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反貪腐大戲,一石到底要打幾鳥?

北京反貪腐大戲,一石到底要打幾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班子大力實施的反貪腐高風險操作,尋求的是哪些高回報的效果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教授丁學良

高風險的投資,尋求的是高利潤率的回報,這在財經界和政治界都一樣。這個大問題與海內外高度關注的「超級老虎」系列密切相連。習近平班子大力實施的反貪腐高風險操作,尋求的是哪些高回報的效果呢?

一石數鳥的首要目標

這個反貪腐大石頭所打擊的第一類鳥,也是現今人們最熟悉的那幾位,他們是已經歷時兩年多的這場大戲開幕式上「被出場」的大人物—薄熙來和周永康一夥。其罪過是任何一個集權體制裏面的政界首領絕對不可容忍的,他們結成一個小幫派,在中共十八大前夕試圖阻止習近平、李克強按部就班接管黨政軍系統。

Photo Credit: 路透/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路透/達志影像

大石頭打擊的第二類鳥,是所謂的「腸梗阻」既得利益集團。這些利益集團通常並不危及最高層的權力安排,因為他們早已經是中國大陸官場裏的另一族群—他們每日每時爭奪的,並非嚴格意義上的政治權力,而是實際財經利益。

打擊他們,為的是踢走習近平班子發展政策大幅度調整的人為障礙。這類鳥中最明白無誤的例子,是國務院發改委系統的劉鐵男等人。他們這類官員在過去的好幾個五年計劃/規劃期間,掌控着大型和超大型經濟發展項目的審批權。只要他們能夠從審批權中撈取巨額錢財,李克強講了多次的「大幅縮減政府核准投資項目範圍,下放核准權限。大幅減少投資項目前置審批,實行項目核准網上並聯辦理」,就只能是紙上談兵。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以反貪腐操作挪開這些地位不在最高層、卻掌控經濟決策實權的大批中層官員,是習近平、李克強落實一系列應對「新常態」的艱難調整措施的先決條件。這種做法在中國大陸的人事體制裏有長久的淵源,可以稱其為「先辦人、後辦事」的策略,就是先把礙事的人給「辦掉」,掃清進一步辦事的路。

一石數鳥的第三目標

這個目標針對的不是具體的個人或部門,而是整個幹部隊伍—習近平、王岐山要通過反貪腐重整幹部紀律,令幹部們不要太不聽話、太自作主張、太老油條滑頭、太放肆被公眾抓到把柄、太胡來惹發民眾抗議、太機會主義時刻準備把財產和家人送到外國。這個目標因為針對的面積太廣泛,所以比起以上兩個目標更加難以達成,儘管以上兩個目標針對的具體個人,其地位和權力高出很多。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石數鳥的第四目標

第四個目標很實惠:把大貪官、巨貪官、超級貪官的不義之財盡可能繳獲回收,同時步步縮緊公共財產系統裏無數「漏油淌血」的大洞、巨洞、超級洞。

政府缺錢時,反貪腐是補救的途徑之一。如果僅僅從最近幾年中國內地披露的大貪腐案件看,一個官員及其家庭貪污幾百萬到幾億元人民幣,已經是常見的現象。一個大家族非法斂財達到十幾億元也愈來愈浮出水面;類似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谷俊山這樣的超級貪腐案,每家撈幾十億元人民幣是不出乎意料的。對於這類巨大和超級案件涉及的財富,我們所知的只是九牛一毛,但習近平、王岐山心中大致有數。可是,還有一筆天大的金額,所有人都沒數:中國國有企業至少達4.3兆人民幣的海外資產,基本上沒有被審計過。

節錄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為「北京反貪腐一石到底幾鳥?」

續文預告─ 「習班子深遠目標:「第五鳥」最難擊」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