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雲之西晉滅亡(四):西晉的滅亡是混亂中的混亂,黑幕中的黑幕

魏晉風雲之西晉滅亡(四):西晉的滅亡是混亂中的混亂,黑幕中的黑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說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最混亂的黑暗時代,西晉如何滅亡,更是混亂中的混亂,黑幕中的黑幕。最簡單的切入理解方式,莫過於左手「八王之亂」,右手「五胡亂華」,這兩種亂,是同時並行在中國大地,西晉王朝的。

文:阿前

都說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最混亂的黑暗時代,西晉如何滅亡,更是混亂中的混亂,黑幕中的黑幕。最簡單的切入理解方式,莫過於左手「八王之亂」,右手「五胡亂華」,這兩種亂,是同時並行在中國大地,西晉王朝的。

並不是八王之亂引發五胡亂華。兩亂齊發,光數字加起來就13了,能不叫人弄混嗎?可以的,可以收斂在一起,用一個人名就囊括:晉惠帝之亂。也正因如此,晉惠帝司馬衷可說是「中國史上最差勁皇帝」的種子選手。如果把在位時長也考慮進去,大概要到宋、明才能找出他的敵手了。

接下來,就從晉惠帝死後開始說起吧。晉惠帝怎麼死的?普遍相信,就是八王老么:東海王毒死了他。這個說法充滿了戲劇性,但問題是東海王其實沒有從晉惠帝之死中得到什麼好處。東海當時為太傅,錄尚書事。放在東漢以前,權能頂天,在西晉就是個空架子而已。繼任的晉懷帝,跟他更是沒什麼關係。

之前提過,可惜考試不會考:八王之亂跟五胡亂華,有一個核心人物,牽動了整個局勢的發展。那就是鎮守鄴城10數年,人氣堪比劉邦的成都王,司馬穎。司馬穎最特別的舉動,就是十分不願意離開鄴城。即使成為丞相攝政王,他還是寧可待在鄴城,不入洛陽。

於是引發了「晉惠帝北伐」事件。想當然,晉惠帝幹嘛北伐,根本就是他身邊的其他親王大臣想要滅了司馬穎,才搞出這御駕親征之戰。親征的結果,晉惠帝受傷被擒,跟著來戰的親王們紛紛鳥獸散,只有一個豫章王司馬熾決定留下陪皇上到最後一刻。也就因為如此,司馬熾成為了晉惠帝的兩位繼承人之一。(中間曲折離奇,多有省略)另一個是清河王。

晉惠帝駕崩時,兩個繼承人也是一個先搶先贏,由司馬熾登上寶座,後諡晉懷帝。那支持清河王的派系就不樂意啦,便去請東海來主持公道。東海表示,是該主持一下,就把支持清河王的兩個大官給宰了,唯懷帝是尊。

那接下來就換東海當老大?不,這可是群雄割據時代。別看曹操挾天子以討不服,幹得有聲有色,簡簡單單。董卓玩得起來嗎?李傕郭汜玩得起來嗎?就連司馬師在一個相對和平的時代,也要遭受地方軍派反對,征伐都伐到自己掛掉。

shutterstock_187966068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群雄割據時的權臣,比承平時期要困難得多,別的不說,首先你要有兵分兩路的能力。皇城要鎮住,不然還真的用屁股壓天子朝臣啊?外部的軍事反對勢力,你也要能討平。兵分兩路用,要有兵,要有將,要有謀,要有錢糧。講白了就是,皇宮京城,只能算另一個戰場前線,更重要的,要有自己的「根據地」。

到這邊應該不用再強調,曹操最成功的部分了吧?其實就是鄴城的佔領跟經營,撐起了魏,也撐起了西晉。東海王司馬越也是有點聰明,就跟晉懷帝說要回去自己的領地。可晉懷帝,也不只是個孩子了。

說到底,晉懷帝現在要能指揮得動朝廷地方,全靠東海王的兵力。放東海回東海,還不如留東海在身邊。要說到曹操分析,司馬家的人不知要比我們1000多年後的人們高明多少。雙方各有算盤,最後折了個衷,讓東海屯駐許昌。

正所謂曹魏五都,長安、洛陽、許昌、鄴,光講這4個你還信,後面加上了曹操老家譙縣,你就知道內涵是什麼。不是國家設五都,是五都的能量在國家中最大。但無論如何,魏起於鄴,都於洛陽。東漢也都許昌20多年,那是童叟無欺。有田,有人,有錢,讓東海前進許昌,也算是個雙贏之策。

不過,這一切都是只把眼光放在朝廷的看法。這到底是一個群雄割據時代。劉淵的漢國正壯大、冀州的汲桑跟石勒,取下了鄴城、東萊更有王彌起義、蜀漢早已淪陷,叛軍更進一步攻打雍州。局勢混亂反覆,就像你記得第一舞台冀州老大是韓馥,第二舞台就變袁紹,回到標題再進來一次,這裡卻成了曹操的大本營。

這就是群雄割據,這就是戰亂。什麼三國時代戰國七雄,根本和平的不得了。更可怕的是,人類的知識跟科技進步,把原本要花數百年的戰國,不到100年就在三國打完了。原本要花3、40年的東漢群雄大亂鬥,西晉只要打3、4年就可以了。

比較大的事,大概就是漢光文帝劉淵駕崩了。漢國內部的親漢與親匈奴勢力一秒翻臉,完全把這個國家改造為漢皮匈奴骨的新國度,侵略的速度,也跟著翻了幾翻。劉淵其實沒那麼努力要滅晉的。

晉懷帝再向諸侯求援,誰要來?沒人想來。那就只得開支票了。當年劉邦能打贏項羽,這支票大法功不可沒。這不?領有鮮卑鐵騎的邊疆第一大將,王浚就來了。

不過,匈奴漢國頭號大將石勒,基本上就是個青銅聖鬥士。初次交手未必特別厲害,甚至常常慘敗,但第2第3回合,就變成他的天下了。

當然,第一次跟鮮卑鐵騎交鋒,石勒就暫緩了攻勢。東海王阿越則趁機返回了洛陽。廢話,接下來不管是匈奴打進來,還是其他諸侯來勤皇,我們大丞相東海還有什麼立場?

可前面我們就看到了,晉懷帝不是個孩子,也不是晉惠帝那種智缺。在他的調度下,西晉殘餘的軍力,也跟叛軍打得是一個有聲有色。晉懷帝甚至覺得,如果東海傾全力幫助自己,搞不好現在狀況要好得多。於是,他想要一個替代東海的角色。

他看向了曾經擊退石勒,跟東海又有摩擦的苟晞,苟屠伯。苟晞領了詔令,很願意配合。問題是西晉仍在支持朝廷的諸侯群雄,是聽曹操還是聽漢獻帝的?寫錯,不過意思是一樣的,苟晞立刻遭到眾人圍毆,但也證明晉懷帝的眼光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