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難的說服:如何成功讓工地勞工戒除檳榔?

世界上最難的說服:如何成功讓工地勞工戒除檳榔?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的衛教為什麼沒有用?因為所有拒菸資訊都用陽痿嚇人、戒檳榔衛教海報還會用「整塊肉挖掉」恐嚇。但這群工人的孩子學費還是要繳阿!檳榔還是得吃,該怎麼辦?

文:胡廷岳藥師的醫病故事集

「有吃檳榔的舉手。」

營造業的老闆現身在工地現場,他今天沒有要發表演講、他也沒有要懲罰這群吃檳榔的人。但聽到這問題,台下工人都心生畏懼:「什麼,是要懲罰檳榔汁亂吐的人嗎?」 「什麼,該不會我昨天吃檳榔沒戴口罩被發現了?」

很明顯的,台下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我是說,有吃檳榔的舉手,有吃的人我發給你1000塊。」

那當下舉手速度之快,大笑。連沒吃檳榔的我,都想吃了。

​「這1000元都拿到了嗎?」

在發完鈔票之後,建設老闆微笑地說:「好,那今天下班之前,如果你成功都沒有吃檳榔,這1000元就是你的,不然就要還我。」

最後有人還嗎?沒有,並不是因為大家都說謊。而是因為所有吃檳榔的人,都受到尊重,所有人今天都不願意吃了。

那天的對話是這樣子:

「阿你不來一顆喔?」 其他工地工人故意調侃。

「不吃了不吃了!1000元我要好好地放在口袋。」(台語)

他拍拍屁股上的錢包。只多了一張1000元,好像就讓錢包摸起來更加飽滿。(至少他本人這麼認為。)若你願意與他們成為朋友,我跟你保證,做工的人,絕對是一群最守信用的人。

所以他今天是絕對不會吃檳榔的,因為他已經答應你了。雖然他「明天」會不會繼續不吃檳榔我不知道、他「明年」還會不會繼續不吃檳榔我也不知道。

但已經成功「幫助人們改變行為」很多經驗的我知道,接下來若老闆開口問:「阿你從幾歲開始吃檳榔的呀?」老闆就能得到「其實我也很想戒,但我戒不掉」的工人內心話。

只要成功讓這位工人,願意說出內心話,那麼這位工人就擁有了「想戒檳榔」的意圖。他的內心就會開始尋求你的建議,他就會告訴你:「他來做苦工,都是為了小孩學費。但真的太辛苦了,想提神,叼著菸也麻煩,所以才開始吃檳榔。」

這時候的他,已經把耳朵打開,願意聽取你的建議了(這是很大的一步)。但這時候就馬上給予建議好嗎?不妥。你應該要給他的是「選項」,讓他「自主選擇」。

已經被他信任的你,可以給他一堆「簡單戒檳榔的低門檻建議」,好讓他挑選其中一個,他自己也覺得「可以輕鬆執行」的建議。先讓他自主選擇,然後再告訴他:「你一定很愛你的家人。要賺錢養家的同時,你也知道吃檳榔會不健康。辛苦了。」

這還能不收買人心嗎?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檳榔先不要戒,但健康也是要顧。口腔癌早期只會有一個白點,只要把白點處理掉『就不用整塊肉都挖掉』,也『不用化療電療』。我們明後天就去醫院,做口腔癌篩檢好不好?」

他會開始猶豫你說的話,因為你的建議跟所有人給過的都不一樣。

這時候我會主動推他一把:「我是說,我知道檳榔很難戒,那我們檳榔先不要戒,但檳榔造成的白點,我們還是要早期把它處理掉,早點發現還不用動手術?你覺得呢?」

恩,聽起來很合理,所以他下班之後,就會衝去行動了。你也不用盯著他做完健檢、你也不需要任何鞭子或胡蘿蔔。因為他已經答應你了。

過去的衛教為什麼沒有用?

因為所有拒菸資訊都用陽痿嚇人、戒檳榔衛教海報還會用「整塊肉挖掉」恐嚇。但這群工人的孩子學費還是要繳阿!檳榔還是得吃,該怎麼辦?

對於海報上的字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好。這就是為什麼戒菸標語、衛教廣告、拒毒海報,比比皆是,而吸菸的人口還是繼續吸菸、檳榔還是賣得嚇嚇叫。

這也是為什麼其他人辦不到,但我環島演講時,只跟我見過一次面的長輩,卻願意集體跑去體檢、揪團打疫苗回來跟我炫耀(還要露出手臂上的棉花)。

關於「讓家人戒掉壞習慣」這件事情,我們曾經給了什麼?直接對罵?單純用錢獎勵?一張海報?還是給了超過1000元的尊重?

我們曾幾何時會照著老師、長輩的建議行動?

「不准談戀愛!」「未成年不要吸菸!」

我們都不想照做了。更何況只是沒有人情味的海報、沒有人情味的建議。當然了,他也不會照做的「意圖」。

​人情味,絕對是信任的開始、讓人們集體行動的開始;人情味,也是治療人類最沒有副作用的藥。不然我幹嘛砸錢面對面演講(午休還沒有地方睡),我關在冷氣房當網紅剪影片就好了。

預防台灣人們臥床、縮短不健康餘命,邀請你一起努力,減藥最好。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