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位蔣總統」?蔣家政權的幽靈,仍在島嶼上空遊蕩

「第三位蔣總統」?蔣家政權的幽靈,仍在島嶼上空遊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如何,在民進黨歷經了兩次執政、數十年的運動努力後,眼看時機終於成熟,可以逐步溫和「去蔣」的當口,卻冒出蔣萬安這位程咬金,讓許多人意想不到。也讓民進黨在台北的「去蔣」運動平添變數,必須更加小心,以免去蔣不成,反而讓民眾同情蔣家,平白給蔣萬安送了箭,得不償失。

文:易寒星

1988年1月13日,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於台北逝世。當人們確認,他的繼任者並不姓蔣、且是出生於日本殖民時期的本省人李登輝時,大家開始這麼説:蔣家的王朝終結了。

這34年來,隨著蔣經國兒子蔣孝武的逝世、蔣家人一一轉投商業領域,這句話似乎就像福山的那句關於歷史終結的名言一般,在很長一段之內,被認為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尤其是當蔣家第四代長孫蔣友柏一度以「高顏值設計師」的形象活躍在台灣娛樂新聞版面,似乎更坐實了這句斷語:強人已死,銅像不再,蔣家人在政壇呼風喚雨的日子已成過去。畢竟,在蔣經國過世的前三年,1985年,他自己也曾經這樣説過:蔣家人未來不會再從政。

然而,歷史發展總是可以超出所有人的想像。到了2022年,蔣經國生前未曾公開承認過的孫子,蔣萬安,即將代表國民黨問鼎台北市長大位;蔣經國與他父親的功過,也依然是台灣核心政治地景上動見觀瞻的陣地。

自2021年末,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林孝庭出版重磅研究《蔣經國的台灣時代》引起學界甚至一般普羅大眾的矚目、「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提出改建中正紀念堂芻議引發政壇風雨、民進黨政府將自焚而亡的「民主烈士」鄭南榕房間原樣搬入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腳下,最後加上蔣萬安挾高人氣參選,再度引發眾人對他「身世」的議論與評價,一波波的輿論浪潮,都在告訴世界:蔣家的幽靈,從未真正離開過台灣。

2021年,林孝庭以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於2020年公開的蔣經國私人日記為主要素材,出版《蔣經國的台灣時代》,引起華人社會與相關學術圈震撼。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開頭,這似乎為蔣家「重返」台灣政壇揭開了序幕。一時之間,在台灣的知識圈內,蔣經國早年留俄、從事特工、在江西贛南的治理,乃至民國中央政府遷台後的事蹟,開始成為熱議話題。

不過,這本學術味濃厚的大部頭書籍,引起一般民眾與政壇的關注終究有限,真正讓「蔣經國」三個字重返熱搜的起源,還是2022年1月22日,蔣經國生前居住的「七海寓所」歷經七年的整備與規劃,落成為「經國七海園區」。

在開幕典禮上,曾經擔任蔣經國秘書的前總統馬英九、身為後人的蔣萬安以及諸國民黨大老出席不消説,令眾人意外的是,一向被視為「李登輝傳人」、「兩國論起草者」的現任總統蔡英文,也鄭重出席,並在致詞時引用蔣經國的發言表示,「我們中華民國到今天之所以可以生存,有前途、有希望、有信心,主要是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在世界上是堅決反共,不與任何共黨妥協的精神堡壘。」

在當天的發言中,蔡英文更進一步指出,蔣經國「堅定保台」的立場,「是當前台灣人民最大的共識,更是我們共同的課題。」

蔡英文一語既出,引起不少民進黨人、傳統上被認為「親綠」民間團體的憤慨與不滿。在過往,民進黨對蔣家的評價一向負面,説是蔣介石「威權領袖」都已經算是客氣,直斥為「殺人魔王」的不在少數,即便是在任內推動解除戒嚴的蔣經國,也因其任內發生關心民主運動的海外留學生陳文成返台離奇死亡命案、黨外政治工作者林義雄滅門血案與鄭南榕自焚案等歷史,獨派也對其並無好評,認為蔣經國仍然是其父威權政策的延續者。

b5470fc9-6339-46e4-9f6d-ab3aab60a776
Photo Credit: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提供
中華民國現任總統蔡英文參加「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典禮。

如今,蔡英文不但挪用蔣經國「抗共保台」的立場為己用,甚至倡議台灣社會應該對蔣經國有「深度瞭解」、「公正評價」,否則「蔣經國只是部分人的蔣經國,有些人記得的他所帶來的經濟與安全感,另一部分人則記得他代表的威權體制」,此言引起曾任蔡英文發言文稿起草人、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公開為文直斥「總統你錯了」,認為蔡英文紀念蔣經國之舉實數「價值錯亂」,引發一部分的綠營幕僚、學者回響。

然而,這些迴響在歷史的長廊中,彷彿石沉大海,僅有少許水花,終究沒有影響蔡英文以七海園區開幕的機會,漸漸將「中華民國」化為「中華民國台灣」,最後漸漸走向「台灣」的宏圖。

在蔡英文以政府領導人身分肯定蔣經國曆史定位的同時,一場改寫蔣介石歷史敍事的運動,正在慢慢發生。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園區」開幕式三個月後,4月28日,台灣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以下簡稱促轉會)宣佈將舉辦一連四天的設計展,以「破除威權軸線、蔣介石銅像」為主題,展出「中正紀念堂轉型」設計案。

這並不是民進黨政府第一次對這處紀念園區進行「再規劃」,早在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民進黨內便不斷有拆除中正紀念堂改建,或者起碼拆除蔣介石銅像或圍牆的呼聲,然而在種種的限制與考量之下,陳水扁終究只在執政末期時,將中正紀念堂牌樓上的「大中至正」四字去除,改名為紀念諸多學運、社運在此聚集的「自由廣場」,並一度將中正紀念堂的官方名稱改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但在卸任後又被國民黨執政者改回,僅留「自由廣場」設計至今。

如今,到了蔡英文執政末期,這場「拆除中正紀念堂」的工作,做得更細膩,也更老練了一些。從2018年開始,以處理威權時期不義歷史的促轉會,即提出了「中正紀念堂轉型五原則建議」,並在充分諮詢各方意見後,提出「反省威權歷史公園」方案,訂定以「改造威權空間」和「重構紀念敍事」作為轉型的兩大方向,並引入民間設計公司,以相對温和、年輕的語彙進行中正紀念堂的「改造」與「重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