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日本》:人們追隨德川幕府對植物的迷戀,促成植物園在各大城市的發展

《博物日本》:人們追隨德川幕府對植物的迷戀,促成植物園在各大城市的發展
圖為東京都豐島區駒込站附近的六義園,夜晚時點燈的畫面。|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士與市民都參與了植物園的維護,促成園藝產業的發展和專業園林設計師身分的確立。園藝(庭園)在日本一直扮演著重要的文化與宗教角色,但在德川時期,私人與公共花園的數量與分布大幅度增加,江戶、京都與其他城下町都大規模建造了幕府與藩屬花園。

文:費德里柯.馬孔(Federico Marcon)

自然奇觀:作為消遣的自然史

大象遊行

一七二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一隻七歲的母象進入京都。人人都非常期待牠的到來,中御門天皇也表示希望能看到幕府將軍德川吉宗購買的這隻巨獸。大象與天皇的相遇被印在書籍與公報上,標誌著這個不可思議的事件。

大約一百年後,繪師尾形探香(約一八一二—一八六八)在他的《象之繪卷物》中重新描繪了這個故事:他提到這隻身形龐大的大象在抵達年輕天皇所在的清涼殿前時,顯然在沒有馴象師直接命令的情況下,突然跪倒在地,鞠了一躬,「以表示對天皇的敬畏」。十九世紀上半葉,在筑前國大肆傳播渲染的尊皇思想激進熱情,可能給當時活躍於九州島的《象之繪卷物》的不知名作者帶來啟發。

事實是,在謁見天皇以後,這隻大象繼續旅行前往江戶,到牠真正的主人德川吉宗處。這個事件發生的一個世紀以後,尾形探香受到愛國主義熱情的影響,將這個事件解釋為天皇超凡力量令人敬畏的徵象,但事實上,當時的評論家可能將大象與天皇的相遇理解為日本真正統治者——即幕府將軍——的慷慨讓步。大象於五月二十五日抵達江戶。德川吉宗自從在荷蘭東印度公司的代表捐贈給幕府政府的瓊斯頓《四足動物的自然史》中看到大象銅版畫以後(圖八之二),就表達出他對大象的渴望。

一七二八年六月,兩頭大象,一公一母,乘坐荷蘭貨船抵達長崎。德川吉宗特別要求了一頭白象,因為在東亞傳統中,白象是公正與和平統治的象徵。藩主宅邸與城堡中常會出現白象的圖片,但德川吉宗能取得最接近白象的,是來自越南的一對年輕的灰色亞洲象(學名Elephas maximus)。一七二八年送到德川吉宗手中的兩頭大象中,雄象在抵達長崎三個月後就死了。雌象在兩名越南馴象師的陪同下前往江戶,他們的護送部隊在經過七十四天的旅行後到達江戶,吸引大批渴望看到這隻巨獸的民眾。

我們有理由推測,德川政府已經預料到遊行會造成轟動,所以才刻意宣傳德川吉宗的大象的行程,以提高幕府將軍的象徵性權力。德川吉宗的勘定奉行稻生正武(一六八二—一七四七)在各處張貼政府公告(御触書),安排大象的行進路線,並規範遊行期間的公眾行為。旁觀者必須在不發出任何聲音的情況下觀看大象,而且禁止給牠提供任何食物和水。在大象抵達江戶以後,被交到一個名叫源助的人手中,幕府國庫每年撥款兩百兩,用於飼養大象。這頭大象在抵達日本十三年後,以二十一歲之齡死於營養不良,可能是幕府破產的受害者。

對自然的狂熱

德川吉宗的大象只是德川統治的最後一個世紀中,引起民眾熱情的諸多動植物相關公共活動之一。荷蘭與中國商人進口的珍稀外來動物經常以遊行的方式展示,但民眾對自然奇觀的好奇心(好き)卻也表現在各式各樣的實踐與時尚之中。收集貝殼、葉、花、植物、昆蟲與異國鳥類是非常受到各階級民眾所喜愛的嗜好,箇中差異取決於每位愛好者的經濟與社會資本。園藝、景觀美化與鄉間採藥野餐更是大受歡迎的消遣,正如培育杜鵑花與金魚的新品種,以及參與涉及動植物的社交遊戲——例如「貝合」,一種比賽誰能正確辨認出最多貝殼的遊戲。手冊、目錄與專題著述的出版業蓬勃發展,證明了十八與十九世紀的自然史流行熱潮。

在日本與十九世紀的歐洲,特定動植物物種的流行來來去去,而且經常是莫名其妙的。人們的喜好往往隨季節而變化,而且也有地理上的局限性。有些是全國性的熱潮,有些是突然對特定一種對地方社群歷史有特殊意義的花、魚或鳥爆發熱情。在這種趨勢的社會流程圖中,與自然史有關的時尚在社會結構中似乎是由上往下移動的。這通常圍繞著幕府開始,先在藩主與其家臣中流行,然後才蔓延到平民之間。

傳統原始資料顯示,幕府將軍經常表現出對一種花的特別沈迷。《德川實記》與其他高級幕府官員的回憶錄中都曾提到,德川家康特別欣賞櫻樹,他在駿河城與江戶的其他地方都種植了櫻樹。他在一六○五年將幕府將軍的頭銜傳給兒子德川秀忠,據說秀忠喜歡茶花。第三任幕府將軍德川家光(一六○四—一六五一)與他的祖父品味相同,為了表示孝心,他擴建了江戶城的吹上御苑,並種植大量櫻樹與一些茶花來豐富景觀。他甚至派了全副武裝的夜間警衛去花園保護這些珍貴植物。

德川家光這位果敢的領導人賦予幕府一個更複雜也更有效率的行政與法律結構,他特別沈迷於將松樹做成盆景(盆栽)。根據《德川實記》的記載,家光最信任的一位家臣大久保忠教(一五六○—一六三九),因為對主公就寢時將一顆心愛的松樹盆景放在枕頭下木盒裡的習慣感到困擾,於是把這盆景丟到花園裡,懇求主公要嘛停止這種瘋狂的行為,要嘛讓他當場切腹自殺。德川家宣短暫的幕府統治時期(一七○九年至一七一二年),對五顏六色的楓樹十分狂熱。德川時期的十五位幕府將軍都有各自的愛好。

如果幕府將軍的個人興趣沒有在一個相當於全國狂熱的過程中被其他人熱切追隨的話,他們對植物的熱情將僅僅只是一種歷史趣聞而已,而且出現於《德川實記》這種無可鑑別的原始資料的證詞也將難以得到證實。迫使藩主與其家臣在幕府首都江戶度過一半時間的參勤交代制度,更是促進了這些興趣在社會階梯與全國各地的傳播。正是在那裡,來自不同地區的群眾掌握了最新的時尚,並把它們帶回家,散播到日本群島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