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鄭丰《綾羅歌.卷一》選摘:父母感情融洽、相敬如賓,唯一不和之事,便是這個庶出的弟弟

【小說】鄭丰《綾羅歌.卷一》選摘:父母感情融洽、相敬如賓,唯一不和之事,便是這個庶出的弟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魏鼎盛時期,帝都洛陽的絲綢巨賈沈氏以「沈緞」聞名天下,富可敵國。沈氏主人主母熱忱和善、富而好施,子女俊秀勤勉、聰慧多才,洛陽居民無不稱羨。 然而在沈宅廚房旁的陰暗隔間中,卻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庶子沈綾;他的處境和待遇,與兄長和姊妹的錦衣玉食直有天壤之別……

文:鄭丰

【第一部 洛陽沈緞】

第一章 豎子

「備車,備馬!主人、主母、郎君和小娘子們要出門啦!」

洛陽城阜財里東沈氏大宅中,大廳門外上馬堂前,一個身形微胖、頭頂微禿的中年宅院管事,一疊聲地呼喊催促著。數十名衣著鮮淨齊整的馬夫和僕人奔趨來去,忙中有序地備好了兩輛簇新的馬車,馬車車身為紅柚木,車輪為青榆木,車轅則為水曲柳所製;車壁漆成紅色,車頂鑲金,飾以五彩纓絡。每輛車前各套著兩匹高大健壯的北方駿馬,馬轡繫環皆以真金實銀打造,鎏金上綴著銀錢、寶珠、飛燕和駿馬等裝飾,在日頭下閃閃發光。四名馬夫牽著四匹駿馬來到正屋門外,駐馬等候;幾個童僕快手在兩輛馬車門旁的青石板地上放置了半尺高的純銀踏腳凳,各自用衣袖快速將銀凳擦得潔淨光亮。

那宅院管事來到馬車之旁,上下左右仔細檢視,又伸出胖胖的手指,小心梳理從車頂懸掛而下的五色琉璃纓絡,接著探頭入內審視,拍去繡金錦緞座褥上的些許灰塵。眼見一切安排妥當,宅院管事才對馬夫和僕人點點頭,說道:「可以了。主母的坐騎呢?」

後方一個馬夫高聲答道:「主母的『踏燕』在這兒,已上好鞍鞬轡頭了。」牽過一匹高大的青驄花斑馬而來。這匹馬不但矯健雄駿,身上裝飾更是奪目,金帶扣、銀帶箍、鎏金鐵馬銜、鑲玉銀馬籠頭,配上嵌有馬形玉飾的鞍帶、銀馬鐙,馬鞍上鋪著大紅繡花錦緞,光鮮燦爛至極。

宅院管事點點頭,說道:「甚好。我這便去稟報主人。」快步趨入正廳,在門口躬身稟報道:「啟稟阿郎,馬車已備妥了。」

大廳正中,一個華服男子盤膝坐在金銀錦墊之上,正低頭查閱身前几上一本厚厚的帳冊。男子衣著雖華貴,一雙手卻頗為粗糙,撫著帳冊的指節上長滿了繭子。一個留著山羊鬍子的老者捧著幾本帳冊,恭敬地跪在一旁伺候。

華服男子聽見門外宅院管事的稟報,並不抬頭,只擺手道:「知道了。冉管事,派人去請夫人、郎君和兩位小娘子。」

那姓冉的宅院管事應了,立即吩咐僕人婢女去恭請主母、郎君、小娘子等人。

華服男子闔上了帳冊,對那山羊鬍子道:「桑園的帳可以了。絲坊的帳,我明日再看吧。」

山羊鬍子答道:「謹遵東家之命。」小心翼翼地闔上帳冊,疊放整齊,捧在懷裡,起身向華服男子躬身行禮,退出正廳。

華服男子站起身,走到大廳門口。他約莫四十來歲年紀,身穿赭色團虎紋錦袍,體形略瘦而結實,腳步沉穩,黑瘦清俊的臉上透出精明警醒之色。若看服色裝扮,這人顯然是這座大宅的主人;若看他的體態舉止,卻似個飽經風霜的江湖人。

華服男子望向垂手立在門外伺候的冉管事,問道:「壽禮可備妥了?」

冉管事答道:「回稟阿郎,都已齊備。老奴方才與大郎一道,再次檢視過了給駙馬準備的壽禮。」

華服男子道:「可是我上回交代的,雙蝠萬壽紋大紅織錦?」

冉管事道:「正是。昨日大郎和李大掌櫃一同挑撿了極品雙蝠萬壽紋大紅織錦一百疋,已裝入十只檀木箱子,安置在馬車上了。」

華服男子露出滿意之色,點頭道:「甚好。」

這時,一個身穿碧綠綾羅繡衫、紫紗長裙的貴婦從廳中快步走出,身後跟著一名僕婦、一名年輕侍女。貴婦望了望門外的馬車,皺眉對冉管事道:「我的馬呢?」

冉管事連忙躬身道:「啟稟娘子,您的『踏燕』已備好了,就在門外。」

華服男子揚起眉毛,望向妻子,脫口道:「妳要騎馬?」

貴婦三十來歲年紀,一張橢圓臉,眉目間英氣十足。這時她挑起雙眉,高聲對丈夫道:「我出門時,哪回不騎馬了?」

華服男子露出微笑,安撫地道:「不、不,我可無意阻止娘子騎馬。咱們這回去給駙馬拜六十大壽,公主想必樂意見到娘子騎馬的英姿,就只怕......只怕駙馬不喜我等唐突。」

貴婦一笑,說道:「我在大門之外下馬,駙馬又怎會知道我是騎馬去的?」轉頭問冉管事道:「大娘和二娘的馬都備好了麼?」

冉管事還未回答,華服男子已皺起眉頭,插口道:「雁兒剛剛訂親,怎能騎馬上街?盧家可是有著百年傳承的漢人世家大族,絕不樂見未進門的新婦如此拋頭露面。」

貴婦「哼」了一聲,撇嘴道:「你們漢人,偏有這許多規矩!好吧,大娘就乘車好了。冉管事,快給二娘備馬!」冉管事連聲答應了,自去吩咐。

華服男子見妻子堅持自己和小女兒要騎馬出門,只能苦笑,不再爭辯。

這華服男子姓沈名拓,正是這座沈家大宅的主人。沈家乃是洛陽首屈一指的絲綢大賈,富可敵國;沈氏原為南方漢人,三十多年前隨齊朝大臣王肅背齊歸魏,定居洛陽。王肅出身琅琊王家,父親王奐曾任雍州刺史,後遭齊武帝蕭賾殺害,王肅憤而歸降北魏。王肅初投魏時,高祖方遷都洛陽,見王肅博學多才、通曉舊事,因此大加重用,封為尚書令,呼其「王生」,延請他為營建新都出計獻策,更將自己的妹妹陳留長公主嫁給了他。高祖並命將作大匠在洛陽城東南興建巨園華宅,供王肅和公主居住,並將該里命名為「延賢里」。

王肅為了討好公主,並炫耀南方絲織技巧,於是讓出身絲綢世家的屬僚沈譽養蠶取絲、染織成綢,製出花樣新穎的綢緞,獻給公主揀選。公主一見之下,果然喜歡非常,愛不釋手。王肅甚是滿意,將沈家所製綢緞命名為「沈緞」,令沈譽大量製造,除了供公主選用,亦進貢北魏皇室。洛陽城初興,數萬皇族貴宦受命遷入城中,時值魏高祖極力漢化,下令人人改穿漢族衣裳,絲綢需求因而大增。

沈譽覷見商機,於是在洛陽城外購入數十頃桑園,廣植桑樹,採桑養蠶,煮繭取絲;又建造了百餘座絲坊、染坊和織坊,巧用南方絲織之法,織出圖案精緻多變、質地輕軟細柔、色彩鮮豔亮麗,獨樹一幟的「沈緞」,更與山東的「大文綾」、「連珠孔雀羅」和阿縣的「縞」齊名。「沈緞」得長公主青睞有加,很快便受到其他皇族富宦的重視,爭相採購,舖頭從此門庭若市、生意興隆,不過一代之間,便致暴富一方。

到沈拓時,已是沈家第二代;由於高祖鼓勵胡漢通婚,因此沈譽讓獨子沈拓娶了鮮卑女子羅氏為妻。高祖遷都洛陽後,敕令胡姓一律改為漢姓;羅姓原為叱羅,羅氏的祖上叱羅鑒曾為大魏名將,戰功彪炳,惟傳到羅氏時,再無男丁,家族已趨式微。

遷洛的鮮卑貴族雖大抵漢化,人人說漢語、著漢服,但羅氏一族仍未脫粗獷勇武之風,羅氏自幼便騎馬射箭,勇健豪邁,英姿颯爽;在她心中,女子騎馬射箭、在外出行遊走乃是天經地義之事,與漢人禮俗大相逕庭。沈拓和妻子羅氏雖結褵多年,卻仍不時因漢胡習俗差異而小起爭執;而羅氏性情強悍,大多時候都以沈拓讓步遷就收場。

正當羅氏點頭表示滿意時,一個少女跨入大廳。她一出現,整個大廳似乎陡然亮了起來;那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天生麗質,容顏明媚無方,讓人一見便難以移開視線。她身著絳色冰羅霧縠長裙,腰間束著水綠繡纈腰帶,纖腰如柳,體態婀娜,正是沈拓和羅氏的長女沈雁。她在廳外聽見了父母的對答,笑盈盈地走上前,攬住父親的手臂,撒嬌道:「阿爺,怎地阿娘和小妹都能騎馬,唯獨我不能騎馬出門?」

沈拓疼愛地望向長女,拍拍她的手臂,輕笑道:「妳就要嫁入江北的世家大族啦,還問阿爺為甚麼?」

沈雁道:「誰曉得?說不定盧五郎就喜歡新婦騎馬呢?」

羅氏揚眉道:「盧五郎要是不讓妳騎馬,妳就回家來,阿娘讓妳騎個夠!」

沈雁嘻嘻一笑,說道:「還是阿娘疼我!」

羅氏笑著向女兒招手,說道:「來,讓阿娘看看妳的新衫裙。」

沈雁放開了父親的手臂,走向母親。羅氏牽著女兒的手,母女倆一起來到大廳東壁上一面巨大的銅鏡之前。羅氏言語舉止雖爽快率直,對女兒的關懷可是細緻入微;她細細檢視女兒身著的嶄新冰羅霧縠衣裙,臉上神色愛憐橫溢,點頭讚賞道:「剪裁功夫不錯,馮裁縫的手藝確實了得!咱們挑一疋上好的『沈緞』,就請織室的馮裁縫給妳做大婚之日的嫁裳吧!」轉頭對身後的侍女道:「婇兒,妳說如何?」

那侍女名叫陸婇兒,約莫十五、六歲年紀,月圓臉上總掛著討喜的微笑,一雙細眼透出機靈之色;她身形矮小而豐腴,衣著比一般婢女鮮亮得多。她是羅氏一個遠房表妹的獨女,因父母早逝,自幼便隨羅氏住在沈家,身分處於婢女和外甥女之間,乃是羅氏的貼身親信。

陸婇兒上下打量沈雁一身奢華鮮麗的簇新衣裙,和她裊娜多姿的體態身形,臉上露出難掩的豔羨之色,搖頭笑道:「大娘這身新裝,就連天上仙女也不如啊!依我說,大娘大婚那日,可要羨煞全城的女兒了!」

羅氏聽了,不禁得意地笑了,說道:「婇兒,妳這張嘴可真甜!」

沈雁甜笑著對母親道:「既然要給我做嫁裳,不如阿娘也做一套,婚禮那日我們母女穿一個樣式的,好不?」

羅氏笑斥道:「雁兒胡說!我若打扮得跟新嫁娘一般,可不成了老妖婆了!」

陸婇兒在旁說道:「倒是該選一疋和大娘同款的冰羅霧縠,給二娘也做套新衣裙。」

羅氏喜道:「這主意好!」眼光掃向廳內,問道:「雒兒呢?」

沈雁對著銅鏡左顧右盼,伸手輕抿髮鬢,扶正髮髻上的飛雁金簪,說道:「我方才忙著裝扮,沒見到小妹。」

羅氏皺起眉頭,轉身道:「嵇嫂,妳讓人去找找二娘,咱們趕著出門哩!」

羅氏的陪嫁婢女嵇嫂答應了,陸婇兒插口道:「姨母,我今朝見二娘去了桑園看蠶兒,只怕人還在園子裡呢。」

羅氏點頭道:「還是婇兒有心。嵇嫂,妳快讓人去桑園找二娘,叫王乳娘趕緊替她梳頭更衣!都甚麼時候了,還在園子裡瘋玩兒!」嵇嫂連忙吩咐婢女,婢女快步趕往桑園去了。

就在這時,沈拓忽然抬起頭,問道:「二郎呢?」

此言一出,全場一靜,羅氏臉色頓時沉下,廳中的冉管事、嵇嫂、陸婇兒等都低下了頭不作聲。

就在這一片靜默中,一個十八、九歲的青年從門外進來,他身形挺拔,容貌俊美,對沈拓道:「阿爺,駙馬的壽禮都已備妥了。」

沈拓點點頭,說道:「大郎,還是你辦事妥貼。」

這青年正是沈家長子沈維。他留意到母親和冉管事、嵇嫂、陸婇兒個個臉色古怪,微笑問道:「怎麼了?臨出門卻找不著小妹,是麼?」

羅氏淡淡地道:「嵇嫂已遣婢女去桑園裡喚她了。」

沈維望望母親,又望望大妹沈雁,說道:「等小妹到來,我等便即出發,是麼?」

沈拓咳嗽一聲,對冉管事道:「還不快去尋二郎?駙馬爺是知道他的。今日我們全家去給駙馬爺拜賀六十大壽,少攜一子,殊為不恭。」

冉管事低下頭,唯唯答應而去。

沈維恍然大悟:「原來是為了小弟。」他知道父母感情融洽,相敬如賓,唯一不和之事,便是這個庶出的弟弟。北人重嫡輕庶,正出和庶出之子的地位往往有天壤之別;正妻的子女錦衣玉食、僕從成群,庶子女則粗布陋食,地位與奴僕相去不遠。然而沈家祖上遷自南方,南方習俗不似北方這般輕庶,因此沈拓一直將這庶子放在心上,雖因長年在外奔波生意,家中內外大事皆多交由羅氏主導,心知羅氏不待見庶子,卻也難以時時迴護,偶爾為此與羅氏有所爭執。而由於駙馬爺王肅也是來自南方的漢人,並不在意嫡庶之分,此番沈氏舉家造訪駙馬府邸給駙馬拜壽,少攜一子,確屬失禮。

羅氏冷冷地道:「他自己遲了,咱們何必等他?再說,駙馬爺倘若問起,就說他病了,留在家中休養,有何不可?」

沈拓皺起眉搖搖頭,只揮手催促冉管事趕緊去尋二郎。

廳中陷入一片尷尬的沉默。沈拓夫婦坐在織錦坐墊上等候,沈維、沈雁兄妹則一個垂手肅立,一個對鏡顧盼,目光各不相對。

陸婇兒跪在羅氏身邊,輕聲勸解道:「姨母,咱們今兒去給駙馬拜壽,還能見到公主殿下呢,怎好為了這點兒瑣事鬧心呢?」

羅氏聽了,眉頭略舒,臉色也緩和了些。

沈拓見婇兒好言勸解,妻子怒氣略消,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不多時,王乳娘領著一個六、七歲的女童來到廳上,女童顯然剛剛梳好頭,紮著雙辮,穿著一身桃紅繡花綢緞衫褲,紅撲撲的圓臉上仍綴著不少汗珠子。女孩兒面貌與羅氏極為相似,英氣十足,一雙大眼睛黑白分明。她彷彿全然不覺自己來遲了,也未留意父母兄姊神態有異,滿臉歡快地撲入父親懷中,甜笑道:「阿爺!今年的蠶兒可大了!有一籃子的蠶兒已經跟我的手指兒一般粗了!」

羅氏心下微惱,卻不忍心斥責小女兒,只對王乳娘埋怨道:「不是跟妳說了今兒要出門,讓妳早些給二娘梳洗打扮麼?」

王乳娘委屈地道:「娘子,奴婢提醒二娘好多回了,但她在蠶舍裡忙著餵飼蠶兒,全不聽奴婢的話啊!」

沈拓最最疼愛這個小女兒,伸手將她攬在懷裡,笑著道:「乖雒兒,妳愛惜蠶兒,阿爺很歡喜。不過咱們不該遲到、惹阿娘生氣,這得趕著去給駙馬拜壽啦!」

沈雒全沒聽出父親言語中的教訓之意,笑嘻嘻地著指向角落,說道:「還要多謝小兄每日爬上樹梢,幫我採最嫩的桑葉餵蠶兒,蠶兒才能長得這麼好!」

眾人聽小娘沈雒這麼說,都是一呆,一齊轉頭望去。

但見一個七、八歲的童子靜悄悄地站在廳中角落。在此之前,眾人都未曾發現他,直到二娘沈雒伸手指向他,沈拓和羅氏等才忽然留意到他立在該處。至於他是從哪道門進來的,何時進來的,進來了多久,廳上人竟誰也不知。

此時人人的眼光全都集中在這童子身上。沈家上下,不論主僕,見到這童子的衣著形貌,都不禁暗暗搖頭。只見他安靜退縮地立在廳角,低頭望向自己腳上一雙顯然太小的破布鞋,頭髮又髒又亂,一身布衣布褲不但汙穢陳舊,膝頭和手肘處還打著幾個補丁,其卑微猥瑣、上不得檯盤之態,比之沈府的奴僕都還不如。

沈拓深皺眉頭,問道:「綾兒,你的乳娘呢?怎地未曾給你梳頭更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綾羅歌.卷一》,奇幻基地出版

作者:鄭丰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亞洲最暢銷武俠女作家——鄭丰
風起雲湧,覆手繁華,玄妙壯闊重磅力作登場!

北魏鼎盛時期,帝都洛陽的絲綢巨賈沈氏以「沈緞」聞名天下,富可敵國。
沈氏主人主母熱忱和善、富而好施,子女俊秀勤勉、聰慧多才,洛陽居民無不稱羨。
然而在沈宅廚房旁的陰暗隔間中,卻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庶子沈綾;
他的處境和待遇,與兄長和姊妹的錦衣玉食直有天壤之別……

詭異的是,洛陽、沈宅和庶子沈二郎的種種境況,都一一出現在巫童羅欽的夢境之中。

羅欽雖生於柔然巫村磈磊村,但他不論多麼認真努力,都無法學得一絲半點的巫術,
整日受到薩滿們的斥責和巫童們的嘲笑。他只能在自己古怪的夢境中尋找些許慰藉,
而夢中那飽受冷眼排擠的沈二郎,讓他不禁生起同病相憐之感……

0010924703
Photo Credit: 奇幻基地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