,無法支撐台灣企業更快速的增加

今天台灣的問題,是工資受到抑制,而企業隨後又抑制了消費者物價的增加,這可能不會對台灣造成太大的傷害,但這並沒有發生,因為作為資本家的企業不太可能降低或停滯其價格的增加,因為他們希望不斷提高價格以賺取更高的利潤。

因此如果政府要壓工資,那麼政府也應該把消費者物價壓在相稱的水平,以免損害消費。然而,政府所做的卻是實施抑制生產者物價的政策(如上圖所示,台灣的生產者物價自1980年以來基本保持不變),政府似乎是希望企業會自願不提高消費者物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