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場女孩》:半上流社會女人、交際花、劇院女人、宵夜餐廳的女人

《歡場女孩》:半上流社會女人、交際花、劇院女人、宵夜餐廳的女人
Photo Credit: Lancelot Volder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感官史巨擘阿蘭・柯爾本,帶領讀者一探從古延綿至今的性產業,如何雜揉了公衛理念、階級思想與政治思潮,最終成為形塑十九世紀歐洲社會中的階級、公共衛生的關鍵因素。

文:阿蘭・柯爾本(Alain Corbin)

祕密賣淫傳統形式的延伸與變異

一、半上流社會女人、交際花、劇院女人、宵夜餐廳的女人

我們將快速討論屬於帝國慶典傳統的高級妓女。相關的生動文獻汗牛充棟,性好此種細節的讀者可逕自參閱。在此只討論將賣淫行為置於社會性交易光譜中的問題。為此,我們將首先試著辨識交際花有哪些共同點。她們幾乎全部都是「不順從的妓女」,儘管如前文所見,某些登記為公娼的妓女有時能成功發展事業,但交際花無論出身和背景如何,都很少被警方追究;如果她被員警找麻煩,她所周旋的男性將會保護她,迅速解決她的麻煩。

不管是住在公寓裡(這是最常見的情況),還是住在私人豪宅裡(她們之中最高貴的),這些女人全都是在自己的家裡,按照適合自己的時間表,獨自從事賣淫。

她們的客戶全都是大有來頭的權貴、外國貴族、經濟或工業界的大資產階級、巴黎「上流資產階級」(bonne bourgeoisie)的成員,或是有錢的外省人、對頹廢墮落女性散發的氣質情有獨鍾的人(spécialistes des filles sur le déclin)。作為高級妓女的交際花有權選擇恩客,因此產生自願獻身的錯覺,她們有時也會獨寵一位情人,但這種情況愈來愈少。

最常見的是她們像某些獨自賣淫的公娼一樣,將眾多情人組成有限合夥關係,並將自己的白天與夜晚時光妥善安排給他們每一個人。交際花從不採取拉客的行為(racolage,當時社交界流行的說法是raccrochage),她們在擬似求愛之後才會賣身給她看上的人,或像夜間咖啡館或歌舞酒館的妓女對客人進行挑逗式「勾搭」(levage),甚至是俗稱「臥女」(grandes horizontales)的最高級妓女,在文森森林(Bois)散步時也會這麼賣弄風騷。

當然,只能在大城市裡遇到這些交際花,更確切地說,是在巴黎、里昂和一些溫泉與海濱度假勝地,因為她們只在首都繁榮區域出沒,並時常在此布置奢侈住所以維持其地位,當然由其情人負擔費用。

大多數情況下,高級妓女都是被「發行」(lancée)的,她們是知名老鴇的創造物,這些俗稱吃人魔(ogresse)的老鴇有時候不是別人,正是妓女自己的母親。事實上,這種性行業操控的形式結構在十九世紀中不斷演變,正如《煙花女榮辱記》(Splendeurs et misères des courtisanes)中的亞細(Asie)與左拉筆下的老鴇拉提康(la Tricon),只要比較這兩者的活動即能看出端倪。

一開始,這種「發行活動」基本上是女裝用品業者(marchandes à la toilette)的工作,甚至是附近的洗燙衣業者(blanchisseuses)。她們在人行道上發掘美貌、能力出眾,或單純只是放蕩不羈的女孩,然後將有時屬於客人的華美服飾租借給這些女孩,並要求支付可觀的租金作為回報。此外,這些女裝用品業者還有當鋪、高利貸和淫媒的功能,專為她們「發行」的妓女服務。

雖然沒有完全消失,而且實際情況也跟消失相差甚遠,但在十九世紀最後幾十年裡,這些商人似乎已經失去了重要性,很可能是因為她們已經無法提供布置或「發行」交際花所需的大量資金。另一方面,供應商的角色,尤其是是織毯商的重要性也同時大幅提升了。他們將挑選好的交際花安置在他們擁有或只是租用的公寓裡,並為這些公寓布置華麗裝潢與家具。他們除了向交際花索取高昂租金之外,還要求她們要分期購買家具和裝飾布置。

交際花在付清債務前就已經落得無能力支付是司空見慣的事,所以她們也會偷偷地失蹤,若如此,織毯商就能再找一位新交際花,安置在家具已經部分付清的公寓中。一些供應商也會如法炮製,當交際花負債累累時,再將她們完全置於自己的掌控之下。

至於淫媒(proxénètes),她們也擴大了業務範圍,一如統御著隆尚賽馬場(Longchamp)裡優雅女子的老鴇拉提康,有些淫媒擁有廣泛的客戶群,在掮客(有時是女裝用品業者)幫助下,她們有能力招募和發行一群交際花,而不只是一兩個。淫媒雖然必須在這些交際花的職涯中投資大筆資金,但也從交際花身上獲得非常大收益。到了十九世紀末,這種大淫媒與幽會館女主人的身分漸漸合而為一。

簡而言之,高級的性行業操控者是真正的商業組織,並在十九世紀逐漸結構化,可能也逐漸集中化,這是由於交際花行為在資產階級中普及,也由於封閉式賣淫凋零,使得淫媒從交際花身上獲得的利益與日俱增。

經由這個過程,交際花成了單純的工具,其暫時的財富和毀滅,都為「實業家」(industriels)或商人帶來利潤,而後者就像寬容妓院的所有權人,在變動不斷的交際花世界裡,他們是最大的受益者。交際花並非真正的「狼吞虎嚥女」,她們養肥了淫媒或織毯商,更不用說那些依賴她們賣淫為生的心上人或女性戀人了。

交際花的悲慘結局,不僅僅是一個文學主題,雖然保羅.阿萊克西(Paul Alexis)所寫的露西.佩萊格林(Lucie Pellegrin)的最後時刻,似乎與這一類別中大多數女人的命運吻合,然而在沒有任何量化研究的情況下,我們仍須謹慎看待此種說法。


猜你喜歡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動車」毫無疑問的成為當前汽車市場最夯的話題與名詞,無論豪華抑或平價汽車品牌皆推出代表各自電動世代的最新電動車款。身為全球豪華汽車品牌領導者BMW,如何再次於此嶄新的電動世代再次領先?【BMW i 智慧電能生活圈】,是BMW端出的秘密武器。

接軌嶄新的電動世代,BMW直接為用車者描繪最便利的生活願景,名為「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用車者的使用情境思考,無論是家中、工作場域、外出旅途與目的地等,都是「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中相當重要的電量補充站點,規劃的多種電量補充方式包含【BMW家用充電】、【BMW目的地充電】、【BMW i高速充電站】等,讓車主可以輕鬆擁抱BMW電動車所帶來的嶄新電動生活。

【BMW家用充電】

就像許多人使用手機的習慣,回到家開始充電,每次出門前都是滿滿的電力。將BMW Wallbox壁掛式交流充電座安裝於家中車庫或車位註一,車輛停妥後插上充電槍,人回到家中休息充電時車輛同時也在充電,還可利用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My BMW App)進行充電相關設定。隔日出門前車輛已經備滿電力,以iX xDrive50為例,代表每天出門都有最高630km續航里程註二供使用,可滿足絕大多數的用車里程需求。

【BMW目的地充電】

若前一天晚上忘了充電,或是有著不同於平常通勤的路程安排,也無需擔心,此時可充分利用目的地充電裝置來補充續航里程。早從2014年開始,BMW總代理汎德便在台灣建置超過百座的公用交流充電座,像是公用停車場、飯店、經銷商展示中心都有;不僅如此,2022年開始總代理汎德更啟動經銷商與外部場域合作建置目的地交流充電站,再加上現有的公用交流充電座,迄今全台已有超過兩千座BMW電動車可使用的交流電充電座,只要透過「My BMW App」或「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充電站點資訊,大幅增加外出時的用車便利與行程規劃彈性。

【BMW i高速充電站】

若有著長里程的旅程規劃,或是行程間需要快速的補充電力,此時就可以充分利用BMW i高速充電站來進行電力補充。2022年底前BMW規劃將在全台經銷商建置14座BMW i高速充電站,最大充電功率高達350kW。以iX xDrive50為例,最快6分鐘就可以補充100公里的續航里程,一點也不用擔心旅程因此中斷、壞了出遊興致。

要如何知道BMW i高速充電站的位置?只要透過車主專屬的「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完整的充電站資訊、掃描QR Code便可以快速啟動充電,並綁定信用卡付款。便利的數位化充電服務,清楚展現BMW積極開拓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的企圖心。

*BMW i 高速充電網官方資訊

超高速充電效能

除了三種不同的電能補充方式,車輛本身更需要擁有高速的充電能力。以當前BMW旗下最熱銷的iX豪華純電旗艦休旅車款而言,導入了第五代eDrive電能科技,以能量密度更高的新世代鋰電池模組,加上最高可達200kW的充電功率註三,最快10分鐘就可以補充150km續航里程註二,大幅縮減充電所需時間,便利性不言而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實用性思考 有效破除里程焦慮

在電動車百家爭鳴之際,有別於其他品牌僅強調電動車本身技術,BMW不僅以先進科技作為基礎,更從用車者的角度與生活習慣思考,以三種電量補充方式再加上超高速的車輛充電效能,不論是在家中安裝交流充電座每天為車輛充電, 外出時的目的地充電, 以及長途旅行時藉由BMW i高速充電站在最短的時間內補充最多的電量,相信對於車主而言,大幅降低里程焦慮,取而代之的是更便利、更經濟的用車成本,當然,BMW招牌的駕馭樂趣,仍然在旗下電動車款上完美體現。

註一:需專人到府評估安裝可行性
註二:WLTP測試規範下所測得之數據
註三:BMW iX xDrive50車款。
註四: 詳細銷售辦法請洽BMW i指定授權經銷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